爱去小说网 > 圣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圣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先圣

    老人身体衰败,瘦弱,头枯败,双腿全失,手臂也只有一条,一身衣服早已破烂。

    他焚烧残缺的身体,大吼着,暗淡与浑浊的双目现在显现出惊人的光彩,回光返照,点燃最后的热血,扑向敌人。

    这有些悲壮,明知必死,还要飞蛾扑火!

    “走,你们都要想方设法活下去,活着!”他大吼着。

    他的身体在火光中摇动,想要拖住所有敌人,可是,瞬间被一杆刺目的战矛刺穿胸膛,只有少许血溢出,因为体内接近干涸,全部点燃。

    “杀!”

    老人不顾身上被刺穿,身体沿着冰冷的矛杆向前滑去,独臂光,猛力按向前方,砰的一声将那强敌击的四分五裂。

    而且,他身体前冲,带着那根洞穿自身的战矛,直接飞起,砰的一声再次将一位强者打爆。

    然而,敌人太多,强者如林,旁边一个身穿银甲的男子一刀向前劈来,斩下老人的头颅,带着血斜飞出去。

    “一起死吧!”

    哪怕如此,老人的头颅也出一声精神咆哮,残身四分五裂,向着四面八方炸开,在刺目的光芒中一些人被击中,死在这里。

    他的头颅,他的残身都算是武器,但最终都消散,就此寂灭。

    “爷爷!”

    远处,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大叫,眼睛出血,奋不顾身,像是一只小老虎般,赤裸着上身向回杀来。

    他很强,也很有天赋,小小年纪已经有了惊人的实力,但是在面对更为凶悍的敌人时终究还太稚嫩。

    噗!

    他手中的神剑才触及一位身穿紫铜甲胄的男子,就被对方一刀挥出,震断剑体,并被斩落下头颅,少年的身体保持前冲姿势,一腔热血喷起,而后颓然倒下。

    “小叔叔!”

    后方,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哭嚎,泪水不断滚落,使劲挣扎着,想从一个满身是血的老妇人身边挣脱出去,他眼睛通红,早已哭肿。

    此时,他伤心欲绝,放声大哭:“小叔叔……你不能死啊!我的父亲,还有其他叔伯都死了,曾祖父刚才也死了,你们都离开了,我们家只剩下我一个男人了……我不要你们离开我啊!”

    他哭的死去活来,小身躯使劲挣扎着。

    老妇人泪水长流,也在痛哭,但使劲拉住他,快跟着其他人逃向远方。

    星路破败,尸骸累累。

    种族将灭,大逃亡,远离母星,一幕幕惨剧在上演。

    此时,楚风眼睛都红了,凝视那片星空,心中有一股怒怨,想要撕裂那苍穹,冲杀过去跟着战斗。

    那群追杀者太冷血,连妇孺孩童都不放过,楚风目睹那一幕幕悲剧在上演,有时目眦欲裂,那襁褓中的孩子都被人残忍对待,被长戟刺穿,而后挑起来,直接甩飞出去。

    “这群畜牲啊!”

    楚风鼻子酸,眼睛涩,早已泛红,恨不得跨过去,参与那一战。

    “这也太可悲了!”他喃喃道,曾经的旧事,让人心中堵,哪怕明知道逝去漫长岁月,还是让人难以释怀。

    因为,那些追杀者,那群刽子手,可能都还活着,还在享受他们冷血的荣光,被部族传颂威名。

    而那些家破人亡逃离母星的老弱病残,那些孤苦无依的妇孺,他们如今在哪里,有人幸存下来吗?

    这些旧事让人为之心中伤痛,那个时期,简直让人绝望,看不到出路,族群将灭,不得不大逃亡。

    “看不到出路,敌人遍布星空,都那么强,让人深深无力。”

    楚风在心中堵时,也不禁这样叹道。

    许多旧事,都是悲剧,让人看不到希望。

    他就这样看着,像是正在经历这一切,在那个绝望年代挣扎,反抗,但是却找不到出路。

    直到轰的一声,苍穹炸开,星空变化,这一切都才结束,或许说是另一种开始。

    几道身影浮现,顶天立地,压盖星辰,他们气吞天下,矗立在星空中,宛若亘古长存,映照星海。

    此时,就连他们的眸子都比星月还恐怖,张口间就能吞掉星球。

    魁伟的身影,庞大的躯体,半隐在黑暗的宇宙中,唯有目光炽盛,带着无边的怒焰还有杀机。

    他们看到老幼妇孺在逃亡,看到铁骑狰狞地笑着在后追杀。

    砰!

    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一巴掌向前拍去,那纵横星路间的追杀者,带着残忍笑意的无数铁骑便被打的崩开,成片的爆碎,连带着星路虫洞都炸开!

    “子嗣中的精英还有天骄都被杀了,只剩下老弱妇孺,还不被放过,斩尽杀绝啊!”一人悲语。

    他们来不及援助,因为他们也有敌人,更加强大,动辄就是禁忌秘术!

    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血战中,还有人死去,艰难杀出来,代价很大。

    这时,一道道伟岸身影迈步,他是场域研究者中的圣师,目光盛烈,手持一根赶星鞭。

    并非寻常意义上的软鞭,而是如钝器般,更像是没有开锋的剑器,它由很多节组成,圣师持鞭挥动,星光漫天,逆改这片地带所有虫洞星路!

    他希望那些老弱病残,那些妇孺都能逃走,而他们几人还要进行最后的战斗。

    “杀我子嗣,灭我族群,我们也去他们的星域大开杀戒,血债血还!”

    几人看到远处的敌手,在那星空的尽头有很多道身影降临,让星海颤栗,一个个散盖世气息,无远不届!

    大敌来了,几人直接远去,圣师手持赶星鞭划开星空,构建恢宏星路,直接杀向敌人大本营中。

    这是逆天一击,他手中的赶星鞭一击,连接彼岸,他们几人就从这片地带消失,踏足星空的彼岸。

    “杀!”

    这是一场血战,在敌人的大本营爆。

    只是,他们几人低估了对头的实力,一刹那,群星颤栗,有些庞大的身影显化,矗立浩瀚星空中。

    一场血战,杀伐滔天,到了后来有星球破碎,有圣人殒落,群星暗淡。

    几人逃走,全都重伤。

    这不是一年两年的战斗,而是很多年,他们所过之处星空崩开,不时生圣殒。

    有一日,圣师带着几人停下,他们抬头看向某一片星海,全都露出悲意,那里不断大爆炸,星光成片的熄灭。

    那是母星上另外的两人,屹立在进化领域的最绝巅,可是,在今日他们终究是败亡了。

    映照诸天!

    那是最强争霸,是绝代巅峰大对决。

    可惜了,那样两个惊才绝艳,傲视古今未来的强者,终究死去了,那里的战斗已经持续很多年。

    “我们的两个兄弟,母星上最强的两人,他们还年轻啊,却英年早逝,死在了那些人的手里!”圣师悲伤,仰天长嚎,如同受伤的野兽。

    其他几人也伤感,无声落泪,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早已不知道哭为何物,现在却黯然神伤,面庞有晶莹滑落。

    母星上两名相对来说还算年轻的最强者,就此消逝于世间!

    与此同时,宇宙星海,各方星域皆寂,所有生灵都霍的抬头!

    映照诸天的强者殒落,诸天万域有感!

    这一刻,各星球上的祭坛上方,都有星辰投影炸开,有映照诸天的强者崩碎,形神俱灭。

    各地祭坛上,有血液落下。

    这种景象太骇人,震动星空!

    “映照诸天,有无上大人物死去,又一次辉煌的破灭……”

    各地,无数人在震撼,议论纷纷。

    ……

    圣师黯然,他露出真容,竟然也很年轻,正是英姿勃轻狂时,然而,现在的他,心像是苍老了一万年。

    “我们的两个兄弟死了,在映照诸天的较量中,彻底殒落。接下来,该轮到我们了,或许也将覆灭!”

    他的声音很低沉,也很感伤,但却也有种不屈,他猛然抬头,道:“不过,我还有手段,我是圣师!”

    敌人来的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快,恐怖无边。

    “杀!”

    很多身影出现,向前轰来。

    圣师露出他年轻的面孔,手持赶星鞭,连续挥动,这一刻诸天星斗摇颤,竟开始变化,组成浩瀚星辰场域!

    下一刻,星光璀璨,照亮诸天。

    “什么,又一名映照诸天的强者?那颗星球未免太恐怖了,前百强者中,他们要独占三个名额?!”

    “不是,但胜似映照诸天!”

    一些古老的强者惊叹,震撼莫名。

    “你……”现场中,有圣殒生,血染天地,至死都在惊悚,不甘。

    “你怎能有如此伟力?!”另有金身菩萨咆哮。

    “我为圣师,可以为圣人之师,杀!”圣师低吼,满头乌黑长一瞬间雪白,身体像是苍老无穷年岁。

    他经天纬地,梳理星河,以星球为磁石,布下古来无双之场域,这一战最终成为绝响……

    追击来的人全部覆灭,圣师是否死去很难确定。

    最后关头,一个满头白的身影,面孔还算英俊,但身体却已经出腐朽的气息,他在笑,时而凄怆,时而灿烂,很复杂,但依旧骄傲,他俯视星空,道:“你们扼杀我们,眼界决定了你们的成就,只盯着一方宇宙池塘,可笑!”

    他挥动赶星鞭,几具青铜古棺从遥远之地被召唤而来,浮现在此,他与几名强者各自躺进一具棺椁,他轻轻挥动场域圣鞭,垂死地他们破开星海,就此消失。

    在很多星域都响起他们的誓言。

    “当有一天,有闪电划破宇宙星海,那是我的拳光,代表着我已回来!”

    “当星斗列阵,宇宙星海圣花齐绽,那是在为我而笑,我已复苏,我在归来!”

    ……

    有人说,他们都死了,最后的誓言也只是为了震慑,想要为逃难的族人,那些妇孺,那些老弱病残,撑起一片天。

    很多年后,有人按捺不住,开始行动,猎捕那些逃亡的妇孺、残废的老兵,更想要击灭他们的母星。

    那一天,有闪电划破宇宙星海,有人真的应言归来,进行一场流血大战,血染星空,破灭敌方大本营多颗星球。

    不过,他也在这一役中死去,再也没有站起来。

    那一日后,母星意志又一次复苏。

    很多年,都没有人再敢踏足那里,怕遭遇玉石俱焚的攻击。

    漫长岁月过去,无数的人都已经遗忘那些旧事,而知道昔年至强大战的人则在怀疑,那几人还活着吗,圣师是否还会再出现?他们认为已经死去!

    只是,偶尔有时,个别人在宇宙边缘,曾看到亘古长存的青铜古棺,漫无目的漂浮,不知始点,不知终点,沿着莫名轨迹迅远去,这个时候,世间才再会震颤。

    ……

    楚风站在星空下,他眼睛泛红,心头酸,他知道,那些人多半再也不可能活着出现。

    他在这里,看到他们的落寞,心有无敌身已寂。

    “地球上什么都没用了,再无庇护,我……要从这里开始,在破败中崛起,在寂灭中复苏,我要从地球上打出去!”这是楚风的低语,是他的誓言。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1/2524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