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再陪我喝点酒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再陪我喝点酒

    上车后的蔚澜眼睛红肿、一言不发,手还被李牧轻轻牵着,无论是他还是李牧,都没有半点想把手抽回的意思。

    李牧其实有很多话想问蔚澜,蔚澜也有很多话憋在心里,而且心里委屈极了,恨不能立刻说出来释放内心深处的压力。

    只是,车上还有周战与王元朗。

    虽然这两人一言不发,但对李牧与蔚澜来说,有他们俩在,许多话很难说得出口。

    这一路,让蔚澜觉得格外羞耻。

    羞耻的原因,自然是演了好几天的戏,结果在要走的前一晚被自己演砸了。

    更郁闷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没演好、也不知道李牧到底是怎么识破的?

    而更让她感到羞耻的还在后面。

    李牧的司机根本就没问她地址,甚至一句话都没说,就一路把车开到了皇冠假日酒店。

    原来李牧不但知道自己撒谎、知道自己在深市没有闺蜜、知道自己这几天一直住在酒店,甚至连自己住在哪个酒店都一清二楚。

    对蔚澜来说,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周战把车停在酒店大堂外,一个门童便过来帮忙拉开了后排座的车门,蔚澜正好坐在门口,门一开,便逃一般的下了车,她现在只想赶紧跟李牧道别、从他身边逃离,否则那种尴尬与羞耻,会让她喘不过气。

    眼看蔚澜下车,李牧心底感觉有些空落,下车后的蔚澜慌乱的理了理耳鬓间的发丝,躲闪着李牧的眼睛,不自然的说:“那个,我进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李牧点了点头,对她说:“明天起床给我电话,我送你去机场。”

    蔚澜急忙摆摆手:“不用啦,我明天不见得几点起,起床之后就选个合适的航班回去了……”

    李牧毋容置疑的说道:“明天你几点起都行,我九点之前过来。”

    蔚澜还想拒绝:“真不用这么麻烦……”

    李牧皱了皱眉,识破了蔚澜的谎话之后,她怎么立刻就跟自己生疏起来了?

    李牧还想说什么,蔚澜已经冲他摆摆手,说:“我进去了。”

    说完,转过身,迈步进了酒店大厅。

    李牧看着她的背影轻叹一声,伸手将车门关上。

    周战把关门声当做开车的信号,李牧关上门,他便轻踩油门,把车开了出来。

    几分钟后,李牧给蔚澜发了条短信,问她:“到房间了吗?”

    蔚澜很快回了一句:“到了,放心吧,我去洗个澡,你到家给我来个信息。”

    “好,你去吧。”

    回完这条信息之后,李牧一直拿着手机等着,但蔚澜一直没有再回复。

    李牧心里感觉有些别扭,他觉得自己在得知了蔚澜这些实际举动之后,应该跟她好好聊一聊,两人之间这层窗户纸似乎已经薄得不能再薄,薄到完全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

    这种感觉,对李牧和蔚澜来说,就好像一道隔开彼此的玻璃屏障。

    如果用完全不透明的玻璃隔开两人,彼此虽然生活的很近,但也都不太会感觉尴尬;

    但如果玻璃变成了半透明甚至几近透明,那玻璃左右的两个人感觉可就没那么美妙了。

    在这种情况下玻璃左右的两人如果想彻底解决这种尴尬,只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一方搬走;

    第二种,把玻璃变成完全不透明;

    第三种,把玻璃打碎,彻底消除那道屏障。

    如果蔚澜明天就这么回了燕京,可以想到的是,两人将来对彼此的最大感觉恐怕就是尴尬,那样的话,真的是连朋友都没得做。

    想到这些,又想到蔚澜委屈落泪时那令人怜惜的模样,李牧忽然鬼使神差的对周战说:“老周,掉头回去。”

    “好的李总。”周战没有多说,减速掉头,重新往皇冠假日酒店开去。

    车已经开出酒店差不多十分钟了,回去也开了十分钟左右,车在酒店门口停下,李牧对王元朗说:“老王,你帮我开个房间,用你的名字。”

    王元朗点了点头,问他:“李总,要什么样的房间?”

    李牧说:“套房吧,具体你自己看。”

    “好!”

    王元朗干脆的下车,自己一个人进了酒店大堂,在咨询了房间情况之后,他用自己的名字,帮李牧定了一间一百多平的豪华套房,这个房间仅次于总统套房,若不是总统套房有差不多五六百个平方,王元朗就先给他定个总统套了。

    五分钟后,王元朗拿着房卡出来,将房卡交给了李牧。

    李牧戴上口罩以及蔚澜给的眼镜,毫不迟疑的推门下车,大步迈进酒店大堂。

    王元朗开的房间是8310,李牧一个人乘坐电梯来到8310房间之后,推门进来后,便给蔚澜发了条信息:“我到了。”

    李牧觉得,自己与蔚澜现在这种略显尴尬的状态,一定得想办法解决,但是鉴于事情的情况,他又觉得,如何解决这件事,决定权应该在蔚澜手里。

    李牧现在有两个方案:如果蔚澜想跟自己聊聊,那两人就敞开了好好聊一聊,面对面聊也没问题;如果她不想聊,自己就在这睡一晚,明天送她去机场,两人之间的事等自己回燕京之后再说。

    如果蔚澜选择像个鸵鸟一样,把头扎进沙堆里来逃避这件事,那自己也一定会全力配合她的节奏,一切以让她感到自在为主。

    此时此刻,就在与李牧同一层的8303房间,蔚澜正坐在套房外厅的地毯上喝着闷酒。

    酒是房间里本来就有的,中等偏上的法国红酒,蔚澜刚才跟李牧说自己去洗澡,放下手机她根本没去卫生间,而是把红酒打开,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

    现在,那个容量至少有两百毫升左右的红酒杯,已经第二次被蔚澜倒满了。

    蔚澜此时的心情极差,一方面是自己拙劣的谎言被李牧识破,另一方面她也从来没想过向李牧表白,最起码没想过要现在表白,可是她心里也很清楚,今天自己被李牧识破之后,就算是没直接表白,也跟表白差不多了。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成了蔚澜最犯愁的事情。

    她也知道,这种时候最为尴尬,无论是自己,还是李牧,都不会希望两人之间陷入到这样的尴尬之中,但如果想要解决尴尬,就一定要拿出实际行动,可是,该用怎样的实际行动去解决这种尴尬呢?

    蔚澜自己也不知道。

    烦闷的她只能借酒消愁,想着今晚不如就敞开了喝,喝多了就睡,然后能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

    看到李牧说他到家的短信,蔚澜还在迟疑是否要回,如果不回,就干脆整晚都不回了;如果回,那自己该回什么?

    犹豫半天,蔚澜权衡之后,决定回复李牧的短信,并且主动向李牧解释清楚这件事。

    于是蔚澜回信息道:“真对不起,我不该接二连三的向你撒谎,其实我确实不是来找我闺蜜的,只是想顺道过来看看你,所以我从来深市的那天起就一直住在酒店。”

    李牧早就猜到了,所以对她的说法也并未感觉惊讶,只是问她:“你来深市,只是为了看我?”

    蔚澜抿着嘴,用手机回复道:“是啊,这么久没见你了,在香港的时候觉得正好离你很近,就想过来看看你,本来没想待这么久,只是想来见见你之后第二天就回去,但你临时给我放了个长假,我就只好一直待到了今天。”

    李牧问她:“想来看我为什么不直说?你只要直接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我过去香港见你也可以,还非要编造一个过来看闺蜜、顺便看我的借口?”

    蔚澜脸上羞臊难耐,回信息说:“这个问题我能不回答吗?”

    李牧回道:“如果你不想回答,我也不勉强。”

    蔚澜迟疑半天才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也不想在短信里说这个问题,如果有机会的话,等你也回燕京了,我们再聊好不好?”

    李牧问她:“短信里不想说,当面说呢?”

    蔚澜确实不想在短信里说这种话题,面对面的时候,她曾想过鼓起勇气把自己心里对他的感觉一股脑全倒出来算了,但李牧喝了酒没法开车,所以身边还有周战、王元朗,所以她只能又把那些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蔚澜心想里时刻在想,今晚如果回去找自己的只有李牧一个人,自己连感动带委屈的,可能就直接跟他坦白了,只可惜,他身边还带着两个保镖。

    于是蔚澜回复李牧:“当面说可以,不过我可能需要再喝点酒才行。”

    李牧说:“你今晚喝得已经够多了。”

    蔚澜说:“还不够,是你不让我喝了,不然我肯定还会再多喝一点。”

    发完这一条,蔚澜一口喝掉杯子里的红酒,又给李牧发了一条信息:“很多话说出来是需要勇气的,我勇气不够,只能借酒壮胆,你今天要是能再陪我多喝一点,我可能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你了;就算你送我回酒店的时候,我本来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可是你身边一直有保镖在场,所以我就没说出口……”

    李牧问她:“如果现在身边没有其他人,你愿意跟我好好聊聊吗?”

    等了几分钟之后,蔚澜回道:“如果你现在能再陪我喝点酒,我就愿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20/2840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