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很爱很爱你

第八百一十八章 很爱很爱你

    半斤白酒对李牧和陈远来说,都只是微醺。

    陈远今晚心情极好,还想多喝一点儿,却被陈婉给劝阻了。

    陈远觉得还不够尽兴,陈婉却说李牧工作太忙,每天都有这么多工作要处理,不能喝太多酒,更何况明天还要在万盈地产聊正事。

    李牧便说:“叔叔,今天就到这儿,希望咱们以后是长期合作关系,来日方长,有机会我再陪您好好喝一场,喝尽兴!”

    陈远连连点头:“好好好,那就改天再喝,反正以后机会多得是!”

    李牧看时间也不早了,便说:“这样吧,待会儿先让小婉开车,把您送回酒店,然后再辛苦小婉送我一趟,最后再开我的车回家。”

    陈远自然没有意见,陈婉也是同样,于是三人便从饭店离开,刚出饭店,李牧正想把车钥匙给陈婉,王元朗忽然打来电话,李牧刚一接通便听他问:“李总喝酒了吧?要不要我来替您开车?”

    李牧想着如果让陈婉开车,最后她得自己开车回去,多少还是会有些不放心,如果让王元朗来开车,自己起码可以先把她送回家,于是便道:“行,你来开吧。”

    说完,李牧挂了电话,对陈婉说:“有人帮忙开车,待会儿送完叔叔我送你回去。”

    陈婉点了点头,对李牧的安排,她多数情况下都没什么意见。

    王元朗很快便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李牧甚至不知道他们的车停在哪儿,专业保镖就是牛逼,牛逼到雇主平时都找不见他们的影子,万一真有什么潜在的敌人,怕是也根本差距不到他们的存在。

    李牧没跟王元朗过多交流,把车钥匙给他,他便立刻把车动了起来,李牧对陈远、陈婉父女二人说道:“叔叔、小婉你们俩坐后面吧。”

    陈远和陈婉坐上后排,李牧坐进副驾,王元朗默不作声的把车开的极稳,车一路开到陈远下榻的酒店,下车时陈远在后座跟李牧说了一大通感谢招待的话,这才下车摆摆手,扭头进了酒店大门,李牧随后便将陈婉家的地址告知王元朗,随后的这一路,虽然李牧一直在找些话题和陈婉聊,但独自坐在后排的陈婉却一直没怎么说话。

    李牧觉陈婉的情绪有些不对,想问,但话到嘴边一次次又吞了回去,虽说王元朗非常值得信任,可有他在,李牧还是没有对陈婉表现的太过关切。

    坐在后排的陈婉心情格外沮丧,无论多大年龄的女人,在对待感情上都要比男人更加感性,有时候一旦钻进牛角尖里,没人帮助很难走出来。

    她觉得李牧是在变相的通过帮助爸爸而补偿自己,此刻独自坐在后排座,李牧应该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情绪的不对劲,但一句话也没问过,这让她的心里更加担心,今天晚上这顿饭,对李牧来说是不是相当于完成了任务一样?他用他特有的方式补偿过自己之后,是不是往后便准备彻底无视自己对他的感情了?

    深爱一个人,如果只是得不到正面的回应还算不得什么挫折,怕就怕得到对方消极的回应,或者对方绕一个大圈、用各种其他不同的方式向自己说:“对不起,我不爱你。”,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说一句“我不爱你”来的干脆。

    汽车快在灯火通明的燕京城中穿行,陈婉靠着窗、看着窗外,眼睛不眨,一言不。

    王元朗在李牧的指挥下直接把车开到了陈婉家楼下的地库,在陈婉的单元门前停下时,陈婉才回过神来,对李牧说:“我先上去啦,你到了给我来个短信。”

    李牧察觉到她情绪不对,毫不犹豫的说:“我送你上去。”

    陈婉微微一怔,还是轻轻点头说了声:“好。”

    陈婉先推开车门下去,李牧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对王元朗说:“王哥你稍等我一会儿。”

    王元朗点点头,李牧已经推门下车,和陈婉并肩往电梯间走去。

    一进电梯间,李牧便问陈婉:“怎么了?看你好像情绪不太对劲的样子。”

    陈婉不说话,只是抿着嘴,两只微微泛红的眼睛在李牧脸上流转。

    李牧急忙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了?”

    陈婉躲闪着李牧追问的眼神,说:“没有啊,就是有点累了。”

    李牧摇摇头:“不说实话。”

    陈婉低头看着脚尖,轻咬着下唇默不作声。

    这时电梯减,叮的一声梯门打开,陈婉一边掏着钥匙,一边便低头往外走,李牧也没犹豫,赶紧跟上,他得弄清楚这个姑奶奶是怎么了,好好的,情绪忽然一下子就不对了,今晚自己这么热情、这么诚挚的拿出这么多利益给陈远,不就是为了让这个姑奶奶知道自己有多重视她吗?怎么姑奶奶还莫名其妙的闹起情绪了?

    此时此刻,陈婉心里也并非是在闹情绪,只是心里实在堵得难受,原本没想着李牧会送自己上来,在电梯里,她数次有冲动想跟李牧问个清楚,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因为自己喜欢他而给他造成了困扰或者亏欠感,但毕竟是在电梯里,终归是不太合适,既然这样,那就进门之后再问问他吧,如果不问清楚,自己怕是连觉都不用睡了。

    陈婉打开房门便迈步走了进去,李牧也亦步亦趋的跟着,一进屋,一关门,房间里一片黑暗。

    李牧心里还在好奇陈婉为什么不开灯,紧接着便感觉一具火热的身躯忽然扑进了自己怀里、把自己抱得紧紧的。

    李牧被陈婉这忽然的拥抱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正不知该如何回应,肩膀上忽然吃痛,陈婉竟然踮起脚来,在自己肩膀上咬了一口。

    这一口让李牧心里明白,陈婉之所以不开心,一定跟自己有关。

    正想问个明白,陈婉在自己耳边轻声开口,声音带着几分似有似无的抽泣,动情无比的说:“坏小子,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愿意以各种方式陪在你身边,即便你永远不会爱我,我也会一直爱你不变,但是如果我的爱让你感觉到困扰,我会把对你的感情收敛起来,不让你为难,但你一定要告诉我,不要给我一种终有一天你会给我正面反馈的假象。”

    忽如其来的别样告白让李牧诧异又心疼,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让陈婉误会了,但他心里明白,陈婉对自己的爱从来没让自己产生过困扰,于是他双手一上一下将陈婉轻轻搂住,一只手轻轻抚住腰肢,另一只手在她后背极轻柔的拍打,口中格外坚定的说:“傻想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你爱我会让我感到困扰了?像你这么好的女人,能爱上我,是我的荣幸,我得瑟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为难?”

    陈婉抬起头,借着格外昏暗朦胧的光线,看着眼前五官仅有一个轮廓的李牧,半喜半忧的问他:“你今天请我爸吃饭,还有你许诺他的那些,是不是你对我的一种补偿?我吃饭的时候一种有种直觉,感觉你在帮过我爸爸之后,就会逐渐疏远我、不再会向以前那样对我了。”

    陈婉仰头看不清李牧的五官,可李牧低头却能看清她眼眸里折射的光线,似乎通过她眼中折射出的两道光线,看到了她眼中闪动的泪花,以及似水般的深情。

    心里一紧,一股止不住的爱怜也瞬间涌上心头,李牧说:“你的直觉一点都不准,我怎么会疏远你呢?以后的路这么长,我只想跟你越走越近,从未想过要跟你越走越远。”

    陈婉眼神中闪起一抹亮色,踮起脚来凑得更近,问他:“真的?”

    李牧用力的点头,说:“当然是真的,不只是你心里有我,我心里一直都有你,这么久以来,你对我有多重要,你感觉不到吗?”

    陈婉说:“我感觉得到,我感觉到你重视我、感觉到你一直在倾尽全力的帮助我,但是我从来没感觉到你……”

    陈婉说到这里,整个人再次颓然了几分,踮起的脚后跟缓缓落了回去,抬起的面庞也慢慢垂了下去,整个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李牧追问她:“你从来没感觉到我什么?”

    陈婉把头抵在李牧的胸口,不说话,李牧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李牧轻叹一声,双手抱紧她,深情地说:“你怕我帮叔叔,是为了心安理得的疏远你;你怕我疏远你,是因为你的爱给我带来了困扰。可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让你去湘南卫视、之所以用手头的各种资源把你推到一线主持人的位置、之所以主动给叔叔燕京的地产项目,无一不是因为我心里有你、时时刻刻有你,无时不刻不想让你过得更好、走得更远、站得更高。你知道推动我做这些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吗?”

    陈婉再次抬起头来:“原因是什么?”

    李牧无比认真的说了陈婉做梦都在期盼的三个字。

    我爱你。

    陈婉在这一刻惊喜无比的捂住嘴,一句话没说,笑中还带着泪。

    旋即,她再次踮起脚尖,深深的吻住李牧的唇,这一吻,仿佛是一把大火,瞬间将李牧引燃……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20/747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