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念永恒 > 第882章 天人震怒

第882章 天人震怒

    在将那三大天人,打成一死一残一逃后,白小纯就已经意识到,逆河宗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哪怕他暂时化解了危机,可实际上真正的源头,是星空道极宗。

    若没有星空道极宗的默许,中游三大宗门又岂敢无故的来灭逆河宗……而其他人或许对星空道极宗不是很了解,可白小纯在星空道极宗的那些日子,对于星空道极宗的内部,已有认知。

    如星空道极宗的五位天人老祖,这五人中除了铁血堂的天人外,其他四位,分别都是星空道极这四脉的最强者!

    如空域的那位童子一样,其他三脉,也都这般,有各自的天人老祖坐镇,其下千丝万缕,甚至还有家族利益在内,而各域下的中游宗门,实际上就是他们势力的延续。

    而逆河宗这里,自从踏入中游后,对那位空域童子的供奉,就始终没少,甚至比当年的空河院还要多。

    所以,与其说这是一次三宗对逆河宗的进犯之战,不如说……这是星空道极宗几位天人的一次博弈,很明显……空域的那位童子老祖,在这场博弈中明显属于弱势,他无法与其他三位天人对抗。

    如此一来,就使得逆河宗这里,如被放弃了一般,出现了之前三宗联手灭门之事。

    而眼下,白小纯的出现,看似打残的是三大宗的联手,可实际上则是如一巴掌,拍在了星空道极宗那三位天人的脸上!

    可以想象接下来的事情,必定很难善了,星空道极宗那三位天人的怒火,随时可能降临!

    只是白小纯虽不愿面对这种局面,可之前宗门浩劫,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如此。

    “希望陈贺天看在我当初毕竟是救了他的弟子与女儿的份上,不要太过分了……”

    “还有白麟的祖父,也希望能考虑一下当初我与白麟的交情……”白小纯揉了揉眉心,他心中也明白,不能将希望放在其他人身上,这一切因素,只有在逆河宗本身就足够强悍后,才可以锦上添花。

    “成为天人!”白小纯觉得自己压力不小,如今化解这一切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他成为天人!

    以天人修为,使得自己战力更强,方可使人忌惮,才能真正守护逆河宗!

    白小纯目露果断,在这闭关的密室内,立刻就取出二十一色火配方,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来,至于炼火的消耗,虽如今是在通天河区域,可当初白小纯在蛮荒临走前,他的弟子白浩曾给了他足够的魂。

    那些魂足以支撑白小纯太多次的失败,可以说只要不是白小纯这里始终无法成功,那么他最终必定能炼出二十一色火。

    时间流逝,转眼数日过去,密室内的白小纯,又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中,头发乱了也不管不顾,随着研究,他的全部心神都融入到了二十一色火的配方内,去仔细的分析每一个环节,仔细的推敲每一个步骤。

    或许是本身的压力不小,使得白小纯这里,此刻好似爆发一般,脑海的思绪不断地跳动的同时,因通天河区域有天地灵力存在,他的吸收也始终没有停止,更是不时吞下一些逆河宗炼制出来的恢复精力的丹药。

    如此一来,在这么循环之下,他对于这二十一色火的配方,越发的熟悉起来,直至又过去了三天,白小纯猛的抬头,双手抬起一挥,立刻大量的魂被他取出,首次炼制!

    这一次的炼制,毫无疑问是无法成功的,白小纯对此心知肚明,他要的也不是成功,而是在失败中去总结经验。

    而这种在实践中的进步,其速度之快将极为惊人,实际上除了白小纯外,其他炼魂师根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实在是这消耗之大,无法想象。

    也只有白小纯这里,有冥皇作为弟子,才可以去如此奢侈的炼火。

    时间慢慢流逝,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白小纯这里的领悟越来越多,他时而停顿下来,仔细的去琢磨调整后,又拿出配方,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收获,虽整个人看起来疲惫无比,可他目中的光芒,却是随着一天天过去,越来越明亮。

    与此同时,在白小纯这里沉浸在炼火中,外界他所担心的事情,也已经慢慢发生,逆河宗的华丽逆转,白小纯与三大天人的一战,如今也渐渐传开,轰动了中游所有修士的同时,就连下游以及末游,也都隐隐听闻。

    更不用提源头的星空道极宗了,白小纯的归来,与三大天人的一战,让星空道极宗内无数认识白小纯的人在听到后,纷纷心惊吸气,觉得匪夷所思,心神为之撼动。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肉身被斩,宗门被抄的道河院老祖,他已经不顾一切,整个人疯狂中,联合了星河院老祖,二人急速前往星空道极宗,一路同行的,还有极河院的一位元婴长老。

    白小纯的出现,使得他们胆颤心惊的同时,也有强烈的不甘与嫉妒的憋屈,此番联手,齐齐到了星空道极宗后,立刻分散开来,去寻找他们这一脉的最强老祖。

    其中那道河院的老祖,正是陈贺天,也就是赵天骄的师父,他原本在闭关,当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关于逆河宗,关于白小纯的消息后,陈贺天第一个反应就是此事太过荒谬!

    但很快的,随着消息的陆续传来,陈贺天确认的同时,也有了强烈的怒意!

    对于白小纯,他之前虽有印象,可却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哪怕对方也算间接的救下了自己的弟子与女儿,可他依旧高高在上,对白小纯很是无视。

    甚至当年众人被传送到了蛮荒后,他也只是发动了势力,全力寻找自己的弟子与女儿,最终成功的将自己的弟子与女儿救出,至于白小纯,他根本没有去理会。

    可眼下,这个都快要从他记忆里淡忘的名字,居然再次出现,且一出现,就展现如此战力,这就让陈贺天皱起眉头。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道河院的那位被斩了肉身的天人到来了,刚一看到陈贺天,这道河老祖就立刻委屈中,向着陈贺天深深一拜。

    “前辈救我!!”

    眼看自己麾下,镇守中游宗门的天人境强者,如今居然只剩下了元神,陈贺天的面色顿时阴沉无比,似有风暴在其体内轰隆隆的狂暴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随着陈贺天的开口,一股惊人的威压,从他身上骤然爆发出来。

    感受到陈贺天的威压后,道河老祖的元神一颤,赶紧将那一战的全部过程,没有半点隐瞒的如实说出。

    当听到白小纯那里不是在三人联手下被他强力击败,而是被其逐个打杀后,陈贺天冷哼一声。

    在他看去,眼前这个道河老祖也好,其他中游的天人也好,都只是凡道天人而已,算是天人中最弱的存在了。

    而他自身,则是天兽魂元婴晋级天人,成为远超凡道的地品天人境,除此之外,更是天人中期,这一切,就使得他有把握,就算是他,逐个的话,也能将三个如眼前这样的道河老祖击败。

    “那白小纯更过分的是,他居然趁着我不在的关头,去了道河院,将整个道河院的财富……全部搜刮走了,那里面还有我准备贡献给您老人家的那一份……”道河老祖内心颤抖,迟疑了一下后,还是这么的开口。

    一听这句话后,内心已有判断的陈贺天,目中寒芒瞬间四散。

    “好大的狗胆,他这是找死!”陈贺天冰冷开口,神识更是刹那散开,直接就找到了星宗一脉以及极宗一脉的天人老祖。

    在他看来,此事最急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位被斩了麾下天人的……极宗老祖!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3/2783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