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念永恒 > 第936章 闻风丧胆

第936章 闻风丧胆

    张大胖有些懵,看着白小纯,又看了看四周的沼泽,神色古怪起来,他琢磨着鬼才相信白小纯方才说的话,实在是他太了解白小纯了,知道这个状态的白小纯,吹嘘的成分太大,不过也正是因为了解,张大胖心底也不由得迟疑起来。

    “小纯虽爱吹嘘,可却不会太过夸张,他说这沼泽里的那些可怕的虫子会避开……难道真的会?”张大胖迟疑中,神识散开,渐渐睁大了眼睛,他发现这四周居然没有半点生机波动。

    于是,在白小纯的得意中,随着二人不断前行,张大胖心头的震撼越来越强,到了最后,他都目瞪口呆了,实在是他们走了一路,前一刻还能察觉前方有无数生机波动,可下一瞬,似在察觉他们的到来后,就瞬间如被驱赶一般,仿佛争先恐后的逃遁,刹那就消失无影。

    这就让张大胖好多次,都回头诡异的看向白小纯。

    “怎么样,大师兄,我都说了,我已经很严肃的警告了它们,哼哼,敢偷袭我大师兄,我不灭了这沼泽就算发善心了。”白小纯越发得意,心底很是振奋,他觉得那神杀之法,虽有弊端,可之前的效果,实在是让人满意啊。

    他就是这么一个,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无论在什么场合,都可以给自己找到乐子的……白小纯。

    就这样,在张大胖的不断震惊下,二人在这沼泽内,比走在自家宗门还要顺利无阻,一路前行中,那种安静,那种安全,使得张大胖有好几次,都神情恍惚。

    尤其是有一次,一只水蛭逃遁不急,被张大胖一把抓在手中后,那水蛭竟颤抖起来,当白小纯靠近后,这水蛭竟发出尖叫,甚至求饶一般,在张大胖呆呆的松手后,这水蛭嗖的一声,刹那没影。

    还有一次,张大胖看到了一只与当初偷袭自己时一样的蜘蛛,这蜘蛛一看到白小纯,顿时就哆嗦起来,疯了一样的逃走……

    实际上,白小纯也没想到,走了这么远的路,沼泽内的那些奇异的凶物,居然依旧还是对自己恐惧。

    “莫非我之前没意识时,因这沼泽的特殊,所以散出的血雾……覆盖的太大?”白小纯诧异中,隐隐觉得应该是这样,他自己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生机,可却明白凝聚一滴不死血的消耗,极为恐怖。

    想到这里,白小纯也吸了口凉气。好在云雷子被吓破了胆,否则神杀虽然强大恐怖,但在自己失去意识的情况下,碰上厉害狡猾一点的对手,自己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可谓破绽百出。

    最夸张的,是二人在数日后,看到了一群枯瘦的凶残之狼,凭着惊人的速度,正围杀一个修士,这修士正是南脉龙腾鬼海宗的孙蜈!

    南脉擅长变化,此刻的孙蜈,其青色的皮肤已经变成了褐色,甚至身体也都时而虚幻,而每一次虚幻时,他都仿佛化身成为了一只巨大的蜈蚣,狰狞的想要从这群枯狼中逃走。

    只是任凭他如何拼命,也都无法逃出,实在是他四周的枯狼,足有上千头之多,将他层层环绕,而其四周还有不少尸体,显然这种围猎,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

    更是在远处,还有一只头狼,这头狼好似骷髅,站在那里,目中带着冷酷与睥睨之意,身上散出的气势,堪比天人。

    孙蜈已经绝望了,苦涩中,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之所以至今那些枯狼还没有灭杀自己,明显是以自己为诱饵,想要引其他人过来。

    只是他明白,除非是天人到来,否则的话,谁靠近,也都救不了自己,非但如此,靠近之人自身,也都必死无疑,他不是那种为了自己活命,可以行事没有原则底线之人,此刻早有决断,之所以时常变化出蜈蚣之身,就是为了凭着蜈蚣身散出的气息,提醒所有路过之人警惕。

    可这凶险无比的场面,随着白小纯与张大胖从远处走来,那些枯狼竟一个个猛的颤抖哆嗦,甚至都发出了哀嚎,刹那间,这上千枯狼就好似丧家之犬,直接就逃遁,成群的奔跑。

    而跑的最快的,就是那只头狼了,它是第一个察觉到白小纯的,没有半点迟疑,在颤抖中,它瞬间就急速逃走,可还没等逃出多远,白小纯的声音,蓦然传出。

    “你留下,其他的都散了吧。”随着白小纯话语传出,那些奔跑中的枯狼,一个个颤抖中猛的钻入沼泽里,一瞬间……四周上千枯狼,眨眼就只剩下了一头。

    那只头狼颤抖连连,目中的冷酷已经被恐惧所取代,可竟真的不敢逃走,而是瑟瑟发抖的趴伏在那里,努力的让自己僵硬的尾巴,不断地晃动。

    张大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画面,可对于孙蜈来说,他已经看的傻眼了,急促的呼吸着,猛的看向白小纯时,立刻就认出了白小纯的身份。

    可他依旧心底骇然到了极致,在他看来,就算是天人,可以让这些枯狼逃遁,可却绝对做不到,一句话,使得那只头狼不但真的不敢逃走,更是露出如此讨好之意。

    那种震撼与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连忙来到白小纯前方,抱拳深深拜倒。

    “多谢白前辈救命之恩!”

    白小纯干咳一声,这一路他都是在张大胖面前露出那种可以震慑沼泽的威严,使得他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新人,自然要在对方身上,好好地表露一下自己的非凡之处。

    于是白小纯右手抬起一招,顿时那只头狼颤抖中,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白小纯的面前,任由白小纯去拍了拍它的头颅,不敢去拒绝,它只能努力摇晃尾巴。

    这一幕,让孙蜈再次张大了嘴巴,他呆呆的看着那只摇尾巴的头狼,实在无法与之前对方冷酷傲然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好似看到的,不是同一只狼……

    “这次就饶你一命!”白小纯轻哼一声,目光从那些尸体上扫过,发现里面没有他们东脉之人,于是淡淡开口。

    那只头狼身体哆嗦着,不知是吓的还是激动的,呜呜了几声,赶紧一晃钻入沼泽里,不见踪影。

    挥散了头狼,白小纯这才看向孙蜈,被他目光一扫,孙蜈身体有些发抖,可却硬着头皮,再次向着白小纯一拜。

    张大胖在一旁,也干咳一声,眯眼看了看孙蜈,又看向白小纯。

    “南脉的?”白小纯问了一句。

    “回前辈的话,晚辈是南脉龙腾鬼海宗的弟子。”

    白小纯回忆了一下,想起了千鬼子那个在比眼神上的手下败将,于是点了点头。

    “行了,你就跟着我吧,我带你离开这片沼泽。”

    孙蜈一听,顿时狂喜,激动起来,实在是这沼泽在他看来,好似噩梦一般,此刻能被白小纯这里带在身边,这对他而言,堪比造化,他神情恭敬,连连拜下。

    “多谢白前辈!”

    张大胖也哈哈一笑,上前搂住孙蜈,拍着对方的肩膀,笑着开口。

    “相遇就是有缘,来来来,和我说说你们南脉的事情,你们那里环境怎么样啊。”张大胖也很好奇南脉,而孙蜈这边,此刻感激中,除了不能说的部分,其他能说的,也都详细道出。

    说着说着,他忽然神色一变,急速开口。

    “我想起来了,三天前我曾遇到过一个你们东脉的修士,他当时被困在了一处绝地,我本想救他,可那里就算是我,也都不敢靠近……想要救他,至少也要数人一起才有希望……”

    “他自称宋缺,让我若能看到东脉之人,代他求救……”孙蜈连忙开口。

    “缺儿?”白小纯一愣。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3/2914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