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念永恒 > 第1099章 一把钥匙

第1099章 一把钥匙

    圣皇城外,白小纯一个人站在天空中,回头看了看圣皇城,以他如今的修为,对于城池内那些权贵兴奋的笑声,虽不能说听的清清楚楚,可也大致清晰。

    “久违的感觉啊。”白小纯不由得咳嗽几声,虽心底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还是有些尴尬,不过对于化解尴尬的办法,白小纯很是擅长。

    “这都是我的错。”白小纯一副无奈的样子,渐渐收回看向圣皇城的目光,心底浮现感慨,实际上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一个似乎贯彻了一生的优点,那就是太优秀了。

    “如果不是我太优秀,怎么可能会每一次我只要在一个地方住的时间长了,离开后,那里的人们,就会情绪变化特别大。”

    “帽儿山、灵溪宗、血溪宗、逆河宗、星空道极宗乃至蛮荒……如今,就连这永恒仙域的人们,也都知道了我的优秀。”白小纯唏嘘的同时,小袖一甩,向着远处呼啸而去。

    “罢了罢了,这一次我到了第二仙域后,还是低调一些吧。”在这前行中,白小纯仔细的品味圣皇的旨意,这种把自己打发走的事情,无论怎么看,都带着一股扫地出门之感。

    “怕是若我在第二仙域,依旧展现出我的优秀,圣皇那边就要有别的手段来压制我了。”白小纯心下了然。

    “尤其是这第二仙域,本就有天尊,我过去了……若与那位天尊出现矛盾,圣皇是不可能倾向我的。”白小纯想到这里,越发觉得,自己的的确确应该低调一点。

    “太优秀了,不好,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木秀于林啊。”白小纯想着在残扇上,所有人都针对自己的一幕,心底也有不忿。

    与此同时,随着他的思绪落在了残扇上,此刻心脏跳动也加快了一些,但却依旧强行压下,渐渐远去。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半个月,白小纯的速度不快,一边前行,一边看着大地的风景,而以其天尊修为,可以说在这永恒仙域上,已差不多没什么地方他不能去了。

    更不会担心有人来截杀,实在是如今有资格截杀他的,放眼整个永恒仙域,也都寥寥无几,直至又过去了七八天,白小纯终于踏入到了第二仙域的领土上。

    到了这个时候,他内心的火热已经压制不住了,尤其是在白小纯分析下,他觉得此刻虽联系残扇,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可总不能始终不理会。

    若是因他的不理会,而使得残扇真正丢失,那样的话,白小纯必定追悔莫及。

    “不能再等了!”有了这样的决断后,又过去了三天,白小纯狠狠一咬牙,开始在心中,尝试去感受与残扇之间冥冥的联系。

    他的心底也有忐忑,患得患失的感觉极为强烈,只是随着尝试,他的面色慢慢变了,数次后,白小纯有些慌乱。

    “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是因这扇子飞的太远了?还是说被圣皇或者邪皇夺走?”

    “该死的,那是我千辛万苦才守护下来的宝扇啊。”白小纯顿时急了,不甘心,又开始尝试去联系,就这样,原本还剩下半个月的路程,白小纯生生的拖延了一个月,才勉强走完,每天都会进行多次尝试,试图去召唤残扇。

    好在并非没有效果,在第二十天的时候,白小纯惊喜无比,他隐隐感受到,似乎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那残扇与自己之间的一丝似乎随时都会断开的联系。

    “总算没晚!”白小纯精神一振,加大神识,加大时长,去不断地重新建立与那扇子之间的感应,与此同时,他距离这第二仙域的京州,也越来越近。

    一路上,数不清的大山,一条条大河,还有藏匿在大地上的无数凶兽,宗门,以及一处处城镇,似乎永恒仙域的面纱,在白小纯的面前,于这一路上,不断地被掀开。

    也的确是如白小纯之前所了解的,这第二仙域,实际上分为南北两侧,靠近圣皇朝第一仙域的,正是其南侧。

    而整个第二仙域,原本有十六个州,只不过如今掌握在圣皇朝手中的,只有十一州,余下的那五州,地广人稀,都是在北侧,准确的说,这第二仙域就仿佛是被人用一把看不见的利刃,一刀斩断。

    北部五州,南部十一州!

    每一州的地貌都有不同,只是此刻的白小纯,已经没心情观察,他看似在赶路,可实际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残扇上,终于,在持续不断地联系与感应下,在距离第二仙域京州只有三天路程时,白小纯感受到了自己在残扇上留下的神识!

    他的脑海在感受到残扇的瞬间,好似天雷翻滚,直接就轰鸣起来,身体在半空更是一顿,呼吸急促的刹那,他的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一副画面。

    画面中,是一片浩瀚的星空,这星空漆黑,无边无际。

    一把如同大陆般大小的残扇,正在星空内缓缓漂游,不知终点在何方,似永无止境的,不断地游荡!

    “我的宝扇……”白小纯心神震动,脑海的画面几乎刚刚清晰,可似乎因距离太远,又慢慢出现扭曲,吓的白小纯赶紧加大神识的感应,试图召唤那把残扇停止漂游。

    只是他的权限相对而言,还是太少,原本以为能在传承结束后,凭着他堪比二十关的成就,获得扇子的认可。

    但现在来看,这一切都是白小纯的想象罢了,事实上,这扇子依旧没有认主,而他掌握的权限,在感应上,竟只剩下了一成,似乎若再晚几个月,怕是这一成也都没有了。

    “一定是这扇子内的意志干的,这家伙趁着我离开,要将我抹去!”白小纯心里立刻着急了,不断的加大感应时,这原本平静漂游的扇子,忽然震动起来,隐隐有光芒在扇子上闪耀。

    白小纯顿时兴奋,可还没等他接下来有什么动作,突然地,他耳边传来一声怒吼,这怒吼似从那扇子内扩散出来,正是这扇子内的意志!

    这意志显然已经从上次与白小纯的交锋沉睡后苏醒,之前就已经尝试一点点抹去白小纯的印记,甚至已经成功了一半,此刻眼看只剩下一成区域了,可白小纯的出现,似要将其希望破灭,它岂能同意。

    此刻全力阻挡,虽无法将白小纯的烙印彻底抹去,可却阻止白小纯对扇子的控制!

    “该死!”白小纯怒了,隔着无尽的距离,凭着与扇子的冥冥联系,与这意志,再次开始了争锋,他虽不是对手,可只要与扇子有了联系,他留在扇子上的烙印,就绝不会那么容易被抹掉!

    脑海的轰鸣持续不断,白小纯都忘记了时间,随便找了个地方,立刻盘膝打坐,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当天色都黯淡下来时,白小纯全身被汗水浸透,慢慢睁开了双眼。

    露出了弥漫血丝的双目以及遮掩不住的疲惫,甚至呼吸都气喘很多,低头时,白小纯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右手上,那里正有一团凭空出现的光,此刻正慢慢凝聚,渐渐化作了一枚黑色的令牌。

    这令牌,正是他与残扇意志在这一次争锋后,随着对方重新陷入沉睡,进而在白小纯手中幻化出来。

    “这残扇的意志太难缠,我白小纯难道就没资格成为它的主人么!”

    “要不是它阻挠,这一次我一定可以将扇子召唤回来,如今扇子没召唤成,只有这么一枚令牌。”白小纯有些不甘心,对于这令牌,他也没有半点了解,只是有种感应,这令牌似乎是一把钥匙……

    一把,代表自己权限的钥匙!

    半晌之后,白小纯叹了口气,正要将这令牌收起,打算休息之后,仔细的研究一番,可就在这时,白小纯忽然神色一动,猛的看向手中令牌。

    “这气息……”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3/3186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