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念永恒 > 第1104章 欺人太甚

第1104章 欺人太甚

    那“慌什么!”白小纯眼睛一瞪,那仆从修士立刻内心一颤,深吸口气后,赶紧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白小纯没觉得此事有什么大不了,邪皇朝与圣皇朝开不开战,与他无关,不过凭着他的感觉,这两大皇朝短时间,是根本就不可能开战的。

    若没有大敌当前也就罢了,天空上的巨人主宰不是传说,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如此背景之下,怎么可能会随意开战。

    另外在白小纯看去,第二仙域北部已丢了四个州,这最后一州迟早也要丢,似乎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只不过显然这种丢州的事情,有很长时间没出现了,所以此刻一发,就引起了人心惶惶。

    白小纯摇头时,他的判断很快就得到了证实,鬼母天尊只是将那北部最后一州占据,之后并没有继续发动战争,甚至都没怎么杀人,将包括那一州半神在内的不少修士,全部驱散回了圣皇朝的领土而已。

    “这公孙婉儿,怎么来到了这里?”对于战争之事,白小纯没怎么在意,他好奇的是这公孙婉儿的到来,每每想到自己把鬼母替换成了公孙婉儿,白小纯就觉得很得意,同时那位邪皇,在发现后,一定心情恶劣得很。

    虽鬼母与公孙婉儿都是一个人,可实际上却有明显的不同,鬼母效忠邪皇,心狠手辣,而公孙婉儿哪怕同样心狠手辣,可毕竟从过往纠葛上,还是与白小纯有太多的联系。

    “还有这北部的最后一州,我怎么觉得有些熟悉……”白小纯思索了片刻关于公孙婉儿的事情后,又想到了这北部之州,半晌之后他忽然乐了。

    “那不是紫林侯镇守的州么。”白小纯想起来了,紫林侯正是北部最后一州的大尊,而关于紫林侯的事情,白小纯也曾关注了一些,当日他将紫林侯拍着跪在那里,直至数日后,灵久天尊下令将其送出,这才离开了京州城。

    这件事情上,白小纯也看出了灵久天尊的态度,看似照顾了白小纯的情绪,可实际上……紫林侯对白小纯的恨,随着那数日的过去,越发深重。

    而其他州的半神,同仇敌忾之下,敌视白小纯的情绪,也根深蒂固起来。

    这种种手段,白小纯心知肚明,可他实在对这里的权力没兴趣,也不愿去弄些小动作,在他看来,自己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岂能沉浸在这种权谋之中。

    “哼,当初我在蛮荒时,可是被人称为毒臣!”白小纯傲然抬头,袖子一甩,不再理会外面的事情,转身重新进入密室,开始修炼。

    数日后,随着北方最后一州丢失已成事实,圣皇朝与邪皇朝又开始了一轮抗议与争执之后,在这第二仙域内,人们似乎也都接受了此事,一切都开始恢复平静。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这一天晌午,正在密室内打坐的白小纯,忽然取出传音玉简,神识扫过,他目中露出喜色,立刻就出关,亲自到了府邸大门口,看到了站在那里,身体挺拔,如同小山一样高大的巨鬼王!

    “巨鬼老哥!”白小纯哈哈一笑,上前一把抱住巨鬼王,他自从来到这里后,就第一时间联系巨鬼王,巨鬼王当时也欣喜不已,可实在是他所在的州,距离京州太远,同时他身为那一州的大尊,轻易不可离开,这才没有立刻到来叙旧,而白小纯也被那令牌的研究与修炼吸引,本打算是过段时间去拜访。

    如今巨鬼王到来,白小纯顿时惊喜,可巨鬼王面对白小纯的热情,他迟疑了一下,勉强的挤出一些笑容,甚至少见的,没有去纠正白小纯的话语,要知道以往的巨鬼王,听到白小纯呼唤其为老哥,大都会瞪眼,提醒白小纯,自己是他的岳父。

    白小纯目光一闪,觉得不对劲,但没多说,拉着巨鬼王到了大殿后,二人坐在一起,等仆从端上了美酒鲜果后,白小纯将所有人挥散,拿起酒杯,向着巨鬼王一举。

    “岳父,小婿敬你!”

    听到白小纯对自己的称呼,巨鬼王心底一暖,内心的郁闷也缓和了一些,笑骂几句后,同样端起酒杯,一口喝下。

    二人一杯接着一杯,说着曾经的往事,渐渐说到了邪皇朝的小镇子,说到了小镇子里的寡妇时,巨鬼王也笑了起来,慢慢的,又说到了在圣皇城离别后,相互的日子,巨鬼王在其州内如土皇帝一样,此刻喝了不少后,他一拍胸口。

    “我告诉你白小纯,你岳父在神罗州内,那可是说一不二,治下的但凡有姿色的女修,哪一个不是对本王春心暗动啊。”

    白小纯不屑的看了看巨鬼王,拿起酒杯喝下,没说话,巨鬼王眼看白小纯不信,顿时怒了,立刻开口举例,将自己在神罗州内的事情,带着一些夸张与杜撰,说的眉飞色舞。

    白小纯在一旁听着,时而讽刺几句,惹得巨鬼王笑骂起来,很快的,白小纯也说起了自己在圣皇城的事情,从钓鱼开始,直至莲子,莲蓬,以及最后的莲藕……

    这一切,巨鬼王虽听说过,可此刻听到白小纯的描述后,他也连连拍桌子,只觉得这白小纯的的确确是个无论走在哪里,都必定能祸害八方的瘟神……

    直至深夜,二人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话也说了不少后,白小纯看了看巨鬼王,他早就看出巨鬼王那神情的憔悴,仿佛是承受了巨大的打击一般,此刻轻声问了一句。

    “现在可以说说了吧,岳父大人,谁欺负你了?”

    巨鬼王闻言沉默,半晌后拿起一旁的酒坛,直接就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直至喝完,他深吸口气后,眼睛有些发红,狠狠的一拍桌子。

    “欺人太甚了!”

    “那灵久天尊,扣押前往神罗州的通天世界修士也就罢了,我打不过他,只能忍!”

    “他对我神罗州不理不问,我也能忍!”

    “他的态度,暗示其他州对我孤立,更是每次召唤前来例会时,都少不了喝斥,我还能忍!”

    “可如今,凭什么啊!”

    “紫林侯那个怂货,他在北部丢了一州,回来后不但没有被责罚,而是直接安排到了我的神罗州,行,可以,这件事我再忍!”

    “可他奶奶的,这灵久天尊,居然将这紫林侯册封为神罗州的大尊,而我什么错误都没有,居然被撤去了大尊的职务,变成了紫林侯的副手!”

    “神罗州,我用了全部心血去经营,我要将那里打造成我通天世界的根基啊,如今都没了……”巨鬼王惨笑一声,狠狠的握住拳头,这件事他本不想和白小纯说,他知道白小纯刚刚晋升天尊,根基不稳,尤其是在这里,属于灵久天尊的地盘中,白小纯也同样没有话语权。

    自己的事情,让白小纯知道了,怕是会引起更大的纠纷,只是此事瞒不住的,巨鬼王也心中苦楚,这才在与白小纯叙旧之后,在白小纯的询问下,说了出来。

    听着巨鬼王的话语,白小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拿着酒杯的手,也好似静止一样,只是他的目中,此刻慢慢的迸发出精芒,这光芒越来越盛后,直接化作了火焰,似轰的一声燃烧起来。

    “小纯,你别冲动。”巨鬼王吓了一跳,更是有些后悔去告诉白小纯,赶紧开口。

    白小纯摇着头,目光落在远处灵久天尊的居所上,渐渐目中的火焰,成为了阴沉之意,轻声说道。

    “岳父,此事我若不反击的话,那么可以想象,圣皇朝内,日后所有的通天世界之人,都将越发艰难。”

    “都欺负到了头顶上,我岂能置若罔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3/3195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