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念永恒 > 第七十二章 师门有规

第七十二章 师门有规

    几天后,白小纯所在的炼丹房内,一声轰鸣传出,白小纯愁眉苦脸的走了出来。

    “一阶丹药已都熟练的差不多,可二阶丹药,怎么这么难……”白小纯哀声抬起,这段日子他除了修行就是炼药,口袋里的草木,耗费的差不多了,本打算尝试炼制二阶灵药,可却现难度倍增,就算是他的心细入微,也都不断失败。

    每次都会现大量的问题,攻克后,问题更多的出现。

    此刻他唉声叹气,走出了炼药阁,抬头时,立刻看到炼药阁外,此刻竟有不少人盘膝坐在那里,这些人彼此三五成群,多的竟有十多人,且大都是面生的妙龄女子。

    环肥燕瘦,争奇斗艳,各种模样都有,莺莺燕燕的一群女子,在看到了白小纯后,立刻都美目一亮。

    她们身边都跟着长辈,这些长辈也都是在看到白小纯后,全部惊喜,连忙起身,一群人呼呼啦啦,直奔白小纯而来。

    “停下,你们……要干嘛?”白小纯目瞪口呆,有些摸不清状况,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白道友,老夫赵天海,赵一多是我的侄子,哈哈,白道友少年英雄,果然是一表人才!”

    “白道友人中龙凤啊,英武非凡,一看就是云中鲲鹏,未来不可限量之辈,咳咳,老夫孙云山,这些都是我孙家的族女,道友身边可缺一些使唤的侍女?”

    “白道友,老夫周天,我一看到白道友,就觉得英气扑面,如同看到了我东脉修真界的未来霸主,我们一见如故啊,你看我身边这些女子如何,她们每个人都是我周家的明珠瑰宝……”

    无数的声音,争先恐后的传出,白小纯睁大了眼,再次退后,好半晌才听明白了,这些人是来送族女的……

    他不知原因所在,眼看这些女子一个个都颇为美丽,尤其是还有不少很符合白小纯的审美,此刻这么白白送给自己,似乎自己若不要,就不给他们面子的模样,让白小纯这里警惕起来。

    但他为人圆滑,此刻不露内心所想,脸上带着笑容,与一个个修真家族来临的负责之人,笑谈几句,赶紧抽身。

    还没等他回到居所,这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显然是堵在他的去路之人,每一个都是差不多的言辞,送出族女,送出资源,送出无数好处。

    “出了什么大事!!莫非他们查出我祖上有什么了不得的仙人?难道说我白小纯不是寻常的凡俗,我……我白小纯竟然也是一个有天大来头之人?天啊,这事我自己都不知道!”白小纯渐渐心惊了,胡思乱想一路飞奔,回到了居所时,又被一群等待在这里的修真家族之人围住,一个个都露出渴望的眼神,似乎只要白小纯点头,什么都行!

    尤其是那些女子,每一个都是这样,全部拥在白小纯身边,相互之间敌视,你推我一下,我堆你一把。

    看的白小纯头皮麻,被簇拥在中间,四周无论怎么碰都是软绵绵的,甚至觉得自己衣服都在被拉扯,正心惊肉跳时,一声冷哼从远处传来,只见侯小妹,瞪着眼睛,鼓着脸颊,气呼呼的上前,一把撕开一个女子。

    “走开走开!”

    “你们干什么呢,这里是灵溪宗香云山,你们这些阿姨,还知不知道矜持,都走开,还有你,你都瘦的跟个扁豆似的,凑什么热闹,还有你,胖的跟个母猪一样,让开!!”侯小妹声音带着气愤,上前将所有环绕在白小纯身边的女子都推开。

    她气鼓鼓的,明明小巧,可似乎有无穷的力气,在这摩擦中,那些女子立刻不干了,纷纷开口,侯小妹双手掐腰,一副小辣椒的样子,言辞尖酸,处处攻击要害之处。

    白小纯趁机赶紧逃回院子里,低头时,骇然的现,自己的衣服居然都松了。

    “太可怕了!”白小纯倒吸口气,心有余悸的抬头看向门外时,侯小妹站在门口,舌战群娇,一个人对抗数十人。

    到了最后,那些修真家族的负责之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个劝说中离开,临走时还向白小纯抱拳,说改日再来拜访。

    直至黄昏,门外才安静下来,可远远看去,还有不少修真家族的来人,在远处直接盘膝打坐,守在那里。

    能来到此地的修真家族,都有各自的手段方式,可以留在此地,不会有人来驱赶。

    白小纯觉得一定是出了大事,眼看外门安静了,一把将侯小妹拉了进来。

    侯小妹对外人,那是泼辣无比,可此刻被白小纯这么一拉手臂,立刻脸都红了,只觉得小脑袋晕乎乎的,无比乖巧的顺着白小纯的意,被拉到了身边。

    “小……小纯哥哥,这里人多,你要干嘛……”侯小妹低声,如蚊子一样软绵绵的轻语。

    “啊?”白小纯一愣,看到侯小妹这么一副样子,顿时诧异,拍了一下侯小妹的脸蛋,看侯小妹还是不正常,于是又拍了一下。

    “你怎么了?”

    侯小妹惊醒,顿时羞的一跺脚,知道自己方才误会了,扔给白小纯一枚玉简,低着头赶紧跑了出去。

    眼看侯小妹跑了,白小纯有些摸不清头脑,看了眼侯小妹留下的玉简,他灵力扫过后,猛地睁大了眼,又仔细的去看了看,半晌之后,他站在院子里,倒吸口气。

    “荣耀家族……”

    这玉简是侯云飞让侯小妹送来的,有些话,他实在不知怎么开口,于是把关于白小纯荣耀弟子这个身份对于修真家族的诱。惑,前因后果,完全道出,最后隐晦的提了一下,他们侯家,也对白小纯的血脉后人,有极大的渴求,希望……这个后人,能具备一半侯家的血脉。

    白小纯想起方才侯小妹的模样,于是摸了摸白白的下巴,眼睛慢慢露出光芒,他的注意力没在侯小妹那里,而是想到了此事对自己而言,是天大的好事!

    “没想到啊……我本以为这一次的功劳,赏赐都是没用的,唯有掌门师弟的身份,让我在宗门内傲视群雄,没想到这没被在意的荣耀弟子的身份,居然在宗门外,如此至高无上!”白小纯舔着嘴唇,心脏砰砰跳动。

    “道侣随意挑选,资源全部奉送……长生有望啊!”白小纯嘿嘿笑了,双眼光芒更亮,他本就在愁炼制二阶灵药消耗太大,自己无力支撑下去,眼下就有这么多人抢着上来要人送人,要物送物。

    “可惜啊,要是全部都能要就好了……”白小纯喃喃低语时,忽然脑海灵光一闪。

    “对啊,为什么不能全要呢!”白小纯干咳一声,回到屋舍内,这一夜没休息,都在思索此事,到了第二天清晨,他精神抖擞的赶紧起床,推开院子的大门时,门外早已有修真家族的人在等待。

    “白道友……”

    “拜见白道友,在下奉家族老祖之名前来拜访……”

    众人开口,声音无数,白小纯抬起下巴,小袖一甩。

    “好了,一家家进来,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谈谈嘛。”白小纯笑眯眯的开口,随意点了一家,立刻那修真家族的负责人惊喜,带着身边的族女,赶紧进来。

    不多时,他带着那些族女走了,临走时神色有些患得患失,看的四周其他修真家族,都很担心,于是一个个立刻传信家族。

    就这样,又一户进去,慢慢的,一家一家,直至一整天过去后,白小纯一口气见了数十个修真家族。

    一个族女他都没要,也没有拒绝任何一家,都是说自己要考虑,此事太大,他还要三思,那些所谓的见面礼,他也连连拒绝。

    “我白小纯行得正,坐得直,既然没有决定是否与贵家族联姻,那么这礼物,实在不好收的。”白小纯对每一个拜访的家族,都是如此开口。

    他越是这么说,就越是没有哪个修真家族会愚蠢到真的拿走见面礼,于是一个个都客气起来,直至说出就算做不成亲家,也是朋友的话语后,白小纯这才勉为其难的收下。

    这些修真家族,并非蠢人,也看出了白小纯所说的思考,实际上是为了等待所有家都看过后再去选择一个最适合的。

    不过此事本就在预料之内,他们不怕送礼,怕的是白小纯没有这个心思选择道侣,所以第二天时,来人不但没少,反而更多,甚至有不少修真家族,都提出自身家族的族女,不一定非要做道侣,哪怕做个暖床的侍女之一也可以。只要有了血脉,让白小纯这里承认就行。

    而这些前来拜访白小纯的修真家族,一个个也都攀比的送出见面礼,那一份份见面礼,收的白小纯心惊胆颤,到了最后,就算是他想要拒绝,对方都认为是他瞧不起自己的家族。

    “好吧,我收……收还不行么。”白小纯一连收了七八天,自己也都习惯了每天清晨一开门,就会看到一群人等待那里的画面。

    直至又过去了三天,当清晨时,白小纯开门的一刻,他自己都愣了,门外一个人都没了……干干净净,抬头远望,依旧如此。

    只有远处,有几只五彩凤鸟,在那里优雅的飞过,这些凤鸟是周长老心爱的宠物,平日里总是在香云山环绕,尤其是清晨时,会成群的飞舞,很是漂亮,不少弟子看到后,也都羡慕。

    白小纯揉了揉眼睛,觉得应该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于是又开了一下,还是如此,他这才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白小纯诧异,连忙走出,找到了侯云飞去打听,得到了答案。

    “掌门昨夜传下法旨,他以你师兄的身份,通告所有修真家族……说师门有规定,百年内,不得选择道侣,所以……大家无奈,也只能都走了。”侯云飞叹了口气,看着白小纯。

    白小纯愣了,心中很是委屈。

    “这是断我财路,毁我姻缘啊……”

    侯云飞哭笑不得,随后似想起了什么,神色忽然凝重,缓缓开口。

    “小纯,我听青峰山的朋友说,你与上官天佑生了一些矛盾?钱大金此人没关系,宗门也都默认了处理,可上官天佑不简单!”

    “有什么不简单的?他比我辈大?”白小纯如今在灵溪宗已多年,他早就明白了宗门对弟子的培养方式,那是大的方向,严禁出现自相残杀,鼓励相互帮助,也鼓励相互竞争,有门规作为总纲管理,各峰长老,掌座协助管理,更有执法堂威慑,掌门总控全局。

    而小的地方,灵溪宗南北加在一起,几十万人,自然无法做到细微,弟子之间打斗摩擦,甚至还有不少歪歪心思,根本就管不过来,但赏罚分明,要有谁出格,责罚极严!

    白小纯为宗门立下大功,还有草木的造诣以及战力的强悍,这些宗门自然知道,也很重视,可却不会天天跟在他身边,如仆人一样去照顾,甚至有人去讥讽他,有人去挑衅他,都立刻跳出来阻止……任何一个弟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上官天佑也好,白小纯也罢,都是如此。

    所以白小纯觉得那没见过的上官天佑,虽极为狂妄,且天骄之名颇大,甚至如今身为外门弟子,居然有内门弟子甘愿称其为少主,可他还是没去理会。

    侯云飞沉吟了一下,继续开口。

    “上官天佑此人志气远大,目标是有朝一日进入传说中的传承序列,所以始终压制修为不去突破,要等特定在内门外门之间,凝气八层的南北大比天骄试炼时,以第一的身份进入内门,使得日后传承序列有望,否则的话,他早就能去进行凝气八层就可以申请的晋升内门的试炼了,毕竟到了凝气八层,大都可以成功完成试炼,成为内门弟子。”

    “怎么都要成为传承序列?我听许宝财说,周心琪,吕天磊,也有这样的追求。”白小纯一怔。

    “传承序列,与你的荣耀弟子虽平级,可却是我灵溪宗另一套体系,灵溪宗与其他宗门不一样,有两套体系,一套管理守宗,一套则是时刻为提高宗门地位而不断积累努力!

    凝气三层以下是杂役,凝气八层以下是外门,到了凝气八层可以去申请内门试炼,成功后晋升内门弟子。

    若能筑基……则可成为筑基长老,甚至有希望成为各峰掌座,若两甲子后能突破成为金丹强者,就是宗门的太上长老,守护宗门,管理宗门,而这些,都是第一套体系。

    还有第二套体系,就是传承序列!

    进入传承序列的方法,只有一个……两甲子内突破成为金丹,就可列其中,从此然,成为宗门为突破自身在修真界的地位,获得更庞大的资源而积累的……真正底蕴!若能是天骄战第一出身,则对于日后进入传承序列更有帮助,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有这个门规!

    只是两甲子成为金丹,太难太难……上一代人中,最有希望的,就是李青候李掌座,所以他老人家,被宗门极为重视!”侯云飞目中露出期待,将他身为修真家族族人所知道的消息,告诉了白小纯。

    白小纯倒吸口气,这还是他次听说传承序列,这番话也让他对宗门,有了清晰的了解,半晌后离开时,他还在想这个问题。

    “传承序列?”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3/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