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念永恒 > 第200章 血梅少主,好巧…

第200章 血梅少主,好巧…

    血梅化作的长虹,速度惊人,在这深夜更是掀起一片尖锐的破空之声,此声随着她靠近中峰,立刻在中峰回荡,轰鸣四方。

    在宗门内,血梅一向霸道,甚至她无论做什么,即便是不霸道的事情,在其他人眼里,因她的父亲是无极老祖,所以都是霸道的。

    在多年前,血梅就明悟了这一点,于是索性在行事上,霸道到底,此刻临近,巨响撼天,立刻就让中峰下指区域的那些筑基护法与长老,纷纷被惊动,一个个立刻走出洞府,一眼就看到了半空中血梅飞跃而过的身影。

    这身影如一道血幕,依稀可见幕中那惊心动魄的娇躯,还有在那血色的面具上,双眸内闪过的冷漠!

    这一幕,让很多人心神一震。

    “血梅少主居然回了中峰?”

    “她虽是中峰的长老,可因与大长老不和,罕见她来此啊!”

    “咦,那个方向”

    在这众人都内心一动时,立刻有人看到远处血梅所去的地方,那里似有浓郁的血气正在凝聚,甚至影响了四周,使得游离在山上的血气,都在涌去,使得血光逐渐染红苍穹。

    这一幕,让这些筑基修士纷纷目光一闪。

    “那里是血梅少主的洞府所在,这些血气”

    “莫非血梅少主有什么重宝要出世?!”

    随着众人纷纷猜测,一个个立刻飞出,直奔洞府所在之地。

    此刻的白小纯,正全力吸身后洞府的血气,眼看着自己的不死长生功,正飞快的滋生力量,肉身之力暴增,他的身躯,看似如常,可实际上所有的血肉都在不断的膨胀积压。

    “不死金刚卷,第一层十象蛮鬼身!”白小纯激动,深吸口气,感受着体内的力量,轰然暴增。

    八象、九象很快的,就直接攀升到了十象!!

    在这一刹那,白小纯脑海嗡的一声,体内传出无数咔咔之声,这声音外人听不到,可表现在的耳边时,如同奔雷滚滚。

    与此同时,血肉的酸麻瞬息涌现如潮水一样,向着全身所有部位骤然蔓延,使得全身血肉震动,直至蔓延到了每一根发梢,每一寸血肉后,微微一顿,随着白小纯下意识的吸气,这扩散全身的震动,猛的倒卷,一路轰鸣中,从他全身所有部位,全部凝聚在一起,凝聚在了他的胸口,交汇之下,融合归一!

    形成了一股力大无穷的气势!

    这气势,是白小纯此刻血肉之力无数次的震动掀起,更是在这不断的震动中,他的血肉形成了一个个漩涡,直接将四周以及身后洞府内的血气,猛的一抽!

    顿时那洞府内血瓶中的血气,如同脱缰的马群,穿透洞府大门,连同四面八方的血气,一起翻滚中,奔腾而来!

    白小纯内心一震,在感受体内力量爆发的同时,也暗呼不妙。

    他之前都是克制自身,不去吸收四周的血气,只去抽取身后洞府,这才保持了某种平衡,使得他这里不会血光映天,难以被人发现。

    可眼下,随着不死金刚卷第一层,十象蛮鬼身的形成,他身体的震动不受控制,形成了漩涡,吸收四周的血气,立刻就使得这里血光爆发,格外明显。

    但却来不及阻止,他的身体如同蜕变,这四周的血气融入体内后,似成为了雷霆,巨响在他脑海中回荡时,他的身体颤抖,每一次颤抖,力量都在爆发。

    很快的,从量变成了质,凝十象之力,化蛮鬼之身!!

    轰轰轰!

    白小纯双眼蓦然睁开,身后隐隐有蛮鬼之影,虽模糊,可白小纯知道,随着酝养,用不了几个月,就会清晰无比。

    一股力大无穷的感觉,从体内每一寸血肉中滋生出来,可白小纯来不及去激动,他这里已太过显眼,血光扩散,必定会引人到来。

    “这血溪宗太霸道了,就连修行也都要提心吊胆!”白小纯紧张,他知道这血溪宗的不少人,已找了自己很久,这要是被堵在这里抓个正着,那些人必定凶残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此刻起身正要赶紧逃离此地,可就在这时,远处天空上,一道血色的长虹,如闪电一样瞬间临近。

    眨眼间,这长虹就出现在了白小纯的上方半空中,化作了一个穿着血色长袍,带着血色面具,面具上烙印一朵梅花的女子身影。

    血梅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洞府,有些发懵,她难以想象,在这血溪宗内,竟有人敢将主意打到自己头上。

    甚至是在自己洞府门口修行,这种事情,她匪夷所思,此刻愣了半晌,她觉得她所了解的下游修真界,能干出此事的都不多见

    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此刻洞府内的血瓶,已经空了,甚至因短时间被抽走全部血气,使得这血瓶都要不稳崩溃。

    自己十多年准备之物,一夜之间,全部没了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呼吸急促,甚至在来临的一瞬,她亲眼看到最后一缕血气,从洞府内飘出,钻入白小纯的体内。

    血梅凤目寒芒此刻杀意惊天,带着急促的呼吸,目光落在了白小纯身上。

    “血梅少主,好巧”白小纯心虚,被血梅看的发毛,本想说自己是路过这里,可偏偏这四周的稀薄的血气,被自己的不死金刚第一层所吸引,此刻竟一丝丝的自行钻入,白小纯都快哭了,想要阻止,可短时间做不到于是赶紧改了话语。

    “这里是你的洞府?咱们商量一下我可以赔偿”白小纯哭丧着脸,话语还没等说完,四周风声呼啸,一道道身影陆续出现,都是中峰下指区域的筑基护法与长老,此刻出现后,他们一眼就看到了白小纯,也看到了白小纯身后的洞府,更是感受到了这四周血气的稀薄尤其是看到了那一丝丝血气,正欢快的顺着白小纯全身不断地钻入进去。

    这一幕,让这些筑基修士,一个个立刻就明悟过来,看向白小纯时,恍然大悟,随即杀意撼天。

    “是夜葬!血气锐减与几天前一样难道说此人”

    “这段时间害的我多次反噬之人,就是你!!”

    “竟是此人干的,该死的,一定是他!”

    这些带着杀机的目光,齐齐落在白小纯身上时,白小纯身体哆嗦了一下。

    “那个,诸位兄弟姐妹,大家自己人我赔偿行不”白小纯额头冒汗,正要解释,可就在这时,半空中的血梅,长长的吸了口气,抬起下巴,袖子一甩,玉手指向白小纯。

    “杀了他。”

    声音冰寒,从始至终,她只说了这三个字,可从这三个字上,却透出了无比的冷漠,高高在上,如捏死蝼蚁。

    四周所有的筑基修士,听到这句话后,全部都杀意轰然爆发,这里面有部分原因是因血梅的威信,还有部分原因,则是这段日子来,众人已被那半夜血气的锐减,折磨的发狂。

    如今终于找到正主,杀意岂能不起,就算白小纯不是正主,可在这些人看去,也脱离不了干系。

    就在血梅话语传出的瞬间,立刻四周众人,立刻出手,眨眼间,无数神通术法,形成了一道道血色的剑气,直奔白小纯而去。

    这是众多筑基修士的出手,看的白小纯头皮都要炸开,这些筑基好几十人,白小纯觉得自己就算修成了不死金刚第一层,也架不住这么多同阶的出手,此刻急速的倒退,就要逃走。

    “你们欺负人,有本事一个一个来和我打!”白小纯不服气的吼了一声。

    轰鸣在他身后回荡,众人含怒出手,掀起狂暴的冲击,气势如虹,撼动八方时,白小纯魂飞魄散,他能明显感觉到,这些人是真的要杀了自己啊。

    “太过分了,不就是吸了一些血气么,我是血溪宗的筑基修士啊,居然要杀我,这是逼我叛出宗门啊!”白小纯颤抖,尖声时急速逃遁,避开身后的无数神通术法,心肝都颤抖了,他觉得那血梅太霸道了,自己都说了愿意赔偿,可居然还一甩衣袖,还抬起下巴,这是属于自己的标志性动作,对方居然也会!

    轰鸣之声,在这深夜里,在这中峰下指区域,全面爆发,大量筑基修士,一个个杀意惊天,追击白小纯。

    可白小纯的速度极快,此刻如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不断地飞驰,口中还发出惨叫。

    “杀人了,杀人了”他心底委屈,眼看这四周人更多了,跑的越发卖力。

    半空中血梅没有出手,她此刻咬牙切齿,一步走入自身洞府内,看着血瓶,目中杀意又起,半晌才压下,赶紧去转动阵法,使得血瓶不会因血气大量的减少而损坏。

    与此同时,整个中峰下指区域,一片混乱,白小纯的尖叫声,众人的怒吼声,融合在一起,传遍四方。

    “这家伙怎么跑的这么快!”

    “今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夜葬,我神算子与你不死不休!”

    轰轰之声持续传出,这些筑基修士不断地追击,可白小纯的速度太快,中峰又太大,他在这中峰绕来绕去,半个时辰后,这些筑基修士一个个郁闷的发现,居然追丢了。

    “一定是躲起来了!”

    “我就不信他能躲一辈子”

    “无碍,我神算子拼了受伤,也要去算一算此人在何处!”在这众人找不到白小纯,纷纷冷哼时,神算子一咬牙,立刻开始去算。

    半晌后,他眼睛更红,右手抬起一指远处时,在他的指尖上,飞出了一只血色的蝴蝶,这蝴蝶立刻远去,众人目中露出狰狞,跟随蝴蝶疾驰。

    此刻,在这中峰一处偏僻的洞府后,白小纯无比紧张,他躲在这里,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我也不知道那洞府是血梅的啊,我以为没人用,想着别浪费了,我也不是故意的。”白小纯不忿,有心去反抗,可一想到对方那么多人于是发愁,忽然看到一只血蝴蝶飞来,他愣了一下后,立刻警觉,双腿狠狠一踏地面,轰的一声直接弹起远去。

    就在他弹起的刹那,他之前所在的地方,大量术法神通,轰然降临,若非白小纯跑的快,慢了一些,此刻必定受伤。

    就在白小纯弹出的同时,四周一道道筑基修士的身影,急速而来,就要去阻止,可白小纯反应颇快,立刻改变方向,全速飞驰。

    很快的,又一轮追击,在这中峰再次掀起。

    半个时辰后,当众人又找不到白小纯时,神算子傲然的掐诀去算,又一只血色蝴蝶飞出,带着众人寻找白小纯。

    “这夜葬,他逃不掉,我神算子的天机之术,岂能是他可以避开的!”

    几次三番,白小纯发现自己无论躲在什么地方,都会很快出现一只血色蝴蝶,随后众人的术法就会降临。

    他也清楚的听到了人群内那位神算子的话语,知道此人擅长推衍,算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心底恨啊,可却没有办法。虽然假夜葬也曾学过一些天机术法,可却只是皮毛,根本就没办法与神算子去对抗。

    “这里的人太坏了,还是灵溪宗好啊那里就算天雷滚滚,酸雨降临,也只是对我扔石头,可这边,这点小事,居然就要打打杀杀,欺负人!”白小纯叹了口气,无限的想念灵溪宗。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3/56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