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念永恒 > 第230章 她若用强……怎么办

第230章 她若用强……怎么办

    白小纯离去后,洞府内,宋君婉有些烦躁,觉得胸口有些闷,可却偏偏难以宣泄出来,眼前浮现的,都是方才白小纯离去的背影以及转身时的神情冷酷。

    “夜葬这个死人!”宋君婉咬着银牙,目光落在那枚灵药上,右手抬起虚空一抓,这丹药飞来,落在她的手心上。

    仔细的看了几眼,宋君婉有些动容,这是一枚四阶灵药,并非增加修为,也不是疗伤所用,而是蕴含了一股清香,味道极好闻。

    “四阶灵香丹……”宋君婉惊讶低语,她虽不会炼药,可见多识广,认出了这丹药正是适合女修使用的灵香丹。

    这种丹药,吞下后身上会散出清香,还有美白之用,可以让人肤色白皙,甚至一些老旧的疤痕,也都可以去除,尤其是四阶后,更有洗涤根骨之用,虽效果寻常,可对于女子而言,不说脱胎换骨,但却足以让一个寻常之女,变的美丽动人。

    这种对于男修用处不大的四阶灵药,在拍卖会上,往往可以拍出一个惊人的价格,就算是以宋君婉的身家,想要买下一颗,也并非轻松。

    拿着丹药,宋君婉的神色柔和下来,想起了方才白小纯的那番话语,不由得沉默,在这沉默中,她现自己的心中,居然泛起了一些涟漪,但很快,这涟漪就消散了,她的神情似笑非笑。

    “小鬼,这是变着花样的来勾引我……这么看来,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哼,姐姐什么事情没遇到过,岂能是你这小鬼头,能勾引成的!”宋君婉哼了一声,拿着丹药又仔细的看了看,确定里面没有什么其他的物质,的确安全后,这才将其吞下。

    数日后,白小纯在洞府内正愁,不知道自己的硬汉形象有没有奇效时,宋君婉到来,白小纯立刻起身,将其迎入洞府,正要继续摆出硬汉的模样时,宋君婉打量了四周一番,只说了一句话,就转身离去。

    “你的那枚丹药,脏了,被我扔了,给你一个任务,给我再炼一枚,我要媚香的。”

    白小纯有些懵,看着宋君婉来了又走,这过程都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似乎对方来此,只是为了说这一句话。

    “这妖孽什么意思,出的是什么招式?”白小纯诧异,半晌后忽然神色一动,仔细的闻了闻四周,立刻眉开眼笑。

    “这分明是我那枚灵香丹的味道,我炼制时放入的茉莉香,吃下后,自然会有这个香味。”白小纯立刻放心了,对方既然吃了丹药,又来让自己继续炼一枚,这一切就说明之前的事情过去了。

    “不过这妖孽要求还真多,居然要媚香的,她已经够媚的了,竟还觉得不够?”白小纯摇头,可很快他就内心咯噔一声,睁大了眼,目中露出惊恐。

    “不对劲,她要我炼制媚香的灵药,她要干什么?莫非是要吞下灵药后,来勾引我?天啊……这妖孽太可怕了……”白小纯紧张了,可又一琢磨,觉得自己这么下去,或许不用等成为大长老才能获得那永恒不灭之物,只要自己能做到可以随意进出宋君婉的洞府,那么总能找到一些机会去暗中获取。

    这么一想,他立刻振奋,可很快的,就心肝一颤……

    “不过这样一来,我牺牲太大了啊,那可是一个妖孽啊,我真的很担心一旦哪一天她狂性大,若是对我做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该怎么办,我又打不过她,她若是用强……太可怕了。”白小纯倒吸口气,眨了眨眼,沉吟半晌后抬起下巴,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小袖一甩。

    “罢了罢了,这一切,都是为了长生,我忍了,若那宋君婉真的如此禽兽,我……我忍!”白小纯觉得自己为了长生,真的是付出了所有,此刻内心忐忑,一边修行,一边不忘给宋君婉炼药。

    这一次的炼药,他格外的卖力,直至数日后,一炉新的灵香丹被他炼制出来,虽然只有一枚,可品质却达到了中品的程度。

    这灵药若是被女修吞下,不但可以让容颜白美,更是促进身体的根骨变化,可以让女子看起来魅力更多,尤其是身上散出的灵药香气,对于男性有种致命的诱。惑。

    拿着灵药,白小纯闻了一下,顿时一股幽香扑面,使人会情不自禁的沉浸在那香气里,不愿苏醒。

    “成了!”白小纯神色陶醉,好半晌恢复过来,他再次闻了一口,这一整天的时间,他都是如此,直至让自己的身体适应了这种香气后,又单独炼制出了一枚辅助抵抗这香气的灵药吞下,最终确认自身对于这丹药的香气,有了很强的意志力后,这才满意的拿着丹药,抬头看着天空,摆出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摸样。

    “一切为了长生!”白小纯深吸口气,冲出洞府,一路他觉得天空都是灰色的,满脑子都是一旦对方狂性大,自己到底是从还是不从的纠结。

    还没等到上指区域,走出没多久,白小纯狠狠一咬牙,正要下定决心时,突然的,他神色一动,看到了从不远处的山路上,走下的一个光头的身影。

    此人没有头,没有眉毛,就连眼毛都没有……整个人光秃秃的,很是消瘦,正是宋缺,他刚刚去拜访他的小姑,问询了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后,又被教训了一顿,此刻心情正郁闷,在白小纯看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白小纯。

    二人目光对望的刹那,白小纯一愣,他有些日子没遇到宋缺了,此刻多看了好几眼。

    “咦,你怎么变化这么大,不但瘦了,毛都没了?”白小纯没忍住,诧异的问了一句后,猛的想起了原因,又觉得对方眼神杀意太浓,于是赶紧补充的解释了一句。

    “这样也挺好的,比以前好看多了,真的……”

    宋缺双眼猛地收缩,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内心的恨意,腾然而起,他全身的毛,都在几个月前的丹炉之火中被焚烧的干干净净,偏偏这火又带着药力,颇为诡异,几个月过去,居然无法长出新的毛。

    使得他这里,在这几个月,每次看到铜镜内自己的模样,就郁闷的要抓狂,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也不是不能忍,可他又想起那半个月的腹泻,想起那一天上百次的痛苦,而此刻又听到白小纯的话语,那两句话,在他看来,就是一种裸的挑衅!

    宋缺一向在血溪宗内少有人敢招惹,他虽阴沉,可如今几次三番在眼前这个夜葬面前吃亏,他实在无法继续忍下去,怒火骤然爆。

    “夜葬,你欺人太甚!!”宋缺怒吼,一步走出,拦住白小纯的道路。

    “自从你进入中峰后,中峰鸡犬不宁,怨声载道,夜葬,这一次我……”

    “你这孩子,闹什么闹,一边玩去,别挡我路。”宋缺正怒吼时,白小纯也生气了,他觉得自己方才都解释了,况且这一切他又不是故意的,于是不悦的打断宋缺的话语。

    宋缺整个人被这一句话气的都要炸了,眼前这夜葬摆出的这幅模样,如同长辈训斥小辈般,宋缺仰天嘶吼,全身修为轰然爆,双眼赤红,右手抬起一把抓向白小纯。

    白小纯目中有厉芒一闪,若是换了其他人,他还会紧张一下,可这宋缺,从陨剑深渊时,白小纯就吃定了他,到了血溪宗后,更是如此,在宋缺出手的刹那,白小纯身体向前一步走出,右手抬起,反手先行抓在了宋缺的手臂上,向着山下猛的一甩。

    不死金刚卷的肉身之力,轰然爆,直接掀起了一片音爆之声,在宋缺感觉,自己右手仿佛不属于自身,被一个铁钳抓住,整个人被抡起,双耳风声尖锐,脑海嗡了一声,天旋地转时,身体已被直接从山上扔去山下。

    “夜葬!!”宋缺出一声凄厉的嘶吼,想要去停下身子,可这力道太大,他无法逆转,直奔地面而去。

    白小纯整理了一下衣衫,没理会被扔下山的宋缺,再次纠结了一番若是宋君婉用强,自己该怎么办后,这才去了上指区域,前往宋君婉的洞府。

    不多时,宋缺从山下狂一样的冲了上来,他面色铁青,内心滋生无穷杀意,白小纯之前的恐怖之力,让宋缺感受到了更强烈的危机,他绝不允许血溪宗内,再出现一个可以压制自己的同辈之人!

    “这夜葬诡计多端,残害宗门,让中峰弟子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他虽受老祖与小姑赏识,但只是个外人而已,彼此没有什么瓜葛,可我是宋家这一代的嫡子,这一次我说什么也要去找小姑,申明大义,让她出手,铲除此人,就算做不到,也要这夜葬给我下跪认错从此知道主从!!”宋缺目中喷火,咬牙之下直奔上指区域。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3/65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