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五十二章:打

第六百五十二章:打

    “让开!”

    “让开!”

    在柏林街道上,数百位光明骑士将一座豪华庄园完全包围,此刻两名骑士长解押着一个全身穿着黑袍的佝偻老者,从庄园中缓缓走出。

    这老者一身黑袍脏兮兮的,沾着墨绿色和其它古怪颜色的药水,银灰色头发散乱,低着头,从袍子下裸露在外面的一条枯老手臂上,赫然有一道毒蛇般的黑色刺青,在阳光下异常显眼醒目,令人畏惧。

    大量的骑士包围成的防守线外,聚集着乌泱泱的围观群众,当看见这黑袍老者被解押出来时,顿时有人惊呼出声,不自禁地向后退去。

    黑袍,这是黑暗教徒经常使用的装扮,虽然部分冒险者也偏爱使用。

    而黑色刺青,却是人人畏惧的魔鬼符号,似乎这纯黑的花纹本身,就代表着疫病,灾难,以及死亡!

    “黑暗教徒!”

    “打死他!烧死他!”

    “还留着他干嘛,烧死他!!”

    人群后面传来一阵阵隐约的狰狞怒吼声,站在前排的人却较少开口,似乎担心这位黑暗教徒被激怒暴起行凶,尽管周围有大量光明骑士,又身处阳光之下,但黑暗教徒常年积累在众人心中的阴影,却是驱之不散。

    最深的黑暗,是不是来自于内心?

    黑袍老人低着头,像是没有听见周围的惊呼声,以及怒吼声,默默地向前走去,脚踝上烤着巨大的镣铐,每走一步,便摩擦得脚踝生疼,已经有鲜血从镣铐处渗出,顺着脚背滑下,沾在地上,他赤着脚,每一步迈出,都能感受到大地的粗糙,以及被阳光晒得温暖的地面的厚实。

    有多久,未曾像这样赤脚行走在地上了?

    他慢慢地抬头,看着前方,只见防卫线处的光明骑士手拉手围成一个圈,而圈外却有无数的陌生面孔,畏惧,却又愤怒地看着自己。

    从一个圈走到另一个圈,似乎总是遥不可及!

    他的视线继续上移,望着白云飘扬的天空,微风袭来,他感到阵阵暖意,以及一种释然。

    “很快就能结束了……”他心中默默地想着,脑海里浮现出一张稚嫩的面孔,那是他的孙子,也是他仅存的唯一亲人,他的死,能够让他活,这似乎很公平。

    诞生似乎总是伴随着死亡。

    死亡却又意味着新生。

    他老了,他觉得以自己年迈的身躯能换回自己孙儿的命,非常值得。

    毕竟,他还是个孩子,他还能活很多年。

    “老实点。”一个骑士长喝斥道。

    老人被他推得向前踉跄两步,镣铐摩擦的剧痛让他微微咧嘴,他忍着,没有叫出来,活了这么多岁月,他已经习惯了疼痛。

    在老人和两位骑士长后面,数十位光明骑士押着十几位穿着清一色奇特黑衣的身影,这些黑衣的款式奇特,但黑暗教廷的人一眼就能认出,全是见习教徒所穿的服装。

    很快,所有人被押到大街上,一字排开地跪着。

    看见这些黑暗教徒如此老实,外面围观的人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愤怒大吼。

    “烧死他们!”

    “烧死这些魔鬼!”

    一位骑士长扫了一眼外面的群众,见时间差不多了,立刻叫来一个骑士,准备行刑!

    “吾以神之名义,判决汝等!”

    一名圣骑士走来,手持白银巨剑,高举天空,光芒照在剑刃上,璀璨夺目,映射出彩虹般的光晕,令人无法逼视。在诵念完判决词后,他走到老人面前,凛然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老人微微默然,陡然大声道:“吾等誓死追随布莱森大人!!”

    “孽障,该死!”圣骑士怒吼一声,猛然挥剑斩去。

    噗!

    剑刃异常锋利,瞬间斩断老人的头颅。

    一颗硕大脑袋掉落在地上,鲜血溅到旁边的人身上,将旁边一个跪着的青年吓得脸色苍白,崩溃倒地,惊恐大叫。

    旁边立刻有骑士将其肩膀按住。

    “杀!”

    “杀光他们!”

    外面的怒喊声更加凶戾。

    圣骑士依次裁决,一颗颗脑袋掉落在地,血腥的画面让一些女人吓得闭上眼,捂住眼睛缩回到人群后面。

    很快,所有人全被处决。骑士长朗声道:“黑暗教徒在这里秘密进行邪恶实验,目前已经全部服诛,各位如果有任何黑暗教徒的线索,请务必上报给教廷,教廷重重有赏!”

    “好!!”

    “教廷光耀万丈!”

    人群中响起几道声音大叫道。

    其余群众顿时跟着欢呼,一阵阵喝彩声排山倒海般传来。

    两位骑士长对视一眼,招呼手下将地上的尸体带走处理,并将血迹清洗了,然后便收队从人群中离开。

    随着他们离去,聚集在街道各处的群众也逐渐散去,只是望向这血泊后面的豪华庄园,眼中露出敬畏和忌讳之色,居住在这条街道上的人都知道,这座庄园的主人,便是军区总部的布莱森司令大人的豪宅,而且先前被斩首的老人死前的呼喊,也有不少人听见。

    “没想到,军区的布莱森司令,居然真的跟黑暗教徒勾结!”

    “而且还包庇黑暗教徒在他的住处做实验,恶心!”

    “嘘,小声点,别被人听到了!”

    群众逐渐散去,低声议论着。

    停在一处高档餐厅外面的马车边,一个贵族青年随意地望着豪华庄园的方向,在他旁边站着一个娇生生的女孩,好奇地道:“少爷,听我父亲说,教廷这次要逮捕军区的总司令,这是真的么?”

    青年淡然道:“管他真假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万一教廷和军区打起来了,岂不是会大战一场?”

    “那也跟我们贵族没关系,他们还敢打到我们头上不成?”

    “说的也是……”

    “走吧,去吃你最爱吃的梅花汁拌鹅肝。”

    ……

    ……

    “布莱森司令,我们相信你的清白,这件事多半有蹊跷。”圣洛伦萨望着气急败坏的布莱森,宽声安慰道。

    布莱森看了他一眼,心中憋着愤怒,心想,这件事搞不好就是你这老鬼勾结教廷陷害我,想要借教廷的手来除掉我,愚蠢!

    其他人听到圣洛伦萨的话,立刻知道这次军区必定要保住布莱森司令了,当即也不敢表露出什么异色,只是心中不免腹诽,教廷和黑暗教徒勾结来陷害您,这话也就您敢说,谁信呐!

    “教廷既然不顾我们军区的颜面,我们也无需跟他们多说,拳头上见真理吧!”圣洛伦萨望着在场众人,道:“布莱森司令绝不可能勾结黑暗教徒,教廷这么做,分明是要侮辱我们军区,这件事,必须让教廷道歉,既然他们现在掌握着所谓的证据,逼我们就范,那就只能打服他们,再跟他们商量了。”

    众将军面面相觑,没想到他虽然年迈了,但魄力却依然不减当年,要知道,在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人送外号黄金暴狮,由此可见脾气有多么狂躁了!

    “我赞同司令的话,这一战,无法避免!”

    “教廷调查的这些证据,事先完全没有跟我们商量就擅自决定,一旦退让了,今后将再无颜面见人!”

    “必须让教廷道歉!”

    “没错!”

    众人纷纷附议。

    布莱森看得怔住,眼眶中有一丝湿润,站起身来,握住圣洛伦萨的双手,心中充满愧疚和感激,道:“谢谢,谢谢你信任我!”

    “都是老战友了,客气什么。”圣洛伦萨微微一笑。

    布莱森听得心中一阵激荡,的确,当年他跟圣洛伦萨可是一同出入生死的战友,后来双双建立功勋,成为司令,这么多年来为争夺权利,彼此勾心斗角,但没想到如今事关生死时,最靠得住的,却是昔日明争暗斗的这位“敌人”。

    “黎塞留和大光明王在外面等候着,我们要直接将他们先擒下么?”一个将军询问道。

    圣洛伦萨目光微微闪动,道:“不能直接出手,否则的话,即便打赢了,也会让民众觉得教廷是被我们强迫认错的,我们不但要打,还要站在无罪的一方来打!”

    众将军精神一振,好奇地看着他。

    圣洛伦萨扫了一眼众人,当即将自己的计划低声飞快说出。

    等听完他的话,全场陷入短暂的寂静,众人面面相觑,脸上露出敬佩之色。

    “司令大人英明!”

    “这计太高了!”

    “这次定能让教廷咬人不成反蹦断牙!”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495/2998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