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毒女怀春:侯爷囚心上瘾 > 第465章 你家花园不干净 m.aiqu.la

第465章 你家花园不干净 m.aiqu.la

    十来天的风平浪静,杨月浅终于回到了舒城。

    看着这个生她养她的小城,她却没有太多的归属感。

    前世,她到死也没有回来,而今生,除了清醒后的那段日子,她费心费力的在寻找报仇的机会之外,所有对舒城的记忆,都已经模糊。

    “参见灵医大人。”

    码头上,却是密密麻麻的人,朝着杨月浅恭敬的行礼,脸上明显的激动和期盼。

    “……”杨月浅哑然。

    这么大的场面,她还真的不曾想过。

    “富贵还乡,犹如锦衣夜行。”李知琬在旁边笑着拍了拍杨月浅的肩,说道,“你如今可以大晋的灵医,受他们的礼理所应当,还有,摆出你灵医大人的气势,如此,才好杜绝所有麻烦。”

    “好。”杨月浅正不知怎么应对,闻言,感激的冲李知琬笑了笑。

    这一路,都是李知琬在教导她。

    她所学所会的,除非七岁前学的,也只有梦到的那些,从来没有人像李知琬这样细心的教过她。

    “靠岸。”燕以清满意的看着她俩的互动,挥手示意。

    船在伙计们合力下,缓缓停靠在码头上。

    燕以清带着护卫先下了船,和吴城主和继任李正参的将军互相见了礼,安排好了警戒,这才示意杨月浅下船。

    杨月浅的灵医府也有自己的护卫,全是清一色的宫女。

    阵势一摆开,比燕以清还要威风些许。

    燕正天夫妻俩带着燕以灵也混在了其中。

    而杨长卿的棺木则在最后。

    迎接的人,除非吴城主和那位将军,还有舒城的乡绅名流,再就是杨家本家的人。

    杨长林赫然也在其中。

    “诸位免礼。”杨月浅冲众人拱手一揖,平静的说道。

    就算是再看到杨长林,她也有太多的情绪流露。

    “大月儿。”杨长林起身,也没有太多的疏离,反而热情的上前。

    只是,他一上来,就被夜孤伶手中的长剑给逼了回去。

    “杨二老爷,请尊称灵医大人。”阮洇摆出了女官的架势,纠正杨长林的称呼。

    “灵医大人。”杨长林从善如流的改口,“灵堂已经备下,现在就过去吗?还是先去城主府赴宴。”

    “二叔,我爹新丧,我重孝在身,怎么能赴宴呢?您是在说笑吗?”杨月浅淡淡的问,又歉意的向吴城主等人致歉,“多谢诸位美意,我心领了。”

    “倒是我们疏忽了。”吴城主忙摆手。

    他们确实疏忽了这一点。

    原以为杨月浅和杨长卿的关系并不好,不会为他守孝来着。

    “多谢。”杨月浅再次拱了拱手。

    紧接着,灵柩抬了下来。

    队伍浩浩荡荡的进了杨府。

    杨长林倒是识趣,把杨府让了出来,自己一家人搬回来了原来的二房。

    “大姐。”灵堂摆好,杨星朗一袭孝衣的出现,除非他,还有几个年纪相仿的人,正是杨月浅推荐上去的几人。

    杨月浅看了他一眼,含笑点了点头。

    她其实还是挺喜欢这位堂弟的,可是,涉及了恩怨,又经历了杨星焕的事,她现在对杨星朗也做不到真正的放心。

    谁知道,当她和杨长林的矛盾激化之后,杨星朗会不会是第二个杨星焕。

    “大姐要保重身子。”杨星朗也没多说什么,见了礼,便退了出去。

    其他几人便显得更拘束。

    杨月浅也没心思和他们攀交情,问了几句便放他们回去休息。

    灵堂很快就安顿好。

    杨月浅依旧入住月华居。

    燕以清一家住在招待贵客的西翠居,和月华居离得近,而且临着后面的街,另开有门,这边的门一落,就是个独立的小院,倒也合适他们居住。

    次日,杨月浅就召见了府里留下的下人们。

    管家还是原来的,看到她,很是激动。

    杨月浅将操办丧事的事儿全权托给了他以前本家的几位长辈。

    几天下来,倒也理得清清楚楚。

    “月姐姐。”晚上,杨月浅过去西翠居吃饭,一进去,燕以灵就冲了过来,神秘兮兮的避开了阮洇她们,凑在杨月浅耳边说悄悄话,“我跟你说啊,你们家后花园,好像不太干净。”

    “胡说八道什么。”燕以清进来,拍了一下燕以灵的脑袋,顺手就将杨月浅拉到了桌边,自己坐在了她旁边,“吃饭。”

    饭菜,全是李知琬亲手做的。

    他们入住后,就拒绝了用人。

    每天里,李知琬都会拉着燕正天出去买菜,然后回来一起打扫,一起洗衣,一起做饭,过得像一对寻常百姓家的夫妻。

    杨月浅很欣赏这样温馨的相处方式,每次过来也自觉的把阮洇和夜孤伶留在西翠居外。

    “哥,我说真的,哪有胡说八道。”燕以灵不满的坐在对面。

    “或许是府里缺了主人,下人们也怠慢了吧,明儿叫他们清扫干净。”杨月浅也没在意,只以为燕以灵说的是打理不到位的问题。

    “不是不是。”燕以灵摆手,压着声音说道,“我说的不干净,是指……可能有鬼。”

    “世间哪有鬼。”李知琬白了燕以灵一眼,对杨月浅笑道,“你别理她,她就这疑神疑鬼的。”

    杨月浅却听得一愣,把这事儿放在了心上:“以灵,你说的是哪个位置?”

    “就是靠近池塘的那个亭子边,不远的地方还有个假山,我打那儿经过,听到有女人哭,可就是找不着地方,细听又没有了。”燕以灵说着,也夸张的抚了抚手臂。

    “你还越说越起劲了。”李知琬伸手拧燕以灵的耳朵。

    杨月浅笑笑:“今晚去探探。”

    她自己就是重活的这一世,所以,这世间有没有鬼,她也不清楚,但她也不怕。

    “我陪你。”燕以清很自然的接话。

    “我也去。”燕以灵一听,兴奋的举双手。

    “你不许去。”李知琬一把按住了自家闺女,“有你哥护着就行了,你去做什么?说起来,也许久没有考较你的功夫了,正好,吃了饭,我们松松筋骨。”

    “什么嘛,我……”燕以灵想抗议。

    “听你娘的话,看看你这段日子长进了多少。”燕正天淡淡的开口支持李知琬。

    “……”燕以灵的反对就这样被镇压。

    “一点儿眼力劲儿也没有。”李知琬悄悄的拧了自家闺女一把,意味深长的看了燕以清和杨月清。

    “哦~~~~”燕以灵这才会意过来,正要笑话几句,李知琬已经拿着一个花卷堵住了她的嘴。

    杨月浅看得哭笑不得。

    “吃饭。”燕以清无奈的摇头,自顾自给杨月浅挟菜。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618/3869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