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寒门状元 > 第1968章 不平衡的心态

第1968章 不平衡的心态

    谢迁说自己要去文渊阁,但其实不是。

    谢迁入宫的真正目的是去觐见张太后,陪同他的正是张永,而张永去见谢迁正是奉张太后之命,见面后趁机跟谢迁提了一下司礼监掌印人选的事情。

    谢迁加紧几步过了午门,便见到等候在金水桥旁的张永。

    张永见谢迁前来,显得很关切,赶紧上前问道:“谢阁老,之前沈尚书入宫,可是去面圣?”

    这问题本来没什么,但谢迁的脸色却不好看,只是“嗯”了一声便当作答。

    张永急道:“那陛下可有跟沈尚书商议过司礼监掌印出缺之事?谢阁老,您跟沈尚书是如何说的?”

    谢迁没有直接回答,瞥了张永一眼,冷声道:“是否在张公公看来,司礼监掌印选拔一事上,沈之厚更有发言权?”

    张永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考虑谢迁的感受,当即苦笑着赔礼:“谢阁老说的哪里话,鄙人可是一直仰慕您,按理说,这件事……您老才有发言权。”

    谢迁叹了口气:“唉,可如今的情况却是陛下对老夫视而不见,遇到事情都是跟沈之厚商议,俨然沈之厚已成为第二个刘瑾,陛下跟朝臣间始终隔着个人,司礼监掌印人选之事陛下从未找过老夫交流!”

    张永听谢迁话语中带着的抱怨,知道这位首辅大人想法多,不敢再多问。

    谢迁一摆手:“走,去见太后娘娘。”

    二人继续往永寿宫方向而去,这一路上二人都不作声,等快到地方,谢迁才似有所思道:“张公公,你觉得你跟张苑间,到底谁更能得到陛下欣赏?”

    张永并非昏聩之人,马上听出其中苗头,心想:“难道沈之厚在陛下面前举荐了我和张苑?怎么我在他心目中,竟跟张苑这后起之秀分量相当?”

    在张永看来,自己跟沈溪的关系,明显要比张苑和沈溪间牢靠太多,毕竟自己跟沈溪南征北讨,就连土木堡之战时他张永也是跟沈溪一起守在战壕中,堪堪死里逃生,这种交情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

    张永道:“自然咱家比张苑要更得陛下信任。”

    在这种事上,张永没有谦逊的意思,怎么想的也就怎么说了。

    在张永看来,张苑根本没做过对朝廷有益的事情,一直留在京师,顶着个御马监掌印太监的名头,却不干实事,仗着跟朱厚照关系亲近,一步步得到提拔。

    谢迁摇头道:“若论功劳,张公公自然比张苑高许多,但若论陛下的信任,张公公你就未必能及了吧?”

    二人仍旧在行路中,说话间,谢迁瞥着张永,眼神暧昧。

    张永小心翼翼求证:“谢阁老为何突然提及张苑?莫不是……”

    谢迁笑了笑,道:“也不是沈之厚在陛下面前举荐你二人,而是陛下亲口提出,要在你俩中间选拔司礼监掌印,这才有此一问。”

    张永又惊又喜又忧。

    惊的是,之前一直想知道的事情,现在终于有了答案,可惜不是从沈溪口中得知,而是自谢迁口中转述才知晓;喜的是自己已成为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有力竞争者,而且对手只有张苑一人。

    但他马上又担忧起来,如果跟旁人比,他自问有极大优势,唯独张苑在宫里的声望和地位,甚至比他还高,重点是张苑是东宫常侍出身,在刘瑾上位前,张苑大权在握,刘瑾倒台后,似乎由张苑接任司礼监掌印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张永道:“消息可确实?”

    这话又是不该问的,谢迁听了脸色马上变了,没好气地道:“是否确实,你去问沈之厚,他是如此跟老夫说的!”

    张永马上意识到自己失言,不再说什么,低下头思索,二人脚步因此放慢许多。

    半晌后,张永才问道:“若是陛下问及谢阁老,您觉得在咱家和张苑之间,谁人更合适?”

    谢迁脸上带着老奸巨猾的笑容,“张公公觉得呢?”

    张苑摇头苦笑:“谢阁老这不是为难咱家吗?咱家岂能猜测您老心中所想?或许谢阁老属意张苑?”

    谢迁道:“莫说陛下未问老夫,就算问了,老夫的意见始终如一,两位张公公均未达到司礼监掌印的标准,老夫本想举荐萧敬萧公公,这件事老夫之前便跟你说过……”

    “这不是陛下没提萧公公作为人选吗?”张永显得很尴尬。

    谢迁摇头道:“既然没提,那老夫的意见便是保持中立,谁都不支持!”

    ……

    ……

    谢迁见张太后,所说之事,无非是介绍朝中清除刘瑾以及阉党后的情况。

    张太后人在深宫,对外面的事情不甚了解,而谢迁又是张太后心目中最信任的大臣,很多张永不能解释清楚的事情,需要谢迁来解答。

    永寿宫内,张太后坐在暖座上,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面对谢迁。

    张太后身后的屏风后面,还有宫里另外一位贵人,这位贵人从入宫开始就近乎被人遗忘,正是大明朝最没地位的皇后,到如今仍旧未跟朱厚照合卺的夏皇后。

    等谢迁把大致情况一说,张太后道:“原来刘瑾做了这么多坏事,本宫原本还以为他是个忠臣呢。”

    谢迁很想说,太后娘娘从哪里看出刘瑾是个忠臣?

    但想到之前皇室对刘瑾的信任,谢迁不再多言,他很清楚,张太后虽然没多少才学和能力,但见识绝不比他差,这是个懂得明哲保身的女人,从弘治皇帝到如今的正德皇帝,张太后都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而张家也得到皇室优待,这跟张太后识趣不无关系。

    张太后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张太后道:“这件事是由谢先生和沈尚书两位卿家做的吧?沈尚书在先皇时,就已是朝中股肱之臣,现在皇儿对他的信任日盛,谢先生平时得多教导一下,年轻气盛,或许会做一些错事。”

    言语间,张太后带着某种暗示。

    谢迁是聪明人,大概明白张太后的弦外之音,或许张太后问处置阉党的事情属其次,主要是想提醒他什么。

    谢迁恭敬地道:“太后娘娘提点的是,老臣必定会好好教导沈之厚,他入朝没几年,只是因为做成几件大事,而得先皇和当今陛下的信任,他在领兵打仗上,或许有一定才能,但在处置朝事上,则显得操之过急……”

    张太后笑了笑,颔首道:“有谢先生提点沈尚书,哀家不会太担心……哦对了,谢先生有时间的话,多去寿宁侯府和建昌侯府走走,哀家这两位弟弟,平时都很仰慕谢先生的才学,你们同为朝廷肱骨重臣,应该多走动一些才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谢迁再愚钝也明白过来,张太后其实是想提醒他,让沈溪老实一点,别损害张氏外戚的利益。之前要一致对外共抗阉党,现在阉党被扫除,外戚跟文官间的矛盾,也上升为朝廷的主要矛盾。

    谢迁心想:“太后这时候召我来说这话,正合时宜,说明太后心里敞亮,知道朝中发生了什么,人在深宫也没说对外完全封闭。”

    “老朽有时间自然会去拜见两位国舅。”谢迁言语间很客气。

    无论谢迁心里有多厌恶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但有一点不能否认,那就是他很欣赏张太后,以前张太后经常出手帮忙,谢迁知恩图报,心里拎得清皇宫里有个太后支持自己有多重要。

    ……

    ……

    谢迁在永寿宫见张太后,时间大概为半个时辰。

    眼看天黑,本来张太后想留谢迁吃饭,但谢迁坚持告辞出来,毕竟张太后算是未亡人,谢迁再豁达也知道避嫌,再者他准备去找沈溪谈一些事。

    由始至终,夏皇后都没从屏风后走出来说话,甚至张太后也没提过夏皇后旁听的事情。

    谢迁出宫时,也是张永相送。

    张永已知道情况,送人的时候也就没再多问关于司礼监掌印人选之事,也没再厚着脸皮求谢迁帮忙。

    谢迁出了皇宫,径直往兵部衙门去了,等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沈溪根本就没回来。

    谢迁勃然大怒,骂骂咧咧地道:“这小子简直不知所谓,老夫说过的话被他当作耳边风,忘了当初是谁将他从翰苑中提拔起来的……”

    谢迁懊恼地从兵部衙门出来,没打算回府,准备直接杀到沈府,将沈溪给揪出来。

    没等上马车,谢迁便见一名有些眼熟的汉子站在远处,那人想过来,却被谢迁的随从给拦住了……这几天谢迁怕被阉党余孽报复,出入都带着随从。

    “让他过来吧。”

    谢迁隐约记得,这位是沈家下人,以前去沈府拜访时见过。

    来人正是朱鸿,到谢迁跟前行礼后道:“谢大人,我家老爷派小的给您老留话,说他往军事学堂去了,谢大人有事的话,只管去那边找他。”

    谢迁恼火地道:“不知早传话?如此老夫也不用从大明门出来了……”

    因为军事学堂距离豹房不远,位于城东,如果谢迁从永寿宫出来,要去军事学堂的话,走东华门比较近。更重要的是,谢迁是对沈溪这种做事方式不满。

    谢迁乘坐马车,马不停蹄赶往军事学堂,到了地方下了马车还未跨进门槛,便见王陵之在院子里耍大刀,谢迁匆忙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觉得这是沈溪给他下马威。

    “呃?”

    偌大的军事学堂院子只有王陵之在,见谢迁造访,他赶紧停了下来,但一时嘴拙,不知如何与谢迁说话。

    谢迁进门后气呼呼地喝问:“沈之厚呢?”

    王陵之指了指侧院,谢迁哼了一声便往月门去了,穿过一条回廊,便见到前面沈溪正在跟一个人说话,走近一瞧,才知是新任刑部尚书何鉴。

    却说何鉴被刘瑾革职后,一直滞留京师,这次重新启用,没费什么波折便走马上任。

    若是旁人跟沈溪或许有一定间隙,但何鉴毕竟曾是沈溪下属,沈溪为兵部尚书时,何鉴为兵部右侍郎,这次何鉴被重新起用,直觉是得到沈溪举荐,如此一来涉及刑部事务何鉴也会过来跟沈溪商议。

    因为谢迁几乎是强行闯入,提前没人传报,沈溪和何鉴还在交谈中,根本没留意到有人到来。

    “咳咳——”

    谢迁发现沈溪和何鉴有说有笑,心里更加来气,站在远处故意清了清嗓子,让二人知道自己来了。

    “谢阁老?”

    沈溪见到谢迁,没觉得有多意外,毕竟他来军事学堂,正是因谢迁不允许他回家,留在兵部衙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干脆到军事学堂来看看。自打他离京后,刘瑾就把军事学堂给关闭了,老师和学员通通遣散,沈溪想尽快把学堂恢复。

    何鉴见谢迁来,连忙上前行礼:“于乔来了?我正跟之厚说起你。”

    虽然何鉴朝中地位不及谢迁,但岁数比谢迁大,中进士的时间更是早了六年,所以何鉴没把谢迁当作上司看待,更当作是好友。

    谢迁只是简单跟何鉴见礼,随即便瞪着沈溪问道:“不是让你在兵部衙门等着老夫么,作何到这里来?”

    沈溪看出来了,谢迁不是责怪他在哪里见面的事情,更介意的是有“外人”在场,但其实沈溪根本就没与何鉴约过,只是何鉴当天得到传旨说升刑部尚书,于是去刑部办理了简单交接便马不停蹄寻沈溪,最后找到军事学堂来了。

    毕竟现在沈溪是负责刘瑾案的钦差,何鉴来找沈溪也是想问询案子的具体情况。

    沈溪道:“谢阁老有事的话,不妨入内说。”

    “不必了,这里说也是一样!”谢迁语气不善。

    何鉴一瞧这架势,老少二人有重要事情说,自己在这里似乎有些碍眼,于是试探地问道:“于乔,你要跟之厚说事,要不要我先到外面等候?”

    谢迁对何鉴语气倒也和善,毕竟何鉴素有清名,以前还帮过他,二人关系一直不错,不会把怒气迁到老伙计身上。

    “世光在这里听听也无妨,毕竟涉及朝中阉党之事。”

    谢迁说话间,目光打量沈溪,“听说阉党案几名要犯,已被下诏狱?”

    谢迁所问之事,是关于焦芳、张彩、刘宇、曹元等人从刑部提到锦衣卫北镇抚司大牢的事情。

    沈溪点头:“我也是刚得悉,说是陛下亲自下的旨,人从刑部大牢提了出去,至于陛下要如何审问,在下不知。”

    谢迁道:“这件事不是你跟陛下提的吧?”

    沈溪直接摇头:“莫说在下未提,陛下甚至在召见时也未知会一声,我还是听何尚书说及才知晓。”

    何鉴点头:“是啊,于乔,我来找之厚,便是问询此事,之厚听到后非常惊讶,看来他真不知情。”

    谢迁打量何鉴一眼,心说你可别被这小子给骗了。

    但想到何鉴曾是沈溪的下属,在其面前说这话有些不太合适,就算他对沈溪有再大的怨言,也要保留沈溪的面子,到底沈溪没做过太出格的事情。

    谢迁道:“不知就不知吧,这几人都是阉党骨干,帮刘瑾做了不少错事,但焦、刘两位大学士毕竟是翰苑之臣,关系到天下读书人的脸面……”

    沈溪看着何鉴道:“这件事是陛下亲自下旨,我等尚不知具体情况,不如联名上奏,为几人求情?”

    谢迁一摆手:“求情之事稍后再说,除了被提走几位,其余人等,陛下可有说过如何处置?”

    这话谢迁是在问沈溪,不过沈溪的目光却看向何鉴。他的意思很简单,大明朝刑部尚书就在这里,这种事你不问他,问我作何?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0/88/3869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