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139 激动人心的演讲(跪求月票)

139 激动人心的演讲(跪求月票)

    “现如今我们的祖国,是怎么样的?国家孱弱,民众麻木,对外,有无数列强虎视眈眈,对内,是天灾人祸,接连不断。”

    “众多百姓们流离失所,食不果腹,新旧思想的代言人们,却只想到自己手中的权利,并为此成天勾心斗角。”

    “而像我们这般普通的劳苦大众们的生活,又有谁来关心,在外敌攻入的时候,又有谁能拯救我们的同胞?”

    “是依靠成天吵闹个不停的朝廷?还是驻扎在东广会馆不远处的八旗将军府,又或者是吃了无数败仗的洋北水师?”

    “不!我们佛城的人谁都不能靠,我们只能靠自己!”

    “就因为普通人更具有生存的智慧,所以他们才默认了你们那些红黑青坛口的存在,才用他们的血汗钱毫无怨言的供养着你们。”

    “也正因为没有人能给他们以安全感,你们这些以至宝林为的武馆联盟,授武的生意才会如此的火爆,才能在这个民不聊生的大环境中,展成了如此的规模。”

    “早些年时的穷文富武,在现如今却是倒了一个个儿,那是为什么?那是因为,学习武艺,除了能够强身健体之外,他们还能够通过卖武,来养活家人和孩子,才能在这乱世中找到一份存活下来的希望。”

    “而你们这两派,本应该是我们老百姓的最大的依仗,在有朝一日国家动荡的时刻,能够挺身而出保护众人的主心骨,但是你们!却在国难当头的时刻中,开始了内斗!”

    “我很心痛!为自己,也为千千万的佛城同胞!”

    “是,你们的理念不同,行事不同,但是这些的细枝末节,在民族大义,在百姓安危的面前,那都算是个屁啊!”

    “你们黑灯照!”说到这里的顾铮,将抬起来了很久的右臂往黑夜叉的方向一挥:“虽为女子,但是巾帼不让须眉。怎么就不明白,想要完成驱逐洋人的大任,是要团结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的!有一种方式叫做曲线救国,而不是武力强抗,有一种打败叫做经济扼杀而不是肉体消灭!”

    “而咱们至宝林!”顾铮的臂膀又挥舞到了黄鸿飞的方向:“佛城的武馆师傅都以我们马是瞻,如此大的名号,更应该在此时,担负起更大的责任。”

    “我们的学员是普通的劳苦大众,我们的雇工是普通的劳苦大众,他们盼我,敬我,依赖我们,为的不过是在危机的时刻,拥有一份具有安全感的存才。”

    “而你们现在在干什么?你们现在的作为,才是真正的帮助洋人的,罪魁祸!”

    “你们斗得两败俱伤,偷着乐的也只有那些外敌了!”

    “哎!众人皆醉我独醒,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就在两拨人马为顾铮这人深省的话语而陷入了沉思的时候,在场中央的顾铮说完这番话后,却已经背起手来,踱着方步,在众目睽睽之下,迅的消失在了至宝林通往后门的小路之中。

    溜了,再不跑快点,万一那些个娘们还有气不顺的,再把他打一顿咋办!

    自觉的已经给两方留下了深刻印象的顾铮,他的初步计划,已经达成了,再把自己至于危险的境地,那就不叫勇敢,而是叫愚蠢了。

    离开了剑拔弩张的至宝林,不再管后续的顾铮,就在柔和的月光伴随下,朝着那个令人怀念的小酒馆继续走去。

    现如今,他可是有钱人了,作为一个不喜欢欠债的本分人,先去把店主的那十九个大钱,给还了再说。

    再一次踏上了这条如同夜市一般热闹的商业街,顾铮的心态却是截然不同的,现在的他,是一身的轻松。

    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开放式的温酒柜台,那隔着半条街就能闻到的老酒的味道,直往被勾起了馋虫的顾铮的鼻子里边钻。

    “小二,老规矩,两碗黄酒,一盘茴香豆!”

    “还有!今天将上回赊的酒钱一并还了,共计28个钱,你数好喽!”

    ‘叮叮当当’的铜钱声与桌子碰撞出悦耳的声音,这让经年不变脸色的酒保,都挂上了一丝吃惊的表情。

    “哎呦!顾先生,这是财了?最近又去哪里‘高就’了啊?”

    在数完了铜钱之后,负责任的酒保就十分熟练的先给顾铮站着的空位那,送上了一碗早已经温好的黄酒。

    “哦,对了,给您茴香豆,怎么?顾先生吃过晚饭了?”

    看着面前突然多出来的一盘茴香豆,不同于以往的十几颗,这一次的豆子却是码满了整个盘子底,看到这里,顾铮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优哉游哉的捻起了其中的一颗回酒保到:“不急,我在等王婶子的包子呢。”

    “哦,这就难怪了。”

    在这条商业街上,但凡是做工或是在站座上吃饭的客人,没有不知道王婶子她们家的包子的大名的。

    皮薄大馅,童叟无欺。价格实惠不说,关键是味道好。

    满满一提蓝子的包子,自从王婶子从街口出现起,还没走出大半条街,就能卖的干干净净。

    而顾铮正是在这个街口小酒馆的有利地势中,等待着他的晚餐出现呢。

    “说曹操曹操到,这不来了吗?”

    将茴香豆捻进嘴中的顾铮,等来了他今天的晚餐,他朝着刚露头的王婶子招了招手,这个满脸和善的女人,就挎着颇重的篮子过来了。

    “婶子,还是老规矩啊?半边素半边荤?”

    “对!”

    “那好肉馅的给我两个,素馅的给我来三个,一共是四文钱,没错吧!”

    “没错!你稍等啊。”王婶子的第一笔生意就是开门红,她抽出篮子底下的一掌见方的糙纸,就将五个滚烫的包子,半裹着递到了顾铮的手中。

    “吃的时候先咬个口,烫啊!”

    “哎!”左右手互相倒着的顾铮,抱着包子就将头转回了自己所在的柜台,就买包子这一会的功夫,他的茴香豆前又集齐了七八个小萝卜头。

    “嘿!敢情你们是吃顺了嘴了,这是又打算蹭我的豆子吃了?那好,一人一颗啊,不许抢!”

    ……

    月票在哪里啊,月票在哪里?

    月票在那小读者的口袋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2195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