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209 伤痛(又老了一岁的第三更)

209 伤痛(又老了一岁的第三更)

    当海面上出现了那一艘再熟悉不过的渔船的时候,海边简陋的渔村码头之上,就想起了一浪又一浪的欢呼声。

    “回来了!村长你看,吴大海的船没出事!我就说今儿个无风无浪的,船上的人都是好手,怎么可能翻船。”

    “是啊,想来是收获不多,回程的时候多撒了几网吧?你们几个老娘们可给我管住了嘴巴,别埋怨啊。”

    “原本出海就够不容易了,要是因为你们的碎嘴子让自家的爷们不爽了。今天晚上回家挨打我可不管啊!”

    老村长的调侃,让这些包着蓝黑头巾的渔妇们直接就笑了起来。

    “哪能啊,只要是人平安就行,鱼不是永远都在海里吗?啥时候捕都行,总不会飞了的。”

    “唉,这就对了,家和万事兴啊,都去迎迎你们当家的吧,我这把老骨头也要回家了。”

    “这一次出海真好,所有的船都回来喽!”

    还没等老村长的话说完呢,跌跌撞撞的吴大海就率先的下了船。

    黑下来的沙滩上,这些婆娘们还往跟前凑乎呢,就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吴大海身上那满身的血迹。

    “当家的!你这是咋地啦!”吴家的婆娘如同疯了一般的就朝着吴大海扑了过去,想要拉扯着查看一下,又怕触碰到了自家相公的伤口。

    “没事,这不是我的血,是我杀的鲜国海贼的血。”

    “啥?”

    听了这话,准备返程的老村长一行的男人们,也停下了脚步,具都朝着吴大海的方向围拢了过来。

    看到此情此景,再也忍不住的吴大海,终究是呜咽了起来,他擎着袖口一边抹泪一边朝着他身后即将下船的一行人指了过去。

    “返程的路上碰上了海贼,船上,死了死了三个兄弟,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带了伤..”

    “要不是顾小子即时搬来了救兵,我们这一船人,这一船人今天就别想活着回来了!”

    待到吴大海的死了三个人这句话一说出口,围在周边的人再也听不进去他的后续了。

    所有在船上有亲人的村民们,再也顾不得旁的,开始纷纷的冲向了渔船。

    “儿啊!驴蛋儿,我的儿啊!”

    “相公!当家的!你在不在啊!!”

    这些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在这个已经黑下来的海岸边上,尖锐的回荡了开来。

    “我在这里!娘!”

    “娘子不要担心,我就是胳膊上中了一箭。”

    顺利的找到了家人的渔民们,则是喜极而泣,纷纷的就抱在了一起。

    而到底还有三家人,此时却只看到了停当在甲板上的,蒙着帆布,看不清脸庞身躯的尸体。

    “娃子…回答娘一句啊..”

    “哥哥,哥哥..呜呜呜。”

    这些闻之泣血的哭泣声,打断了船下欣喜的团聚。

    那些死里逃生的船员们再也没办法欣喜起来,原本热闹无比的寻亲场景,也莫名的就安静了下来。

    “唉。”

    到底是老村长,见多了各种情况,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就朝着岸边围绕的这些村民劝慰了起来。

    “你们也别在这里杵着了,都赶紧回家休息一下。想来这一趟是遭了大难了。”

    “村中的闲人不少,我们就留在这里替你们收尾了。有什么话等到明天开村里大会的时候再说。”

    “还有,吴大海,你们这一趟出海收获如何?”

    正沉浸在伤痛中的吴大海却是将此次的收获给回答的十分清楚:“收获还是可以的,一共拉了三满网的黄鱼,能买的上上一个好价钱。上千斤的海货,也不算白出去一趟。”

    哎,福祸相依啊。

    老村长再一次的叹了一口气,对吴大海也招了招手:“明日祭祀庙前我们再说分派的事儿,你也赶紧回家吧。”

    “还有,顾铮娃子,你到爷爷这里来。”

    听到了张罗,一直跟在幸存船员的队尾的顾铮,哦了一声,就挤到了村长的身边。

    一只苍老的大手就这样摸到了顾铮的头顶,轻轻的拂了一个旋,就拿了下来。

    “好孩子,好样的,以后要记得,这年头谁的命也不比谁的金贵。”

    “你们老顾家就你这一个苗苗了,如果连你也出了什么意外,那才是真正的绝了根了。”

    “不过爷爷还是要谢谢你,替整个村子的人,也替爷爷自己。为你的勇敢和善心。”

    顾铮还在体味那头顶上渐渐消散的莫名温暖,他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老人给予他的关切,只是用最腼腆的笑容朝着村长点头答应了。

    看到顾铮如此乖巧,村长更是心疼了:“行了,你可是整只船最小的船员了,到了村里也用不上你了,快回去洗洗睡,休息吧!”

    “哎,那村长爷爷,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黑!跑慢点!”

    爷爷的嘱托还在身后回荡,顾铮却已经一溜烟的来到了这个村落中属于自己的茅草屋。

    黑漆漆的房间,毫无人气,但是对现在的顾铮来说却是无比的怀念。

    在海上漂泊了一天,从骨头缝中都传出来的酥麻无力,现在的他实在是需要一场好眠,来补充他即将耗尽的体力了。

    ‘吱呀’

    推开门来,虽是冷清但是整洁的小屋映入眼帘,直接翻到在床上的顾铮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上第二次,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旁,林家木石结构的四间瓦房内,林水秀的哥哥林水文正和家里的爹娘八卦着他下学回来在码头上看到的一幕。

    “那血拼淋淋的甲板上,停放着这么大一块帆布。哎呀,这村子里多久出海没死人了?”

    而已经在娘亲的指导下开始学习绣活的林水秀,则是十分有兴致的将脑袋也凑了过去。

    “哥,是哪条船出的事儿啊?”

    “就是那个吴大叔的船,说起来你的那个小跟班,看你走路都能撞上树的那个,咱们邻居家的傻小子顾铮也在那条船上的啊。”

    一听到她哥说的这话,林水秀手中的绣花针一不小心就扎到了她的大拇指上。

    一滴小小的血珠瞬间就将她手中开始给方帕绣的牡丹花,给印染上了颜色。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2486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