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374 绿林好汉翻江浪

374 绿林好汉翻江浪

    顾峥看了看身边那些同样年轻的面孔,只得叹了一口,奔着昨天刚去过的那条街而去。

    上午的阳光正明媚,醉眠楼的街道上还如同往常一般的安静。

    只有一队人马,刷拉拉的踏出来的脚步声,在这个街道上响着。

    须臾的功夫,这一队黑衣人,就在醉眠楼的大门口处停下,‘砰砰’的瞧着还在紧闭着的大门。

    “开门,官差办事!”

    这当当敲门的声音刚响了两下,门里边的小厮,就一脸严肃的给这群差役们开了门。

    为首的顾峥也不和他多过废话,直入主题的询问到:“严蕊,蕊卿姑娘的房间是哪间?”

    而闻声赶来的妈妈,则是从楼上紧赶慢赶的跑下来,一甩帕子的打着哈哈:“哎呦,这位差爷,您这么一大早的就过来找人。”

    “我们这里的规矩,可没有这样的啊。”

    “别废话!”顾峥将眼睛一眯,身上的气势就端了几分:“府台大人有令,带醉眠楼的严蕊姑娘,去衙门问话。”

    “希望妈妈通告一下,让严蕊姑娘收拾一下,随兄弟们回衙门。”

    “如若不然,别怪兄弟们不念旧情,直接上楼自己拿人了。”

    看到这顾峥无端的就比旁人横上几分,身上的衣服还是崭新的新捕快上任的制服。

    这妈妈的心中就别扭了几分,嘴底下不自觉的就严厉了起来:“还真是好笑。我醉眠楼虽然不是什么上身份的地方。”

    “但是也没有人敢想你这般放肆的说话。这个楼子中,接待的大人物,数不胜数。”

    “也没有见着哪个大人,敢直接上手就搜的。”

    “你可知道这楼子后边的人是谁?就算是唐大人失势了,也容不得你这般的欺辱。”

    说到这里的妈妈,也懒得和顾峥再废话,直接就将袖子一挥,高喝了一声:“来人啊,送客!”

    这话音刚一落下,就从大厅的后边刷拉拉的跑出来一队黑衣人。

    身上带着一股子悍勇之气,和街面上的地痞无赖截然的不同,这……顾峥一眯眼睛,这醉眠楼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勾结绿林中的人物!

    ‘呛’……顾峥就将手中的腰刀给抽了出来,直指这前方的领头人说道:“我不管你醉眠楼多大的背景,我只知道,这为首的歹人,是衙门通缉了许久的水匪大盗。”

    “今日中,你们醉眠楼上上下下都脱不了干系,严蕊姑娘我要请,而这个人,汉水匪帮大当家的,叶一舟!你们我也要拿!”

    这一声吼的是气势十足,但是在顾峥说完了这一切之后,短暂的安静之后,就是肆无忌惮的嘲笑。

    “哇哈哈哈,老大,有人说要抓你。”

    “大哥,这个孩子莫不是傻子吧?他一个人说要抓你。”

    什么一个人,他身边不是还有陈可,以及两个帮闲吗?

    待到顾峥拿着刀朝着身后看去的时候,却看到陈可以及那两位帮闲,早已经远远的退出了门外,还朝着他拼命的招手。

    嘴里还特别着急的提醒着:“顾峥,你傻啊,快跑啊,找兄弟们来帮忙啊!”

    陈可自家就是做河运生意的,他从叶一舟刚一出来的时候就认出了对方。

    这个叶一舟,统管着襄阳城内大大小小的七八个河流上的生意,是黑道一把抓,白道三分面的人物。

    当年唐大人之前的上一任,派出来一整队的府兵,都没有奈何的了叶一舟他们的营寨。

    就他们现在这个两个人手?

    单独对上对面的三四十口子的人?

    那不是闹呢吧?

    他这边正奋力的解救自己刚认识的新同事呢,这楼里边就出来了新的状况。

    “慢!”

    一声清脆如同莺鸟的声音,就从二楼传了出来。

    而一个更加温柔,恬淡清雅的声音,就接着响了起来。

    “诸位,莫为了小女子而伤了和气。”

    “叶大哥,顾差爷办案,本就是职责所在。我们就莫要阻挠。”

    “小女严蕊,随在风尘,却也知道维护国家法度,顾差爷,我已经准备好了,这就随你同去。”

    随着话音缓缓的落下,果真是顾峥今日的目标,严蕊从上边缓缓的走了下来。

    如今的她,竟是穿着少见的旖旎的桃红,将本是清冷的面庞,映衬的艳丽了三分。

    她的头上,整套首饰具全,竟是打算盛装出行。

    像是在祭奠她失去的情爱,又像是在送别那不知安否的旧人。

    莫名的就带上了几分的壮烈,让看到他们的人,心神就跟着激荡了起来。

    楼下的叶一舟,尤其的不堪。

    这位大水匪,当年在汉水河的花船上,仗着空武,硬要闯进船去,打着收保护费的名头,看看这第一名妓的风采。

    这粗鲁的汉子,不过刚掀开帘子,就被严蕊那温柔娟雅的一笑,给勾走了三魂。

    再次放下帘子的时候,竟是让这个汉水巨匪,都失了心神。

    这叶一舟,见到了蕊卿,是英雄气短,有时候竟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自此之后,更是死心塌地的护着,殚精竭虑的念着。

    因着唐大人的缘故,他不敢太过于造次,却是在严蕊每周一次的游河中,尽心竭力的伺候着,得念于此的严蕊,也会让他上船来,讨得一杯酒吃吃。

    若是哪一天,为叶一舟单独的奏上一曲,或是多看上两眼,这汉子能两天睡不着觉,乐的。

    所以,在接到了唐大人失势的消息之后的叶一舟,才会这般火急火燎的赶到了醉眠楼。

    因为他知道,他心慕的女子,即将失去她最大的依仗,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刻中,是应该出现一个男人,为她挡风遮雨了。

    他匆匆忙忙而来,果不其然就碰到了前来捉拿严蕊的差役。

    这娇滴滴神仙一般的娘子,怎么能去那臭烘烘的牢房中待着?

    拼了这绿林十三趟水路的名声,他翻江浪叶一舟,也要将严蕊给护下来。

    所以当严蕊走下来朝着他温柔一笑的时候,这个坦露着胸脯子的大水匪,却是和毛头小伙子一般的,偷偷的将身上的袍子往里边掩了一掩。

    “严姑娘怎么下来了?这不是你能待得地方,带我将这里事情解决了,你再出来不迟。”

    说完了,这叶一舟就想要动手:“小子,一会就丢到汉水河中,让你和底下的泥沙一起待着。”

    他手底下的动作还没作呢,严蕊就一把扶住了他准备抽刀的手:“叶大哥。多谢。”

    “但是小女子还是想自己解决。”

    然后严蕊也不看因为自己的这个动作,而瞬间的羞成了一个大红脸的叶一舟,反倒是十分认真的朝着顾峥的方向看了过去。

    见到此情此景,顾峥端着刀,直接一个拱手:“严姑娘高义!放心,事情到底如何,朝廷自然会给出公断的。”

    “所以请严姑娘随我身后的陈捕快一起,回到衙门复命吧。”

    “那你呢?”

    身后的陈可和身边的严蕊竟是齐齐的问到。

    “我啊,”顾峥嘿嘿一笑,手中的刀挽了一个刀花,朝着叶一舟的方向一指:“自然是奉朝廷令,将翻江浪叶一舟,缉拿归案!”

    “陈兄弟快走!到府衙中寻求援手!这水匪今次上岸,就是我们捉拿他的最好的时机。”

    “若此次让他给跑了,还不知道今后何时才有机会。”

    翻江浪离了江,是条龙TM的也变成了泥鳅。

    说完,顾峥竟是将身后的方桌往大门处一踢,将严蕊朝着门外一个拉拽,外推,就将这次的任务目标,送到了陈可的面前。

    而伴随着:“小子!而敢!”

    “大胆!混蛋!”

    等瞬间的暴叫声响起的,则是楼子内乒乒乓乓的动起了手。

    而吓破了胆子的陈可,竟是连怜香惜玉的想法,也没有了,拉拽着严蕊,头也不回的朝着衙门的方向跑去。

    “你们两个赶紧回去通知兄弟们过来帮忙。不对,府兵,县尉,统统叫上!还愣着干嘛!赶紧跑啊!”

    这原本因为里边的情况突变,而没反应过来的两个帮闲,在听到了陈可大吼之后,就拔腿往衙门的方向赶去。

    至于陈可,此时攥著严蕊的手腕,也没有了几分的好气。

    女人再美有个屁用,惹是生非,专给男人找事的,这种人他还是避之三尺吧。

    这样的事情,升斗小民都知道,霸道总裁却不知。

    嗯?好像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言归正传,还是来看看顾峥这边的情况吧。

    顾峥这边的情况,怎么说呢?

    原本只剩他一个的时候,顾铮感觉很是不妙,因为对方人数太多了。

    但等到真打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呵呵,这水上作战人员和陆地特战队的区别,还是相当的明显的。

    别看顾峥这具身体是个小混混。

    但是地面上的各种东西,学的还挺杂。

    什么相扑,摔角,什么技击,搏斗,多多少少的,都涉及到了一些。

    不错的体格配上顾峥原本的本事,这一下子就像是一个正统的武学大家,进入到了杂牌的散兵游勇之中了。

    这汉水河上的匪贼们,平日中哪有什么打打杀杀,多数人只不过是撑着渔船的渔民罢了。

    这当中的人,除了叶一舟能用刀抗住顾峥的出击之外,其他的人竟是连一个照面都走不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2843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