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397 搬砖的同学?

397 搬砖的同学?

    于是,他们就找到了张冷师兄,这个在整个美院学生中已经脱离了低级层次,称得上是年轻画家的代表人物。

    来煞煞这幅画作者的威风,替他们专业生们找回场子。

    没看到那群不知道怎么混进展览会的,一看就不像是单纯的学生的再教育学院的同学们,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看得他们都快发毛了,不少承受能力差的同学,都已经变成满含热泪的可怜了。

    所以,当张冷师兄,在一个文静的师妹的恳求下,来到了顾峥参展的画作之前的时候,他的好胜心,以及怜香惜玉的情感就全部的迸发了出来。

    露胳膊挽袖子的就自己上了。

    “这位同学的画作,先不论是不是他自己创作的,但是但凭着意境与构图,我也不会输他多少。”

    “而且一位好的画家,创作的稳定性,也是衡量其水平的至关重要的一个标准。”

    “有些人,一辈子之创作出了一副巨作,然后就仿佛是丧失了所有的灵性一般,淹没在了滚滚的长河之中。”

    “所以,一名画家的水平的高低,还是要看他的临场发挥的。”

    “所以,师妹们不用担心,我这就替大家现场画一幅,刚从师妹的身上得到了启发,而构思出来的新的作品吧?”

    “名字就叫做饮马图。”

    我去,你是怎么从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联想到喂马喝水的画面的。

    画家的脑回路怎么能这么的清奇。

    但是自当这张冷铺开了宣纸之后,他的周围就开始一层一层的围上了人。

    不少他的支持者还在他的身后为他加油打劲。

    “师兄,加油,真才实学的才不怕现场的检验。”

    “就是,那个什么在教育学院的人,到了现在还不敢露面。他不是认为混过了今天就没事了吧?”

    “就是,一看就是个弄虚作假的货,否则怎么连展览会都不敢过来看?”

    这堆人群当中倒是有再教育学院的,但是他们和顾峥不熟啊,现在竟是连理由也不知道,压根不敢开口分辨。

    要是真的一招这群人所,那不就是被人打脸了吗?

    外圈的人这么了,内圈已经开始下笔的张冷,倒是心情很平和,他一边运笔,一边还不忘记跟周围的同学们,着顾峥的好话。

    “同学们,做人要平和,尤其是我们搞国画的同学,首先就要做到心平气和,无波无浪。”

    “这样,才能有一个平稳的心境,来从事艺术的创作。”

    “尤其是国画这种,十分讲究稳定性的画种,一幅画作,最能反映作画人此时的心态了。”

    “而现在的我,正要展现我现在的内心所想。”

    “请大家看,这一幅饮马图,取自于江南水乡河流边的缠绵不绝,正与我身边的国画系的师妹身上的气质,是十分的吻合。”

    围观群众不自觉的就随着张冷的解,将眼神转到了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娟秀的姑娘的身上。

    单眼皮,巧的鼻子,巧的嘴,真正的一副江南妹子的模样。

    这姑娘被周围的人这么一围观,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红脸蛋,立刻就浮现了出来。

    而张冷,在勾勒出了大概的形状之后,就画笔一转,在蜿蜒的河流底下,画了一匹拥有着俊秀的身姿,纤细健美的双腿的骏马。

    此时的它,正在低头饮水,这匹马细致到了,眼上的睫毛都能数出几根的地步。

    让周围看画的人,一眼望过去,就发现,这是一匹被人精心饲养过的良驹,干净,安静,身价不菲。

    在这般缥缈的画卷中,专心喝水,不会为这娟丽的风景给迷失了眼睛,而这,就是一匹马眼中的世界。

    就是如此的简单,却是显示出了作画人的强大的绘画功力,以及构图的巧妙。

    待到张冷将马尾后的最后一笔添加完毕的时候,连一旁的驻足观看的评委老师们,都不住的点头称赞。

    “杨教授又教出来一个好徒弟啊。”

    “是啊,我听了,杨教授可是力捧这位新秀的,你们还不知道吧?前几个月杨教授的个人书画拍卖会上,作为开个好彩头的第一幅画作的起始拍卖权,就给了他的这位学生了。”

    “现在的书画投资界,基本上都知道了有一位很有前途的新人画家诞生了。”

    “这不,这子还没毕业呢,一幅画作,就可以卖出去价格了。”

    那还真的不错。

    作为一个年轻的画家,别管你一幅画是能卖五百还是一千,最重要的不是画作的价值,而是拥有了固定的买方市场。

    不用担忧画作创作出来之后,砸在家中没人购买。

    先做到能养活自己,这才是每一个绘画专业的学生们,在毕业的时候,率先考虑的问题。

    所以,能够养得活自己的张冷,就被大家更加的推崇。

    而就在对方结束了画作,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点评的时候,顾峥的班主任,也挤进了人群,将顾铮拖到了展览会的主办方的领导面前。

    “呼,我们再教育学院的代表学生来了。喏,这就是你们想要他现场作画,检验一下真实水准的《闵浙抗倭图》作品的作者。”

    “我的学生,顾峥。”

    “接下来你们自己安排吧,我的任务可算是完成了吧?这下子你们不会我们再教育学院的老师,不配合你们的工作了吧?”

    这组委会的老师被班主任这么一通爆豆的喷,也是十分的尴尬。

    这位同事可是他们美院的正式老师,现在在教育学院那边代课,完全就把身份给摆的歪了吧?

    不过这样敬业的好老师,他们也是尊敬的,只不过就是觉得有点傻。

    既然傻气的老师,工作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了,他们也要看看这位被整个学院都寄予厚望的学生的真本事了。

    这边的老师正安排着呢,在组委会负责协助的一个学生,眼珠子骨碌一转,就从这后台悄悄的溜了出去,直接就跑到了前方的现场作画的展示台中,叽里咕噜的,跟这边负责的同学传递起了消息。

    而这位同学也没有错过这个讨好师兄的机会,直接就跑到了正打算和师妹畅谈一下人生与理想的张冷的身边,汇报到:“师兄,那个再教育学院的人来了。”

    “嗯?不是因为怕露馅不敢出现了吗?”

    “不是,据是因为私人问题,晚来了,现在正在后勤老师的带领下,往这边走呢。”

    听到这里,张冷师兄就是一笑,他将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轻轻的往上一推,朝着台边上的一个位置一点,道:“给我留个看得清楚的位置?”

    “这有什么难的?师兄,走,咱们现在就过去。”

    然后在这位同学的带领下,张冷师兄就朝着自己的师妹做了一个十分儒雅的请的动作,在对方的娇羞的笑容下,带领着师妹就朝着他选定的位置走了过去。

    可是这刚一走过去吧,他就后悔了。

    盖因为现在的顾峥,已经被老师给带到了作画的平台上边了。

    而顾峥这一露脸,可算是将蛰伏在这周围的再教育学院的同学们的身影给焕活了。

    “哦!顾峥来了!”

    “顾峥!加油,让他们看看,啥才叫做咱们教育学院的最高水准!”

    “我看好你啊!”

    这种或是沉稳,或是油滑的人们,一下子就把还带些幼稚的学生,给比的像是青涩的菜地中的苦菜花,带着点心翼翼的颤颤巍巍,竟是连反驳的话都不敢出来了。

    他们怕现在了互怼的话,会挨打。

    没事,我们忍了,等到你们学院的最高水准,在张冷师兄的画作前被映衬的自惭形秽的时候,到时候我们再极尽嘲讽之力。

    那时候也就可以理直气壮,不怕挨揍了。

    可惜他们想象的倒是挺好,但是在顾峥走上台上了之后,每一个人都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脖子。

    这位的气场也太强大了吧,看那面孔,也就是个二十岁的样子,可是这浑身的架势,有点像,对像是从军队警察,这种全是悍勇之气的职业中走出来的呢?

    甚至比他们平日中见过的这些职业的人,还要强上三分。

    要不,一会他要是画的不咋地,我们就稍微嘲笑一下得了。

    在脸皮和命的对比之下,这些美院的学生,先怂了三分。

    因为顾峥的上台,场内莫名的安静了下来,可是等到他开始作画的时候,位置就在他身后的张冷师兄们的日子却是不好受了。

    这顾峥,刚跑完马拉松,虽然这汗是一路上落了下来,但是架不住没洗澡,这炎炎夏日中,它会馊啊。

    此时顾峥的头发也是打着缕的,身上还穿着马拉松比赛组委会,给发的那种一人一套的运动大裤衩和背心。

    一双跑鞋早就被顾峥给换成了自家穿的最舒服的懒汉子鞋,手工纳的鞋底子,内联升出品,童叟无欺。

    这一身打扮下来,就让张冷这群同学们,粗略了估计出来了顾峥所从事的职业。

    莫不是搬砖的?或是再惨点?收收破烂或是送送快递啥的?

    也是个可怜人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2895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