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492 太平公主招募大帅哥啦!

492 太平公主招募大帅哥啦!

    那个快要被围攻的消息人,则是有些不屑的朝着那个愤懑不已的学子看了过去,在看到了对方的脸右边一侧有一个硕大无比的痦子,当中还长着一根长若半指的毛儿之后,就很是嫌弃的转过了脸来。

    用最轻蔑和狂妄的口气跟场内所有的人大声的宣扬了自己独有的理论:“笑话!真是笑话!”

    “想我大周盛世,人口千千万,东都洛阳更是美名传天下。”

    “地大物博,人才辈出。”

    “如此欣欣向荣之态,若是有那俊美无双之人,适合一个为官的职位,为何偏要另辟蹊径用那丑陋不堪之人,去取得那不拘一格用人才的虚名呢?”

    “就算是咱们的女皇陛下,若是在上朝听政的时刻中,也是希望满目的疏朗情怀,赏心悦目吧?”

    “既然同样是用人,我想皇帝陛下自然也要让自己舒服一点吧?”

    “还是说,某些人只是将自己的身份想的太高,要知道这朝廷啊,这天下啊,可不会因为某些丑人多作怪的人等,就转不下去了啊。”

    这连讽刺带挖苦的,让一旁那个一直被传话的人盯着的男子,竟是用袖袍掩住了面部,一刻都待不下去的,遮挡着脸,就从众人之间起身离去,噔噔噔的下得楼梯,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之中,竟是将这场文会继续下去的勇气都无了。

    见到于此,这传令人更是不齿,他一甩袖子就转头朝着众位学子的方向阴森森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人若是骨头硬一些,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为这天下的面目不显的人昭彰一下的话,我还能高看上他一分。”

    “没想到竟也是一个外强中干,在意自己外表的自卑之人,竟是连一个文人的风骨都是不顾了。”

    “啐!真是自甘堕落,好了,道家的话也已经递到了,就不在此耽误大家的文会了,告辞。”

    说完这话,这个老神在在的传令人,一挥手中的浮尘,竟是飘荡而出,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待到这个时候,众位学子们才叽叽喳喳的反应了过来,三五个凑成一堆,讨论起刚才消息的正确性与否了。

    而刚才那个趾高气昂的传令人,也让大家的好奇心被迅速的吊起来,而有些消息灵通的大家子弟,则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一般的,和众人分享着自己从家族中所得来的一些消息。

    “看来这个太平公主的府邸上接受学子的投卷是真的了。”

    “仁兄怎么知晓?”

    “嗨!你还不知道刚才过来传令的人是哪一个吧?”

    “不知。”

    “我跟你说啊,这可是东都洛阳的一个神人。这高门大户的上层人士,都戏谑的称他为一声疯道长,他来的神秘,仿若突然出现一般的,自出现起就开始混迹在洛阳的高门大户的中间。”

    “只知道此人姓郑,似道非道,却是连龙虎山,茅山,闾山派的当家掌教人也不知道他的出处何在。”

    “但是这个疯道长的一身本事却是出神入化,上指三千,下入万里,端的是神神秘秘,不安常人所想所思行事。”

    “就算是当朝的太平公主,也对待他敬若上宾。”

    “啊!”一听这话的学子,惊讶不已,他指了指那疯道士消失的地方,压低了三分的声音,问道:“那这小小的一件投递问卷的事情,怎么还让他亲自的过来跑上一趟呢?”

    这被问到的大家子弟,却是摸着下巴上的短须摇摇头,同样一脸的疑惑:“不知道啊,这郑道长一贯行事怪诞,谁知道他此行的深意如何呢?”

    “总之,若是他亲自传递出来的消息,那么这个传言,不用猜了,肯定是是百分之百的靠谱了。”

    “所以,这是我等士子的一次机会啊,若是真有那有才之士,投卷无门,又长得风华绝代的话,去太平公主府上递卷,也不失为一条出路啊。”

    听到了这个大家子弟如此说,众位学子的心中,就思量万分了起来。

    一时间原本楼内开办着的文会,也因为这个消息的传波,而弄的人,心思浮动了起来。

    不少学子也顾不得人前失礼,竟是纷纷起身告辞,像是家中有什么急事一般的,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个文汇楼。

    若是有心人仔细的去观察这些离开的学子的面容,就不难发现,他们竟是清一水的或是眉清目秀,或是英姿勃发,或是俊秀典雅,都是一等一的好容貌之人。

    看来,这滔天的富贵,到底是让人动人心,这一步登天的机会,自然也是讲究一个先到先得。

    谁知道这太平公主的府邸当中,需要多少个上送到朝廷的举荐名额?

    若是只要三两个的?

    岂不是排在前面的若是被公主看上了眼,那后来的人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当越来越多的人做鸟兽状散开的时候,大家就都明白,自此之后,一场白热化的属于美男的战争……就正式的打响了。

    须臾的功夫,原本还人声鼎沸的文汇楼,就散了个干干净净。

    一脸的深思的委托人,也没有例外,早早的返回到了自己的旅店之内。

    现在的他,内心中有着两种不同的声音,正纠缠在一起,分不出个高下。

    一个是他的自尊心,以及文人的风骨,正在不停的劝解他:什么都别管了,就凭自己的真本事,去过那个千军万马的春闱就好了。

    但是另外一个声音却是在不停的蛊惑着委托人:千万别遵从前面的那道声音啊,因为今年的明经科的取士,只有30个名额啊。

    而你只有十六岁的年纪,就算是有博古通今的才能,也会因为人脉以及经验的冲击,而在这个独木桥中被人轻易的就挤了下来啊。

    谁让现如今的武皇陛下,更加重视的是进士科的取材呢?

    而并不算是精通诗词的委托人,就因为这样的短板,就算是侥幸的中了这一科,也不一定能够顺利的通过吏部最后的授官考试啊。

    是啊,大唐的科举,可是最为严苛的科举雏形的代表了。

    这年头不但春闱中录取的名额是最少的。

    最可怕的是,就算你通过了殿试,得到了进士的荣誉,待到你的资料下放到吏部的时候,还要接受朝廷的吏部官员的考核。

    根据你的综合的能力的成绩判定,在来决定你是否有授官的能力。

    多少人就是折戟沉沙于此,一辈子只能从一个小小的幕僚师爷,主簿,县丞开始做起。

    一辈子都熬不过三品官的这一个门槛,最后倒在了千万个通过了吏部试的官员的脚下,成为了他们晋升的踏脚石?

    这想要在大唐的科举中闯出名声,哪一个不是精彩艳艳,压都压不住的角色?

    想到这里的委托人,十分难得的从模糊不清的铜镜中,看了一下镜子中的人。

    只见黄色的铜镜就算是打磨的八分的光滑,但是其中的人影也是影影绰绰的带着三分的朦胧。

    就算是这般微微扭曲的容貌,也无损其人的风采。

    竟是唇红齿白,若柔嫩细笋,早早的就能看出青竹今后的风华。

    一颗红颜欲滴的朱砂痣,眉心正一点,更是恰到好处的抹去了一份柔弱,多了几分的艳丽。

    一时间竟是说不出是清雅高洁的莲多几分,还是绚烂艳丽的芍药更压一头。

    这混合到了一起的效果,竟是1+1大于2的增色。

    让这委托人刚出现在洛阳的时候,还被城门口急着进城的各路的小娘子,好一通的围观指点呢。

    那肆无忌惮的调笑声,以及羞赧时丢过来的绢帕……一直延续到如今的羞臊感,委托人也是记得的。

    所以,自己这般的容貌,是个好的吧?

    再望铜镜一眼的委托人,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手中他平日中都舍不得用的硬黄纸,也被他仔细的铺平在桌案之上。

    跪坐在案前的委托人,一笔一划的用小楷,写下了对于这个国家给予了自己的感念的治国策论。

    这一跪坐,就是半日。

    当这经过了反复修改的八页书,被委托人仔仔细细的卷成了一个纸筒,端端正正的送入到了投卷用的竹筒之中的时候,他知道,亲赴公主府的时刻到了。

    半晚时分,晚霞正好。

    红色的霞光照在委托人的身上,让他的青色麻衣,也无端的渡上了一抹的金光。

    定下了心的委托人,只是将自己的这一行为,当成了一次可有可无的尝试。

    到最后,终是要靠他自己,去参与那春闱的试场,一验自己多年的所学。

    这一刻,委托人终是放下心中最后的一点执念,大踏步的朝着天平公主府的方向而去。

    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出得旅店了之后,就从这拐角处,出来了一个穿着不伦不类的道袍的人物,正是那今日中在文汇楼中传播消息的疯道长。

    他看着委托人远去的背影,是一脸的诧异,手指头却是如同在算着什么的一般,疯狂的做着不知名的法决。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3024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