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579 天下大乱了!

579 天下大乱了!

    而这一大车的东西,一旁的一个村落中还算是熟识的小伙子,上去勉力的尝试举了一下,却是发现,这大车在他的用力之下是纹丝不动。

    自己是搬不动分毫的。

    见到于此的顾峥,憨厚的一笑,一把就将车把手抬起来,呼啦啦的就推进了村落之中。

    一边还不忘记招呼其他人道:“让村里分管伙食的婶娘们过来瞅瞅,这些盐巴可是得用?”

    “还有啊,上边的是木绵,给俺娘看看,到时候咋处理。”

    在顾峥亲口跟大家确认了这车中的货物到底是什么了之后,整个村落就轰的一下雀跃了起来。

    山林中的生活,除去了没有足够的田地耕种,以及出门采购的不便之外,其实并没有那些离乡背井的人想象中的难熬。

    但是像是盐巴这种必须靠外部购买的产品,足够让人觉得头疼。

    但是现如今的顾峥,一次就运来了这么一大车的储备。

    省着点吃用,半年的时间都足够了。

    这让带着点忐忑的顾家村的人,心底中踏实了不少。

    若是山底下真的大乱了起来,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底都暗暗的琢磨,是不是可以让村中的乡亲们集体都迁徙过来呢?

    村子里下了地的种子只能靠天吃饭,但是在这荒山之中慢慢的开荒,虽然山地东一片西一片的不好管理,但是若是不在乎产量的,总是能凑合个嚼咕不是?

    每个人的心中都慢慢的有了成算,而对于这些盐的来路,最感兴趣的还是顾峥的亲人,顾老爹和顾老娘。

    大家伙一起往灶台间刚刚搭建好的仓库里搬东西的时候,顾峥就被顾老爹给一把拉到了自家门前,询问起今日间的过往了。

    “什么?你竟是能猎到鹿?”

    自家那半吊子农民的儿子,竟是如同积年的老猎人一般的能够捕获到这个森林之中最为机敏的动物。

    连顾老爹本人都不得不佩服顾峥的好运了。

    而在顾峥的讲述之中,他并没有说自己在山下屡次碰到的乱匪,这种平添担心的事情,还是埋藏在自己的心中吧。

    所以顾峥回答的也很是欢实,他奋力的点头鼓了鼓自己胳膊上如同小山一般陇起来的结实的肌肉,带着点小得意的回到:“爹啊,你儿子我天赋异禀,这山中的冬天是最不好过的。”

    “我也有信心带着大家伙挺过去的。”

    “喏吃吧。”

    为了塞住自家老爹一教育就停不下来的嘴巴,顾峥赶紧就将怀中自己都舍不得吃,用剩下仅存的几个大钱,买来的零嘴。

    这是樱桃饆饠,是上边还撒了酥浆的甜的发腻的一种甜品。

    据说县城里的富户人家,现如今的豪门大户之中,最受欢迎的一道点心了。

    这种对于顾峥的口味来说,有点甜的发齁的食物,却是这个年代中男女老幼的重口味的最爱。

    这种融化掉的甜酥,带着透明的奶白色,滴在了用米粉磨成的半透明的薄饼的外层。

    而当中却是加上了甘蔗浆腌渍的樱桃,卷成一个短粗的春卷的模样,就完成了一个隋朝样式的老少皆宜的点心了。

    所以,饆饠完美的堵住了顾老爹的嘴巴,而一掰两半,露出了红彤彤的果肉的饆饠,也被顾峥一人一份的分给了早在他身子底下,仰着头,含着手指,口水滴滴答答的顾宝和顾贝了。

    这种软糯天然的口感,瞬间就讨好了自家的弟弟妹妹。

    两个小家伙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满脸的心满意足。

    “嘿嘿。”

    旁人没有傻笑,顾峥反倒是被顾宝和顾贝的吃相给逗笑了。

    他奋力的将两个小东西的头顶毛发给揉成了一个卷卷的毛团,哈哈大笑的,携手着老爹,朝着已经炊烟大盛,摆满了桌椅碗筷的晚餐餐桌的方向走去。

    生活总是会越来越好的,不是吗?

    春稻的花香划过鼻尖,草丛中野蘑菇的基地也是越扩越大。

    山林中少见稀有的药材,山涧中甚少出现的珍果,都被顾峥记住了位置,成为了他心目中的储备粮。

    这个山中,因为多了一个名为桃花源的山寨,而焕发了勃勃的生机。

    但是山下的人,却是因为这山外的风起云涌,蠢蠢欲动了起来。

    ……

    一晃三年,天下竟有了大乱之势。

    农民起义如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隋朝大将,在朝忠心之人,天天是南征北讨,竟有了几分疲于奔命之势。

    而这些年,在山寨中避祸的顾峥,也没有断了与山外的联系。

    但凡他出去进行长时间的狩猎的时候,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都会偷偷的潜下山去,在靠近县城周边的地区,寻摸上一圈,了解一下这鲁东地区的局势。

    而就在这几年之中,顾峥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的,看着中原大地上的风起云涌。

    因为这里更接近朝廷的腹地,更是运河两岸毕竟的地区,就造成了,在这个周围的区域内,造反的各路起义兵,是尤其得多。

    王薄,孟让,郝孝德,孙宣雅,窦建德,高士达,孙安祖……

    名字繁复的如同天上的星宿一般的众多。

    这般眼花缭乱的感觉,让行在路上的顾峥,看到那绿色的雷达之中,反应出来的是一片红彤彤的小点。

    全都是碎片,小势力的黯淡无光,大势力的直冲天际。

    而随着一个巨大的代表着武将势力的绿色的点子的挪移,顾峥就看到了无数个黯淡的小红点,被其吞噬殆尽,但是却没有增加其本身的气运,反倒是将那些红色的光芒全部反哺到朝廷隋炀帝所在的都城中去了。

    那里有一个迄今为止在地图之中最为闪亮的巨大的红点的存在。

    但是随着更多的小红点的产生,这颗红星也在一明一灭的宛若摇摇欲坠熄灭前的景象了。

    这天下,终究是乱了。

    放眼望去,偌大的疆土之中,竟是见不到没有红点所在的区域。

    脚步有些沉重的顾峥,从县城中探查消息完毕,就赶往顾家村的村落之中,去看看那两三家最顽固,最不舍故土死也不打算搬迁之人的现状。

    若不是顾峥时不时的看顾着,这几户人家怕是早就死在流匪之人的手中了。

    通往乡村的荒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不过那远远看去,本应该绿油油的耕田内,此时却是杂草丛生,几颗可怜的粟杆与一旁的野草纠缠在一起,奋力的争夺着养分。

    而道路两旁的灌木丛中,偶然间就有裸露出白色的枯骨插在土壤之中,又不知道这种时候中是否连尸体腐烂的都比旁的时候要快上三分。

    几只村落中最不吉利的老鸦,啊啊的尖叫着,从顾峥的头顶飞过。

    想来不远处,又有了什么能够新鲜入口的倒霉蛋,成为了它们新的食物。

    见到于此的顾峥,只觉得心头一跳,感到不妙的他,脚底下已经跑了起来。

    而当他沿着那再熟悉不过的道路跑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让他睚眦欲裂的一幕。

    只见一队隋军的小队,揪着村落中胖婶一家子的人的头发,如同拖拽死猪一般的,朝着一旁如同拉货的大车的方向拉去。

    而一旁年迈的胖婶子的公婆,则是浑身是血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胖婶子家的小小子哭叫的声音是又尖又利,盖是因为这一老小,都在等待一个人,那就是那被征了徭役的当家人。

    他们不愿意迁徙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自己的儿子,丈夫,父亲,无论是死是活,在想要归家的时候,见不到家人的踪迹,孤零零的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徘徊。

    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让他们家成为了村落里撑到最后几乎的人家。

    而也就是这仅存的几户人家,自发性的帮着村中所有的庄户,看顾着他们的田地。

    因为他们在,这还是村。

    因为他们在,村里的田才不属于这附近的流民。

    就是这些最质朴的人,为这个朝廷奉献了金钱,奉献了粮食,甚至于奉献了血肉的人,此时却被他们供养着的人如同对待猪羊一般的屠宰着。

    见到如此的顾峥,满眼具是愤恨,他手中从不离身的弓箭,终于在此时被施放了出来。

    ‘嗖嗖嗖’

    连珠箭并无什么窍门,就像是这个世界上的武功一样,唯快不破。

    悄无声息的箭,竟是抛却了顾峥以往的空空作响的凌厉,如同最刁钻的毒蛇一般,插进了每一个用手拽住了顾家村村民的士兵的喉咙。

    ‘噗通通’

    这群人高高在上的人,此时是那般的脆弱,竟是连半分的声响都没有发出,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而头皮骤然一松的胖婶家人,仿若是呆住了一般的,一下子就停止住了哭泣。

    这一事件,发生的是如此的突然,让一旁快要被塞满了人的大板车上的人,都是精神一震。

    而板车外侧,负责看管人的军士们,却是悚然惊醒了过来。

    一个个的铛啷啷的拔出了自己的腰刀,十分警惕的就弯腰朝着几个倒下的同伴的方向摸了过去,想要看看,是否还有人存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3100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