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593 这是小黄点,抓不抓?

593 这是小黄点,抓不抓?

    自动被徐世绩不当成战力的张亮,刘溜溜,代一路就陷入到了尴尬的境地。

    而对面的罗士信却是在徐世绩的这一嗓子吼叫之后,暗暗的就提高了警惕。

    这是专门掳人强人?

    那可不能被人阴到了才是。

    而顾峥听完了徐世绩的嚷嚷,不怒反笑,朝着罗士信的方向扭头看了一眼,之说了一句:“我顾峥的手下,不抓无名之辈。”

    意思就是说对面的这个小将军,想要让我抓走,他还不够资格呢。

    听到这话,对面的罗士信可是不爱听了。

    啥叫无名之辈?难道说你是什么很有名的人吗?

    于是罗士信不服气的粗声粗气的吼了一声:“本将军罗士信,鄙人再怎么没名没号,起码也是张须陀大将军手下的骑兵偏将军。”

    “只是不知道对面的好汉,又是哪个有名有号之人了?”

    “哦?你就是罗士信?”

    没想到,这顾峥听完了罗士信的这番话,没有感到任何的气愤之意,反倒是颇为感兴趣的又多问了一句。

    盖是因为这雷达之中,原本标注罗士信人物的小点乃是黄色的。

    他不是顾峥目标人物的绿颜色。

    也就是说,这个小将军在他的计划之中,是可有可无的人员。

    但是自从这个人报出名号之后,就连坐在车驾之后的徐世绩都能感受的到……顾峥瞬间就提起来的兴趣了。

    难道说?自己无意之间又帮了顾峥一把?

    还是说?

    想到这里的车上四人竟是齐刷刷的将头转向了罗士信的方向,脸上露出了或是奇怪又或是同情的表情。

    这让罗士信一下子更加的糊涂了,咋?现在的这个叫顾峥的小子,怎么从一开始的漠视,转变成为了兴奋了?

    我只不过是报出了一个名字罢了啊。

    但是这顾峥却是没有给罗士信任何反应的机会,他伸出一根手指,往那当中的小路上一指,说出了他挑衅的话语。

    “罗士信小将军是吧?你看到我身后的人了吗?”

    “他们具都是瓦岗的巨匪的头目。”

    “而他们所说的也不错,我顾峥没有旁的爱好就是喜欢与人切磋,赌一赌胜负。”

    “哦?不知道是个怎么个赌斗的方法?”

    罗士信一时间也跟着好奇了起来,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死命的盯在那四个瓦岗寨的巨匪的身上。

    见到罗士信果然被瓦岗寨巨匪给吸引住了心神,顾峥就笑了。

    他用大拇指随意的朝着身后的车斗处指了指说道:“赌斗的方法很简答啊。”

    “那就是用各自的自由来赌。”

    “咱们单打独斗,若是你赢了,我车后的这四个瓦岗的巨匪就全数的交到你的手中。”

    “我顾峥二话不说,携顾家寨的老幼全部投于将军的门下。”

    “但是你若是输了,看到这身后的人的下场了吗?就要乖乖的做我顾峥的俘虏,跟我到一个地方。”

    “放心吧,到了地方自然就有人将你放出来了,我可不是杀人狂魔。我顾峥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知晓信义的汉子。”

    “不知道,罗将军敢不敢跟我顾某人赌上一赌啊?”

    赌,为什么不赌?

    罗士信对于自己的武艺可是有信心极了。

    不过他还是多问了一句:“那你身后的人都是谁,若是无名无姓之辈,还不够资格让我出手呢。”

    听到罗士信这么问,顾峥就放心了,他嘿嘿的阴笑了一下,就说出了这几个人的身份。

    “那个徐世绩,原本也应该参与到今日中的瓦岗围剿的队伍之中,乃是瓦岗寨霍让手下的一员大将,他的父亲更是当地的豪强,金银珠宝堆满山的大庄主啊。”

    “嘿嘿,至于剩下那三个人吗,张亮这个小子做做后勤啥的是把好手,其他的两个是赠品,你看着办吧。”

    “若是嫌弃他们吃的粮食多了……”

    喂,你想干嘛!

    刘溜溜和代一路再一次的颤抖了起来。

    而对面的罗士信在听到了顾峥的话语过后,也不废话了,将身下的黄鬃马一夹,拎着他的铁镔霸王枪,直接就纵马来到了这条狭窄的小路之上,斗志昂扬的一挥抢,对着顾峥做了一个拱手的手势,高叫了一句:“来吧!请!”

    而顾峥则是缓缓的抽出了身后的马槊,在胸前一横,回了一礼,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啊,看招!”

    说完,就驱策着他胯下的小红马,借助着山坡的冲力,径直的朝着罗士信的方向杀将过去。

    这一次,顾峥可是没有任何的留手,传说此人的气力不比旁人,一般武将根本就抵不过他的一合直击。

    自己若是还是用五分力,说不定要吃上一个轻敌的大亏了。

    果不其然,那见到了顾峥冲下来的罗士信,也是双眼圆瞪,肌肉隆起,一并策马朝着顾峥迎了过去:“来的正好,吃我一枪!”

    ‘噹!’

    两个人竟是不避不让,针尖对麦芒的就让双手的武器结结实实的碰撞到了一起。

    而就在两匹马交错的那一瞬间,一把挂着红色的缨穗儿的镔铁霸王枪,就如同一根无助的麻杆被大风吹起一般的,飞到了天上。

    七尺长枪,在天空之中翻了一个跟头,铛啷啷的就滚落在地上。

    而马背上的罗士信则是被顾峥的一个大力的冲击,给冲的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往后仰了过去。

    已经取得了真正的胜利的顾峥,却是没有因为对方的武器脱手而放松了警惕。

    反倒是通过两马交错的这个当口,朝着罗士信转头大吼了一声:“罗士信!服还是不服?”

    而听到了顾峥的这一声吼,罗士信下意识的就扭头朝着顾峥错身的方向望去,通又下意识的应答了一句:“啊?”

    这一声啊,不要紧,顾峥手中的马槊不停,他一个脱手的后撤,拿那马槊的后柄的鎏金圆头直接就朝着罗士信的面门而去,口中大喝了一句他早就想念出来的台词:“呔!吃我一招,回马枪!”

    ‘嗙!’

    正中面门。

    “嗷!”

    ‘嗙!’

    罗士信满嘴鲜血捂着脸的就跌落到了马下。

    他身旁的将士们,一看势头不妙,竟是纷纷的抄起武器,像是在战场上一般的,想要凭借着人多势众将自己的将领强抢回自己的阵营。

    却是在罗士信反应过来之后,高喊了一声:“慢!”他们才停下了前冲的脚步。

    “呸!M的,牙掉了,还好不是后槽牙,肉还能吃的!”

    罗士信吐出一口血沫子,朝着顾峥反倒是嘿嘿的乐了起来,比起一个大拇指心悦诚服的说道:“本将军说话算话,我跌落马下,本就是输了。”

    “若是你真的想要我的性命,想来刚才就不会单单的用马槊的后柄来打我了。”

    “若是你真是手狠的,现在我罗士信的脑袋就被捅穿了一个窟窿了。”

    “罢了,罢了,你们且去吧。现在离虎牢关也不算远了,大家直接去找那裴仁基将军投奔吧。”

    “你们不用管我,我打算和这个小兄弟一起过去看看,瞅瞅小兄弟要带我去哪里。”

    听到这里的士兵们顿时犹豫了起来。

    一些往常跟随在罗士信身后的士兵们,现在多数都停下了行进的脚步,反倒是朝着顾峥的方向一抱拳,说道:“请壮士收留,我等愿意自行捆附,跟随罗将军左右,绝不给壮士添麻烦。”

    而另外一部分人,在听到了自己的同伴如此说的时候,则是纷纷的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头也不回的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朝着虎牢关的方向快速的奔跑而去。

    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追在其身后一般的,逃的飞快。

    这场中的纷繁变化,就在几个呼吸之间。

    眼花缭乱的让一旁观看的车内人,都目瞪口呆。

    啥?

    你这就怂了?

    说好的张须陀大军的宁死不降呢?

    你好歹怼他啊!

    于是,一车的人就看着罗士信享受了一把贵族一般的待遇。

    他不但没有被捆绑起来,反倒是还分到了一个软软的毛皮软垫,一杯一闻味道就十分的醉人的美酒,舒舒服服的靠在车驾的木头板上,像是故意的馋这群人一般的,大口的喝了一口。

    “咕噜噜”的漱了漱口中的血水,原本打算吐出来的罗士信,却是在尝到了其果酒的滋味之后,又万分不舍的连血带水的一并咽了下去。

    “好酒啊!好酒!”

    喝完了顾峥酿造的果酒,一股子暖烘烘的气息就遍布全身,蔓延开来。

    滋养了罗士信兵败后终日赶路的疲惫,让他的身体和精神再一次的恢复到了最顶级的状态之中。

    “真是好酒!”

    罗士信的眼前一亮,看着顾峥送给他的巴掌大小的小酒袋,万分不舍的将上边的木塞塞住,像是藏匿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一般的塞到了自己的怀中。

    竟是舍不得再多喝上一口,反倒是依靠着车边,随着马车的震动闭目养神了起来。

    不过须臾的工夫,竟是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这必然是果酒的功效,千杯不醉的罗士信,一杯酒就晕晕乎乎的自醉了。22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3118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