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606 乱入的门外汉

606 乱入的门外汉

    他跟大风一头就扎进了耐力赛的资格现场的时候,才发现了这里还有一场比赛。

    对于顾峥来说在哪里跑不是跑?没什么区别。

    但是这大风现在的反应却是十分的不同了啊。

    这是它无比熟悉的比赛场地,这是它曾经经历过了无数次的或是国内或是国外的属于自己的战场。

    现在,它即将垂垂老矣,以一个中年马的身姿,再一次的踏足它心心念念的领域时,大风兴奋了。

    当78号选手奔跑出去的时候,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就在大风的身上涌现了出来。

    而骑在大风身上的顾峥,也立刻就感受到了身下的马匹的感受。

    “想跑一把?”

    “吸噜噜噜噜噜!”

    “那就来吧!”

    一阵风过后,毫不犹豫的人和马……就追赶了上去,成为了打酱油的编外人员。

    而那位被追上的78号选手,着实是一个淳朴的孩子,他看着并没有任何号码牌的顾峥的身姿了之后,反倒是比出了一个大拇指。

    “不错啊哥们,勇!”

    接下来就不说话了。

    说白了,高速运动的时候,大风呼呼的往口鼻之中灌着,谁有闲工夫聊天啊。

    这又不是策马奔腾我们活得潇潇洒洒。

    马背上哪来的闲适与自由,那都是笑话。

    这78号的嘴巴上是安静了,但是他的内心之中的活动,却无法掩盖他其实是一个话唠的本质的。

    因为顾峥的这一两步跑,压根就骗不过身旁的专业的骑手。

    此时的78号的内心是这样的。

    ‘我去,扮猪吃老虎的吧,这绝对是将号牌给藏起来了。’

    ‘我去,这姿势怎么感觉就那么的潇洒呢,我要是像他这般的骑着马,腚一定会疼的。’

    ‘我去!超过我了,一个马身了,到底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啊,你妹啊,为什么拿出一个国际比赛的速度来影响我啊!’

    ‘啊啊啊啊,大哥,这是一个资格赛的啊,速度太快了是要倒霉的啊,你不要来影响我的节奏!’

    ‘小军,你是最棒的,你不要被影响,必须控制在18公里/小时的匀速运动的速度。’

    ‘这是完成一个标准比赛的基础,78号,你是最棒的,掌握好自己的节奏!稳住!’

    ‘X凸!好像跑快了一些,是错觉吧,不会超过了20公里了吧?完蛋了。’

    一旁的顾峥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78号,主要是这个小伙子的太有意思了。

    只不过他顾铮转过头来之后,看到他默默的变脸的表情,就能猜的处他内心的所想,这件事情就太有意思了。

    顾峥也没有去提醒这小子,只觉得有趣,转头就把他给忘到了脑后。

    但是顾铮在跑出去大半个钟头之后,看到了大风习惯性的开始减速时,就满头的问号了。

    “你这是打算去哪啊大风?”

    顾峥顺着赛道的指引,就跟着大风进了一个立起来旗杆大门的一段检测基地之中。

    看着这个木头栅栏隔绝出来的一道道的方块场地。

    顾峥瞬间秒懂。

    这里有给马补充水分饮水的水桶,还有十分新鲜的水草,以及一个检查马匹和人员安全的助理工作人员。

    在马而进入到前方的计时器的时候,这一场规则的检验就正式的开始了。

    到了这个时候,顾峥才明白,大风是自动的把它这一场的行程当成了一场比赛了。

    而自己进来之后,竟是没有人前来询问他是不是此次的参赛选手?

    对于顾峥的疑问,一旁的工作人员若是能听到他的话的话,一定会朝着他大吼道。

    你知不知道你多么的有欺骗性!除了没有号码牌,谁会这么大脸盘子,轻车熟路的过来蹭吃蹭喝蹭服务啊!

    当然了,组委会误会了,顾峥也默默的享受了一把被误会的便宜。

    他从旁边的框子里抽出来一根自取的士力架塞到口中,迎着微风心情很好的看着一旁的助手拿起一旁桶中的温水,自动的就在大风的身上均匀的撒了起来。

    这是比赛之中被允许的外在降温以及缓解心跳加速的手段。

    若是在正式比赛之中,因为赛事的激烈性质,骑手们都是不假他人自己动手做这些琐事的。

    这一赛场之内,陆陆续续的赶到的骑手,哪一个不是赶紧想办法,只有顾峥和大风,这一人一马,成为了最为悠闲的一道风景线。

    “我去,这人看着眼生啊,怎么这么悠哉?”

    “新手吧?经验不够丰富?”

    “去,少来,他可是中上赛段就过来的选手,速度不慢,我看是艺高人大胆的后半段赛程的选手。”

    “他的马肯定是前半段并没有跑出极限的速度,一定是游刃有余的。”

    “真的假的。”

    一些惊异的,迷惑的议论声纷纷响起。

    而只有吃掉了第二块士力架的顾峥,仿佛和没事人一般的抽出了第三块。

    众位参赛选手:其实你是来野炊的吧?

    难道你不用控制体重的吗?

    就在大家就要被顾峥的一派轻松给恶心崩溃的时候,他才脸不红心不跳的将士力架塞到了他的马术背心的口袋中,牵着大风就朝着心跳检测员的兽医测量处走了过去。

    “我准备好了!”

    顾峥的声音说的不大,而旁边的议论声则是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我去,有人知道他等了多久没?”

    “没注意啊,光顾着看他吃了。”

    “我知道,大概是六分钟左右。”

    说这话的是78号选手,在顾峥的身后尾随而至,比原计划提高了2公里左右的速度,提前抵达了第一个检测点的选手。

    他心思复杂的没有动自己的马儿,而是给它奋力的按摩着身上的肌肉,已达到让马匹的身体尽量的松弛,解除疲乏,让心跳逐渐的放缓的目的。

    但是他前面的顾峥在干嘛?

    大嚼特嚼士力架。

    由于他心中的小心思,也压根没提,这被人议论纷纷的高心态的选手,极有可能是个业余的打酱油的。

    只要看看心脏检测,大家就会明白了。

    到时候他也不必多言,都会明白这个人就是门外汉乱入的罢了。

    已经做好了听到检测不合格的78号,却是和众人一起,知晓了什么叫做打脸。

    一起后变的专业人员直接就报出了成绩:“心跳60-62左右。合格。”

    随着这一声的落下,一旁的计时助力就抬头询问起了顾峥:“选手姓名,马匹姓名年龄。”

    “参赛号牌。”

    咳咳咳,鬼知道啊。

    但是所有的人都低估了顾峥的无耻程度,他十分随意的就报出了所有的名号。

    “顾峥,年龄二十,马匹姓名,大风,十六岁,号码233.”

    “别问我号码为什么是这个,我是临时加塞来参赛的。”

    听到这里的记录小哥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反倒是十分认真的就在参赛人员的打印出来的表格后边,用签字笔手动的填写了顾峥的资料。

    每年都有这种突然参赛的选手,因为今天你可能还无法参加,明天的你的马奇迹般的好了,却是又能参与的了。

    就是这么的灵活机动。

    不到最后一刻,谁都说不好结果。

    而顾峥的这一不要脸的反应,也让他的身后,检测场的大门处,传来了一阵拼命的咳嗽声。

    作为一个经年的老烟枪了,梁波第一次被自己吸入到肺部的烟给呛着了。

    这一辈子不要脸的人见多了,今儿个见着更加清新脱俗的选手了。

    不过,怎么那么想笑呢。

    突然,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快被烟给熏处泪的梁波,心中就有一个喷薄欲出的念头充满了他的整个脑海。

    ‘嘿!这哥们是个财神爷啊,大风是你的马啊,你马赢到了资格赛的冠军。’

    ‘说不定正式赛也能拿成绩呢。万一还能达到迪拜国际赛的标准呢?’

    哎呀呀,难以想象了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3133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