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740 我与任姑娘的初遇

740 我与任姑娘的初遇

    低下头的任红昌,看到了顾峥那身青蓝色的大袍,已经拖拽在了地上,而十分认真的往怀中捡东西的顾峥,却宛若不觉一般的毫不在意。

    更加确认了,这真是一个至情至性的真名士,自己是误会他了。

    想到与此的任红昌,心中就是一阵的愧疚,她赶紧将自己的襦裙轻提起来,蹲在了顾峥的身侧,一起收拾起了这场中的乱局。

    青草芬芳,一丝清月从乌云的缝隙之中洒出,偷偷的将一卷藏得最深的书卷的真容给显现了出来。

    “哈,找到了,你是最后一卷了。”

    “公子,我来。”

    两个人的话语同时的响起,那一大一小却同样白皙的手,就这样轻轻的碰触到了一起。

    一触即离……

    若不是彼此的手背之上还残留着对方的温度,任红昌与顾峥都以为,刚才的那一次的接触,只不过是他们心中所想的幻觉罢了。

    一时间,一种淡淡的尴尬,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在两个人的身间升腾。

    明明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却因为一个短暂的接触,而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多谢姑娘,在下顾峥,司乐坊今日之中刚来报道的乐师。不知道姑娘在哪里司职?”

    “这明月已藏,天寒露重的,独自一人搬着如此沉重的东西,必然是不方便的。”

    “若是方便,我送姑娘一程,可否?”

    已经将所有被顾峥撞掉的被褥都捡起来的任红昌,有些顾虑的抬头看了看天上打死都不出现的明月,又看了一眼在顾峥的描述之下更显得黑洞洞的前方小路,就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多谢顾先生了,我乃尚衣局的掌冠女史,这些被褥本就是送到司乐坊之***临时驻留的乐师们御寒所用的。”

    “既然先生有空,就替我将其送到需要它们的人手中吧。多谢。”

    嗯?

    等等,您这是打算甩手走人了?

    说好的一同前往,顺便在这个四下无人的小路之中谈谈人生和理想的呢?

    这剧本拿的不太对啊。

    可是顾峥是谁?

    号称无敌大宝剑,风月一条街的红门村小王子啊。

    他只不过眼珠子咕噜一转,就想到了绝妙的处理方式。

    “那么姑娘怎么称呼,我总不能叫你掌冠姑姑吧?看你的年纪,应该与我家的小妹年纪相仿,这宫中的姑姑一称,总归是有将人叫老的嫌疑。”

    “而且,你也见到了我手中的竹简并不算轻,若是加上姑娘的几套被褥,怕是真要将行路的视线都一并的挡住了。”

    “不若这样,姑娘看到身后那挂着宫灯的方向没?”

    顺着顾峥的指示,任红昌下意识的就转身朝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瞧去。

    “那是尚书局?”

    “正是,那就是顾某今晚的目的地,而这些记录所用的书卷,也是为我的挑灯夜读时所备。”

    “若是姑娘不忙,可否将这些空白的竹简,替我拿到那尚书局的书库之中。”

    “而这难行的乐坊小路,就由我顾峥替姑娘你跑一趟吧。”

    这就新鲜了,在自己的美色之下,还有人能够保持清醒的与她讨价还价,一时间任红昌对于顾峥的感官就更多了几分说不清的情绪。

    “也不是不可以,顾先生选的路程的确是亮堂了许多。”

    “还有,小女子姓任,您称我一句任姑娘就可以了。顾先生莫要一会姑姑一会姑娘的称呼了。”

    “哦,多谢!”

    计谋得逞,还顺利的拿到了女神名号的顾峥,就露出了他雪白整齐的八颗牙,带着点小雀跃的就朝着乐司坊的方向奔跑了过去。

    看着对方那毫不留恋还颇为欢快的背影,任红昌就将最后的一点顾虑给放了下来。

    看来这一次的碰撞真的是一次偶遇,对方也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带着目的兴的接近。

    再低头看看那满满的一怀的书简,任红昌更是自嘲的笑了。

    白日间,姐妹们的那些话语到底在她的心间里留下了涟漪,连波澜不惊的自己,也会因为某些人的突然出现而产生了动摇了。

    莫要因为自己的容貌而自矜了,这天下的美人不知凡己,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觊觎自己的美色的。

    放下了心的任红昌,捧着顾峥的竹简在灯烛的照耀下走的很快,但是她若是知道顾峥早就计划好的打算时,一定会高呼一声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这顾峥之所以愿意跟她交换一下工作,其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两人的第二次相遇做准备的。

    这个时间的尚书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得的,就算是这宫中的其他局的掌事姑姑,也需要凭证入内的。

    到时候,自己装作毫无所觉的这么一回转,就会碰到那个捧着竹简在门前焦急的等待他的到来的姑娘。

    在看到了美人为自己如此的费心费力,且耽误了对方如此宝贵的睡眠时间之后,作为一个君子,怎么能不请美人吃饭呢?

    当然了,依凭大锅饭度日的顾峥,自然就可以无比尴尬的提出,宫内的条件不足,不若咱们来赏秋赏月,聊聊人生以及理想吧。

    这想象的挺美好的,可等到这顾峥跑的满头是汗的赶回到尚书局的时候,却只见到了空荡荡不见一人的大门。

    见到于此的顾峥,还不死心,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径直的奔着书库的方向而去。

    在笑脸盈盈的内侍宦官的交待下,终于了解了事件的始末。

    这事情它压根就没有按照自己所设想的那般进行啊。

    任红昌女神是依照原计划抵达了尚书局,可是她并不曾傻乎乎的在书局的门口等待,更不曾借由职务之便进入到书库的里边。

    她只是十分自然的找到书局门口司职值夜的小内侍,将顾峥一会会过来借阅图书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就让对方给行了一个方便,提前将这一叠竹简给搬到了书库内的案几之上。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看着对面的小内侍,端的是一副快来表扬我的表情,顾峥就觉得一阵阵的肝儿疼。

    看来只是一个初遇,人家姑娘的心压根也就没有放在自己的身上,所谓的依靠高富帅的王霸之气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的这一招数,也只有在现实生活之中管用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女子来说,她们仿佛在心中有一个尺度,若是心悦了,赴汤蹈火共赴黄泉都不带眨眼的,可是若是未曾心仪,任凭你的身份地位是多么的高,她们也不会为之所动的。

    所以,顾峥与任红昌的第一次交锋,顾峥:败。

    “唉!”叹了一口气的顾峥,勉力的朝着那个小内侍微微一笑,做出一副无助的表情:“对不住了,我被匆匆的请入宫中,竟是分文未带,现在的我身无长物,也不知道如何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了。”

    见到顾峥竟是如此的客气,那个早就听闻顾峥和善的小内侍,则是涨红了脸摆了摆手。

    “顾先生莫要如此说,能够侍候在顾先生的左右,是小子的荣幸。”

    “我的弟弟乃是乐坊之中就近照顾先生起居的小内侍,他已经与我分说过了,说先生是再和善不过的人物了,若是先生有什么要求,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满足的。”

    “不要钱,真的。”

    瞧瞧,这就是人格魅力大的好处,运用好了,就能间接的为自己谋福利的。

    可是这么大魅力,怎么就不对任红昌无效呢?

    再一次叹了一口气的顾峥,转头就被案几前那摞的满满的记录了许多宫廷以及民间曲乐的孤本给吸引住了。

    先别管旁的了,既然来了,丰富所学才是正理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445/3271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