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御鬼者传奇 > 第2091章 蝠王被擒(第一更)

第2091章 蝠王被擒(第一更)

    “砰砰砰砰!”下一刻碰撞声频起不断,婴白鬼雨点似的火劲重拳轰在尸王后背上,这家伙正在和花鶄怄气,没想到突然遭了对方暗算,顿时向前跌扑而去。

    “好机会!”关横此时拽出虹云剑疾掠而上:“邪尸,你的死期到了。”

    “叽叽叽——”倏然间,这尸王猛地一翻身,挥爪释放出大股邪寒之气,转瞬扑到关横面门。

    “呃?!”霎时间急忙横剑格挡,寒气瞬息密布在剑锋和关横那条手臂上,竟然将其冻僵了,邪尸王见状叽叽怪叫,下个瞬间更是挥动双爪冲来。

    “蠢东西,你该不会真以为自己这点寒气能冻住我吧?”关横的冷笑声响起同时随手一震,原火劲瞬息铺满了虹云剑,将冰层蒸发得点滴不剩。

    没等邪尸王做出下一步反应,关横的剑破空疾斩,“唰唰唰——嗤啦、嗤啦!”登时将其一双爪子剁下,随即啪嗒坠地。

    “叽叽叽——”剧痛暴退的同时,尸王发出凄厉惨号,可这家伙也是凶悍之极,倏地释放体内狂猛邪气,覆盖在断腕上,那双爪子瞬时又长了出来。

    “哼,果然可以依靠邪气再生肢体,不过你也就到此为止了。”

    关横一声长啸,倏然间挥手道:“猎獬,困住它,婴白鬼,咱们一起上!”

    “唰唰唰!”猎獬金网挟裹风声迅速罩了下来,“噌噌噌!”转瞬就把邪尸王匝了个结结实实。

    “叽叽叽!”此刻感受到极度危险袭来,这奇寒邪尸王吓得尖声惨叫,关横的剑锋却已经在它身上几进几出,戳出数十个窟窿,但是尸王立刻用寒气裹住自己的身躯,试图硬抗关横的斩击。

    “哈哈哈,我只是在你身上开几个洞而已,至于致命打击,那是它的事。”关横的笑声甫落,自己往后一撤,婴白鬼顿时晃动一双附着原火劲拳头飞了过来。

    “砰砰砰、嘭嘭嘭!”

    重拳不断捶击邪尸王已经冻成冰坨的身躯,这要是普通的力量,自然攻不破对方的冰层防御,可是婴白鬼释放的火劲何等犀利,眨眼工夫就把对方的坚冰化水,而后狠狠落在尸王身躯上。

    “嘭!”蓄势已久的猛击落下,打得邪尸王断为两截,但这家伙一时没有完蛋,躯体和四肢还在不停挣扎扭动,试图用邪气复原。

    “我说了,在咱面前,这一招可不好使。”关横说着取出邪王晶石,随即一晃。

    “呼呼呼——”下个瞬间,晶石微微震颤产生吸力,将试图复原尸王的邪气全部拉扯到了自己这里,呲溜溜全部吸收殆尽。

    “把残渣清理掉。”关横、婴白鬼同时释放原火之力,“轰——”巨响声过后,这家伙的残躯已经化为了乌有。此时此刻,他昂首叫道:“喂,钉灵漠鬼,你在附近找到机关了吗?”

    从刚才一到地下水牢的时候,关横就已经把钉灵漠鬼释放了出去,让对方寻找自己心脏制作的机关,可是到了这时,对方还没有回复。

    “怪了,它应该就在附近,怎么不回答?”关横刚刚嘀咕一句,猎獬突然搭言道:“找到了,我的一个金线分身找到钉灵漠鬼了……呃?!原来如此。”

    “怎么回事?”

    “嗨,这家伙就在附近一个废墟里,刚才咱们上方坍塌的时候,钉灵漠鬼被埋在地下了。”

    猎獬说道:“幸亏离此不远,走,赶紧把它放出来。”少时片刻之后,从废墟里晃悠悠飞出来的漠鬼说道:“好在我是无形魂体,没事、没事。”

    “对了关横,我出来的这个位置,就是南殿机关所在,扳手压住了心脏的碎片,和上一个没区别。”

    听了钉灵漠鬼的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那就行了,按照刚才的规矩,你留下一个分身魂体,我再留下一个帮手在此盯着,这样吧,就选它们。”

    说着,他招了招手,把玄翎花鶄唤了过来,还低声嘱咐了几句。

    数息之后,关横带着二喵顺着冰柱爬到了上面破洞缺口,犟驼此刻凑过来哼哼了一声,他随手将对方的脸推到一边:“小心点,你嘴里的口臭都要把我熏晕了。”

    在平地站稳,关横摸着下颌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这么快就摆平了两座大殿的机关,也不知道卿凰和若桃那边是否顺利。”

    “嗨,她们身边的帮手已经够多了,估计应付起来比你我还轻松。”猎獬说道:“接下来应该是西殿了吧?还不赶紧走。”

    “我知道我知道,别催嘛。”关横对犟驼、二喵勾了勾手指道:“咱们走。”

    数息之后,奔出南殿的关横和犟驼正沿着前面飞跑,突然听见半空中传来一声凄厉嘶吼。

    “咦?这是沙魇蝠王的叫声,好像有一只落单遇险了。”猎獬此刻叫道:“就在左侧不远,要不要去看看?”

    “那当然。”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觅着声音疾掠而去。

    在另一边,伤痕累累的沙魇蝠王被几个魇化盟爪牙用锁链匝住,其余几个家伙不停用长矛在它身上搠刺,使其躯体上出现无数窟窿,哗哗涌血。

    “吱吱吱——”听着蝠王的惨叫声,那几个丧心病狂的邪徒不由得大笑起来:“哈哈哈,杀千刀的畜生,落在我们‘闇魇百人队’手里,定叫你生不如死。”

    就在方才,这只蝠王和自己其余兄弟、以及几十头凶兽在邪王血堡内横冲直闯,把那些爪牙杀得抱头鼠窜,四散奔逃。

    和几个厉害的家伙反复激斗的时候,而对方似乎体力不支,不住败退,见此情景,它越战越高兴,不知不觉中渐行渐远。

    其实这都是敌方麻痹对手的计策,蝠王一时不察,终于被引进了包围圈,身边几十只沙魇蝠全部被剁成肉糜惨死当场,它自己也身受重伤,被对方生擒。

    “喂,不要再玩了。”为首的小头目低吼道:“别忘了,还有几十只妖兽和其余沙魇蝠在血堡内到处乱窜,不把对方赶走或杀尽,长老、执事,甚至主人都不会放过我们。”

    旁边有人大大咧咧说道:“老大不必担心,咱们只要仗着对堡内地形熟悉,将对方引入陷阱,那就妥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848/2998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