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秦楼春 > 第六百八十八章 状况

第六百八十八章 状况

    秦含真站在正屋门外廊下往西厢房那边瞧,想要看一看产房里有什么新的动静,却听到姚氏在游廊拐角处冒出了一句“她又在胡闹什么”,语气激动又透着嫌弃,仿佛一时间控制不住心中的怨念,不由得有些好奇,转头望了过去。

    姚氏与玉兰都没留意到秦含真正朝她们走过来,她们的注意力都放在许氏又吵着要去许家长房这件事情上了。

    玉兰一脸的无奈:“方才许二奶奶过来给夫人请安,陪夫人说话。我想着她前些日子也算是常来的,一向知道分寸,便没有拦着,只让人去禀报了大少奶奶一声,便把许二奶奶迎进了松风堂。可哪里想到,许二奶奶过来陪夫人说话,竟会说起了许家长房近来发生的事,道是许大奶奶的娘家妹妹夫家家道中落,带着一双儿女上京投亲,几日前在许家长房住了下来。也不知道她跟许大奶奶说了些什么,许大奶奶对儿媳妇越发挑剔起来,昨儿竟然还吵着要儿子休妻!虽说当时被许大爷劝住了,但许大奶奶好象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还打算要写信去鲁家,让鲁家人上京把女儿接回去……许二奶奶兴许是想拿这事儿来奚落许家长房的人行事不讲礼数,可夫人一听就急了,无论如何也要见到许大奶奶,拦下此事。底下人哪里敢给许家长房传话?纷纷劝夫人,道是许家长房如今有孝,不好上门。夫人便吵着要亲自过去说话……”

    秦含真走到半截道上,已经把事情听了个分明。她停下了脚步,撇了撇嘴,心想许氏跟许家长房那一堆乱摊子,自己还是别插手的好。反正秦简如今顺利考完了科举,取得了功名,就准备授官了。许氏也没有因为许大老爷之死而病情加重,就算她现在再闹着要带病回娘家去“教训”晚辈,估计也不会要了她的命。况且姚氏人在这里,该拦的就拦,该劝的就劝。许氏一个病弱老妇,没有家里人的同意,难道还真能出门不成?姚氏自会知道该如何处置,才对丈夫儿子有利。自己还是当作没听见,转身回屋里去吧,就不多管闲事了。

    这么想着,秦含真便趁着姚氏与玉兰都没看到自己,悄无声息地转身回去了。

    秦含真没有留意到,姚氏听玉兰说完后,脸上满是讥诮:“许家长房连骨子里都烂了,无缘无故的要休妻?这可是他们家老夫人生前亲自为孙子挑选的媳妇儿,无论出身还是说话行事,都没什么可挑剔的,又不曾犯过错。许大奶奶无故就要儿子休妻,是真不打算要儿子前程了?许峥下一科还考什么进士呀?家世一败涂地,门风早就消失殆尽了,连才名也被揭了皮!如今若连德行都没有了,京城士林之中,还有他的立足之地么?!”

    玉兰早就听惯了姚氏对许家长房的各种讥笑嘲讽,顺嘴就接上了一句:“奶奶说得是,许大奶奶这一回是太过分了!”然后又迅速再问,“可夫人坐不住,非要去劝阻,家里没人拦着,这会子都吩咐门房套车了。底下的人如何敢领命?但若是不领,夫人到底是夫人,若是恼了,一句话吩咐下来,门房里的人没一个经得起。他们只能来请奶奶的示下,本来还打算报到大少奶奶那儿去的,叫我拦住了。”

    “拦得好!”姚氏脸色变了变,“简哥儿媳妇年轻,又是晚辈,这种事叫她知道了又有什么用?那老虔婆惯会仗着辈份倚老卖老,连三丫头堂堂一个肃宁郡王妃,她都敢招惹,更别说是嫡亲的孙子媳妇了。简哥儿媳妇斯文脸嫩,别叫她为难了。她如今又有了胎,万一磕着碰着,或是气着了,我找谁赔我孙子去?!更何况,寿山伯夫人还在福贵居里呢。这种家里的丑事,就算亲友们心里都知道,也没有闹到人前去的理儿。我成天使尽浑身解数,就想让余家人知道我们家里父慈母孝,人人守礼又和气,媳妇儿过得很好,叫寿山伯夫人知道家里有个这般没脸没皮的老虔婆,天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我们家呢?!不够丢人的!”

    得到了姚氏的肯定,玉兰也松了口气。说实话,承恩侯府里眼下就只剩下一位能做主的余心兰在家里,遇事瞒着对方,玉兰心里也是有顾虑的,毕竟如今府中执掌中馈的,不再是姚氏,而是余心兰了。但若真把事情闹到余心兰那儿去,就怕寿山伯夫人也知道了,对自家奶奶姚氏而言,这是关乎脸面的大事,怎么也不能轻忽大意!因此,玉兰一边亲自往西府报信,一边让玉莲赶往福贵居院中,留意正房的动静。什么时候寿山伯夫人不在余心兰面前了,玉莲就可以立刻将事情报给余心兰知道。如此,她也就不担什么风险了。

    不过,现在姚氏愿意做主将事情揽过去,玉兰就更加放心了。她问姚氏:“奶奶不如回去劝一劝夫人吧?眼下府里也没别人能劝夫人了。不管好说歹说,夫人还在病中,怎么也不该到有丧事的人家去才是,没得沾染了晦气。况且许大奶奶也是个糊涂人,万一言语间有什么不妥的,气着夫人了。回头二爷回来,知道奶奶没有拦下夫人,岂不是又要生气?”

    姚氏皱紧了眉头。

    前院方向却在这时候来了个婆子,向牛氏、秦含真与蔡太太婆媳禀报:“云阳侯夫人与蔡三太太来了。”牛氏忙拉了孙女儿一把,秦含真主动陪婶娘小冯氏一道出二门去迎接两位长辈。至于牛氏与蔡太太,都是长辈,留在屋里等待就好了。

    姚氏一听说来的是最近风头正盛的蔡家女眷,而且还是云阳侯夫人,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她对玉兰道:“我回去做什么?夫人若是肯听我劝的,先前也就不会闹那一出出的了。说不定我去劝了,反倒会气着夫人,也未可知。二爷怎么样都是要生气的,我又何必出力不讨好?四弟妹如今正在生产,看着有些凶险。这可是四弟多年后头一个孩子,说不定便是未来永嘉侯府的继承人,东府上下除了我,也没别人能来这里守着了。我若是回去了,叫蔡家人看着象什么样子?难道四弟妹受苦的时候,东府上下就没一个人出面么?!二爷便是回来了,知道眼下的情形,也怪不得我。”

    玉兰听得目瞪口呆:“奶奶的意思是……是……”

    姚氏摆摆手,远远望了院门的方向一眼,见秦含真、小冯氏与云阳侯夫人、蔡三太太她们还没进门,便再对玉兰多嘱咐几句:“你只管回去,就说我这边实在脱不得身,也不必跟简哥儿媳妇说什么,随便吩咐门房一声拦人就得了。若是夫人严令门房听命,下人们不敢违逆,那也没什么打紧的。那老虔婆不肯死心,无论如何也非要去许家长房受一回气,我们拦她做什么?不吃一回亏,下回许家长房有事,她还要再闹!就让她去吧,兴许这回再吐一回血,她今后就老实了!想作妖也没力气作去!倒是简哥儿媳妇实心眼子,福贵居又离前院近,若是她听到动静,要去劝阻,你好歹把人拦下了,别叫她受了委屈才好。”

    说罢姚氏就稍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与头上的首饰,打起精神回正屋去,打算与牛氏、蔡太太婆媳她们一同迎接云阳侯府的女眷了。玉兰却是心里没底,死活拉住了她:“奶奶!这么做,真能瞒得过二爷么?!若是二爷再生一回气,您可就更难交代了!”关键是,秦仲海拿老婆没办法,也不会责怪儿媳妇,却未必不会冲她们这些丫头发火。玉兰并不认为自己有底气扛得住男主人的责备啊!

    姚氏却有些不以为意:“我人在西府里呢,这边又是正经要事,我脱不得身,也没预料到夫人真能带病出门,二爷能怪我什么?你们若是不放心,就打发人到衙门里通知二爷一声。叫他回来拦人,恐怕是来不及了,但若是他收到消息早,说不定还能赶上去许家接人!”

    秦含真和小冯氏陪同云阳侯夫人与蔡三太太进院门来了,姚氏见状,也再顾不得玉兰,忙笑着迎了过去,友好亲切地跟蔡家的贵妇人们打招呼寒暄,既要宽慰她们,蔡胜男的状况还好,让她们别担心,同时也要表现出自己对妯娌的真情实意,好让蔡家的贵妇人们对自己留下深刻的好印象才行。她这么忙碌,哪里还有闲心去管婆婆怎么个偏心娘家法呢?

    玉兰只能在原地暗暗跺脚,却又不敢上前扰了姚氏的“正事”,更不好打搅三房的主子们。没办法,她只好回转西府,准备照姚氏的吩咐行事了。没想到许氏的动作比她们更快。余心兰没得到消息,还跟寿山伯夫人在福贵居后院里说话呢,前院的动静她也没听到。许氏虽然身体状况不佳,但坐着仆妇们抬的软兜,也不是真的没法出门。这时候已经早早套了车,出府门去了。

    玉兰得知,无奈地叹气,只得一边打发人往衙门里给秦仲海送急信,一边多派几个丫头追上许氏等人,心中暗暗祈祷,许氏此行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893/4048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