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宅的海上从军日记 > 三十九-永远都是最聪明的八云小姐

三十九-永远都是最聪明的八云小姐

    若溪宛的心思,姬月华当然不可能察觉到了。

    说到底,现实和玩游戏还是相当不同的。

    尽管有着能够担当侦探的观察力,然而因为其本人对恋爱方面的事情迟钝得像木头一样,没有文字解说就几乎绝不可能察觉到这种细微的感情变化......就算真的察觉到也仅仅止步于“觉得有点奇怪”的地步。

    不管怎么说,他可是用了十年以上的时间来察觉自家上司的恋情。

    即使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也不见得能注意到那份小小的妒忌之心,至于现在这个跪在地上反省中的状态就更不用说了。

    与之相对地,仍然坐在床上的八云梓则是好像有点跟不上两人的节奏似地打了个哈欠,在没有棉被的状况下蜷着身子说道“就算妳这么说也好,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嘛,反正看到的人是小月,不要紧吧。”

    “才不是不要紧!就算是姐弟也好,成年后也应该有所顾忌才对。话说回来,小月昏倒的原因我总算知道了,但是妳干吗把他搬到床上一起睡觉?我记得妳的「神喻仓库」里有备用的睡袋吧?”

    “但是,隔着一个睡袋抱起来不舒服......”

    “让他在地板上睡觉呀!我说梓,妳会把他邀请到浴室一起洗澡吗?”

    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睡醒,抑或是八意咏琳给她的药物效力实在太强,八云梓此刻显然地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

    面对着将常识抛到垃圾箱里的闺蜜,若溪宛的肩膀微微颤抖,既像是想生气,又像是在拼命忍耐......不过,从中途开始就忍不住怒吼起来。

    可是,即使如此,八云梓脸上也没有丝毫的动容。

    那如同紫水晶的双目不着痕迹地看了自家的闺蜜和地上的姬月华一眼,然后换上了一副有点无辜的表情,眼神中流露出苦恼的神色。

    “......搞不懂。宛,总觉得今天妳好像对小月特别敏感的样子,是我的错觉吗?”

    “—————”

    一瞬间,若溪宛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或者该说,不愧是以观察力敏锐见称的八云梓吗?即使是在脑子显然地不清醒的状态下,她的直觉也依然惊人。

    说当然的话,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被告白了,所以没有办法以平常的心态对待。

    因为承认了那份心意,也承认了自己心中的愿望和软弱,所以决定彻底改变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定位。

    在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真的能够永远一成不变的。改变一旦开始了,就像滚雪球一样不可能停下。

    事到如今,即使是暂时性的,要她把姬月华用“弟弟”的标准来看待也是强人所难。

    尽管如此......

    八云梓毕竟不是什么无关人士。那是她和姬月华的协议中的一个关键人物,也是构成他们的愿景的其中一人。

    她自己这边已经投降弃权了。自己三人的未来最终会如何,那就取决于姬月华是否能够攻陷八云梓。

    成功的话就是三人连同八意咏琳绑在一起生活,犹如昔日的美梦的延续。失败的话,她们两人与姬月华之间的关系就会出现裂痕,之后将会沦落至即使见面了也感到尴尬的地步。

    如果让若溪宛本人在两者中选择其一,她理所当然地选择前者。

    她本来就很喜欢这个“弟弟”,无论是性格还是与对方相处的时光都十分喜欢,只是单纯地还没有做好改变“身份”的心理准备。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认的是,成年后的姬月华在某些方面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那一年之中五﹑六次的探望,并没有让她们充分地了解到这个“弟弟”的变化。或许,以不同的“立场”与对方相处,将会令她们得以重新认识对方,并且体会到至今为止从来没有的感觉也说不定......

    但是......正如她有着自己的想法,八云梓也有着属于她本人的意志。对方会否跟她作出同一个决定,那完全是一个未知之数。

    从这个角度来说,她个人到底怎样希望这一点姑且可以不谈,最起码却必须确保公平和公正—————让姬月华以自己的步调来行事,避免干扰最后的结果。

    于心中默不作声地作出了这样的判断,若溪宛脸上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若无其事地呼了一口气。

    “————是妳太过没有防备意识而已。所以说,妳会把小月带到浴室里一起洗澡吗?”

    “这倒是不会。但这两件事的性质不一样吧......”

    “是一样的,还不是身子被对方看光光?真是的,如果要换衣服的话跟我说一声,让我来帮忙不就可以了吗?”

    “不不,妳还有工作在身吧?检阅仪式和发表讲话的事情怎么办......”

    “那种小事让小月顶替不就可以了吗?交换身份的手段有很多。妳今天也让小月代替妳来参加会议吧。”

    面对着歪理,就得用旁门左道来抗衡。

    因为抓住了八云梓在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犯下的错误,若溪宛也懒得回答她的问题,直接便以此作为突破口。

    而从结果看来,八云梓的确哑口无言了。

    若溪宛罕见地在她面前展现出某种不容反抗的气势......这也只是其中之一。

    因为理据中的大前提本来就是站不住脚的,而事实上她也的确对于自己差一点儿就被姬月华看光了的事实感到十分害羞,继续尝试反驳只会让她的立场更加不利。

    “算了。没有锁门是我不对,这样就可以了吧。居然跟病人较劲,真是过分的友人......”

    “知道的话就可以了。真是的,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亲友......话说回来,小月你已经完全醒来了吧?看护的工作就由我来接替,可以帮我和梓把晚饭买过来吗?”

    于败北和承认无理取闹的屈辱之中,八云梓最终有些赌气地转过身子,把脸埋在了枕头之中,摆出一副对两人不闻不问的样子。

    眼见好友乖乖服输,当下若溪宛也不再发起无谋的追击,而是把视线重新回到了自家“弟弟”的身上,结束了惩罚时间。

    当然。

    因为角度的问题,没有人注意到的是......面孔朝着枕头看似正在生闷气的八云梓,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纠结。

    只有她本人才知道,虽然脑子仍然有点不清醒是事实,但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机能都已经重新开始运作。

    友人和弟弟身上的“变化”,那是她在最初开始便察觉到的事情。但是,关于那个“理由”,如今她也大致上猜到了。

    在这世上始终没有什么一成不变之物,而如今她们也终于迎来了抉择的时刻......吗?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894/2998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