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清妾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而尔芙现在的内心就比较舒畅了。

    她现在是不好处置乌拉那拉氏,毕竟要顾忌着乌拉那拉氏身后的乌拉那拉氏族,但是能让乌拉那拉氏堵心郁闷,她还是很高兴的。

    如果刚刚太子妃瓜尔佳氏是傲气凌人的孔雀,现在就是面对天敌老鹰的小鸡。

    虽然她努力保持着该有的仪态,但是眼底一闪而过的畏惧之色,却还是泄露了她的胆怯不安,瓜尔佳氏故作淡然地上前两步,轻声答道:“太子爷,您这是说得哪里话,妾身也是怕四弟妹应付不了这样的事情,好心想要帮帮忙而已。”

    说着,太子妃瓜尔佳氏还将求助的目光落在了四爷身旁的尔芙身上,她希望尔芙能够配合她的演出。

    尔芙见状,有些为难地蹙了蹙眉。

    从她的本心而言,她巴不得太子爷好好教训太子妃瓜尔佳氏,替自个儿出口恶气,但是妯娌间的那层面子情,使她不得不配合瓜尔佳氏,所以她仅仅是一犹豫,便开口替瓜尔佳氏解围了:“太子爷见谅,太子妃留在这里,确实是想要帮忙解决眼前的难题。”

    “四弟妹,你这性格太绵软了,该好好学学老四。”太子爷闻言,扭头说道。

    同样是从小生活在宫里,又坐在风雨飘摇的太子位上多年,虽然他没有从头到尾地参与此事,但是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却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说完,太子爷又一次将注意力落在了太子妃瓜尔佳氏的身上。

    他收敛起脸上的不喜,冷冷道:“老四坐镇刑部多年,那些经年老贼都骗不住他,这府里这点小事,老四玩着就处理好了,你就别在这班门弄斧地显摆了,再说咱们府里也是大事小事一大堆呢,弘皙那孩子又有些不舒服,你这个额娘不在跟前儿陪着,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哭闹呢!”

    说到这里,他微微转身,看向旁边揽着尔芙做壁上观的四爷,朗声笑道:“老四,你可别怪二哥不帮你的忙,谁让府里的事情都离不开你二嫂操持呢。”

    “二哥,您这是说得哪里话呢,这里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早一刻、晚一刻处理都没有什么不同的,还是小侄子的身体要紧,说起来,这也要怪内子这赏景宴摆得不是时候呢,累得二哥和二嫂不得不丢下府里的一滩事过来捧场,四弟这就命人去安排车轿送二哥和二嫂回去。”四爷闻言,笑着说起了客套话。

    花花轿子,人抬人。

    这本来就是女人间的一点不愉快,四爷就算心里不满太子妃的所作所为,却也不会在这时候表现出来,毕竟太子已经出面教训过太子妃了,得饶人处且饶人,非要就此事争出一个是非对错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反正该明白的人都明白了。

    这般想着,四爷已经动作迅速地吩咐苏培盛去安排车轿送太子和太子妃回府了。

    太子和太子妃见状,也没有多停留,简单寒暄应酬几句,便离开了水榭。

    被留在水榭里的杜鹃和邱氏,这次彻底傻眼了。

    她们本以为是傍上了太子妃的大粗腿,却没想到太子妃是猪队友,竟然连维护她们一句的想法都没有,直接卖队友地和太子离开了,独留她们在这里面对位高权重的雍亲王和雍亲王福晋。

    此时此刻,她们心里后悔极了,但是却没有后悔药给她们改变选择的机会了。

    四爷知道尔芙为这场赏景宴付出了多少心血,如今尔芙这番心血付之东流不算,还在一众宗室皇亲福晋的跟前儿丢脸栽面,便是四爷再好脾气,也难给杜鹃和邱氏任何好脸色了,何况他本就不是个和睦宽仁的好性子。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四爷拉着尔芙坐回到桌边,冷声问道。

    被问到头上的邱氏和杜鹃都是一愣,旁边一直努力减低存在感的洪班主,却是噗通一声地跪在了地上,不怪他膝盖软,实在是四爷的气场太强大,仅仅是被四爷一个眼神扫过,他就感觉到了被猛虎盯上的危机感,哪还有勇气继续装背景板呢,他只盼着他的卑躬屈膝能保住自个儿的小命儿了。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都怪小人没有管好底下人,给王爷和福晋添麻烦了。”

    洪班主卖惨装可怜的做法有没有让四爷心软,还未可知,但是却真让尔芙心软了,到底是年过半百的小老头了,可怜巴巴地跪地求饶,尔芙真的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不等四爷出声,她便已经忙开口安抚道:“洪班主,您先起来,这也怪不得你。

    毕竟你会私自处理李畴的尸身,也是不想让我和四爷为这种事烦心,你之后也没有故意隐瞒,而是将此事原原本本地禀报上来了,今个儿这场闹剧,便是要怪,也是怪我没能将此事处理好。”

    说完,她就伸手推了推身旁的四爷,示意四爷不要迁怒可怜的洪班主。

    四爷察觉到尔芙的小心思,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便顺着尔芙的意思,让旁边伺候的宫婢去将瘫在地上的洪班主扶了起来,同时他也将目光牢牢地锁定在了杜鹃和邱氏的身上。

    他目光阴冷地盯着邱氏问道:“你是怎么混进圆明园,还跑来水榭里大吵大闹?”

    邱氏闻言,浑身发抖的颤声回答道:“民妇不敢说。”

    “不敢说什么,不敢说是太子妃帮你进入圆明园的,还是不敢说是太子妃找到你,让你在众目睽睽之下闹事的,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凭什么以为你有资格来圆明园里大闹一场,凭你和李畴之间的关系……”四爷冷笑着,直接戳破了邱氏心底最后的一丝希望,沉声喝斥道。

    “民妇不敢,民妇冒险混进圆明园,也是先要求个究竟。”邱氏慌忙解释道。

    “你觉得你这番话可信么?”四爷继续说道,“旁的就不说了,告状找衙门这件事就是三岁小儿都明白吧,你跑来圆明园这所皇室园林喊冤,你不觉得太牵强了么,反倒是爷觉得你混入圆明园的动机不纯,怕不是想要行刺爷和福晋吧!”

    说到这里,他也不再和邱氏废话,直接让张保的人将邱氏拖出去了。

    因为他一个王爷和邱氏计较,实在是太掉价了。

    至于杜鹃,四爷没有让人将她拖下去的原因,全在于四爷想要过问李畴之死的事。

    杜鹃亲眼瞧着邱氏被两个小太监如同拖死狗似的拖出了水榭,也是双膝一软地跪在了地上,她有些后悔自个儿的贪财和鼠目寸光,怎么就被那白花花的银子晃花眼了呢,这圆明园是她能胡闹的地方么,但是现在后悔已是为时已晚,她只盼着自个儿能够保住这条小命儿了。

    四爷也没有为难她,直接问起了李畴死亡当夜的全过程。

    通过旁人口述和直接询问当事人,得到的答案是有些不同的,因为每个人在转述的时候,一般都会添加一些自个儿的想法和判断,这样很容易会改变转述的内容,四爷沉声命令杜鹃将那夜在李畴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又一遍,最终沉着脸,命人将杜鹃拖出去了。

    四爷脸色微沉地对着还不敢动弹的洪班主,摆手道:“你也下去吧!”

    洪班主闻言,如蒙大赦,一溜小跑地就跑进后台去了。

    四爷见状,既是无奈,又是好笑地摇摇头,抬手握住尔芙搭在手边的小手,轻声说道:“今个儿的事儿都怪爷没有安排好,吓坏你了吧!”

    “没有,就是觉得有点丢脸。”尔芙笑着说道。

    “爷本来想着有太子爷在,太子妃也不敢太胡闹,却没想到她闹出这么一场戏,坏了你的苦心安排,也让你在一众宗室福晋跟前儿丢脸栽面了。”四爷握着尔芙小手的手微微攥紧,继续说道。

    尔芙闻言,笑着摇摇头,她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事儿的。

    她所说的觉得丢脸,也是替四爷觉得丢脸,毕竟在其他人的眼里,她和四爷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夫妻俩儿,她很少在外走动应酬,便是今个儿的事情传扬出去,过些日子就自然而然地淡了,根本影响不到她,反倒是四爷,每日都要在朝堂行走,想想其他皇子冷嘲热讽四爷的德行,尔芙就觉得不自在。

    不过四爷还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就他们这些皇子的府里,谁的后宅没几条人命。

    他之所以匆匆赶过来,其实就是怕尔芙沉不住气和太子妃当着这些宗室福晋的面闹僵了、

    有些事儿是大家心知肚明,却故作不知的,一旦摆在明面上,最先戳破这层窗户纸的人就容易吃亏,太子妃入主毓秀宫多年,协理宫务多年,外人没有一个不说她好的,可见她是个心机深沉的人,而尔芙性格直率爽朗,很容易在不知不觉间钻进太子妃瓜尔佳氏设计下的陷阱里。

    好在尔芙并没有如以往那样随心所欲地表示出内心真实的想法。

    不过就是如此,四爷也更心疼尔芙,其实尔芙就是为了他和他那些不成器的孩子,这才不得不耐着性子和这些妯娌、宗室福晋们交际应酬,偏偏太子妃还在这种时候冒出来搅合事儿。

    想到这里,四爷攥着尔芙手的大手越发用力了些。

    本该是情意绵绵、充满恋爱味道的撒狗粮场面,但是却随着尔芙的一句话,将四爷心底弥漫着的粉红泡泡都戳破了,只见尔芙满脸嫌弃地甩开四爷的大手,一边揉着手背上的红印,一边表达着自个儿内心的不满:“有话就直说,你能别老攥我的手么,你当我这肉呼呼的小嫩手是你那双熊掌呢,疼死了。”

    “娇气劲儿。”四爷有些尴尬地收回自个儿的熊掌,低喃道。

    “对了,你刚刚揪着杜鹃问东问西的,你到底发现什么了,我之前让赵德柱和陈福一块查了好几天,一点发现都没有呢,要不是李畴和长春仙馆那位扯不上半点关系,我都怀疑是不是那位动的手脚了,毕竟那条银链子就曾经是她的玩意儿啊!”尔芙笑着吐吐舌头,转移话题的问道。

    四爷闻言,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一筹莫展。”

    “怎么会呢,你在刑部坐堂那么多年,处置过那么离奇诡异的命案,这点事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再说又有杜鹃和那条银链子等等证人、证物在,你该不会是故意要袒护谁吧,你还是直说好了,你要是想袒护某个人,我也不会怪你的。”尔芙有些不相信地笑着打趣道。

    对此,四爷也是无奈极了。

    这都要怪太子临走时候那番糊弄场面的话误导了尔芙,自个儿是在刑部坐堂多年,但是刑部轻易也不掺和下面呈上来的那些刑名案件啊,再说刑部有那么多经验丰富的人核查案件,哪里需要他这个亲王亲自去处置这些事。

    当初,他那些兄弟不愿意去刑部坐堂,原因不就是没有用武之地么……

    不过要四爷当着尔芙的面承认自个儿的无能,四爷表示他真的做不到,所以他也就唯有努力地反思杜鹃所说的那些细节,希望自个儿能够揪出一些蛛丝马迹来挽救形象,这么一逼,他还真想出了一些关键性的问题。

    那就是那天晚上,李畴和杜鹃用的点心是从哪里来的呢……

    先不说圆明园膳房里的人手不足以供应园中所有人吃用点心的事儿,便是膳房里的人手剧增,那些御膳房出身的大厨,又怎么可能自降身价地去伺候耕织轩住着的那些戏子们呢,如果说是李畴通过园中采买的小太监从外面买进来的,那是通过谁买进来的,再说那条银链子到底是怎么到李畴手里的……

    想到这里,四爷的眼底精光闪闪地对着苏培盛吩咐道:“你去膳房一趟,将膳房常备的几样点心都带上,然后去让杜鹃认认她和李畴吃过的点心是哪一种,记得隐蔽些,别惊动太多人。”

    说完,他就对着苏培盛摆摆手,催促苏培盛快些下去办差了。

    而坐在四爷身旁的尔芙,则是一脸好奇地等着四爷解释这么做的原因呢。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2/2769/4292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