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仙进行中 > 第七章 原来有仇家!

第七章 原来有仇家!

    林千蓝闭上眼,不多会,她的神色开始不断变换,时而平静,时而喜悦,时而痛苦,时而愤怒,最后定格在震惊上。

    震惊过后,就是巨大的哀恸和滔天的怒火!

    好一个董家!好一个“新婚丈夫”!

    她将与董家不死不休!

    林千蓝猛得睁开眼,冷笑道,“没再穿一次就好!”正好报仇!

    她以前之所以没有原主的记忆,是因为她的魂魄没与原主的残魂融合,经这一摔,误打误撞地让两人的魂魄融合了。

    原主叫乔芸,是离此地较远的随安城人士,家里有父母、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姐姐早已出嫁。

    乔家是做买卖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当地也是一方富户。

    在乔芸五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姓董的,自称是京城人士,说是看上了乔芸,想两家结亲。

    当时乔家只有一个小买卖,还只是小富。

    在董姓男子拿出丰厚的聘礼后,乔家父母连声同意,都没想过对方儿子是不是有什么隐疾,才会跑到离京城千里远的地方定亲,就把乔芸的终身定下了。

    此后,董姓男子隔两年就会来一次,探望一下乔芸,并给乔家留下一些财物,让好生看顾着乔芸。

    乔芸懂事后,知道自己有了夫家,见董姓男子长得一表人材,对她对人都和气,便想着他的儿子定是不差的,对自己的丈夫和未来的生活有了美好的憧憬。

    那件嫁衣就是乔芸自己绣的,整整绣了一年才绣好。

    乔家因乔芸变成了大富之家,但家里人除了不敢克扣她的用度外,给她的亲情却不多,乔芸就更向往嫁到夫家后的生活,做梦都想早点嫁过去。

    在乔芸十四岁的时候,董家派人来接她去京城成亲,乔芸满心欢喜地上了接亲的马车。

    上了马车后不久她就睡着了,等醒来后就躺在了床上,据董家人说,她在马车上因水土不服病倒了,一直晕迷不醒,到了京城方好。

    乔芸没有起一点疑心。

    在新婚的那天晚上,拜完堂后她没有被送入洞房,而是被带到一个密闭的房间里。

    那是间地下室,很大也很空,周围的摆设都是她从没见过的东西,地上也画着奇怪图案。

    董家人让她坐在图案中央的圆圈里,她的新婚丈夫坐在另一个圈里。

    新郎的父亲——那位她从小就给她信赖感的、和蔼的长者董敬之,向有些受惊的她解释道,说这是可以让她以后生下小少爷的仪式,她的下腹会感觉疼,但一定要忍着,千万不要离开圈子,不然对以后的生子不利。

    乔芸信了,为了自己未来的子嗣着想,她照做了,盘坐圈内。

    图案发出亮光后,她的下腹部传来阵阵刺痛,后来这痛感越来越强,疼的她有如割肉剔骨,但她谨记董家人的话,直到疼晕过去也没有出圈。

    再之后的记忆就与林千蓝有关了。

    林千蓝穿来后并没有进入乔芸的身体里,而是进入了乔芸掉落在地上的那个玉簪里。

    而乔芸当时三魂七魄只剩下了一点残魂,却是记录下了以后发生的事。

    一个身形俊逸的男子凭空出现,给她喂了一粒丹药,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

    可能因为俊逸男子只是随手救了人,并没有留意到在身体缩成一点的乔芸的残魂,把玉簪中林千蓝的魂魄当成乔芸的帮她归了体。

    最后男子飞走了!

    是飞的!飞的!

    而且那男子曾说“可惜了,灵根被夺,与大道无缘了。”

    灵根!大道!

    乔芸的残魂不明白什么意思,前世被各类修真普及过知识的林千蓝可是明白,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有修仙者的,而救了她的那个男子就是个修仙者!

    修仙啊,飞天遁地,逍遥于天地间,是她以前梦都没敢梦到过的事!

    林千蓝不只接受了乔芸的记忆,因为两人的魂魄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乔芸的遭遇就如同她曾经亲历过的一样清晰,所有的一切感同身受,因发现这个世界还有传说中的修仙者的兴奋刚挑起来就被怒火烧散。

    她的灵根被夺走了!

    生生被人挖走了她的修仙根本!

    她还能感觉到那剜心挖骨般的疼痛,可当时身体柔弱的乔芸都忍受下来了,直到疼昏过去都硬挺着没有离开那个圈。

    可怜的乔芸,一片真心换来的是身死魂散!

    乔芸不知道那个仪式是做什么用的,林千蓝却能推断出来,那是用来夺取他人灵根的!

    那董家一定是个修仙家族。

    她被夺走的灵根,很大可能,不,是一定被坐在另一个圈里的,所谓她的“新婚丈夫”董天骐得去了!

    至于为什么身为修仙者的董家会等这么多年,才对区区一个凡人乔芸下手,还用了欺骗的方式让乔芸心甘情愿地配合,而不是直接夺取,一定是有着他们不得不这样做的原因!

    乔芸在濒死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被骗了,而且被骗了近十年!她的残魂里是满满的哀伤与滔天的怒恨!

    “放心,若有一点可能我都会灭了董家报了这个仇。”她这样想了,涌上来的滔天怒恨又慢慢平息下去了。

    恨意收起,林千蓝也就平静下来。

    仇,是一定要替乔芸报的。

    她接管了乔芸的身体,也就接管了乔芸的一切爱恨情仇,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但仇怎么报,需要她好好谋划才行。

    很难!因为对方是修仙者。

    希望太渺小,一个凡人想杀死一个修仙者,比蚂蚁撼树还要难。

    除非她也成为修仙者,才有报仇的可能。

    只是,她没了灵根,怎么修仙?不修仙怎么有能力报仇?

    就算不报仇,她也不得不走上修仙一途。

    虽不知什么原因,那董家没有直接杀了她,但把她一个昏迷的弱女子弃在深山里,摆明是不想让她活着的。若是董家发现她还活的好好的,那她的命也就到头了。

    如果真到这一步,她躲都没处躲,一个能上天入地的修仙者要找到她一个凡人简直太容易了。

    林千蓝顿觉寒意从后脑渗入,身心紧迫起来,这种命不由己的感觉真的很差。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2/2880/1867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