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仙进行中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差点偏执

第四百七十五章 差点偏执

    ♂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除了师兄师姐,林千蓝还去见了一个人,是洛灵。

    在万仞城,洛灵在收到她师父飞玉真君的回讯后便离开了,一个人来的虚天宗。

    林千蓝回来之后,跟她互传过一次讯,该说的都在万仞城说过了,加上林千蓝回来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就没与洛灵再见面。

    飞玉真君是真心疼爱洛灵这个弟子,见她的神魂还是受了些影响,没让她上场参加大比,因此林千蓝没再见到洛灵。

    她约见洛灵是给她一件能隐藏真实体质的法宝。当她知道这件慧心佩的功用时,就想到了洛灵,在师父宝库里选了这件。

    有她被鬼君跟踪的事,她担心真正拥有玄牝水灵体的洛灵会再被人掳走。

    好在,玄牝水灵体不是那么好确定的,一般检测特殊体质的法宝只能测到洛灵是水灵体,除非是乐晋真君的鉴天宝镜或用其他的什么秘法才能做到。

    当洛灵戴上慧心佩走了之后,林千蓝的心里再一轻松。

    她记起了那天把冥尘跟小墨留在冰宫时,冥尘对她说的话,“你不必把自己置于你娘亲的阴影之下,或许这便是她隐瞒下她的真实身份的初衷。”

    冥尘的直言不讳不怎么顺耳,却是指明了她回宗后的状态,总是想向人打听与她娘亲有关的事,不提倪非与巽木真人,对着让她不喜的殷宁啸都问了诸多与她娘亲有关的事。

    其他方面,她还特地去了一趟藏书,查询了有关云洛真君的记录。

    细细琢磨下去,冥尘的话有着几分的道理。

    特别是冥尘那句,‘或许这便是她隐瞒下她的真实身份的初衷’。

    娘亲那么聪慧,应该预想到她若是知道了一切,有可能把一辈子都陷入于为她报仇的泥沼里,娘亲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形,才没告之她真实身份。

    娘亲留下的那道神识里,还一下子把来历支到了遥远的恶煞海和苍穹海,也是出于以上想法。

    谁知阴差阳错,她拜进了虚天宗,还拜了青梨真人为师,娘亲极力隐瞒的事被她一点点揭开了。

    报仇是一定的,而报仇的泥沼,是说对于报仇的偏执。

    冥尘提醒的对,她现在的所作所为,是有往偏执方向发展的趋势。

    此类的话,巽木真人也说过,只是她没能接受,经冥尘再一提醒,她慢慢接受了。

    知错就改也是林千蓝的优点之一,她及时勒马,放弃了去找倪非寻求一些现在知道也没用的真相。

    原打算等大比结束后再离宗的,因冥尘的话,被她改成了等小墨服用完第一阶段的朱雀灵力就离开,退出大比不仅是师父的意思,也是她的想法。

    所以看着洛灵戴着慧心佩离开她会感觉轻松,是因为此事让她为回宗后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划上了一个句号。

    她不会让自己陷入偏执中的。

    ※※※※

    一艘两头略尖的木梭样的法宝在云层上方游弋。

    太皓梭,是殷青梨为林千蓝按照她的设想,特地炼制的飞行法宝。

    因是件下品灵器,里面的空间比槿花台大太多,分成了两部分,前半部分是一个大厅,后面分成了四个房间。

    大厅内,冥尘和小墨腾二都在,林千蓝正与他们闲话,“还好大师兄遇到了师父,换一个人,想帮他都可能心有余力不足。”

    师父为大师兄炼制的龙骨扇,用的不是蛟龙、螭龙等龙的旁支的骨骼,而是真龙的龙骨,也只有集宗门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师父才能弄到了。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嘶~~林千蓝双手交互着搓了搓手臂,自己把自己弄得起鸡皮疙瘩了。

    在师父的宝库里,当她惊叹于里面的好东西太多时,师父波澜不惊地说道,“既然认定我关乎他们的飞升,怎么好意思白从我这里得利呢?”

    林千蓝听了后,想到的头一句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师父说,自从知道他的特殊身份后,修为每升一个小阶,他便会去宗内每个化神元婴那里走一圈,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随着修为越来越高,他满载的东西的品阶随之提高。

    师父的气运也不错,历练探险总能得到不少的宝物回来,他找到的那个剑冢是其中之一。

    龙骨是师父结丹时,宗门的一位化神老祖送给师父的例行进阶庆贺礼,被师父为大师兄炼制成了那把龙骨莲火扇。

    “哎,破浪这个名字难听吗?”林千蓝继续话着家常,“我的第一个飞舟叫乘风,就想着以后再有一个的话就叫破浪。你可没看到,师父那一脸的嫌弃。我只提了一句,又没说一定要用。”

    站在她肩头的小墨叫了几声,“大主人起的名字好听!”

    林千蓝摸摸它的尾羽,“还是小墨跟大主人一心。”

    小墨服了两次朱雀蛋内含的灵力后,成功进阶了,身体长大了一倍,尾羽也发生了变化,长短变化不大,颜色变异了,有五根尾羽变异成了漂亮的红色,让小墨的颜值增长了不止一个级别。

    腾二和冥尘都不做声。

    两个都知道,小墨是因为听不懂‘太皓’是什么意思,才说能听懂的‘破浪’好听,不做声是不想说违心话。

    都心念念地感谢殷青梨,还是当师父的有定力,没听林千蓝的把太皓梭改成破浪梭。

    腾二又多想了一层,它遇到老大的时间地点都不太对,如果是在老大拜师后才遇到的老大,那它是不是就能让老大师父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了?

    它原来的名字叫什么来者……难道就叫腾蛇?腾二用尾巴支着下颌,陷入对记忆的搜索中。

    钱骏从太皓松后半部其中一个房间里跑出来,“林千目,我们真要去神殒之渊?”

    林千蓝看他就没多少好颜色,“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不想去赶紧的回去。”

    钱骏知道她要离宗历练,死活要跟着她一起出来,林千蓝一个人多自在?带着钱骏算什么?

    想不带着钱骏的方法多了,可想到钱骏貌似无辜的破坏力,林千蓝就一阵的头疼。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2/2880/1867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