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仙进行中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带她去哪?

第五百六十四章 带她去哪?

    明偃真君不会是真看上蓝月纱了,林千蓝默默地收起,“雕简我可以给你,但要复制一份。”

    她听出明偃真君不是在诈喝她,他应是看到腾二了。

    雕简是在南宫奚眼皮底下不见的,他便猜出是她拿到的,方天真君的到来,让他来不及从她手里抢回,便拖她进了虚空。

    她灵力被限,换用元力脱困也是可能,但她看到缁衣修士连白玉镯都不争了,把乌七拉进了虚空遁走了,远处的那道遁光来者大不善,选择了跟南宫奚一起走。

    人的直觉都是趋利避害的,特别是在危急时刻,当时没多少时间让她多想多分析,她凭直觉这样选的。

    到现在为止,明偃真君对她还没有杀意,那她的直觉还算靠谱。

    蓝月纱收起后,变成巴掌大的一块蓝丝帕,林千蓝轻轻放放在桌子。明偃真君既然开了口,她不好现在就收进素镯里。

    浮音宫里,腾二听到明偃真君要出大价钱买蓝月纱的话,气呼呼地跟林千蓝告状,“哼哼,芷音就是故意的!她故意弄出一个跟我的风障一样用处的法宝,就是看老大都是让我帮忙,她眼红,想抢我的位置!哼哼……”

    对于此事,腾二一直不满,但也只是抱怨一下。

    转移腾二的注意力,林千蓝是分分钟的事,“腾二,一会帮我看着点,看明偃真君是怎么除去封印的。”

    雕简上有特殊封印,林千蓝没有让腾二和芷音动,怕不小心给毁了。

    腾二上当,“我知道了。”又不解道,“人修真复杂,记在玉简就是想让人看,弄上封印,又不想让人看,不想让人看还记在玉简里干嘛……”

    林千蓝这会赞同腾二说的,那些人太复杂,不想让人看,就毁了雕简记在脑子里,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内容,让他们舍不得毁。

    但若是了不得的东西,怎么又会放在一个筑基修士那里?秦家可是连化神老祖都有,谁敢从化神老祖那里抢东西去?

    明偃真君方才往前倾的身子收了回去,也不喝酒了,盘坐在木榻上,不紧不慢地说道,“雕简你可以复制一份,原图给我。”他要是硬抢,林千蓝的帮手可随时毁了。

    林千蓝痛快地把雕简拿了出来,也放有桌子上,连同一块空白玉简。

    这件凤凰雕简上刻有防御图纹,没见过雕简的会认为就只是一件防御法宝,不会往雕简上想。

    能让几方势力争抢的,特别是连乌家都敢参与进来,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乌家在东麂岛属第一世家,但出了东麂岛什么都不是。而秦家在整个苍穹九洲都是数得着的大世家,经营的灵舟遍布苍穹各岛,甚至势力扩张到了恶煞海以北。

    东麂岛在苍穹九洲的岛屿上都排不上号,可见乌家的势力之小。可就这样一个乌家,都敢为了雕简里的东西,暗中在秦家头上动动土,林千蓝越发想知道雕简里到底记载的是什么了。

    她不想也已经被卷了进来,弄个清楚是很有必要的。

    跟她想的一样,明偃真君有办法无损地打开雕简。

    只见雕简从木桌上浮起,明偃真君伸出手指在空中飞快地画着,周围的灵气随着他手指的划动不断地流动,雕简慢慢转动起来。

    明偃真君的另一只手一动,一面幡旗竖在了半空。

    幡旗展开成半尺大小,轻轻一摇,从旗面上飞出一个尺把长的兽魂来,

    兽魂大口一张,吞下了雕简,因兽魂是半透明状,能很清晰地看到兽魂咀嚼了几下,雕简在它的口中翻滚了几下,从雕简里冒出一股灰烟来,兽魂吐出了雕简,灰烟留在了兽魂的体内。

    腾二道,“有两层封印,第一层是图纹封印,第二层封印是用神魂封的,灰烟是神魂标记,小幽能解这一层。”

    明偃真君手一召,雕简飞进了他的手里。

    幡旗摇动了下,似是在召唤,兽魂嗖的一下回到旗面内。

    明偃真君收回了幡旗。

    “你真想要一份?”

    林千蓝点头。明偃真君是在问她真想参与进这事,可秦姝乌七都知道有她这么个人,她不想参与也已经卷进来了。

    南宫奚对她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因这个歉意笑容,林千划蓝对他的印象变差了。利用就是利用,利用她引秦姝出海,完全能想到秦姝会派一个金丹中期修士来抢小墨。

    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个筑基后期,对上金丹中期的秦家长老会是一个后果,不用费脑想。

    没把她的命看在眼里,就给她来一个歉意的笑?

    她跟南宫奚本是陌生人,南宫奚利用她,她觉着很正常。

    但不要过后觉着表示抱歉,她就原谅他,跟他不打不成交了。

    她有这么善良的无底限吗?

    这会还能跟他好好在坐在一起,是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把南宫奚当陌生人。

    林千蓝也对他笑了笑,“你不必觉着对我抱歉,在你邀我一起出海时,我就没信过你。我也看出秦姝想要我的小墨,在东麂岛上与秦姝对上的话,于我不利,而到了海上,于我有利。”

    南宫奚的面色青红不定起来。

    明偃真君没有跟自家小辈解围的意思,“你口里的林道友,可是一位金丹真人,她在发现你想利用她时,没杀了你,已是高抬贵手了。”

    南宫奚顾不得难堪了,脱口道,“金丹真人!”

    林千蓝只淡淡看他一眼。

    明偃真君说话间已把玉简复制好,给了林千蓝。

    南宫奚越想他的所作所为,越是感觉羞愧。

    他已是明白了林千蓝的意思,他背靠着南宫家的大树太久了,已习惯于无论做了什么事,别人都会看在南宫家的份上,不与他计较。

    他是有心交林千蓝这个朋友。但他利用了她,还想表示下歉意,就让她不计前嫌地接受,他未免太看得起南宫家的招牌了。

    看两人都没再看他,便悄悄退了出去。

    林千蓝眼角扫到了南宫奚离开,神情没变,接了玉简,问,“明偃真君,雕简给你了,你打算把我带到哪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2/2880/1868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