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仙进行中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天要其灭亡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天要其灭亡

    好在雷火原的雷火分布是有迹可寻的,雷火焰的位置一般都是固定不变的,只要小心些,从雷火焰的间隙中穿过,便可不受雷劈。

    虽然林千蓝不怕雷劈,但劈着也不大好受,而且她试过了,吸收普通的雷转换成雷元力的转换率太低,而且还能去除普通雷电里的杂质,还不如她打坐修炼的效果。

    所以,能不被劈就不被劈。

    蓝色雷光从积云层菌丝般蔓延到地面上,激起数米高的火焰,困住了雷光,任雷光在其中闪耀。

    林千蓝见新的雷火焰形成,心念下,金丹出了丹田内,没入雷火焰之中。

    金丹进到雷火焰中之后,原本发散的雷光迅速聚拢在金丹周围,似乎是想把这个外来入侵者消灭掉。

    林千蓝手上起势,默念着淬炼口诀,雷火焰里的金丹缓慢地旋转着。

    雷火焰里的雷光相比于凶残的劫雷,可称得上温顺,丝丝雷光如细雨丝般落在金丹上,兼有雷火焰的灼炼下,金绿斑驳的金丹上的绿色一点点退去,往金色转换。

    转换的过程缓慢,一刻钟过去,只转换了极少的一部分。

    此处雷火焰渐熄,金丹暴露在外。

    “呼嗒!”一只炎兽跳将过来,扑向金丹。

    透明的刀刃迎头斩向炎兽,把炎兽从头到尾劈成了两半。

    林千蓝一念收回了金丹。

    断魔刃缩小回到了她的手中。

    小小的三阶炎兽也敢来抢她的金丹,纯粹是来给小墨送妖丹的。

    她伸手一抓,因被劈成两半而滚落在地上的炎兽的妖丹进了她的手中,随后被她扔进了素镯里。

    炎兽的身体九成以上都是由岩石构成的,可以说割裂开来,都是一个个的石块。

    这些石块能炼制低阶的法器,本着蚊子腿也是肉的原则,林千蓝也不准备扔了。

    正巧小墨飞了过来,爪下也抓了只炎兽,扔到了被林千蓝劈成两半的那只旁边,伸出爪子,用爪子上尖锐的爪钩往炎兽的腹部一划,一颗红色的妖丹滚落出来。

    “小墨,妖丹你自己留着,这个也给你。”林千蓝把刚才的妖丹也给了小墨。

    炎兽的妖丹是火属性的,跟小墨的属性相合。

    “大主人,我帮你把炎兽拿回去。”

    “好啊小墨,放到外面的空地上就行。”

    小墨一爪抓了一半炎兽,用灵识控制着扔进浮音宫内。

    “主人。”芷音从浮音宫传音道,“炎兽的身体有用。”

    林千蓝扎好帐篷后,就让芷音回了浮音宫内,只要不当着穆昶的面动用浮音簪,他不会发现浮音簪真正的用途。

    “什么用?”

    芷音卖了个关子,“主人,你还是自己看吧。”

    ※※※※

    虚天宗仙元峰后,花开锦簇。

    一身绯衣的倪非站在赏花的木台上,眸光却没落在他喜爱的花朵上。

    一只纸鹤迎着他的面门疾飞过来,若是倪非不躲开,纸鹤尖锐的长喙便会扎上他的额头。

    纸鹤是不会有灵智的,它的行为体现出的都是发出纸鹤的人的意愿。

    纸鹤的轻慢之举,让倪非眸中闪过的不是愠怒而是厌倦,他抬下手,纸鹤骤停在离他一丈外。

    纸鹤的长喙一张一合,传了口讯,“倪非,过来一趟。”

    不是征求他的意见,而是命令。

    倪非手指轻捻,纸鹤烧成了飞灰。

    整了整衣领,又套上了一件白色较为肃穆的外袍,伸手摘下一朵红色的花朵握在手里,瞬移了出去。

    鸿钧峰不光在虚天宗的地图上找不到,现实中也看不到,因为整个山峰是用阵法隐藏起来的。

    鸿钧峰的位置并不偏远,就坐落在悟心崖的一心崖旁边,但不包含在悟心崖的范围内。

    说起来,从鸿钧峰还有个单独有通往一心崖的出入口。

    虚天宗的金丹真人都不见得知道鸿钧峰的存在,更别说其他普通的弟子了,最多会有人私下嘀咕几句悟心崖外围的禁飞区域太广,去别的地方得绕个大圈什么的。

    因为虚天宗内阵法重重,每个主峰副峰基本都有单独的禁制,加上宗门的护宗大阵,弟子在宗门飞行,并不能随意地乱飞,都是按照一定的路线飞的。

    有的看着很近的两个山峰,中间偏标有禁飞区域,那就得绕着飞,甚至要绕一个大圈,却没人敢以身试阵。

    弟子们只需知道哪里有禁制,为什么有禁制那是进入宗门管理层才能问的问题。

    所在,鸿钧峰就一直这样神秘地存在着。

    修为到了倪非这种高度,连续使用瞬移所耗费的灵力不算什么大损耗,主要是倪非懒得走鸿钧峰的正门,几个瞬移就到了鸿钧峰的峰顶。

    鸿钧峰上的灵气比悟心崖上的还要浓郁,仙鹤展翅高鸣,锦云绕峰飘行。

    峰顶楼宇辉煌,堪比仙宫。

    倪非瞬移到了一处楼宇前,恰好从里面走出一位中年修士,看他倪非,阴阳怪气道,“原来倪长老没事啊,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长短了,发了两个传讯符都没有回讯,我看倪长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吧。”

    倪非的声音平静无波,“裘玄善,是你忘了,我守护的是裘家,是整个虚天宗,你的私事与我无关。”

    裘玄善面目顿时变得可憎,“叫你一声倪长老,你还真以为你是我们裘家的长辈了!你不过是我们裘家的一个——”

    “玄善!”从楼宇内传来一声厉喝,“不得对倪非无礼!向倪非道歉!”

    裘玄善不敢不听楼宇内那人的,敷衍地对倪非拱了下手,“我口误了。”

    楼宇里的人说道,“行了,快走吧。这个脾气,也就是倪非容忍你几分。”

    裘玄善不忿地看了倪非一眼,往峰下走去。

    从裘玄善对他的出言不逊,到楼宇内的人替他出头,倪非的神色都没发生一点变化。

    而且倪非也知道裘玄善没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仆兽,说他不过是裘家的仆兽。

    他想起林千蓝说过的一句话,很是以为然,林千蓝说,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裘家已经疯狂很久了,他会笑着看裘家灭亡。

    裘玄善的脾气是冲,但好歹修到了元婴,不会这么没脑子的当面激怒他,怕是楼里那人,借着裘玄善在试探他吧。

    “倪非,还不进来?生玄善的气了?”楼宇里的人声音变得温和,“我替他向你道歉。你也知道,这玄善的脾气,唉,你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这脾气一上来,连我都敢顶。”

    倪非点了下头,挥手打开禁制,走了进去。

    楼宇的地下是个天然的山洞,一进去就是一眼寒泉,冒着丝丝满含着凉意的灵气。

    一位跟裘玄善长得有八分相像的老者坐在寒泉边的玉台上,在倪非快走到他跟前时,才看过去,眼里满是深意,“倪非啊倪非,你还是这般模样。”

    这句寻常的话,却让倪非脸色变了,“你不是裘宁阳,你是裘鸿钧,你恢复记忆了!”

    老者微微一笑,“是我,倪非,我恢复了记忆。你也没想到我转世这么多次还能恢复记忆吧?”

    “是没想到。”倪非长吸了口气,“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裘鸿钧只说,“有段时间了。”看着倪非神色不定的样子,又道,“这段时间足够我布下本命血誓阵了。”

    裘鸿钧在脸上抹下把,手里多了个透明的面具,面容变成了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裘鸿钧的真实容貌不是特别出色,却是给人以儒雅的感觉。

    他收起了面具,用手摸了摸下巴,“还是原来的脸看着舒服。复容丹真是不容易炼制。”

    何止是不容易炼制!复容丹需要的材料,无不是六阶以上灵药,除了灵药外,还要用五位五行单属性的年轻修士的心头精血,才能保证复容丹不会恢复成他以前老态龙钟的样子。

    倪非的方寸有些乱,“裘鸿钧,你曾答应过我,只留我一万年。”

    虚天宗的历任宗主不知道实情,以为他的本命誓约是守护虚天宗一万年,实际上却是守护裘家一万年,听从裘鸿钧的命令,包括转世后的裘鸿钧。

    裘鸿钧变年轻的脸依然微笑,“可我是让你护我飞升,你没做到,这一万年的期限就得延长。”

    倪非向来纯净的眼眸,此时却是起了层阴霾,“我如果不答应呢。”

    “违了本命誓约会怎样,想必你亲身体验过了。你要是真想死,我也不拦着,你死了,狻猊的内丹应该能让我进一个小阶。”

    倪非竭力保持冷静,可他微晃的身子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情绪。

    他不甘心!一万年的誓约眼看着就要到期,裘鸿钧却回来了!

    裘鸿钧转世了四次,在第三次、第四次时没能恢复记忆,是他按约定,助他转的世。

    这一次是第五次,他以为裘鸿钧不会恢复记忆了,只等活到一万期期满,他就摆脱了契约的钳制,谁知,他竟然恢复了记忆。

    倪非的反应都在裘鸿钧的预料之内,要是倪非一口答应了续约,他倒要怀疑倪非在他背后耍什么心眼。

    可耍什么心眼都不管用,本命誓约不是那么好违的,当年他摆了这只心思单纯的神兽一道,让倪非发誓要听从他的所有命令,当然包括续约的命令。

    他让倪非续约,倪非就得续。

    倪非突然捂住了心口处,嘴角处溢出一股金色的血液来。

    倪非眼里的光华暗了下去,垂下眼,用另一只手的手背擦了擦嘴角,一滴金色的血液不经意间蹭到了那朵红花的一片花瓣的背面,瞬间被花瓣吸收。

    裘鸿钧却是叹了声,“算了,这一万年来,你也对得起裘家,对得起我,再绑你一万年就显得我不近人情了,那就五千年吧。五千年内你能助我飞升上界,此约自解。”

    倪非惨笑了下,五千年跟一万年有什么区别?只要裘鸿钧恢复记忆,随时可以把期限延长。

    裘鸿钧站了起来,“走吧,签了契约你好早些回去休养。”

    倪非还能怎样?不想死,只能按裘鸿钧说的做。

    裘鸿钧往山洞深处走了会后,回头道,“哦,那个玉简是你在我上次转世时修改的?”

    倪非没否认,“是我。”

    裘鸿钧方方面面布署的周到,以防转世时失去记忆,其中便有为转世的自己留下玉简一项,倪非拼着受重伤,修改了玉简里的内容,包括他与裘鸿钧契约的真实期限。

    裘鸿钧保持着儒雅的面容,“当年林洛冰是你放走的?”

    “也是我。”

    裘鸿钧盯着倪非的双眼,想从中找到些什么,“你对她倒是特别。”扫了眼他手里的红色花朵,“因为她喜欢红颜色的花,你才会爱屋及乌?”

    倪非回的坦荡,“她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视她为后辈。”

    裘鸿钧手里多了一粒红色的灵丹,“既然林洛冰死了,这粒解药也没用了。”手指一碾,灵丹碎成红屑,洒落一地。

    其后裘鸿钧没再问他什么。

    本命誓约阵类似于传送阵,设有阵台,起誓人需站在阵台中央。

    在倪非迈上阵台时,眼底里起了些悲怆,闭了下眼,手里的红色花朵无声滑落,落在了本命誓约阵的阵纹上。

    裘鸿钧连这一个细节都没放过,轻甩衣袖,把花朵拂了下去。

    他没有注意到,就在花朵接触到阵纹的那一刹那,花瓣上吸收进的那滴精血渗进了阵纹里。

    ※※※※

    林千蓝这一淬炼就是近半个月。

    穆昶并没有全程观看她淬丹,而是在第四天时留下凉亭人就消失了。

    当乔鱼涯来到时没看到了穆昶,露出林千蓝曾见过的失望眼神时,林千蓝明白过来,合着乔鱼涯还看上穆昶的身体了,等着他死了好收尸呢。

    穆昶不在,两个体修彭力彭见也没敢走远,只在附近炼体。

    穆昶点掐得够准,在林千蓝淬炼成功的前一天回转。

    林千蓝不会相信穆昶说的,他是想等她在仙京城办完事,再陪她一道穿过恶煞海。

    仙京城附近一定有穆昶想要的东西,只希望她别受了他的牵累,上次在万仞城穆昶弄出的动静多大。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2/2880/1868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