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仙进行中 > 第六百八十三章 试图激走

第六百八十三章 试图激走

    有司家族长镇场,在几家的调解下,此事归于小辈间的争斗,各自作罢。

    林千蓝听说齐家人很难缠,怎会轻易息事宁人?司家族长在,齐家族长可也在。

    她从司星澜那里得到了答案,是冥尘。

    齐家人不依不饶要让夙无衣为死去的齐家人付出代价,在冥尘弯刀随意一挥,斩开一个深达千米的深堑后,息声了。

    斩出千米深堑不是件难事,但弯刀一现时的灭世气势,连两位族长都心有余悸。

    尽管没弄清冥尘的来历,可绝对的实力代表一切,有这样一方大神站在夙无衣一方,没人再有什么异议。

    追根溯源,是齐家人先起的歹意,夙无衣反杀太正常。换个角度,齐家人该庆幸没能把夙无衣怎么样,要是夙无衣有个长短,冥尘这一弯刀可就屠在齐家了。

    冥尘没想着出名,并没把噬魂的气势全放出,而只针对唯二的两位化神族长。

    所以,林千蓝在仙京城再出了回名,不是因为冥尘,而是她有了位妖修道侣。

    司星澜是特地从棋星山赶来的见林千蓝的,对林千蓝一下子晋升了两阶,只担心她根基不稳,把一枚稳定修为的凤朱丹给了她。

    对于妹妹反超了自己修为的事实,司星澜没有任何失落嫉妒,满心的都是与有荣焉的骄傲,谁的妹妹都比不上他的。

    “拿着吧。”见林千蓝推脱,司星澜把玉瓶硬塞到她的手里,“我是剑修,不服灵丹。稳定根基的事不能马虎。”

    固元丹是七品灵丹,非常难得。不说炼制的成功率相对于其他的七品灵丹要低,单就炼制所需的凤朱霜草就是极难得的灵药。

    司星澜就这样给了她。

    她要是个不谙世事的,铁定会被自家哥哥无私的溺爱给宠坏。

    林千蓝接了过来,回给他一个玉盒。

    司星澜打开,里面是一枚凤目朱果。

    怕司星澜误会是她不想承他的情,解释道,“我曾在朔轮秘境里得到两枚凤目朱果,一枚给了师父,这一枚留着一直没能用到。你也看到了,我修炼的功法特殊,进阶快,服用凤目朱果反而不好。我已进阶到金丹后期,也用不到了。”

    凤目朱果服用后可提升一小阶修为,且无需炼制,无视瓶颈,但有个前提,修为在元婴以下。修为在元婴以上的,服用凤目朱果进阶有一定的几率限制。

    不是因固元丹的主药凤朱霜草联想到了凤目朱果,林千蓝还想不起来这枚凤目朱果。

    她的话不掺假,她这总是跳着进阶,真用不着服用凤目朱果,服了才有可能造成根基不稳。

    留着也是留着,换灵石又觉着可惜了,多难得的东西。

    司星澜没多推辞就收下石源精火时,是因为他知道石源精火是土属性的,于妹妹的用处不大,可凤目朱果不止生服一种方式。

    凤目朱果可炼制成凤朱丹,为元婴修士修炼时所用。

    林千蓝再道,“哥是忘了?我修炼也是不服用灵丹的。凤目朱果留在我手里,只有拿去换灵石的用处。”

    林千蓝把司星澜想说的说了,司星澜只好收下。

    林千蓝想错了,司星澜对她不是无私的,一开始是基于对婶母的感恩,回报到林千蓝的身上,相处下来,林千蓝回馈给他的兄妹亲情是他从没得到过的。

    他跟着叔父住在冰庐,与司家大宅里的堂兄妹们不是很亲近,林千蓝的存在,弥补了他自幼无亲兄妹的缺憾。

    感情的事,包括亲情,从不是一方单方面能维系的了的。

    司星澜问道,“妹妹,你是要离开苍穹九洲了?”

    “是。我去了南邺洲后可能不会再回仙京城了。”

    司星澜没有说出挽留的话,尽管他希望她能留下,可他尊重妹妹的选择。妹妹认同的是虚天宗,而不是司家。

    但这一别,真不知还有见面的机会没有。

    虚天宗与仙京相距遥远,还隔着危机重重的恶煞海,而且,修行一途凶险常在,想再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司星澜打定了主意,妹妹不方便来仙京城,他可以去找她,总之不能让妹妹只存在于记忆里。

    林千蓝沉吟了下,问道,“冰烨真君怎样了?”

    司星澜心里喜了下,妹妹能主动问起叔父来,是两人间的坚冰有松动的可能了,他斟酌了下,以免把这个松动的可能给弄没了,简略说道,“叔父一直住在偃宅,时常闭关,最近一段时间又闭关了。”

    林千蓝心绪平静,“我走了之后,冰烨真君想回来住就回来好了。”

    她让冥尘把司华烨连人带院子扔了出去,有着一时之气,但再来一次,她还会这样做,而且,或者做的更过分些,不能杀他,伤了他总可以吧。

    但就如南宫明月和木琰族长所说,司华烨是因情入了魔,处于偏执状态下,才会对她动手。

    她说丹曦庐舍是她娘亲的,没说送给司华烨,那就是她的,是有些强词了。

    她娘亲虽没明说丹曦庐舍留给司华烨,可从她娘亲提都没提司家的事上可知,她娘亲是不想让她找来认亲的,那丹曦庐舍自然不是留给她的。

    她不会原谅司华烨对她所做的事,不会跟他再有父女情,可她不能否认司华烨是她娘亲喜欢过的人这一点。

    她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丹曦庐舍要是交由司星澜,只会让司星澜难做,毕竟司星澜是把司华烨视为亲父的。

    “妹妹……叔父时常盯着婶母熄了的魂灯看,已在慢慢接受婶母神魂已逝的事实……”

    “那恭喜他。”

    见林千蓝脸上又泛了冷,司星澜不再试图撬开两父女之间的坚冰。

    司星澜还在当值,跟她又说了些话便离开了。

    “老大,夙无衣在外面。”腾二从浮音宫里跳出来。

    林千蓝一回来,腾二就进了浮音宫,深怕老大再出去不带它。

    “我又不是没看到。”

    夙无衣立在离门最近的廊桥上,视线没往这望,意思很明显,他在等着她出来。

    她是要跟他好好谈谈。

    可夙无衣来找她,不能敲门或者给她传个音,再爽快点,直接推门进来吗,非得让她用神识看到他在门外,请他进来?

    “老大,怎么办?”腾二浮在门边,没敢擅自开门。

    “什么怎么办?腾二,夙无衣伤你的事,你不介意了?”腾二怎么有向着夙无衣的倾向?

    “哦……也不是,老大不是说过不打不相识吗,夙无衣以为我屠杀了他的鸟手下才会对我用神光。夙无衣是老大的道侣,老大都原谅了,我听老大的。”

    什么一团乱道理。林千蓝抬起下巴,朝门示意了下,“你出去找小墨玩去吧。

    腾二见老大的心情不大好,连门都没开,嗖地隐遁。

    林千蓝过去,把门打开,“夙无衣,你有事?”

    夙无衣转过身来,“有事。”

    能多说几个字不能?

    林千蓝以往是喜欢跟不擅言的人打交道的,她的三师兄冷越,改名为容辛的阡风,还有实际上擅言却总是懒得说的冥尘,可对着夙无衣的少言,却有些烦躁。

    林千蓝没让夙无衣进来,而是自己出去了,坐到廊桥上的靠椅上。

    总归是避免不了来个“你当初,我当初,你为什么,我为什么”的对话。

    “夙无衣,你为什么来找我?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可是都想弄死对方的关系。”

    夙无衣没有回避林千蓝略带着嘲讽的眼神,“那时是我的错,我不该不信任你。”

    “你说对了,信任,我们之间缺少这两个字。我也真杀了不少你的鸟手下,你刺我一剑,后来又替我挡了刀,不管抵不抵得平,但在我心里已经跟你扯平了。

    若是你来是想跟我道歉的,嗯,我接受,如果你是不甘心被我下了两次毒,想伺机讨我的命的,不好意思,我的命很珍贵,谁都不给。”

    夙无衣幽蓝的眼里起了波澜,“我来找你,是因你是我认定的道侣。不会再有不信任你的事。”

    林千蓝笑了,“可我不信任你。在我离开夙昔谷之前,我已是你认定的道侣了。不是吗,你很早就把本命羽翎给我了。可你还是照样因气不过我给你下毒而追杀我。”

    “是我的错。”

    “哦?”林千蓝挑眉,“你怎么不辩解说你没想真对我下死手,只是为了出口气?”

    夙无衣的羽睫上下跳了跳,“不是为了出口气,是想拦下你。”

    “拦下后又怎样?打晕了拖回夙昔谷里养着?”

    “噗!”

    夙无衣还没答,听墙角的颜十四忍不住笑了。

    林千蓝选择在廊桥上跟夙无衣交谈,是认为她跟夙无衣要谈的东西没什么可背着人,也就没在周围设置隔音的阵法。

    唔,院子里除了她,也没人,都是妖。

    被颜十四听了去。

    林千蓝对暴露了身形的颜十四呛声道,“怎么?你对我被夙无衣打晕了拖走很喜闻乐见?”

    颜十四从廊桥的另一头冒出来,脸上已没了笑,可眼里的喜闻乐见不要太明显,“哪会。我——”

    没等她说完,从空中伸出一条灰色的影子般的绳索,卷起颜十四拉到了虚空里。

    是冥尘。

    所以颜十四没敢反抗,不反抗还能扔的近些。

    的确是该扔,颜十四这一横插打断,林千蓝跟夙无衣沉默了好一会。

    还是夙无衣打破了沉默,“我并非那般想。我只想留下你。”

    “那你怎么不直说?”

    “你不会留下。”

    她是不会留下,即使她知道了那个羽翎是夙无衣的本命羽翎,她也不会。她当时并不信任夙无衣,因为不信任,没了情欲之后,剩下的情愫不足。

    林千蓝承认,“我是不会留下。为什么你会来仙京城找我?不要说我是你认定的道侣的话。”

    “我是你的道侣。”

    林千蓝冷笑一声,把白色羽翎从素镯里拿出来,“若你是因为本命羽翎,尽管放心,我知道解除了认主会让你修为大跌,我是不会解除的。”

    “我非为本命羽翎。”

    “不是?那就是为了我承诺过的话了?我是应诺过你,过了那段时间你还愿意,我愿意与你双修。我应诺过的我会做到,今天?还是明天?”

    夙无衣变了脸色,“你怎会如此想我?我并非为此!”

    林千蓝表情顽劣,一手搭在了栏杆上,“要我如何想你?看吧,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是否后悔把本命羽翎送给我了?我说过的话还是会算的,说不会解除认主就不会,直到哪天找到了对你我都影响都小的方法了,我再解除。”

    看着夙无衣脸绷起,林千蓝等着他一气之下离开。夙无衣主动离开,对她对夙无衣都是好事。

    她能跟夙无衣面对面的谈话,而不是打起来,还是因为夙无衣曾经是她唯一的一个道侣人选,她对夙无衣是有情在。

    但在他刺了她一剑后,她不仅是不想再跟夙无衣有什么瓜葛,而且再无与人结成道侣的念头。

    她一心所想的依然是成就大道。她从来羡仙不羡鸳,在二者相冲突的情况下,她坚持的还是成仙。

    不管夙无衣对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她都不再需要,最好的方法就是打消夙无衣认定她是他道侣的念头。

    他听了她几句话就气走,不正说明她跟他之间没什么信任可言吗?

    等了一会,却等来了夙无衣的幽深的蓝眸很快趋于平静。哦?以夙无衣的傲气,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话?那时她在他脸上咬了一口,已气得他吐血,差点进阶失败。

    她这话说的已是很不好听了,他怎么还不发怒?

    夙无衣不仅没气走,还朝她走了过来,向她伸出了手,“给我。”

    夙无衣指的是白色羽翎,林千蓝给了他。

    夙无衣把白色羽翎插到林千蓝的发髻上,白色羽翎虽是林千蓝认了主的法宝,可本命羽翎是出自夙无衣,夙无衣同样能御使着它。

    白色羽翎牢牢地抓住了发髻,留下半羽在露在发髻外。

    林千蓝抬起头,却是与夙无衣的双眸相对,他宝蓝色的眸子里除了孤傲,又多了些东西。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2/2880/2864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