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仙进行中 > 第一千七十四章 推波助澜

第一千七十四章 推波助澜

    宋弦笑应,“事关三宗大事,怎能少了罗染仙君。”又询问林千蓝,“不如我们到罗染的云府上一谈?”

    林千蓝无所谓在哪谈。她刚才只是小试一下宋弦的目的,并不准备与宋弦私谈过多。

    花罗染和宋弦虽从针锋相对——主要是花罗染看不惯宋弦,到现在有些私交,但两人终归不是宗门的,各代表本方宗门的利益,有互为牵制的一面,与两人一起商谈对她更利。

    两人遁到了云雾之中。

    “且等一下。”林千蓝望向半空,“我看看柳折鹿是否出关了。”

    时光壶巨大的虚影挂在半空,成了天庐福地的特有景色。

    在承仙池里修复完成后,时光壶便移到了天庐福地内,上方的时光壶虚影即是进入时光壶内时光洪流空间的门户。

    成了玉离宗的长老后,柳折鹿把时光壶的出入权限给了林千蓝,一心凝炼仙体以及参悟太初石去了。

    时光壶是个历练的好去处,但也不是万能的,比如说凝炼仙体就不能取巧进入时光洪流里,参悟天地规则也一样,并不是说参悟的时间久了就能参悟的透。

    柳折鹿这一进去,百多年都没有出来,连多次进出时光壶的林千蓝都没能见到他。怎么说时光壶的主人都是柳折鹿,事关时光壶的安危,若是他出关了,理应让他一起商议。

    宋弦也望着时光壶的虚影说道,“我正想再与折鹿一叙。与折鹿一别百多年,此时不见,怕是真的再无见日了。”

    再一次地,被宋弦看穿了打算,林千蓝虽心里早有准备,但也是生出些无奈感,宋弦像是个bug一样的存在,本来就生个七窍玲珑心,有着看穿人心的洞察力,天道又给了他玉玲珑这个加成,在他面前真是没多少秘密可言。

    林千蓝的指尖一弹,一点光亮从指法飞出没入到时光壶虚影上。

    等了一会,没有回应。

    宋弦叹了声,“可惜。”可惜柳折鹿没出关。

    高阁的大门打开,花罗染走了出来,说道,“我这次来,顺便把那几个弟子带走。”

    宋弦道,“我也有此意。已过了百年之期,再留下去有无赖之嫌。”

    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都有弟子在时光壶里修炼。

    柳折鹿与两人有旧,与两人的宗门交情不深,他应诺两人的是百年时间内,各自选二十人进到时光壶里修炼。

    时光壶不能无限制地容纳进到里修炼的人,九九八十一个时光洪流,同时最多容许八十一个人进到里面,最好不要超过五十人。

    与两个宗门的交情在哪,柳折鹿分得很清,琅玕上宗是宋弦琳琅的师承,重明上宗则是花清茵花罗染那一系,他所允许进到时光壶里的是这两方的人,也可以说与两个宗门无关。

    百年时间已过了些时日,但林千蓝以及两人都清楚,柳折鹿与两人约定的并不严谨,不是说到百年必须一天不差地离开,只在百年前后即可,所以两人并不算违约。

    林千蓝料到了,传音找来了沐云澈,让他进到时光壶里把两个宗门的弟子带出来,三人进了云府内。

    花罗染的云府风格如其人,精美但不过分张扬。

    有花罗染在,三人的商谈等于往摊开了说的。

    同为古晋峦的二流宗门,三个上宗的关系可不一样。浩阳上宗曾经一家独大,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加起来也比不上浩阳上宗,所以古晋峦一带的修炼资源有一半都被浩阳上宗拿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相互依存,才得以让宗门壮大。

    盛极必衰,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无论这个盛有多久。浩阳上宗在数千年前已呈衰势,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则日益坐大。

    浩阳上宗虽势衰,但所占的资源还在,很容易重整旗鼓。

    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当然不想看到浩阳上宗再独霸古晋峦,这样的话,就要把浩阳上宗一棍子打死,早没有起来的机会,因为在莲华圣宗,浩阳上宗的人脉要比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强的多。

    打蛇不死终受其害。

    这要从仙灵界的宗门等级说起。

    有大乘圣君坐镇的宗门称为圣宗,位列一等宗门。

    上宗是二等宗门,至少有一位合体上君。

    最高修为为仙君的宗门最多是个三流宗门,再往下的,都是些入不了等级的小宗门了。

    不同等级之间的关系,不同的地域各不相同。

    古晋峦、齐鸣川等八区域,都属莲华圣宗的势力范围,自然地,这在八个区域里的宗门都归属于莲华圣宗。

    再往下分,于古晋峦内,各上宗势力范围内的宗门都从属于各个上宗。

    还好的是,这种从属关系十分松散,圣宗并不会也无权插手上宗的宗门事务,上宗不会干预各从属宗门的内部管理。

    系于其中的是利益。

    比如,上宗所属区域的宗门向上宗交纳一定的修炼资源,上宗是向圣宗交纳。至于交纳多少,由双方协定。

    下一等级的宗门也能从上一等级宗门中得到好处。像莲华圣宗有一处仙府秘境,每次开放都会给从属上宗进入的名额。

    不插手宗门事务,不是说什么都不管了。三流及以下的宗门,立立开开,圣宗不会过问,但上宗的成立与兴衰,圣宗还是要过问的。

    为不防止自己势力范围内再出现一个圣宗,以与自己竞争,莲华圣宗会向各宗门优秀的弟子抛出橄榄枝,收进圣宗里来。

    现在莲华圣宗里有一个合体上君和一个大乘圣君就出身于浩阳上宗。

    虽然这烟火情都是几千上万年前的了,较为淡薄,可毕竟有。

    两宗不能落井下石的太明目张胆,在得到浩阳上宗计划谋夺时光壶的消息后,便来了个推波助澜,推波浩阳上宗的谋夺计划落到实地,再暗中助澜玉离宗,把浩阳上宗打入泥地再无出头之日。

    林千蓝冷笑,“你们拿我当饵,总要有诚意吧。”虽说两宗参不参与,浩阳上宗都不会放过她,但浩阳上宗倒了,得利最大的是琅玕上宗和重明上宗。

    浩阳上宗一倒,以莲华圣宗的规矩,浩阳上宗的地盘则由另两个上宗接收。

    “我自是不能空手来。”花罗染特意瞄了眼宋弦,把一个玉扣给了林千蓝,“里面的功法都在玄阶以上。”

    林千蓝接来,看到里面有数百个玉简,随机浏览了十来个,都是功法、修炼心得之类的,“多谢。”花罗染的诚意十分的足。

    有瑶光仙墟打底,玉离宗唯一缺的修炼资源就是功法等典籍。仙灵界的功法类玉简,黄阶以上的,都是需要认主后才能阅览,而且仅能一人认主。

    这种玉简用一种特殊手法炼制出来的,刻录进玉简里的内容无法一念复制。

    玉简的主人倒是可以用脑子记下来,再复制到另外的玉简里。可功法玉简,出不得一点差错,特别是初入修炼的修士,修炼有错漏的功法,轻则不能长进,重则走火入魔危及性命。

    玄阶功法里的不仅有文字,还包括动作图像等,文字能完全记下来,动作图像很难做到一点不差。

    这就造成了坊市里黄阶功法玉简烂大街了,花不了几块仙灵石就能买到,做散修也不会没功法修炼。

    但玄阶以上的功法,有仙灵石都没处买去。玄阶以上的功法玉简当然也是刻录进去的,能用来复制的玉简被称为母简。林千蓝对母简不陌生,因为母简即是雕简。

    一个母简的复制次数也有限制,最多十次。

    母简基本都掌控在各宗门的手里,极少外传。

    花罗染送给林千蓝的,有不少都是母简。

    林千蓝这声谢说的真心实意。

    宋弦等两人一送一收完成,说道,“我先以一个消息换如何?”

    林千蓝不认为宋弦是在打诳语,“什么消息?”

    宋弦道,“十五年前,有人在靖天域看到过一只黑冥豹。”

    林千蓝眼神一凌,旋即笑了,“这个消息我收了。虽然消息有用,但只有这个不够。”为了生命安全着想,也要远离宋弦。

    宋弦这才同样拿出一个玉扣,“加上这些,可够了?”

    林千蓝查看了下,里面的东西要五花八门的多,有雕简,有玉简,有元丹,有各类炼器材料。

    平静地收起玉扣,“够了。”

    宋弦摇头笑道,“在罗染那里是多谢,到我这里便是够了,千蓝宗主,不能厚此薄彼至此。”

    “因为罗染真君并不需我的回礼。”林千蓝淡淡地看向宋弦,“万恒上君的出关,也与你有关吧?”万恒上君闭关了两百多年,在这个当口出关,要说与两个宗门无关,谁信。

    在浩阳上宗没倒之前,两个宗门不能出面,出面的是宋弦和花罗染两个,宋弦最有可能。

    宋弦道,“有关。”

    “听说万恒上君寻找龙华玉露多年,想来仙君放出了龙华玉露出世的消息,引出了万恒上君。”万恒上君一旦殒落,浩阳上宗则不再上宗。

    “正是。”

    仅凭一个消息引不走万恒上君,须有实物。

    这个实物,狐若有。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2/2880/4044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