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月老志 > 第1347章 激战

第1347章 激战

    方娥绿和韩采薇皆欲求胜,各不相让,白骨剑上磷火飞动,凶险异常。冥九身为梼杌山八大妖将之一,修为可圈可点,只因被磷火缠困,便落了个神消气散的结局。方娥绿曾得异人传授,这把白骨剑也是异人亲授的宝剑,被白骨剑斩杀之人精气不散,化为青磷,是以又叫青磷剑。方娥绿虽然只是初识门径,青磷剑的威力未能发挥十一,已非寻常修行者所能抵敌。韩采薇原是当年泰平军的将领,因为修习千江派的功法,身死之后得以生肌重生。有道是'千江水有千江月',相传月神归化,和当年盘古化身山川草木如出一辙,谁也不知他的真身所在。千江派崇信月神,所传功法能吸收月华,号称是月曜神族的法门。

    千江派曾辅佐真武帝逐走地行龙,恢复天族衣冠,居功至伟。奈何真武帝刻薄寡恩,建立新朝之后对千江派极力摧抑,好在千江派能人异士甚多,始终薪火相传,未尝断绝。真武王朝末季,群雄逐鹿,金翅鸟入侵,也颇有千江派厕身其间。韩采薇师从千江派,后来加入泰平军,成为天后的亲信将领,和颜舜华的归义军却甚是疏薄。颜舜华要寻找修炼日月之力的人,却没有提及千江派,她并非不知千江派传有月神功法,不过义王生时对千江派颇有微辞,义王被赐死也有千江派在其中推波助澜。再者泰平军瓦解之后,千江派销声匿迹已久,颜舜华也不知韩采薇尚在人间。韩采薇对自己千江派传人的身份讳莫如深,千江派号称月神之裔颇遭人忌,强盛之时自然无人敢强捋虎须,而今人单势孤,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即便亲近之人也不得不有所提防。韩采薇的指骨犹如锥刀,发若机括,势如疾箭,却又真息相连,收发自如。虽不如方娥绿的磷火飘忽奇诡,劲疾猛利也有不可及之处。指骨如锥带着森然寒意,和韩采薇真息相连,锋锐逼人。方娥绿和韩采薇本无怨仇,原未想致她于死。再者杨再思在她控制之中,她还有许多帮手,方娥绿不得不有所顾忌。韩采薇的指刀远胜寻常暗器,暗器多是一发不收,没有这许多奇诡变化,而且气血相通,如臂使指。韩采薇修练的是锻骨之术,骨如精钢,比练体更加强横。

    方娥绿展动身法,挥剑挡格,脚尖一点,凌空而起,体内蓦然焕发出一股盛大光华。韩采薇惊呼一声,不迭收手,这光华如日之照,如月之辉,好似佛门法相,或如儒家所云充实而有光辉,亦如仙家所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方娥绿不过是鬼道中人,岂能有此境界?韩采薇惊疑不定,“姑娘是千江派的人?”这种境界韩采薇只在天后身上见到过,方娥绿所施展的分明是千江派的'月轮相'。千江派崇信月神,本是月曜神裔所创,派中有许多奇功秘法,和三教颇不相同。韩采薇是千江派弟子,自然熟知本门功法,当年天后便是千江派门主江谔之女,江谔人称'靠山王',原是泰平军魁首。千江派和泰平军关系甚深,但随着徒众增多,势力扩大,不是千江派的将领越来越多,对于千江派怪力乱神的传说也不以为然,义王明奇便是极具影响的一位。“什么千江派?”方娥绿愣了一下,她得遇异人,不但大难不死,还学成一身本领。但那位异人脾气古怪,对于姓名来历都不曾透露,她自然不知所练功法和千江派有何关系。泰平军败亡之后,千江派被金翅皇朝禁绝,门人弟子大都隐姓埋名,遁迹避祸。韩采薇见方娥绿神情不似作伪,却也不难理解。她惊异于方娥绿突然使出千江派'月轮相',冒失点破,失于考虑,平素她也不曾泄露自己千江派传人的身份,因为年深日久,即便十三家的首领也多不知她和千江派的渊源。

    “我不知道什么千江派,你还打不打?”修练千江派功法会自动化生'月轮相',功力越深,月轮相光茫越盛,比起所谓护体罡气不知厉害多少倍,方娥绿也不甚了然。前次对付石弹铗她的月轮相尚未成形,故而未能显功,经此一役,功力反而大为精进。石弹铗是芙蓉城城主石烈云的长子,虽然阴狠狡诈,作恶多端,一身修为得到石烈云真传,方娥绿毕竟是半路出家,虽得异人指点,却修炼未久,单打独斗虽能不落下风,石弹铗身上法宝灵器甚多,若非明钦相助,方娥绿能否全身而退尚是未知之数,更别说取他性命。至于阴神通更是西山阴令,一方强鬼,又有地藏府的任命作为护符,更非方娥绿可敌。

    其实方娥绿的月轮相和明钦的两仪气同本是源,两仪气是月老所传,月老是月神复生,正如东皇、月神是盘古神王血裔,盘古神王化身山川草木和日曜、月曜两大神裔,东皇、月神的血脉之力只有盘古神王一部分,月神化身千江之月,月老的血脉之力又只是月神千分之一,然而这只是先天血脉之力。至于后天修为则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月老两仪气比起月神神通也有一日之长。

    这种种情形明钦和方娥绿也不尽知晓。人谁无惑,却也不必深究。韩采薇既知方娥绿所习是千江派功法,反生亲近之感,自不愿和她比斗下去。何况方娥绿的月轮相功力颇高,韩采薇自度未必能胜。“姑娘,你修为虽强,能敌得过我们许多人吗?我劝你还是知难而退吧。”方娥绿冷笑道:“方才是谁说要单打独斗,胜不了我这是要抵赖了。”韩采薇面颊一红,方娥绿修为虽然不弱,韩采薇自忖未必输于她。但她施展的千江派月轮相,千江派传人绝迹江湖已久,韩采薇正要向她打听千江派的消息,自然不必再强分输赢。“好,”韩采薇笑道:“既然姑娘执意要插手此事,杨小姐给你也不妨。但我有一事不明,千江派祖师辅佐真武帝驱除地行龙,天下皆知。怎么你要反助龙族不成?”“谁说我要助龙族,早说了我不知道什么千江派,总之你们要虏走杨小姐,需得先过我这关。”方娥绿搭救杨再思一是因为花含烟的关系,救人须救彻,她好不容易杀了冥九救了杨再思性命,自不容许她落到韩采薇等人手中。再者,她已经说动杨再思投顺华阳军,也算对得起明钦相助之德。而且她对傲狠殊无好感,石弹铗来到炎方,在阴神通庇护之下,又和傲狠有姻亲关系,放眼炎方谁敢与他们为敌。方娥绿一度觉得报仇无望,甚至有孤注一掷的念头。明钦化身石惊弦进入万鬼窟帮她接近石惊弦报得大仇,方娥绿对他的感激自是无以言表。

    韩采薇察言观色,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方娥绿,也许她只是单纯想搭救杨再思罢了。韩采薇和方娥绿这场打斗不免惊动了杨府护卫。管家杨荣发现杨贯一、杨再思都昏睡不醒,顿时吃了一惊,他老于世故,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让人报与杨天勋。面上却不动声色,“几位贵客,深更半夜的这是要往哪里去?”石将军等人都是修行者,自不把杨府护院放在眼里。“杨管家,华阳军将至,大爷和小姐放心不下,要与我等登城查视,你们不必紧张。”石将军见方娥绿忽然没了踪影暗觉奇怪,她不在也方便他们编瞎话蒙混过关。杨荣为杨家效力多年,甚至得力,自不会轻信石将军的话。“我看大爷和小姐醉的不轻,还是交给我们照管吧。”杨荣谦卑一笑,顾视身边的护院,低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大爷和小姐回去歇息。”护卫和丫鬟答应一声,快步上前。石将军心知坚持不予,一战在所难免,几人互换眼色,便有动手的意思。

    明钦不知韩采薇、石将军等人已经和缪壮飞互通声气,打算作为内应助华阳军夺下东原城,对于众人的来意却猜之不透。“石老弟,韩夫人,别来无恙呀。”正僵持间,一行人忽然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梼杌山八大妖将万焰、马面。奇怪的是天险、地灵也在其中,看来来的都是梼杌山的高手。石将军等人虽非傲狠嫡系人马,平日在两界山活动,抬头不见低头见,逢年过年还要到梼杌山拜贺,自然识的这几个妖将。石将军弟兄几个正愁找不到梼杌山的人马,梼杌山妖将相助杨家守城他们早就知晓,所忌也正是这些妖将。但万焰一伙来势汹汹,八大妖将除了死掉的獅将、牛头几乎倾巢出动,阴神通手下诸鬼也在其中,显然梼杌山得到华阳军来攻的消息,增派了援手。“万兄、马兄,久违了。什么事让你们如此兴师动众啊。”石将军明知故问,梼杌山突然来了这么多人,他不得不有所顾忌,正要火拼起来十三家赢面不大。

    “听闻华阳军将至,奉神尊之命特来应援。几位到此,却不知有何贵干?”石将军进成是杨贯一亲自带回,万焰、马面虽在城防却并不知晓。杨贯一既对梼杌山妖将心怀不满,两界山能人异士甚多,不难取而代之。奈何请神容易送神难,那傲狠可不是好惹的,只有让石将军等人立上一功,表现出不逊于梼杌山妖将的战力,才能让傲狠无话可说。万焰倒没想到石将军此来是要充当内应,协助华阳军夺取东原。他只道杨贯一从两界山找来这许多帮手却瞒着他们,必是另有图谋。傲狠亦有霸占东原之心,他派来这许多妖将助力,不惜损兵折将,自然不是发慈悲心,息戈止争,谁敢破坏他的计划,傲狠自不能容忍。

    石将军笑道:“我等兄弟是应杨大爷之邀前来作客的。不信万兄可以自己问他。”杨贯一、杨再思只是喝醉了酒,对于方才的比斗毫无所觉,纵然醒转也无从发现石将军等人的意图。万焰冷淡道:“大战将至,万某就不留诸位了。改日回到梼杌山万某再请石老弟喝酒。”万焰只想让石将军等人快点离开,免得碍手碍脚。石将军嘿然道:“既然同是两界山一脉,自该共同进退。天族无端犯我疆界,我们兄弟早就想给华阳军一点教训。而且我们是大爷的客人,如今大爷宿醉未醒,我等一见强敌来犯便溜之大吉,传扬出去我们兄弟的脸面可往哪放。”万焰性格疏阔,一听石将军所言也有道理,都是江湖中人,'人的名,树的影',不能不顾及影响。地灵冷笑一声,阴恻恻道:“姓石的,你那点微名还能大得过神尊的命令不成?我能奉命镇守东原,闲杂人等须立即离开。若再迟留,休怪我等不客气了。”贺鬼头按捺不住,狠呸了一声,讥讽道:“地老鼠,你个头不大,口气不小,傲狠是你野爹,我老贺可没放在眼里。”

    地灵老羞成怒,大骂道:“贺丑鬼,你敢辱骂神尊,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说着两手一拨,破土而入,眨眼不见了踪影。“大家小心。”石将军心头一凛,梼杌山八大妖将都是傲狠心腹爱将,名头极响,纵非绝顶高手,平素仗着傲狠的威势作威作福,没人敢轻易得罪。地灵身材矮小,其貌不扬,心性却最是惨虐,贺鬼头出言挖苦,正说到他的痛处,安能不暴跳如雷?石将军等人对八大妖将的本领颇为了解,地灵擅长地行之术,神出鬼没,很不好对付。贺鬼头贪图口舌之快,这下撕破了脸面可是不好收场。“万兄,都是自家兄弟,有话好说,何必伤了和气。

    贺鬼头心直口快,让他给地灵道个歉就是了。”石将军嘴上为贺鬼头讲情,却不敢放松戒备。他们没有赫赫声名,服个软不算什么,地灵却是八大妖将中的人物。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395/3869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