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六十二章 玄洞错爱

第六十二章 玄洞错爱

    琼山玄洞酱宁海海畔,一个青衣少年静静地注视着酱宁海,目光坚定而执着。橙色的海水微微动荡,似因欢呼而颤抖,几千年的修真沧桑,终于要在这月圆的时刻功德圆满了。

    没有回头,也不需回头,青衣少年淡淡地道:“你,终于还是要来来的,祝贺我还是决定杀我?”

    无语,望月娘娘静静地注视着黑暗中傲立的身影,扯回曾经的记忆。几千年来,不知多少个月圆之夜,这个身影陪伴着自己,赶走了凄凉,碾碎了寂寞。并肩桃花渡,携手青云中。正邪无间道,爱恨无始终。洞外,寒星闪耀,孤月无朋。偶或惊鸟震夜,悲清助冷风。突然间望月娘娘心底升起一丝企盼,希望时光不再流,天地之间从此静止不动。默默的注视着他,就这样,永远的看着他就行。这要求过分吗?望月娘娘痴痴地想着。

    “动手吧!”这一刻,青衣少年已转过身来,双目迸射着剑一样的光芒,注视着望月娘娘,口中冷冷地道。

    审视着面前那么熟悉的身影,望月娘娘突然间感到有些陌生,像是扬帆远去的船只,渐渐模糊,最后淡然无痕。因为那冰冷的声音一已无一丝往日的柔情。难道正邪真的永远不两立吗?真情在正与邪的面前竟如此脆弱。

    青衣少年,面容沉静而苍白,注视着望月娘的目光不再一刻离开,就那么定定的注视着。同时身外闪耀着一层玄青色光芒,十分诡异。双目寒光烁烁,凄冷中似含泪意。玄青色光芒火焰般跳跃着,青衣少年周身不知何时已罩上一层护体真罡,玄衣飘飘,平静中显示着无上修为。

    望月娘娘同样专注的解读着玄衣青年的眼神,同时她想听到一个声音,一个放弃正与邪纷争的声音,然而那冰冷的眼神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一种无望与悲痛抽打着她的甜梦,他不愿从梦中醒来,双手有意识的逃避着虹裳霓剑,此时她怕腰际标志着自己奇绝之境修为的神器虹裳霓剑,因为心里清楚,自己要消灭的是玄洞神龙,即将飞升化仙的魔界神龙,他是妖,可他却是自己几千年的真情。这段错爱,正无声的折磨着她,秀丽的面孔,凄苦中阵阵苍白。

    “快动手吧,否则你会后悔的。无论结果怎样,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是你在我修炼之时,替我摆脱无数痛苦,有缘修炼成为了人形,让我有了人的情感。今夜无论谁死,都不会忘了对方的,对吗?”玄衣少年仍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目光泛着无限柔情,但也仅是一刹那,片刻之后便又闪着刺目寒芒,玄衣青年静静的问道。

    望月娘娘身体微微颤抖了几下,但手已慢慢摸向了虹裳霓剑,只是动作很慢很慢,慢得似乎在逃避,但终于她还是摸到了冰冷的剑身,一股寒意瞬间袭上心头,头脑猛然清醒了许多。

    看着望月娘娘的纤手慢慢摸向虹裳霓剑,玄衣青年脸上竟然微微现出一丝笑意,怆然中含着苦苦的味道,然而却很坚定。那丝笑意似乎决定了什么。

    “你是爱我的,对吗?可惜我终究是个魔物!而你是正道仙人,命中注定要有这么一天的,你我都逃不掉。既然逃不掉,那就坦然面对,让命运决定吧。你该知道的,子时一到,我就要飞升成为天魔神龙了。那时我就会实现我的理想,统一整个魔界妖物玄灵,破坏天封地闸,将魔界所有魔物妖众都释放到天下间,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存在,而不再生活在角落里。我会说服魔界不与正道为敌,共存共亡,天下归一。这是我的万年修真之梦,我们受够了黑暗,受够了阴冷,我们渴望光明。”玄衣青年,说完抬头看了一眼头上渐渐泛出亮意的玄洞天空,目光中现出无穷希冀。

    玄洞之外,月华流水,天宇万颗星斗,星月同辉,宁静中编织着和谐。然而月下总是缠着几抹氤氲,令人莫名的惆怅。时间在一分一秒的逼近子时。终于,望月娘娘右手毅然的抓住了虹裳霓剑,同时身外立时闪耀出一层莹莹浅绿光华。含泪道:“动手吧!”

    注视着望月娘娘秀丽的面庞,玄衣青年怜爱道:“你哭了,为了一个人人喊杀的魔物。我知足了,至少还有人在意过我。宇宙浩瀚无穷,我相信魔界终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一片乐土,在那里充满阳光雨露,鲜花树木,光明,幸福而无忧无虑的生活。那里没有正邪纷争,没有仇恨,没有悲伤,只有真情永恒。你说会有那么一天吗?”说完,玄洞神龙昂首望着无边的黑暗,透过黑暗寻觅着。

    突然间,琼山玄洞上空云开月出,一轮诡异的洞月冲破云层赫然出现在头上,如一个硕大的银盘。玄洞之中霎时洒满光辉,清灵而宁静。放眼望去,酱宁海无边无际的壮阔景象立时出现在眼前。此时的酱宁海一改之前的寂静,海水浩浩荡荡,奔涌不息,层层波澜不停地拍打着海岸。玄洞神龙凝视着圆圆洞月,身体隐隐出现异变。

    几丈外,望月娘娘绿衣飘然,抬头审视着妖月,妖月在慢慢与洞外天月重合,子时将至,二月重合之时,就是玄洞神龙飞升之际。

    不再犹豫,望月娘娘银牙一咬,双唇血出,俏脸霎时变得冰冷,周身浅绿光华顿时浓艳非常,青光暴射,威势吓人。暗聚真力,一声清啸,虹裳霓剑已然出鞘,跳荡着立在望月娘娘头上前方几尺高的位置。剑身七彩光华,红橙黄绿蓝靛紫各色光华各闪剑芒,逼向玄洞神龙。

    玄洞神龙也骤然挥手颂诀,浑身登时黑雾升腾,黑雾中玄洞神龙已然现出本体,只见一条百丈黑龙在黑雾中碾转腾挪,张牙舞爪。双目电射,凶残而冰冷。身后酱宁海卷起如山巨浪立在玄洞神龙身后,随时都会压向敌手。头上一对巨大的漆黑怪锤,闪着诡异青光,不停摇晃,蓄势待发。

    望月娘娘催动虹裳霓剑,但见虹裳霓剑瞬间暴涨身形,周身彩艳飘飞,片刻之后,化为七把神剑,各为七彩中一色,即赤橙黄绿蓝靛紫,紫色神剑居中,左右各三。继而七把神剑疯狂旋转,顿时漫空剑影,又幻为无数把小剑,无数剑芒齐齐射向玄洞神龙。而玄洞神龙双目此时更加冰冷,残酷再加几分狰狞。身后酱宁海浪直冲天宇,在天宇几番翻滚之后,猛然压向望月娘娘,同时那对怪锤也夹着腥风袭来。千钧一发之际。望月娘娘一身娇喝:“虹裳霓剑,浣华索命!”只见无数光影结成道道剑布迎上玄洞神龙的海浪怪锤。

    望月娘娘木然的站在那里,准备听到的那一声同归于尽的悲壮声响,然而却没听到任何声音,一切就结束了。一股酸痛涌上心头,泪眼迷茫中看向那个玄衣少年。

    望月娘娘呐呐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躲开?”

    酱宁海又恢复了平静,就像不曾有过痕迹一样,玄洞妖月重又隐在了云烟之中,一切都暗了下去,黑暗袭来。黑暗中一个温柔而熟悉的声音吃力的传来:“保重,我的月儿!”然后再没有了声息。

    黑暗中,玄衣少年直直的立在江宁海岸,一个他修炼足有万年的海岸,一个他得到人间真情的海岸,一个他充满梦想的海岸,一个他结束生命的海岸。就那样直直的立着,倔强而不悔,虹裳霓剑穿心而过,剑尖还在滴血,玄洞神龙目光注视着一滴滴滑落的鲜血,嘴角露出丝丝笑意,温馨而甜美······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2456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