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操练阴兵

第二百三十七章 操练阴兵

    柳牵浪一阵悲伤,痛苦,悔恨之后,突然想到曾在仙兵典籍上看到过,有些神兵利器之内封印着或是吞噬过无数魔魂鬼魄后,就会具有强大的魔性,这种魔性一旦出现就会反噬主人并不受控制,改变的唯一办法,就是拥有该兵刃的主人练就比它更大更强横的魔性才能压制住它。

    难道招魂神剑是一把魔剑,看着迅速消失在视线中曾经珍爱的丹红色彩。柳牵浪踉跄来到悬崖边上,眺望着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愣愣的想着,然而满眼都是崚嶒山石或是古木层林,已然看不见招魂神剑和水儿身影了。

    哇的一声,柳牵浪又吐了一口鲜血,那口鲜血恰好落在崖边,顺着罅隙向崖下流去。柳牵浪身体摇晃了一下,蓦然栽倒了。

    就在柳牵浪栽倒的那一刻,悬崖底下陡然飘来一个无比美艳的贵夫人,一身金色华服衬着如奇香皇后一样的妙容,只是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得让仍恐怖。

    秋日的天空,天高气爽,但这位高贵的妇人却撑着一把漆黑如墨的硕大雨伞,把自己的身形完全遮挡在伞影之下。

    贵夫人不屑的瞟了几眼崖边昏倒的柳牵浪,发出一阵凄冷而邪恶笑声,哑声道:“吔嗬呵,看来你也死定了,太好了,那个什么耶律央泽死了,天国圣尊也死了,接下来天国大帝一死,整个龙云天下就是我曳灵的了。我又变成了举世敬仰的皇后了,三万年了,柳哥我们终于等到了今天,很快我就会找到玄钢钟,然后摧毁翡翠陵的,救出你,让你做龙云天国的皇帝,而我做你最心爱的皇后,我们就要永远在一起了!吔嗬呵!”说完又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着笑声,身形妖异的飘了起来,向帝都城的内城飘忽而去。

    当柳牵浪再度醒来的时候,感觉面具上似乎有水滴一样的东西正在滴落,发出轻微的滴答声,那东西透过面具的缝隙流到脸上,润润的,暖暖的。同时耳际传来声声无比悲伤的啜泣声,有如悠远的梦境。柳牵浪神志慢慢恢复,睁开了眼睛,发现一个一身褴褛的三四岁小女孩儿,正用小手梳理着自己零乱不堪的头发。

    小女孩脸上脏兮兮的,但通过那双闪动的大眼睛,柳牵浪激动地说道:“丫丫,你还活着!”然后吃力地坐了起来。

    “面具哥哥!你醒了!”小女孩惊喜的喊道。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柳牵浪看着悲伤地丫丫,冷峻的面庞不由也滑落几滴清泪,这泪是为姐姐流的,为水儿流的,也为可怜的丫丫流的,但很快柳牵浪止住了泪水,将丫丫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很久之后,丫丫停止了哭声,哽咽的说道:“面具哥哥,爷爷奶奶都死了,族人们也都死了。以后我再也没有爷爷和奶奶了!呜呜。”说完丫丫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对于丫丫这么幼小的孩子经历如此痛苦的事情,柳牵浪本想安慰几句,可又发现语言原来是那么苍白,无论多么贴心的话都挽不回乾坤二老和那些族人的性命,既然如此,又怎能抚平丫丫心底刻下的痛苦伤痕呢!那就让她承受吧,这样虽然无奈,却无法改变。

    柳牵浪轻轻地抚摸着丫丫的面庞,为她擦拭着眼泪,想到,现在能为丫丫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件帮丫丫把乾坤二老和那些水族族人的尸骨埋掉。第二个,此时的丫丫已经没有了亲人,她又如此幼小,看来眼下自己要照顾她一段时间了,至于以后,再说吧。

    看到丫丫渐渐平静了下来,恍惚间睡着了,睡梦中偶尔还啜泣几声,很难想象她刚刚经历了怎样的伤害与折磨。柳牵浪抚摸着胸前的墨玉骷髅,那股熟悉的冰凉的感觉瞬间游遍了全身,这种冰凉的感觉早已和自己的意念之境和心念之境相通了。再次审视了一眼丫丫,柳牵浪用神识之力将丫丫送入了明天之境,把她安置在一片花海之中,让她在无限馨香中静静地睡去,也许一觉醒来,曾经的痛苦便会淡了许多。

    安置好丫丫,柳牵浪抬头看了看天色,天色已经昏暗起来,最后一缕阳光马上就要消失了。柳牵浪没有时间犹豫,敢紧在明天之境选了几样恢复体力气息的神奇草药,简单处理了一下,就吞了下去。然后盘膝打坐,大约茶盏的功夫便炼化了药物,炼化了药物之后,本来就真力强大的柳牵浪立刻感觉到浑身经脉一阵伸缩趋张,力量又比以前增大数倍之多。柳牵浪内视之下,惊喜的发现,九天绝脉比原来又粗了不少,原来淡淡的金色,此时又浓了一些。

    这种情况,柳牵浪自然认为是那些明天之境的草药的功劳,其实除此之外,要归功于不久前对水儿最原始的那一击。在没有动用真力,愤怒之下,竟然能凭着自身强悍的体质驾驭招魂神剑并劈了下去,而且还硬生生接下了实力强大的水儿一挡,竟然只是吐了三口血,这样的体质旷古难寻出第二个来。也正是因为吐出了那三口鲜血,将经脉之中长期以来淤积的凡体血液吐出了八九分,才使得九天绝脉有了重新创造九天绝血的机会。当然这些,柳牵浪本人并不知道。

    柳牵浪惊喜之后,蓦然回到悲痛之中,顾不得浑身的凌乱,飞速奔下山坡,将乾坤二老和一千多个族众的尸骨挖了一个深坑,就地掩埋了。因怕遭到破坏,连墓碑也没敢立一块,然后拜了几拜,便飘入了夜色之中。

    帝都城西南千里外,离藏尸江不远处,一处晦暗的山谷,突然落下一个白色的身影。只见他在昏暗的夜空下,胸前蓦然多出了一面黑色的小旗,那面小旗,在它的手里泛着黑色的烟雾,烟雾快速的向他头顶的上方飘去,随着黑色烟雾的增多,那面黑色的小旗在慢慢变大,最后变成了一面一丈多长的漆黑如墨的大旗。白色身影将漆黑如墨的举过头顶,接连摇晃着。随着摇晃,漆黑如墨的大旗不停地喷吐出滚滚的黑色烟涛,黑色烟涛不停地向四面八方扩散,并慢慢凝成一团团黑云,团团黑云徐徐上升,不久后,整个山谷上方都被漆黑如墨的云团掩盖了,再看不到天际一丝流星的闪烁。

    当天地之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的时候,白色身影手中的大旗,突然射出一道道青色神芒,朝着山谷中的不同方位射去。随着青色神芒射出,本来已经漆黑如墨的山谷突然又到处充斥着令人难以直视的白色光云。

    然而这一切对那个白衣人,也就是柳牵浪而言,并没什么意外的,柳牵浪催动白光璀钻,寻望着视线中那一片片白色光云,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多不少,整整一千万个石化阴兵。”

    接下来,柳牵浪将鬼神幡朝千万阴兵一指,口中几声吟哦,就听见整个山谷响起哗啦啦,轰隆隆阵阵军甲列阵训练或行军的声音。

    透过白茫茫的光云看去,那些僵硬的石化阴兵此时在鬼神幡的召唤下,竟然井然有序的训练了起来,或是列阵,或是对打厮杀,或登天或入地,竟然如活人一般。

    当阴兵在操练的时候,柳牵浪一脸冰冷的注视着,偶尔再挥动几下鬼魂幡,此时他的面容隐隐罩上了一层黑色的烟雾,而体外曾经淡淡的黑色烟雾,现在已经十分明显,形成了一件黑色的战袍。

    几个时辰的操练之后,柳牵浪突然将鬼神幡连摇几下,口中发出几声奇怪的咒语,那些阴兵转眼之间归回了原位,直挺挺的立在那里,又一动不动了。

    看着归回原位的阴兵,柳牵浪蓦然飘身飞起,御着翠绿的柳枝在整个山谷中穿梭了一阵,一一巡视一圈所有阴兵之后,飘身立在了山谷中央的上空,转身,面朝藏尸江的方向,一只手紧握着缩回原型的鬼魂幡,指着藏尸江不知吟哦了些什么,不久之后就听到,藏尸江方向传来踢踢踏踏的马蹄声和高空中阵阵群鹰脆鸣的声音,接着就看到无数同样雪亮的马匹和神鹰冲进了山谷,霎时之间山谷之中站满了昂首嘶鸣的阴马和冥鹰。

    大概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闯入山谷的阴马冥鹰渐渐少了,先前闯进来的也渐渐平息了下来,这时柳牵浪再度挥舞鬼神幡,将这些阴马冥鹰分配到庞大的阴兵中去了。分配完之后,柳牵浪放出神识点数了一下,共是三百万骑兵,五百万冥鹰,然后扫视了一眼阴森庄严地阴兵队伍,尤其是落在无数阴兵头上的冥鹰和已经坐在三百万阴兵胯下的阴马,然后果断的一挥鬼神幡,瞬间,所有的阴兵连同那些阴马冥鹰化作青色神芒钻入了鬼神幡之中。

    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柳牵浪挥掌驱散了头顶的乌云,天空已是瓦蓝一片,几朵白云微微动荡着,东天一轮红日,映红了整个龙云山的上空。

    柳牵浪心里暗道,幸好又掌握了鬼神幡弥天布云之法,否则昨夜定然完不成阴兵的操练和对阴马冥鹰的召唤。

    柳牵浪抱着双手,凝望了天际流云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再次划入了苍宇,不过没了招魂神剑相助,速度显然慢了许多。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2456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