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次狂赌

第二百七十八章 再次狂赌

    白日不锻兵,夜晚不斗宝,是历年斗宝大会的规矩,白日不锻兵是因为冷夜清辉之下,更显兵刃装备的神奇与诡异。夜晚不斗宝,为的是赛事之公平,众目睽睽之下,你情我愿,愿赌服输。此刻正是云涛徊荡,犁月穿梭的时刻,层层月辉飘洒在斗丹场上,周围数十万各大门派的人士没因为夜晚的降临而纷纷离去,而是知的停下白日的喧闹,静穆的注视着斗丹场地上忙碌的重重人影,期待着另一场眼福盛宴的开始。这些人影有条不紊的撤去了八八六十四尊炼丹炉,然后冰魄真人广袖一挥,瞬间场地之上虚空之中几丈高的位置,出现一座苍崖崚嶒的美玉奇山,大小不过丈余高,缓缓旋转,万华流转,月色下闪耀着绮丽的色彩,山顶之上一挂飞瀑,如纱似练,随风翩然,其下一汪幽潭,翠波涌动,寒烟袅袅。玉山周围祥云缠绕,山内云烟袅袅,隐隐翠木修竹片片,偶或灵禽飞跃穿梭,唯有潭瀑清了,其他皆是朦朦胧胧,山虽不大,但却穷极视力,无法洞其终极。

    潭岸,略显宽阔,其上陈列着二十三间古朴的露天锻兵石室,每个石室之内都有一座锻兵炉,一把精钢巨斧,一面玄阳钻晶砧板。

    冰魄真人环视了一番周围各门派的人士,凝视着虚空奇山高声道:“此乃我派一处锻兵玄境,名唤飘渊。此时已是入定时分,有请各派各出一名锻兵师入境锻兵,明晨日出为限,仍如往届,评出前三甲,质优者胜!”话语未落,翻腕弹指,飘渊之下,修炼场正中央一声轻微波动,出现一个清光圆盘,离地尺余,凌凌泛光。众人凝神看去,原来是进入飘渊的传送法阵。

    月色下,十六仙门,三大家族和四大门派的锻兵师,先是十六仙门和三大家族的锻兵师先后跳上了传送法阵,化作一道青光,瞬间射入了飘渊之中,继而四大门派玄灵门,文阳宫,修罗寺和清心道的锻兵师也朝传送阵走去。

    玄灵门这边,上场的是一位三段高阶锻兵师,是火龙真人门下的一位长老级人物,体型健硕,举止飘逸,神采飞扬,人称锻剑仙君逸飞扬。文阳宫上场的是号称仙界锻兵老祖的门下一名成名弟子锻长虹,是一位五段中阶锻兵师。修罗寺出场的是一位高个膀圆的大脸和尚,听人群中议论,此人叫补天神罗敞天飞,佛号阔虚,是一名三段高阶锻兵师。清心道上场的是一位俊美后生,一袭青衣长衫,目烁神灵,面飞羞涩,不过名号倒不小,仙界唤作诛魔锻神斩界穹,是一位四段精阶锻兵师。

    昏暗中,一直一身煞气冰寒的文阳公子,一直无法消除败赌的怨恨,双拳攥得咔吧直响,双目布满血丝,射向玄灵门,尤其是那个柳牵浪无限仇恨,同时头脑之中思路飞速的旋转着。当看到自己门内锻兵师锻长虹就要射身传送阵那一刻,突然发出一声惊天暴喝:“且慢!”声音之高,冰冷至极,几十万各门派弟子被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惊得浑身一震。刹那间便打破了月夜的寂静,各派弟子不由又沸腾了起来,踮脚看向文阳公子。

    听到文阳公子的暴喝之声,玄灵门那边冰魄真人,善惯书生,其他各位峰主以及重新回到场地的火龙真人,紫霄真人,傲宇真人三位峰主皆是一愣,不由投去惑然的目光。

    南侧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也是深感意外,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片刻后便印证了二人的推断。

    只见文阳公子,冷面寒霜,巍然步入场中,扫视一圈周围的各门派要人,然后视线直直的落在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身上,挖苦道:“日间,柳代峰主丹术绝伦,在下甘愿认输,不过在下赌兴未尽,还想和柳代峰主一赌,只是不知柳代峰主可敢应下!”

    闻言,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再次苦笑道,心中暗叹此人竟如此有失仙风仙度,如此不依不饶,岂不是形悔。

    冰魄真人听到文阳公子如此说辞,而且直接向代峰主柳牵浪发问挑战,心中不满,但也没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投向柳牵浪。

    柳牵浪同样回敬了掌门峰主和诸位峰主投来的目光,然后向文阳公子一揖道:“既然文阳公子有如此雅兴,不妨明示,你我二人如何赌法,又赌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身上所带来的所有财物灵药宝物斗丹之时全数做了赌注,而今你拿什么和我赌呢?”

    “对呀!”人群之中传来应和之声。

    “哈哈,那是不假,难道你认为我堂堂文阳公子会赖下你的赌注不成!我只是先问你敢不敢和我赌,至于赌什么,自然让你心服口服!”文阳公子似乎又恢复了得意的神情,不屑的审视着周围好奇的众人。

    其实柳牵浪本打算,易宝大会结束之后,除了那五位炼丹师,其他的所有宝物都会暗中奉还的,毕竟文阳宫是仙界大派,从内心深处来说,不希望自己的个人恩怨让玄灵门和文阳宫结下太大的仇怨,这对各大门派相处极其不利,这也应该是在座的所有门派要人共同的心思。可这位文阳公子不依不饶,大有置人死地而后快的毒辣,如此之人何须同情。至于门派之争古来有之,自己一个初踏仙门的小辈,顾及不周全,倒也无可厚非。

    想到这里,柳牵浪爽朗一笑:“哈哈,既然文阳公子执意如此,那我柳牵浪再不识抬举,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好!我答应你,你说吧,怎么赌,赌什么!”

    文阳公子一听,心中不由一阵心潮起伏,心想我就不信,你小子鬼使神差的练出了丹药,还能锻造出出神入化的兵器,没准儿根本不会。而自己从小通晓天地玄妙之学,受尽门派之中无数巧匠能工的浸染,而且精通锻兵之术,一共九段二十七品锻兵师等级,自己已然是五段上品的级别,远远超出正要上场的每一位锻兵师,胜过你小子绰绰有余,除非你是锻兵是以上锻兵王以上的品级。

    瞥视着柳牵浪文阳公子哈哈笑道:“自然是锻兵之术了,索性你我二人亲自上场,各展才华,一切输赢以所锻神兵为准!至于赌注嘛!”说着话,文阳公子,虚空一点,场中十丈虚空位置蓦然爆闪出道道翠色寒芒,令人无法直视,将整个修炼场都笼罩其中,翠色寒芒一阵爆闪之后,慢慢凝缩,最后仓啷沉吟之后凝成一把丈余翠虹巨剑处在虚空,震颤不止。

    “苍穹剑!”人群之中不知哪位有识之士惊讶的喊出此剑的名子。苍穹一出,万魔亡踪,苍穹剑乃是洪荒剑仙苍穹升仙之际留下的仙器,冰玉属性,历经无数次正魔大战,噬杀无数妖魔鬼物。自从苍穹飞升,此剑曾引起各派人士数次争抢,然而仙剑认主,从未遇到它所认定的新主,一度失去踪迹,传言沉于南天洋洋底。亿万年后,南天洋一头巨兽妖化成仙,一日兴风作浪,将此剑翻卷岸边,被洋边一个复姓文阳的顽皮孩童所得。因为此剑为九天星河翠玉所炼制,通体翠****滴,煞是好看,自此这个孩童爱不释手,终日作为玩具,成年之后,传与子孙,历经百余代人,最后落到一个叫文阳穹捷的孩子手中,此子聪灵慧秀,合该与此剑有缘,机缘巧合,破了此剑上的封印,获得该剑的修炼仙诀苍穹诀,从此,这个孩童踏上仙途,凭着苍穹剑笑傲仙界,开山立派,名曰文阳宫。文阳宫历经数万年,方就今日仙界辉宏伟业,而苍穹剑也因仙界相对太平,一直为文阳宫封印在苍穹殿之内,宁静安歇。

    但令人无法想象的是,文阳宫如此开派神物,怎么会出现在文阳公子的身上,到底是传承还是文阳公子私自破封取之,令在场的各大门派的要人疑虑重重。然而苍穹剑再是神奇,终究是文阳宫之物,也轮不到门外人插话的份儿,所以也只好眼睁睁看热闹。

    如此赌注一处,慈缘大师,清心道人,玄灵门各峰主,以及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的门派要人都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柳牵浪,看他到底如何应对。

    试问当今仙界,能与苍穹剑相提并论的赌注能有多少,各派要人心中底儿清。故而此番赌约,包括玄灵门在内都认定了柳牵浪是输定了。因为甭说比试锻兵之术了,就连赌注都拿不出。

    然而令在座的门派要人更加诧异的是,柳牵浪看到苍穹剑,不但不惊不慌,面色从容,比任何人都更加好奇的审视着苍穹剑,赞叹连连,似乎忘记了自己也要出赌注一般。

    看到周围尤其是各门派要人讶然的审视着苍穹剑,文阳公子全然忘了斗丹失败的痛苦,脸上又恢复了得意的神情,手腕也变得灵活了,悠闲地扇着裂云扇,不屑的看着柳牵浪,就等他知难而退,乖乖地交出白日里赢取的一切。

    柳牵浪似乎根本忘了周围的世界一般,沉醉在苍穹美妙绮丽的光华之中,以至于周围的群众认为他傻了或是故意在找理由回避。

    柳牵浪自然不是傻了,沉醉在美妙的苍穹剑光华之中的时候,内心正在波涛汹涌的翻腾,在赌与不赌做艰难的选择。柳牵浪很清楚,应下了这样的赌约,自己身上最能令人信服的赌注就是招魂神剑,然而此剑一出定然会引起更大的哗然。恩师界通道人曾一再告诫自己宝物不要随意示人,否则轻则带来杀身之祸,重则引起仙界哗变。或者毁约不赌,然而这岂是柳牵浪的性格,柳牵浪向来认为修仙之路漫漫兮其修远兮,前进一步多难,宁死不退!

    但再艰难的选择,终究是还要选择的,柳牵浪眼眸之中慢慢显出刚毅之色,抬眼凝视着文阳公子,良久,良久。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2456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