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化敌为友

第二百九十四章 化敌为友

    “在座的各位朋友,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因为后面将有数十位同道朋友前来,故而在下想暂且包下兰香酒馆一用。当然诸位酒兴正酣,在下扫兴之余,略作补偿。这些魔灵石,在座的诸位每人一份,希望诸位成全!”说完,衣袖一挥,数十道浓烈色彩的神光划过,诸位酒客低头一看,各自桌前都闪烁着一堆无比绮丽妖异的魔灵灵石,灵宝,甚至还有几颗魔灵晶。

    皆是无比诧然,张着嘴巴一会儿看看柳牵浪,一会儿看看馨蕊兰花,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馨蕊兰花在柜台后,闪烁着复杂的眼神,怅然若失,似乎根本没看到眼前的一切,双眸些许执念的注视着柳牵浪,很久,很久。

    而柳牵浪抛出魔灵石之后,似乎也当众人不存在一般,目光复杂的凝视着馨蕊兰花。

    众人彼此对视了几眼,胆大的,试探着捧起魔灵石不可置信的离开了兰香酒馆。接着,其他人见到离开之人并没什么不妥,陆续知的揣着宝物,满脸兴奋地离开了。

    看着眼前曾经陷自己于寒潭地牢的曼妙女子,柳牵浪本想一剑斩下去,然而此刻不知为何,审视着对方秀美的眸子,却迟迟不愿下手。

    柳牵浪终于只是淡然说道:“好!”然后稳步走来,坐下。

    拿起一杯兰花美酒一饮而尽,声音有些冰冷的道:“兰花美酒依旧,只恨含香,难永久!今夕狂醉,只当一抹相思,千年后!”

    “哈哈,怕又有何用,该来的总是躲不过,谢谢公子,此时还敢喝下馨蕊兰花倒的酒。”馨蕊兰花苦笑道。

    “既然我活过来了,何惧再死一次?”柳牵浪追问道。

    馨蕊兰花,落下一行清泪,幽然道:“若是早识公子十年!也许这兰花美酒还会飘香不休的,可惜??????兰花酒没毒,梦香馆却有迷心树!两种香味午夜相合,便是世间奇毒迷药,转瞬即倒。”馨蕊兰花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剧烈的咳嗦。紧皱着眉头,一脸苍白。

    “多谢馨蕊兰花的坦诚!你是否加入了魂煞门?”柳牵浪看住捂着胸口,一脸冰冷的问道。

    “自然不是,不过一切多说无益,这个,请公子笑纳,是我馨蕊兰花至为珍爱之物,更是我类族人几万年来一直捍守的秘密,这是橙色龙珠??????咳咳??????”馨蕊兰花又是一阵剧咳,接着断断续续的说道:“这是,橙色龙珠的仙启九瓣馨蕊兰花,先人遗训,遇到杀死守护橙色龙珠神兽噬骨炫鱼之人之时,我族便完成了守护橙色龙珠的使命。而今终于遇到了你,我终于可以放心的去九泉之下与族人团聚了!咳咳??????”馨蕊兰花终于吃力地说完,然后苍白的脸上,紧皱的眉毛,慢慢舒展开了,嘴角丝丝鲜血,但脸上痛苦中带着些许留恋与无奈。

    “九蕊馨蕊兰花!”柳牵浪凝视着掌心幽兰闪烁的玉兰花,自语着。馨蕊兰花是橙色龙珠的护珠使者,而那条怪鱼是橙色龙珠的守护神兽,那么自己匆忙离开寒潭地牢之时,看到的潭底闪烁的橙色神光,一定是橙色龙珠了!而现在,馨蕊兰花又交给自己橙色龙珠的仙启九瓣馨蕊兰花。也就是说已经得到了七界龙珠的一颗。

    柳牵浪虽然痛恨馨蕊兰花加害同道朋友,同时又对其无限感激,对此女坦率的作风更有几分赞赏。看其为人,定然不是为恶之辈,怎会如此任魂煞门驱使呢!难道是那颗魂煞令使抛给她的腐心丸之故,但眼下看来,对方并不惧怕死亡,竟然在自己面前服下剧毒,显然另有隐情。

    想到这些,柳牵浪垂望了一眼已然渐无呼吸的馨蕊兰花,隔着玉桌,蓦然伸出双掌,两股强大的白灵气息同时催动,几道神芒之后,馨蕊兰花脸色再次红润起来,接着柳牵浪自怀中取出几粒自己研制的解毒丹药,轻轻放到了馨蕊兰花的口中,然后静静的看着她。

    大概两个时辰后,馨蕊兰花如做了一场噩梦,美眸睁开,感到浑身无限舒爽,内视之下,发现体内的腐心丸之毒和迷心树之毒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心中无限感激。而对面,那个英俊,有些冷漠的公子自顾和着兰花酒。

    “为什么救我?你不恨我吗?”馨蕊兰花死而复生,有些诧异道。

    “我只是想知道,魂煞门究竟驱使你做什么,我的那二十二位同道朋友究竟如何了?”柳牵浪淡然道。

    闻言,馨蕊兰花有些失望地说道:“既然公子救了我,我再死又有何意义,我告诉公子便是。其实我们是灵木一族,洪荒之时曾对龙族有恩,故而得赠七颗龙珠,在其护佑之下,虽然在这弥天沙峪,却能幻化神奇,享受着仙境一般的生活,直到近几年,不知为何魂煞门之人突然闯入,从此无恶不作,更为我服下腐心丸,以族人性命相胁,做下许多不仁之事!数月前,魂煞门突然命我想方设法囚禁不久后即将闯入弥天沙峪的二十三位正道之人,但为什么,魂煞门并未告知,在下也不敢问!你的那些同道朋友此时就在蓝香香酒馆地下的密牢之中,只是被魂煞门之人封印了法力,暂时并未伤其性命。”

    说完,馨蕊兰花面有愧的注视着柳牵浪,然后落寞的移开目光,望着天宇稀落的星辰。

    “如此说来,你也是受害者,之前言语间,有些冒昧了!”柳牵浪看到馨蕊兰花失望的表情,不忍的说道。

    馨蕊兰花,美丽的眸子蓦然转向柳牵浪,脸上立刻浮上一丝欣喜,久久说不出话来。

    两人静静的对默了一会儿,嗅着满屋的兰花香味儿。柳牵浪脸色布上几丝温暖道:“不管如何,在下真心喜欢这兰花美酒,希望她芳香依旧!”

    馨蕊兰花,重重的点头道:“只要公子想喝兰花酒的时候,随时来蓝香酒馆,小女子定然全心相陪!”

    接着二人,各自举杯,相视饮尽,由馨蕊兰花在前面引路,步出蓝香酒馆后门,向蓝香酒馆不远处的地牢走去。

    站在兰香酒馆的地牢门口,馨蕊兰花瞪大了眼睛,惊异的扫视着地牢,地牢里狼藉一片早已空无一人,二十二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而能够进入地牢的人只有自己。馨蕊兰花看着手中硕大的牢门钥匙哑口无言,不敢直视柳牵浪焦急的面庞。

    柳牵浪看着空荡荡的牢房,反而没馨蕊兰花想象的那么生气,只见他飘身在老房内外审视了一会儿,沉静的说道:“老板娘所言不错,看这里如此狼藉一片情形,定然是对方发现了我逃出寒潭水牢和你身份暴露之事,所以仓促之间迅速转移了!”

    “那,那他们会去哪里了?”听道柳牵浪如此说,很怕柳牵浪再度误会的馨蕊兰花总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如此情形,若是说自己做了手脚,真是百口莫辩。闻言,馨蕊兰花呐呐的说道。

    “这未尝不是好事,对方显然想到我等会来这里救人,仓促之间没有杀人灭口,说明对方并不想伤害诸位同道的性命,一定另有图谋。”柳牵浪自信的说道。

    馨蕊兰花,秀眉微蹙,想了一会儿,有些痛苦的说道:“若要找到他们,其实不难,只要橙色龙珠相助即可!”

    “橙色龙珠?好!”闻言,柳牵浪注视了一眼脸色有些痛苦的馨蕊兰花,然后毅然射出兰香酒馆地牢朝那处荒野大山御剑飞去,看到后面缓慢飘身随之而来的馨蕊兰花,银袖轻挥,将其吸到仙缘剑之上,骤然加快了速度,在天宇之中,几个忽闪便不见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2456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