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万涧山骨指窟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万涧山骨指窟

    当金仙文书库所有仙文书卷化作金光射入柳牵浪胸前的墨玉骷髅内,柳牵浪运用强大的神识之力将它们和之前得到仙文精魄进行了合成,然后储存在抉天之内一个稳妥的地方。

    完成此事后,柳牵浪大概又用了不下若干个时辰。

    没有了金仙文书卷的金仙文书库立刻变得昏暗冰冷,空气中充斥着污浊的味道。远处的绮灵泉顿时失去了灵气的源泉。柳牵浪心里很清楚,也许活音泉和绮灵泉以后再也没有曾经的神奇了,对此心中很是可惜了一阵。

    有那么一刻,把已经收入墨玉骷髅的金仙文书卷甚至想重新再归回原位,但思索再三还是放弃了。不过最终还是不忍看到如此神秘的境界,以及绮灵和活音二泉的陨亡。做了一件未知未来如何的事情。柳牵浪自怀中又摸出一颗清灵果,攫取一部分金灵之气注入其中,然后凿地埋下,期望此颗启灵果之中的种子终有一天会芽,生成启灵金树。继续为二泉提供神奇的金灵之源。在此期间,柳牵浪藏入地下金仙文一卷,暂且维持启灵树芽之前的金灵之气的源头,暂且维持这里的气息平衡。

    如此折中的做法,柳牵浪心中多少算是坦然了一些,接着拱手向周围拜了数拜:“天则掌门和巫尊先祖原谅晚辈,晚辈并非有意破坏您俩位老人家留下的这些金仙文书卷,晚辈只是暂时移走,如果再次可以确保此地安全之后,一定将这些仙卷如数归还,不过此前,为弘扬仙卷之中的天机奥妙,还求二位仙祖原谅,将他们译作低阶仙文传给门中弟子阅览了!”

    接着,柳牵浪略一感应,便找到了那两扇出口处的白玉大门。柳牵浪飘身近前,一番审视后,现两扇玉门十分厚重苍浑,远远比当年自己从外看时要更加诡异的多。【愛↑去△小↓說△網 .ai qu xs】还记得,当年在仙学城学习的时候,曾经因为好奇来到这仙学堂第四层传说中的金仙文书库,自己当时费尽力气也没进来。那时候从外面看这两扇白玉大门,其上刻满无数诡异的纹线。那些纹线古朴粗狂,构成了座座连绵奇峰的景象,而且在连绵群山层层雾霭中漂浮着一段诡异的白骨。而白骨周围布满奇诡的符咒。

    现在看来,心中多少有了解释。那些绵绵群山就应该是灰灰洞天自己所见到的周围世界,白玉骨定然和那三个神秘的水族女子存在着某种渊源,虽然暂时自己还不清楚这种渊源是什么。而那些当时自己自认为是巫咒的那些奇文咒语,其实都是变异的金仙文文字。它们一起构成了一个十分复杂的封印法阵。

    自己现在若想出去,那就只由揭开这些封印法阵才可以。这还只是外面当年自己看到的情景。而这两扇虽然没有古老的印记,但却闪烁着一种新布上去的封印,封印之法单一却是极其邪异。从表面看来,柳牵浪一筹莫展。

    因为这个空间除了自己和三位诡异的水族女子之外,再也没有看到其他人光顾,柳牵浪很肯定的认为这个新封印就是三位女子离开时留下的。

    她们这是何意?不久前骗走自己,偷了三本金仙文书籍,现在走了,却不嫌费力的布上这么一层结界,难道是不想让自己出去?也或许是单纯的想封锁这里?柳牵浪思索中突然想起当年兰双曾经对自己和宋震说起,这个金仙文书库封印着一个十分强大的魔界妖物。不由瞬间感觉到脖子后凉,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看。

    传说那个妖物,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数万年前,正邪大战都无法诛杀于他,最后传言封印在了此处。幸好,到现在为止,柳牵浪都一直没看到那个妖物。想到这个妖物,柳牵浪认为三位神秘的水族女子也可能也是顾忌这个妖物,所以才加了新的封印吧。

    不过不管怎样说,柳牵浪只有一个想法,快些出去微妙。于是放开神识,搜索了周围一番,现暂时没什么危险,赶紧集中精力研究起眼前的诡异封印。

    柳牵浪催动白光璀钻,一阵乎寻常的探析后,慢慢现了这个封印的端倪,表面看去白玉门上呈现眼前的是一处美丽的山坡,山坡之下一条弯曲的小河,山皮之上,高山之下,一处花团锦簇的山洞......柳牵浪越看,心里越是激动,因为这个封印表面描述的竟是当年和水儿曾经在墨玉骷髅之内一个小山坡设立花房的景象,如此的景象,除了水儿和自己,相信世上能够再现的就只有爱宠奇奇了,不过奇奇不过是一只灵禽,况且它也不会这么做。那只有一个解释,布下此封印之人一定就是水儿无疑。

    看来之前自己的判断还是没错,但是水儿明明认出自己为何不和自己相认呢?柳牵浪心中无限激动也无限疑惑。继续探析着封印,表面的图案之中,柳牵浪也惊异的现,构成图案的每一个线条都十分熟悉,思维一阵跳跃后,柳牵浪脑中灵光一闪,霎时明白了其中的奥妙,继而眼中闪出一阵兴奋,封印也就随之解开了。

    不过解开封印的时候,那些构成团的线条突然之间在白玉门上一阵游走,最后形成七个水雾弥漫的古老椰国水花纹文字——万涧山骨指窟。

    “万涧山骨指窟。”柳牵浪一边审视着七个字,一边歪头想了一会儿,很快想起自己小时候恩师界通真人为自己授功之后,曾谈及天下名山大川和地仙界各大门派之事。这万涧山就是仙界有名的九大名山之一,而骨指窟就是仙界有名的三大邪派之一邪灵谷中四大分支中的一支。

    柳牵浪想到此不由眉头一皱,水儿怎么会和邪灵谷扯在一起!难道大难不死的水儿加入了魔教?柳牵浪知道水儿的确未死,心中无限快意,但同时心中又有莫名不详的感觉。

    水儿布下这个结界显然是在告诉自己她现在所待的地方,而非任何一种之前猜测的那样。这说明她也完全认出了自己,而且也没忘记自己,但她的行为的确有些令柳牵浪不解。柳牵浪琢磨了一会儿,心道一切疑问以后再说吧。

    接下来,柳牵浪又开始花费更大的力气先后破解了白玉大门外的数十道封印,连玄天真力都用上了,最终站到了白玉大门之外。

    柳牵浪出来之后,重新又封好了封印,并加固了几层自己设置的封印,这才放心。立在白玉门面前,柳牵浪想起当年和各国新老弟子在仙学城的情景,感触良久之后,才一步步自四楼的台阶一步步走下去,每经过一层,都会驻足别有深意的看一会儿。

    整个仙学城此刻空无一人,显得即使空廖寂寞,柳牵浪极其轻微的脚步声都能在空荡的学堂楼宇间回荡好久......

    就在柳牵浪身形隐没在白玉门大门的时候,他身后不远处其实一直立着一个一身黑色衣着短衣打扮的雄壮青年。

    这个青年双目炯炯,额头上还有一颗立生的眼眸,其内闪烁着妖异的红色。他脸色略有些黝黑,眉宇之间满是霸王之气,他双掌之间在闪烁着一种诡异的神芒,是殷红的血色。

    他是来诛杀柳牵浪的,是奉师父霹雳玄魔之名而来。本来在柳牵浪专心破解封印的时候,他双掌之间的炼魂煞气已经罩向了柳牵浪的身体,下一刻柳牵浪就会形神俱灭。

    然而就在这时,柳牵浪无意间的一侧身,他蓦然现了这个师父口中的白魔鬼,胸前挂着的墨玉骷髅之下还有一颗闪着灰色的狼牙,那是自己曾经送给兄弟柳牵浪的狼牙。

    他迅收回了炼魂煞气,然后诡异的退到黑暗中,心涛狂涌,三眸飙泪,“牵浪!”他恨不得扑上去,可是他不能。

    因为眼前的昔日的兄弟现在是玄灵门的弟子,是地仙界正道四大门派之的弟子,而自己却是魔派魔魂宙之人。在黑暗中自己是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却是一条三眼狂狼。他会认自己这个哥哥吗?他无限悲楚,双掌已被自己的炼魂煞气灼伤,但他浑然不觉,也或者是他有意在选择这种痛苦。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当年和家人一起被驱除青石山的时候,为了追逐姐姐柳娟不幸迷路,结果因为救人误入魔派,如今据师父霹雳玄魔所说,当年自己所救的那个人虽是正道之人,但却修炼一种歹毒的魔功——化形大法。

    自己当年好心救了他,但他却恩将仇报,将自己变化成为一条巨大的三眼狂狼,浑身漆黑,面生赤红三目,从此供他修炼魔功之用。直到师父有一次现,将其诛杀而死,自己从此获救,但却十分遗憾,自己从此化为巨狼之体,痛苦万分。

    后来师父霹雳玄魔终于探出这个害自己之人的身份,原来是地仙界四大门派之玄灵门太苍峰中一个叫云中子之人的弟子花都子所为。从此,自己甘心加入魔派,誓从此与正道门派势不两立,潜心和师父修炼炼魂煞气。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2459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