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母蛊卵神

第五百六十五章 母蛊卵神

    第五步六十五章母蛊卵神

    “呵呵,这梨花酒真美,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柳掌门一起喝到!”文阳公子笑道,然后他站起了身形。

    “一定能喝到,因为公子和执情宫主的交情非浅,如果公子愿意,似乎随时都可以到北天洋执情宫去喝!我这里的梨花酒会没,但是那里一只有!”柳牵浪道。

    “呵呵,你羡慕?”文阳公子闻笑道。

    “不错!羡慕至极!似乎执情宫主对公子情有独钟!而公子也对执情宫主十分在意!这样的情愫很让柳牵浪垂慕!”柳牵浪说道。

    “哈哈!你很喜欢执情宫主!是吗?”文阳公子突然脸上莫名的一红,问道。

    “这?的确如此,不过文阳公子勿需介怀,像执情宫主那样的奇女子,我想没人不会喜欢!”柳牵浪承认,但是怕文阳公子误会,这样说道。

    “哈哈!哈哈!”文阳公子,突然变得很高兴,笑着朝洞府之外走去。

    “你还要去血龙谷?”柳牵浪问道。

    “为什么不去?翠叶的仇还没报,回去后我没法向她交代!”文阳公子回眸反问道。

    “我说过,龙血尸的母蛊卵神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公子就是去了也不见得找到,找不到母蛊卵神,一个龙血尸也杀不死!”柳牵浪提醒道。

    “可我若是找到,消灭母蛊卵神,那就意味着彻底消灭了龙血尸!是这样吗?”文阳公子问道。

    “不是!但是起码那些龙血尸再被诛杀的时候,再也没机会复活了。另外操控龙血尸的灵启是一面血红色的小旗,叫龙血幡!龙血幡上绣有一条殷红如血的红龙!”柳牵浪解释道。

    “好!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还请柳掌门不要介意,要再打扰一下贵门的凝血峰血龙谷!”文阳公子说道。

    “哈哈!你不希望我和你一起去吗?那可是玄灵门的管辖,我应该看着你点儿才对,我担心你顺手牵羊,偷盗我们玄灵门的一些天材地宝!”柳牵浪笑道。

    “哦!你很小气,我不希望你和我一起去,因为这是我的私事!不过,你非要跟着,我也不介意,有这样一位玄灵门潇洒的掌门跟在身边,传出去不丢人!”文阳公子笑道。

    然后脚下璀璨的洁白朵朵梨花飘起,驾着梨花儿云朵冲出了浪客无极府,滑入了天宇。而柳牵浪看着文阳公子近乎窈窕的身影,也拥着仙缘剑随之而去。

    此刻是夜晚,天宇幽蓝,新月弯弯,寒星点点。

    两道光虹在月色下迅向龙云山彤云峰的方向遁去,一道洁白,一道白中泛红,都很美。

    血龙谷,血龙河之下暗谷之内。

    肖俏郎盘膝而坐,身形漂浮在昏暗的虚空中,浑身流转着殷红的色彩,让本来黑暗的暗谷,到处充满红色的味道。

    肖俏郎双手掐着一个奇怪的法诀,而头上龙血幡在随着夜风飘扬,龙血幡之上的血色红龙闪烁着晶莹剔透的红芒。

    整个血色红龙的龙头,龙尾,龙睛龙鳞,甚至龙须都清晰可见,血色红龙光芒万道,它在射出道道殷红色的光芒的时候,也在吸收着无数道更加殷红的光芒。

    肖俏郎下方一丈外立着三个龙血尸,一个肥胖,一个中等,还有一个较瘦。三具龙血尸直挺挺的立着,躯体不停地吸收着道道殷红的光芒,那些殷红色的光芒正是龙血幡射来的。他们木然的瞪视着眼眸和张着露出森白獠牙的嘴巴。

    殷红的光芒不断被吸入的时候,三具龙血尸,渐渐灵活起来,身体不再强硬,眼眸也开始射出夺人心魄的殷红的色彩,嘴里殷红色的寒烟汩汩。

    他们三个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方队,少说也有上万人,他们和前面的三具龙血尸一样,也在不停地吸纳龙血幡射来的殷红神芒。万余个龙血尸,浑身殷红血芒流转,目光阴冷赤红,森白的口中长烟喷出,昏暗的暗谷因此变得狰狞而恐怖。

    这是肖俏郎在催化龙血尸,他需要不停地为龙血尸注入新的血灵魔气,然后让他们纷纷自我修炼,从而不停地进化,先是龙血肉尸,然后是龙血甲尸,接着进化成为龙血石尸,龙血金尸,龙血尸魔,......以至于最后进入无敌血龙幻境!

    不过进化的过程,实在是漫长,现在肖俏郎催化中的龙血尸,最强大的也只是龙血甲尸的境界,当然三个龙血尸魔除外。大批的龙血尸还只是处在龙血肉尸的初级阶段。

    肖俏郎浑身殷芒霍霍,寒烟升腾,口中吟哦声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刺耳,听着令人眩晕呕吐,但是他却一直不停,脸色凝然,目光阴冷。

    他扫视了一眼眼前的三具龙血尸母蛊,然后冰冷阴狠的说道:“去!三位龙血尸魔母蛊,继续催炼!尽快让他们达到龙血甲尸之境!”

    三具龙血尸母蛊龙血尸魔闻言,原地一股殷红色的寒烟升腾后,下一刻他们出现在左右三个千丈外的位置,然后也像肖俏郎一样,盘膝坐在虚空,头上也纷纷出现一个龙血幡,不过他们的龙血幡显然是肖俏郎头上龙血幡的复制品。

    而他们身下,昏暗的山谷地面上,无数殷红如血的龙血尸,像虫子一样到处蠕动着。直到三具龙血尸母蛊催动龙血幡的时候,大地之上骤然闪烁出无边无际的殷红色彩,整个地下暗谷犹如一条浩瀚的血色火海。

    肖俏郎放眼环视了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一次加强了对头上龙血幡的操控,龙血幡一阵光华大盛,骤然射出更加璀璨的殷红光芒,然后不断加强,到最后几乎成了殷红光柱。

    而同时龙血幡吸收的殷红光芒也如变得如滔滔江水一样,不停地流入龙血幡。

    顺着这些滔滔江水一样的殷红光芒看去,现它们竟然来自暗谷深处的三层古老的青石楼宇建筑。

    只见青色的古老楼宇之内中心位置频频射出一道道殷红色的光涛,一浪接一浪,在肖俏郎身后形成一道血**灵之河,涛滚浪涌。所有的血**灵之气都源源不断的流入了肖俏郎头上的龙血幡之内。

    而整个古老的青石建筑因为殷红血**灵之气的渲染,整个建筑都变得血色殷红,远远看去,就像一座血**塔一般,令人震撼而恐怖。

    “轰隆!”

    突然暗谷内一阵轰天巨响。肖俏郎顿时感到身后一股无穷的巨大力量推来,心中暗道不好,身形一转,迅抓住头上的龙血幡一摇,登时下方的所有龙血尸纷纷化作无数殷红色的红点,梨花带雨般射入了龙血幡。

    然后掌心一道血色神芒妖异的一闪,殷红色的龙血幡也不见了。

    这个过程快如闪电,之后,肖俏郎立刻朝远处的古老青石楼宇看去,只见那里犹如西天落日一般,到处殷红的彩霞飞舞,漫天飞沙走石,而飞沙走石中,赫然矗立着两个人影。

    一个银衣白,白狂飞,银衣飘飘。另一个洁白素袍,摇扇逍遥。

    他们二人中间的位置正闪烁着一只洁白的精致银晶葫芦,那里面正装着骨指窟巫尊圣女给自己的龙血尸母蛊卵。

    只见龙血尸母蛊卵在璀璨的银晶葫芦里还在鼓鼓的跳动着。

    “是他们,他们没死!”肖俏郎一阵惊骇,同时看到龙血尸母蛊卵被夺,不由更加愤怒!阴冷的目光一阵爆闪,长啸一声,然后化作一道血色殷芒,遁走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2459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