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午夜群芳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午夜群芳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午夜群芳

    “哈哈,看到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齐天楼苍穹金虹大阵分阵日益完善,本独影苍皇真是高兴!好了,你继续操练吧,我去别处看看。”

    独影苍皇长长影子一阵大笑,影子头部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一阵颤动,然后左右转头看了看两侧的金心白骨冥魔骷髅人大军,狂笑而去。

    “恭送独影苍皇!”

    冰劲狼此刻已是大汗淋漓,哪敢站起来,看着呼啸而去的长长身影,颤音相送。

    这个影子太骇人了,自己就亲眼看到过曾经有一个齐天楼逍遥境殿主质疑他本体何在,他只是正了一下身体,然后这位殿主便发疯一般惨叫起来,然后崩体了。

    冰劲狼没敢起身,直到对方长长的身影离得很远很远了,才起身极其认真的操练起自己的苍穹金虹分阵,再也不敢分神了。

    柳牵浪隐匿在万丈外,一直注意着独影苍红来去的变化,心中对这个邪异的影子做出各种猜测,对于灵影一说很是怀疑。

    对方影子投射的角度极其诡异,并非苍穹月华所致。因为当月光射到他站立在虚空飘楼之上的立影之上时,其身后并未有投影,反倒是他的影子在另一个角度。这个角度很显然受着他随意的操控。

    虽然是影子,但是比一个人的肉身还要行动迅速灵活。还有其侧着身体,应该是故意为之,只是不知如此做的理由。

    他一定有本体,而且本体就应该在虚空漂楼之内,柳牵浪观察后得到这样的猜测。有心追上射入虚空飘楼一探,可是左右一想,有些不妥,况且天月西沉,离亮天不远了。自己应该赶快回去,否则极九宫甘露阁床榻上的花儿,早晨醒来发现自己不在,有些不好解释。

    于是,心念一动,悄然操控着幽灵舟瞬间又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齐天楼极顶空间内,下一刻,挥袖放出幽蓝蜻蜓,很快人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甘露阁寝房之中了。

    寝房内,窗外已无月色,空间中昏暗而静谧,淡淡温香暖人,床榻美玉光晕柔柔,珠帘内华绽放,妖异如花儿。

    透过珠帘,影影绰绰看到花儿妙体婀娜,纤掌托腮,睡得香甜醉梦。柳牵浪看得很是羡慕,很想躺在温柔床上美美睡一觉。

    不过,花儿和自己论起来可是师兄妹,自然不该冒犯于她,只好中食二指一点,恢复了先前的幻体,躺在花儿身侧。而自己则盘膝坐在幽灵舟内,也凝神闭目进入了调息之境。

    接下来数日,白日由花好月圆四姐妹引领到处游玩,九九八十一处灵境任由流赏,且行且住,无处不歌舞,无时不芳围。

    柳牵浪自知逍遥境外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也乐得陶醉几日。夜晚之时,老办法对付花好月圆四姐妹。当然自己的做法,花好月圆并不知,直把自己当成了情郎,每每脉情辣眼,看得柳牵浪很是不自在。

    这些日子,柳牵浪最喜欢的就是九九八十一逍遥灵境的九处灵葩美酒酒泉了。每日必去,狂饮欢笑一番。心里暗暗打算,早晚必然将这里九九八十一逍遥灵境纳入自己的墨玉骷髅。只是此刻时候不对,只好姑且游玩了。

    这日,日落月升,柳牵浪正在唇香斋品味仙酒仙肴,赏歌看舞,突然看到花儿满脸绚烂娇羞,斟了一杯仙酒,端给柳牵浪,道:“恭喜宫主,明日午夜大喜了!”

    柳牵浪闻言,知道独影寨寨主独孤影终于要见自己了,心里早有准备,不过笑道:“呵呵,花儿此言何意,本宫主来此后,白日欢游,夜晚翔歌。岂不是夜夜大喜,难道还有更美的事儿?”

    “咯咯,那是了。你没发现宫主今日的仙酒仙肴有些特别吗?这仙桌之上,酒泉之酒泉泉俱在,九处仙境瑶池花园九灵花儿相衬,九极玄丹熏斋,九绝仙神之器神虹烁堂,九尽吉禽,九瑞祥兽输肴,九温香境婉娘献歌赠舞,九蛮镜开。

    这样奢华的仙宴,都是为了明日午夜宫主受封独影魔皇讨祥瑞的。嘻嘻,宫主还不知道呢,明夜宫主就要金光加身了。”

    花儿莞尔一笑,正待开口,圆儿在柳牵浪另一侧,手里托着一串仙果,抢先说道。

    “咯咯,恭喜极九宫主金光加身!”

    圆儿话音一落,周围伺候柳牵浪唇香寨用仙膳的酒盏饮女,歌舞秀女,仙乐甜娘,以及门侍等等,所有妙龄芳女都是欢笑祝福。

    “哦!独影魔皇?哈哈,听起来倒是很霸气。不知你们如何知道这个消息的,本宫主怎么不知?”柳牵浪笑问。

    “是今天早上,极九逍客在逍遥宫外传来的消息,我和好儿,月儿和圆儿身为极九逍遥境的凤花长座,又是宫主恩幸之人,自然消息传给我们。我们深为宫主高兴,特意备下今晚九九八十一逍遥全境盛宴,想给宫主一个惊喜的。所以直到此刻才告诉你的!”

    花儿汪目闪闪,端起仙酒壶,又为柳牵浪斟酒回道。

    “哈哈,多谢诸位。如此大喜之日,祥瑞之宴,只是我一人独享,岂不可惜。传本宫主圣令,在场群芳陪本宫主,今夜长宵酒欢,不问尊卑,可好?”

    柳牵浪起身巡杯,大笑招呼周围数百侍候之人。

    “这?”

    柳牵浪虽然言至于此,周围群芳一万个高兴,却是不敢上前,纷纷诧异支吾,目光都看向花好月圆四姐妹。

    “咯咯,好姐姐,今日高兴,就听宫主的吧!”圆儿看了一眼柳牵浪和周围姐妹,然后飘身到柳牵浪另一侧姐姐花儿身边,撒娇央求花儿。

    “嗯,好吧!不过仅此一次,既然宫主开恩,所有在场姐妹都入席吧。”花儿抬眸看到柳牵浪在颔首,环视着周围之人说道。

    “咯咯,哇!这么多好吃的,嘻嘻!”

    周围群芳顿时娉婷上前,几番敬酒柳牵浪后,便都顺风随雨谈笑斗酒起来。高兴处,又是翩翩起舞,乐起歌来。

    各个吃喝得开心不已,柳牵浪也是笑不可支,众人直欢笑开心到午夜过后。渐渐,妙女柔妹各个满脸醉红,扑桌抱椅,酣然入梦了。

    花好月圆四位姐妹尚好,痴痴梦语一般陪柳牵浪多喝了一阵儿,然后也先后歪斜桌椅,呼喊不动了。

    “哈哈,哈哈......”

    柳牵浪兀自喝着,根本无醉,放目唇香斋窗外苍穹,独自玩味儿。午夜皓月流华,星拱云徘徊,正美。柳牵浪心情大好,酣然而笑......

    “咯咯,花儿姐姐,宫主金光加身成为独影魔皇,咱们极九逍遥宫的好日是不就到了,宫主极九苍穹金虹神功大成之日,就是带领我们闯过金心之树金光之海的时候吗?”

    酣睡中,圆儿梦呓般的笑着。

    柳牵浪听到后,收回目光,看向巨大的幽蓝仙桌诸位一圈,睡姿千姿百态的少女们,审视一番一张张如花似玉的脸庞,心中顿生怜爱之意。

    斟了一杯美酒,轻声笑道:“呵呵,一群傻妹妹,别急,会的。只是柳牵浪很是奇怪,只是这极九逍遥宫中就如此多的女子,而且都是一般青春妙龄年华,你们都是哪里来的呢?第一人间所有的老幼女子加在一起,也不会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处逍遥境这么多呀?”

    柳牵浪觉得眼前,以及极九宫中无处不在的群芳丽女的来源实在有些诡异,视线不由一一扫过她们的面孔。

    不同的面孔,不同的容颜,但是柳牵浪环视数圈,竟然找不出哪位女子可以用丑,甚至是不好看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反倒是每一张面空都美得惊艳,越看越完美,美如画,震颤心魂。

    包括花好月圆,她们四姐妹,自己并不陌生,她们如今也是美得有些邪异,看着四姐妹的面孔,柳牵浪时时感到无限被诱惑的冲动,一直都在努力压抑着。

    时光如流水,一个夜晚的时光并不长,柳牵浪兀自喝酒时候,不知不觉窗外皓月西斜,掠过屋檐,慢慢看不见了。

    耳际听着周围甜美平安的呼吸声,也勾起了自己的睡意,于是低头朝桌面架起的胳膊上躺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柳牵浪视线余光突然看到一丝金芒,这丝金芒并不强烈,来自仙桌对面丈余外的一位月娘体内。

    柳牵浪陡然一惊,立刻睡意全无,然后催动通灵璀目,将目力提高到上亿息的水平,眼前的一幕让自己瞠目结舌。

    眼前的所有女子,除了花好月圆四位师妹,哪还有一位娇容丽女,伏桌抱椅的都是一具具金光心脉的白骨冥魔骷髅之人。

    他们体外的血肉经脉,都是莫名迷幻物质所成,然后霓裳裙衣遮掩,迷幻之术拂体。她们的掩饰完美至极,如果柳牵浪没有通灵璀目,无论如何也看不透她们本来的面目。

    柳牵浪发现这些女子的秘密,并未声张,凝眸思索一会儿,然后向花好月圆四位师妹看去。很快发现,四位师妹虽然并非金心金脉,但是心脏和体内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已然浸染大量金光幽冥之毒。

    接下来,柳牵浪悄然催动体内七股骇人的正灵之气,然后将它们化作丝丝柔暖花香,分别注入到了花好月圆体内。当看到四姐妹体内汩汩冒出渺渺金雾,并最后不再有的时候,柳牵浪再一次探析她们的心脉,发现正常了,这才放心收了灵力。

    花好月圆四姐妹酒醉酣睡,柳牵浪如此为她们驱出冥毒,她们浑然不知,一直睡着。柳牵浪也并未叫醒她们,自己倏然操控着幽灵舟飞出了唇香斋。

    柳牵浪矗立在幽灵舟内,然后整体化作一丝纤云,开始了诡异的极九逍遥宫瞬穿之游。大概两个时辰,柳牵浪游遍了极九逍遥宫的每一处灵境。看到的一切都出乎预料,也在想象之中。整个极九逍遥境除了花好月圆四姐妹,所有的女子都是白骨金心冥魔骷髅人所化的。

    这样的发现,让柳牵浪震惊不已,隐隐感到自己陷入了对方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只是这个阴谋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3299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