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天仙缘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拜仙广场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拜仙广场

    数千万里高空,云莽苍穹,淘星逗月,静夜流辉,幽幽云间穿梭着一艘银灰色的神舟。其上稳稳矗立着一个白发飘飞的喝酒之人。

    这人潇洒狂气,仰首挥袖,竟然搬坛泼酒入口。其头上一朵不大不小的洁白酒云,坛空瀑酒,坛满飘随,云,酒,人默契合一,天飞奇傲。

    “咯咯,柳叔叔,几天不见,你都成了大酒包了。你这哪里是在喝酒啊,分明就是在喝水吗?”

    白发飘飞之人身侧旁飞一只洁白萌丽的灵鸽儿,灵鸽儿张开金嘴儿,脆笑,闪烁圆眸,看着白发飘飞之人笑说。

    “哈哈,这是你九剑叔叔和宋叔叔说的,喝酒要尽兴癫狂,目遥天下,心怀宇宙,这才是酒兴之畅。你不是也馋着讨酒喝吗?你的如意不尽丹华酒坛呢?”

    白发飘飞之人闻言,侧目看了一眼身侧灵鸽儿说道。

    “切,柳叔叔你胡说些什么呀,什么天下,宇宙的,听不明白。我早就喝够了,仙酒有什么好。开始我闻着味道香甜罢了,后来我发现,一喝仙酒就发困,然后就睡大觉,这这怎么能行呢,太耽误我到处玩耍了。所以,现在白送我,我都不喝了。如意不尽丹华酒坛也送给了小流。”

    灵鸽儿眨巴眨巴眼睛,表示不再对仙酒倾心。

    “嗯,这倒是我喜欢听的一句话,要不然一个小女孩儿,还没二尺高,就抱着一个酒坛子整日喝酒,那可丑死了!呵呵,这倒怪了,你和小金猴不是形影不离的吗,干嘛不去娘山乳海陪小流去了,它可是你好徒儿啊,怎么突然想起我这个柳叔叔了?”

    白发飘飞之人感觉到身侧灵鸽儿话里似乎有不满的味道,笑问。

    “哼!别提了,我都怀疑现在他认不认识我了,整天就知道练功,练功。练得神出鬼没的,理都不理我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和你跑到悲喜岛外边来呢。柳叔叔,你说,小流会不会是练功练傻了。每次看到我,就知道,嘿嘿一笑,抛给我几个仙果,然后就没影了。”

    提到小金猴小流,洁白灵鸽儿顿时愤愤不平。

    “呵呵,和我猜的没错,小金猴的确静下心了,他已经成功的走在自己的路上。他才不傻,也不是不理你,他心中之苦,谁都很难理解的。不过,小飞呀,你为什么不认真修炼功法呢,不是说也好好修炼的吗?”

    白发飘飞之人呵呵一笑,点了点头,探问洁白的灵鸽儿。

    “别说了,我也想啊,可是练功真是太没意思了,一坐就没完没了的,哪比这样到处玩耍开心呢!咯咯......柳叔叔,刚才你好坏呀,气得那位绿衣服仙子阿姨,都快哭了!现在还想去人家善爱瀑洞天宫参加她们的拜仙节朝拜月亮仙子大会,是不找抽啊?”

    提起练功,洁白灵鸽儿一阵没精神,随即提到玩耍之事,立刻又笑了,还逗趣白发飘飞之人一番。

    “哈哈......你这孩子,怎么和你柳叔叔说话呢。”

    白发飘飞之人闻言,也不生气,一阵朗笑,身形骤然射入前方浓浓云雾中。

    时间飞度,修真世界,千年万年,也是眨眼春秋而已。何况一个时辰,就在白发飘飞之人和这是灵鸽了说话的时候,善爱瀑洞天宫广场那是出奇的热闹。

    善爱瀑十万神瀑神奇莫测,瀑外神异,瀑中还有瀑,洞天宫就位于善爱瀑之内极心正位,宫成瀑围,流水为墙,灵雾覆顶。万余飞瀑,盘挽如龙,遂成恢弘洞天瀑宫。

    午夜已至,满月罩瀑宫。

    蓦地,洞天瀑宫之上,自苍穹飘落一个身穿翠色霓裳纱衣的绮丽仙子。此女子双目闪灵,笑意欣欣,先是芳首抬眸,望月颔首,然后巡望宫前方圆数万里的偌大拜仙广场。

    广场之上,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都是朵朵灵花儿,棵棵异草儿,满目浩浩,绚烂无极,震撼恢弘,浩瀚如沧海。

    广场已是亿万魂花魄草喧嚷活跃如潮,声喧乱耳,但四外广场外围还不断有魂花魄草分雾飞来,只是数量渐渐少了。

    在这浩瀚魂花魄草海洋上空,飘逸着数十万魂魄元神虚影之人,其中还有八位妙龄少女,正灵仙气嚯嚯,闪耀其中。

    “噢哇——”

    “你们看,那就是香灵仙子吧,就是她要为我们渡劫化形,破茧重生吗?”

    “是的,丁婆奶奶和丁叟爷爷不是说了吗,午夜时分,香灵仙子就会出现在洞天瀑宫之顶的吗?一定是的,她可真美,你们看,她在笑着看我们呢。”

    ......

    “嘘——”

    “大家都不要吵了,不然香灵仙子不高兴了!”

    亿万魂花魄草兴奋加好奇,头一次飞出瀑府,又如此众多十万瀑府兄弟姐妹拥簇在一起。尤其一番探析发现,彼此都是第三人间曾经的亡灵,如今魂魄再聚,往事旧念,顷刻回思,感慨之后,更是重获新生希望的狂欢。

    正在大乐大欢之际,不知哪位魂花儿突然做了一个禁声口哨。接着彼此相传,方圆数万里的广场蓦然静了下来。

    静下来后,数万里外,香灵仙子道:

    “往昔岁月悠悠,如歌数亿年,更多苦春秋。有幸魂花聚,魄草凝,才有诸位古魂焕新生。不过魂飞魄散之灵,逆天之则,重新完聚,化作魂花魄草已是违**回道则,十几年来又在力求花草化人形,更是万界不容。故而尔等必有今夜化魂蛹,破茧重生之劫。

    此劫按理说能过着万里不过一二,但是碰巧今夜是亿年一度的善爱瀑往昔岁月创瀑仙子,月亮仙子现身垂放月华,保养十万善爱瀑之夜。我们可以诚信拜求大善大慈的月亮仙子,助我们都度过此劫。

    午夜,已到,别不多言,有请在场的所有丁婆丁叟相助所有魂花魄草即刻化茧成蛹,进入逆蜕之劫!”

    场面安静之后,数万里外,洞天瀑宫之上,香灵仙子简单交代,然后已经率先飘举身形,盘膝飘坐在虚空瀑雾之中,双手掐诀,神色肃穆,仰头瞻月。

    “是!”

    方圆数万里的广场之上上空漂浮的数十万丁婆丁叟齐声应和,然后齐齐双膝跪在虚空,招呼下方亿万魂花魄草也是如此原来,继而磕头大礼参拜,七七四十九拜之后。

    下方亿万魂花魄草都蓦然缩小,变成一个个鹅蛋大小,颜色厚重的彩色光球,随后相继一胀,变成了一个个鹅蛋大小的花蛹草茧。

    花蛹草茧颜色沉闷晦暗,看不清里面的一切。

    霎时方圆数万里的混魂魄草之海变成了漫天星斗一样的花蛹草蛹之海。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17/3426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