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21.奉孝,贫道对不起你

21.奉孝,贫道对不起你

    野猪似乎上树的经验不足,一时蹄下不稳,竟顺着斑驳的树干滑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泥土地上,痛得连连翻滚,撞断了周围很多低矮的树木。

    站在不远处的楚峰,下意识的摸了摸光洁的额头,这头母猪不经夸啊!话说,上树这种事,真不是母猪该干的!

    半响,野猪缓过气,翻身跃起,甩了一下粗硬肮脏的尾巴,朝草丛深处奔去,带起了一阵烟尘消失不见。

    楚峰没有追赶,一来是已经搞清楚了,吃了失败化形丹的野猪,只是会上树,没其他的变化,二来是这里对外基本上是封闭的,不虞有人现一头惊人的野猪。

    回到道观,烤架上的烤鱼已经烤焦,炭盆早熄灭,楚峰只好用另一条鲫鱼做了一顿糖醋鱼,用的是后山灵泉水,吃起来,清爽利口,滋味妙不可言,楚峰差点没咬到舌头。

    饭后,楚峰打算继续炼丹,可还没动手,就被系统阻止了。

    “宿主看一看《道术总纲》,有更新!”

    楚峰闻言摊开紫气俨然的《道术总纲》第二页,原本显示化形丹的插图,变成了一个古朴大气的丹炉,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小八卦炉,云中子仿照太上老君八卦炉,随手炼制,其中蕴含地火,可撑十年之用。

    楚峰读完这一行字,眼睛都湿润了,云中子简直是送宝童子,刚炼完他写的化形丹方子,丹炉就来了。

    “系统,贫道该怎么做,才能把这个小八卦炉拿下来。”

    楚峰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八卦炉插图,眼中的渴求之意十分明显。

    “念诵道德经即可”

    “好,贫道念,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

    连念三遍,纸张上光彩连连,紫气弥漫,一座微小的三足丹炉,缓缓离开纸面,漂浮到空中,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大,顶部直逼屋顶。

    “停止,别再变大了”

    楚峰突然出声阻止,他可不想房子被丹炉撑破。

    丹炉应声停下变大,缓缓落下,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出沉重的响声,可见其重量绝对不轻。

    楚峰走上前,伸手抚摸用不知名材质打造的小八卦炉,脸上的神色有些沉醉,对一个道士来说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高端炼丹炉,重要性不亚于一个绝世猛将拥有一匹绝世好马。

    “宿主,是否继续炼丹?”

    楚峰点点头,着手准备起来,由于已经弄过一次,楚峰表现的很熟络,不消片刻功夫,就弄好了一切。为了蓄积体力,楚峰连喝了两瓢灵泉水,眼中都泛着神秘莫测的紫光。

    “开炉,炼丹”

    这一次,比上次轻松多了,火焰是自带的高温地火,自动运转,不需要控火诀,小八卦炉本身的质量也绝对没问题,楚峰只需要按时打手诀即可。

    时间匆匆,就在楚峰热的额头冒汗的时候,有异香从丹炉里飘出,知道已经丹成,楚峰停止动作,掀开盖子一看,紫气浓郁之处,两个通体碧绿,龙眼大小的丹药,悬浮在空中,不停的旋转,看起来好不喜人。

    楚峰伸手抓去,谁知丹药闪躲了一下,飞了出去,度奇快,一个破窗而出,一个破屋顶而出。楚峰看的目瞪口呆,回过神来,连忙追出去,好在移形换影够快,楚峰在道观和后山瀑布之间的路上接连追上了两颗丹药。

    望着手里两颗一模一样的丹药,楚峰有点头疼,因为这两颗丹药,一个是洗心丹,一个是化形丹,都是以洗心草为主料炼成的,不同的是,洗心丹是稀释的产物,给人吃的,化形丹是正常炼制的,给动物吃的。

    “系统,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丹药怎么分?”

    碰到无法解决的难题,楚峰下意识的还是询问系统。

    “一个气味浓一些,一个气味稍微淡一些。”

    系统不愧是系统,对丹药了如指掌,楚峰按照她的办法,分别闻了闻,果然分出了那个洗心丹,那个是化形丹。

    回到道观,楚峰寻思是不是要找人和动物试药,化形丹,和之前一样,随便找个动物就可以了;洗心丹,找谁呢,楚峰心中不由浮起吕布那张俊朗的面容,作为一个脑子经常不在线的将军、主公,吕布确实非常需要洗心丹提升智力。

    “系统,通知吕布过来,贫道要找他试药,等一下,如果人服用了失败的洗心草,有什么后果?”

    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副作用大,这件事,楚峰就会作罢,毕竟人和动物是两回事。

    “宿主放心,洗心草是稀释的,就算失败了,对人体也没有坏处。”

    楚峰闻言放下心来。

    “那好,叫吕布过来”

    “好的”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回到丹房的楚峰,刚把两颗丹药放在从厨房里找来的盘子里,道观之外传来一阵嗒嗒的马蹄声。

    知道是吕布到了,楚峰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显得庄重肃穆。

    不一会儿,吕布浑厚的声音出现在丹房之外。

    “仙长,唤布前来,有何吩咐?”

    “进来,贫道有事找你”

    话音落下,丹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不光吕布,还有一身淡黄色长衫的郭嘉。

    看到郭嘉,楚峰并没有意外,时空通道的另一端在下邳城附近,郭嘉被现,很正常。

    “仙长”

    吕布拱了拱手,俊朗的脸上带着疑惑。

    楚峰眼眸半阖,语缓慢的说道。

    “贫道为你炼了一颗洗心丹,可以明心增智,左边那盘子里就是。”

    吕布一愣,低头看向盘子里通体碧绿的洗心丹,迟疑了几息,抬起长满汗毛的大手,抓起洗心丹,张嘴吞咽了下去。

    药效立竿见影,吕布当即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以前很多想不通的事,一下子想通了。

    “多谢仙长”

    吕布单膝跪下,一脸感激。

    楚峰正要让吕布起身,突有一声炸雷从屋外传来,这种事还是第一次生,楚峰眉头一皱,身影闪烁了一下,出现在庭院的灵田旁,地上有一只死鸟,全身的毛炸开,黑兮兮的,好不凄惨。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灵田重地,擅闯者,天打雷劈,之前灵田里种有洗心草,闯入鸟类的都被劈成灰了,现在灵田空着,雷霆小了点,让宿主看到了鸟的尸体。”

    楚峰愕然,半响点点头,把死鸟处理了,转身返回丹房,进门的一刹那,呆住了,吕布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细柳眉,丹凤眼,唇如绛点,眸如晨星,身着一袭淡黄色长衫,站在那里有如细柳扶风,说不出来的俊俏味道的绝色女公子。

    为什么说是绝色女公子,因为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太明显了。

    “奉先,这位姑娘是谁?郭嘉哪去了?”

    楚峰心下震惊的问道,居然有一个人直接进来了,系统没有丝毫提示。

    吕布闻言满脸疑惑,转身看到绝色公子的时候,一副见鬼的表情。

    “你是谁?何时出现在本侯身后?”

    绝色女公子双手往胸前一按,俊俏的脸庞上,面无血色。

    “嘉,怎会成了女儿身!”

    楚峰望向空空如也的盘子,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你是郭嘉,你偷吃了化形丹!”

    “化……化形丹!”

    郭嘉脸色苍白了极点。

    一旁的吕布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楚峰急忙联系系统。

    “系统,怎么回事,郭嘉吃了化形丹,怎么会变成女人,有没有办法解救?”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49/2508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