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28.吕布语出惊人,郭奉孝恼羞成怒

28.吕布语出惊人,郭奉孝恼羞成怒

    这话一出,楚峰起了半身的鸡皮疙瘩,后脊梁骨上凉飕飕的,古人好男风,估计就是这么发展来的,为了避免做一个前男后女,或者前女后男的肉夹馍,楚峰决定再来一次思想宏论,然后拿出仙长威严把两人赶出去。

    就在这时,床铺上一阵翻动,身段妖娆的郭嘉起身,似乎要下床铺。

    吕布噌的一下坐起来,探出铁臂抓住郭嘉纤柔的手臂,语气冰冷。

    “郭奉孝,昨日你毁了本侯容貌,今日老老实实待着,你我之间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不然,哼!”

    吕布话语中的威胁之意毫不掩饰,昨日他真是恨透了郭嘉,要不是楚峰帮他恢复了容貌,今天说不准他已经把郭嘉剁成肉酱,扔到湖里喂鱼了,哪还会好言相待,睡在一起!

    郭嘉扭头看向脸色冰冷的吕布,用力挣脱几下,发现无论怎样使劲都无法摆脱那双铁臂,脸涨得通红,半响憋出一句话。

    “嘉,是去出恭”

    吕布下意识的朝郭嘉衣摆下面扫了一眼,俊朗的脸庞上露出疑惑之色。

    “出恭,站着尿?还是蹲着尿?”

    这本是吕布的一句心语,却不慎脱口而出!

    “你!”

    郭嘉的俏脸顿时沉了下来,这句话太伤人了,这几天他最怕的就是有人问他这个问题,身为一个男人,命根子没了,只能像女人一样,他比谁都痛苦,吕布哪壶不开提壶,气得他不知哪来的巨力,竟一下子甩开了吕布。

    正要下床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郭嘉身上诡异的冒出阵阵白烟,蒸腾着,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只把天下第一猛将,温侯吕布惊得从铠甲、干草、木头堆成的床铺上一跃而起,由于用力过猛,咣当一声,床铺散了架。

    陷在里边的郭嘉痛叫一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好大一会儿,白雾渐渐消散,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文文静静的,书生气十足。

    “嘉,恢复了,哈哈哈……”

    郭嘉高兴的大笑,两只手不停的身上乱摸,胸前两块肉不见了,下面的命根子,又有了。正喜悦间,郭嘉突感膀胱一阵膨胀,唰的一下飞奔了出去,速度是常人的好几倍,仅留下一个不是很清晰的背影。

    帐篷里,陷入了长久的平静,最后还是吕布先开的口。

    “可惜了,还没来得及!”

    说到这里,可能是觉得太过轻薄,吕布住嘴不言。

    “行了,到此为止,你出去吧”

    楚峰拿出仙长的威严,开口赶人,语气生硬,不容置疑。

    吕布望了毁坏的床铺一眼,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了一阵,拱拱手离开了帐篷。

    楚峰走上前,默默的收拾起来。

    次日一早,在朝霞的映衬下,在朔风的欢送下,数千人马贴着浩渺的湖泊,浩浩荡荡的朝下邳方向赶去,由于昨日楚峰展露的神迹太过惊人,曹军将领们十分安分,将领不动,士卒自然也不会乱来,一路无事,数千人马于傍晚抵达坐落在平原上的下邳城。

    入城后,楚峰这个第二次来下邳的仙长,受到了下邳百姓的空前礼遇,无数的百姓在洒扫干净的道路两旁,挥动着手臂,声嘶力竭的呼喊。

    “仙长万年,仙长万年……”

    “仙长万年,仙长万年……”

    …………

    有个眼角满是芝麻糊的沧桑大叔,钻出士卒组成的戒严人墙,跑到楚峰马前,抱住楚峰的大腿,痛哭流涕。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抵达道观前时,一棵棵参天大树一样的小麦横在道路两侧,无数发黄饱满的麦穗垂着,甚是惊人。

    很多上了年纪的百姓像着了魔一样抱着小麦主干,说这一些在旁人看起来像是神经病的话。

    吕布拉着马缰,凑上前解释眼前的奇怪现象。

    “仙长,这些仙麦,是布追击郭嘉的时候,郭嘉丢的,足有数千棵,每一棵都可以收获上千斤粮食,布离开前发布告示,告诉百姓这是仙长专门为下邳培育的仙麦。”

    楚峰闻言侧头看了弄出这事的郭嘉一眼,没有说什么,在百姓们狂热的眼神中,神色平静的进了道观。比起上次来,道观已经有模有样了,尤其喜人的是那遮蔽天空的香火气,把整个天空涂成了紫色,浩渺,震撼。

    想来和仙稻有直接关系,人果然很现实,给得好处多,就信仰,感觉和做生意一样。

    来到道观最后面新建的庭院里,楚峰挥退众人,独自一人站在青石台阶上,拿出白净的愿力瓶,对着天空吸了良久,才把香火吸得干干净净,正要返回丹房,系统的声音响起。

    “宿主,你已经在汉末洒下了道门的种子,是否开启下一个世界?”

    系统的话,让楚峰眉头微皱,这里的道门事业才刚刚开始,就进行第二个世界,是不是太仓促了。

    “宿主,有成千上万的世界等着你去开拓,去传播道祖的福音,请不要过多的在一个世界停留。”

    楚峰默然不语,良久才点点头,迈步走进了这座庭院的丹房,古朴的布置和陈设,弥漫在空气中松香味,比长生观更像是一个道士的丹房,楚峰以审视的眼神浏览了许久,满意的点点头,走出丹房。

    正要离开庭院,西侧的院墙上多了一个小小的人儿,两条牛角辫随风摆动,看起来玲珑可爱,不是前次来遇到的道童,惜福,是谁。

    “仙长,我和娘亲来看你了!”

    惜福挥舞着小手,一脸的雀跃,说话间,扒拉着院墙,似乎要直接下来,墙外顿时传来一个女子慌急的声音。

    “惜福,不要”

    楚峰快速走到墙根,脚步一抬,踩着墙壁,轻松的跃上了院墙,而后抱起惜福娇小的身子,跳了下去。

    落地后,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相貌中上,穿着普普通通的妇人映入楚峰的眼帘。

    “你是惜福的娘?”

    楚峰把惜福轻轻放下,含笑问道。

    那妇人甚是紧张,见楚峰问话,脸色通红,半响才声音颤抖的说了一个是。

    楚峰见吓到对方了,笑着伸手摸了摸惜福的头,转身就要离去。

    “仙长,等一下”

    妇人拉着惜福,挡在前面,神情甚是窘迫。

    楚峰疑惑的看着这个见到自己说话都不利索的妇人。

    妇人连忙跪下,用黄鹂般清脆的声音说道。

    “惜福,一向身体不好,最近愈发病得厉害,请仙长搭救。”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49/2534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