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78.立业之地,五岳剑派

78.立业之地,五岳剑派

    “飞虎”

    宇文化及目光紧缩,身上冰玄劲自动运转,寒气暴涨,精铁宝剑护在身前,随时准备出手,忌惮、不安的意味非常明显。

    两百余骑兵也一片哗然,有的甚至吓得把手里斩马刀丢在了地上,没办法,长着翅膀的老虎只在神话传说中出现过。陡然出现在面前,太过骇人了。

    “吼!”

    猛虎,也即是虎二娘仰头大吼了一声,浑身的煞气涤荡出来,数百尺的范围内,空气都有些凝滞,这就是百兽之王,进阶灵兽后的威势。

    宇文化及素来谨慎,对弱者穷追猛打,对强者则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见虎二娘威不可挡,心生去意,不过小心谨慎的他没有直接离去,毕竟他不清楚虎二娘会不会放他走。

    迟疑了一下,宇文化及采取以进为退的策略,长剑一挥,满脸戾气的暴喝道:“放箭”

    本就惊惧不安的骑兵,纷纷举弩放箭,密集的羽箭如蝗虫云集,将竹林前的虎二娘覆盖的严严实实,若是凡虎,定会被扎成一个刺猬。

    虎二娘大吼一声,化作一道黑影,横冲直撞了过去,战马、骑兵、长刀,飞上高空,几乎无物可当,所谓的弩箭,也没射出第二波。

    三百骑兵,经阿青和虎二娘的连番打击,伤亡过半,余者尽数带伤,惨叫声响彻全场。

    宇文化及心如狼铁,见状直接弃了部下,纵身一跃,到了小溪的另一侧,正要钻入密林。

    青衣飘飘,手持竹剑的阿青走了出来,一脸的淡然。

    “恭候你多时了”

    宇文化及见退路被断,也不废话,冰玄劲全力运转,身体表面寒霜阵阵。长剑挥动,剑影若灿烂星空,又霜气纵横,端的是威猛无匹。

    阿青肩上有伤,生死搏杀的经验不足,又被宇文化及带着寒气的内力,弄得心情烦躁,一不小心招式上出了漏洞。

    宇文化及抓住机会,击退阿青,钻入密林之中,内力激荡,速度快到极致。

    阿青奋力追了十余里,没有追上,只得放弃。

    返回水岸边的时候,遭遇了虎二娘,一人一虎,隔着湍急的小溪,相对而立,不断蓄势,似乎有再大战一场的意思。

    突然,虎二娘口吐人言:“观主命你创立江湖门派,传本门剑道于天下,不得有违。”

    阿青见虎能人言,被惊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比起能说话的飞虎,她师父白猿也不差,沉默半响,她面色冰冷的说:“谁是观主?你是谁?你和我师父白猿是什么关系?我师父白猿现在在哪?”

    虎二娘猛兽出身,性情暴虐,视人命如草芥,一言不合就会大开杀戒,见阿青这么多废话,浑身的杀气猛涨,直接冲了上去。

    阿青冷哼一声,挥动竹剑,与之对战。

    一人一虎,一青衣,一斑斓,一竹剑,一风雷,在竹林,在水岸边,纵横飞驰,天上地下,水中,林中,厮杀不断。

    如果说之前阿青和宇文化及的打斗是地龙翻滚,那此时她和虎二娘的打斗就是山呼海啸了。剑气百转,风雷肆意,好好的一片竹林彻底被夷为平地。

    气力消耗过大的阿青、虎二娘,停下厮杀,隔着数十步,在竹林的废墟上,对峙。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然我就是死了,也拉你陪葬。”阿青死死的看着虎二娘,眼中带着疯狂。

    猛兽出身的虎二娘自以为是百兽之王,一向骄狂傲慢,最不惧的就是生死威胁,见状,还要再战。这时一个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让她的虎躯一震。正增长着的气势为之一顿。

    “告诉你也无妨,你师父白猿是道门长生观的长老,传你剑道是希望你在凡间将道门长生观一脉,发扬光大,你师父他此生也不会再见你。”

    阿青闻言,凝聚的气势降了下来,脸上满是失落。

    虎二娘转身离去,不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时间过了许久,天空黯淡了下来,不知何时下起了迷蒙的小雨,一排排断裂的青竹间,阿青一脸茫然的走着,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虎二娘最后一句话,他此生也不会再见你。

    又过了许久,云销雨霁、彩彻区明,阿青的身影消失不见。

    楚峰来到变成废墟的竹林间,拿出插着柳条的愿力瓶,边走边洒灵泉水,一棵棵被削断的青竹,重新接上,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仿佛之前的大战根本不存在一样。

    “宿主,我有点不太明白你这次的做法,莫非这次传道,你不准备亲自动手?”

    楚峰收回愿力瓶,目光中尽是平淡。

    “不错,以前几个世界的做法,都有欠妥之处,作为道祖传人,我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播下道的种子,暗中助推,让种子光芒万丈,天下追逐,然后天下人从种子口中探寻我的存在,却又寻不到,用两句诗意的话就是,攀上高峰,目尽天涯路。蓦然回首,仙人却在烟波浩渺处。”

    系统沉默许久,才说道。

    “宿主,真乃装逼之大成者!”

    楚峰洒然一笑,身影消失不见。

    ………………

    离开竹林的阿青,一路东行,心绪渐渐平复下来,见一水泊荡漾、莲叶翩翩的湖泊挡住去路,又见周遭寺院、亭台阁楼耸立,香客众多,繁华无比,念及传道之事,就决定占一处寺院,作为门派立业之处。

    沿着湖泊,寻了三家寺院,在一处名为千佛寺的寺院门口,停下来。对守门的僧人说:“此处,即日起属我道门。”

    守门僧人一愣,见阿青面色冰冷,不似玩笑,本着谨慎的态度,转身朝寺院里跑去。

    阿青径自往地上一坐,把竹剑横在膝盖上,闭目养神。

    不久,一个浓眉大眼,中年模样的僧人带着八名健硕僧人,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看到阿青,脸色一沉,喝道:“无知小辈,敢来千佛寺放肆!”

    话音刚落,中年僧人直接飞进了寺院,倒地不起,其余的八名僧人,在没看清人的情况下倒了一地。

    阿青握着竹剑走了进去,从广场到大雄宝殿,风轻云淡间,将首座、方丈,及一众武僧,全部击败。

    立在台阶上,阿青手握竹剑,神色冰冷的说:“即日起,千佛寺改称五岳剑派,我为掌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49/2734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