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185.打不破的乌龟壳

185.打不破的乌龟壳

    “不愿意?”

    萧宁故意冷下脸。

    “我自有办法恢复修为,用不着你的老师,在我没发怒之前,滚出去。”

    海波东忌惮萧宁口中那位未蒙面的老师,压着怒火,让萧宁滚蛋。换成他以前的脾气,不把萧宁冻成冰雕,也早已一巴掌把人拍出去了。

    “如果,我偏要呢”

    萧宁一脸寒气,实则满心的无奈,这话其实是老师让说的,明摆着要激怒海波东,联想到上次凌老的强悍,接下来的战斗势必会非常艰难,想到这里,萧宁十分怀疑老师是故意找斗皇强者练他。

    楚峰是不是这么想的呢,实际上,的确有这方面的打算,这一路上萧宁的修为不断的浓缩,夯实。明着是斗灵级,实际上已经半步斗王级了,而且真正战斗起来,可以碾压同境界的人或魔兽。

    之前萧宁骑着的黄金雕,就是一个半步斗王,在魔兽山脉中打斗的时候,萧宁与其大战,七胜三负一和,充分说明了这段时间历练的成效。但是萧宁的极限在哪,楚峰一直没弄清楚,毕竟斗皇级魔兽不是大白菜,随便可以遇到。

    今天遇到昔日的加玛帝国十大强者,还是被人封印,压制了修为多年的斗皇,堪称浓缩的精华,这样的人可以说是给萧宁磨刀的最好选择。

    “那我只有留下你”

    海波东双掌一开一合,幻化出几十个寒气阵阵的掌影,凝结出了无数的细小冰丝,手掌一抛,冰丝冲天而起,裹挟寒冷的空气,山呼海啸的对着萧宁缠绕而去,只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便在萧宁的体表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冰丝。看起来,像一个人形的冰茧。

    如此快速干脆的攻击,充分展示了一代冰皇的强悍,这也表明,昔日海波东冰封一个城市,不是吹的。

    化为冰雕的萧宁没有丝毫动静,仿佛失去了生机一样。

    海波东低下头,继续绘图,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虽然修为降到了斗灵,可他的底子还在,尤其是施展高阶的斗技时,斗王级强者才能施展的斗技,他也能施展,而且完美没有迟滞感。

    这是非常恐怖的事,萧宁只不过半只脚踏进斗王级,拥有的斗技也少的可怜不说。

    见萧宁被冰封,楚峰没有出手的意思,就这么看着,直到一炷香后,冰雕上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有老鼠在啃东西。

    “嗯”

    海波东抬起头,眼中满是惊讶,刚才施展的斗技叫缤纷天下,地阶中级斗技,他修炼的非常纯熟,别看他现在修为只有斗灵,就是斗王初期的强者遇到,也休想突破,这个萧宁只不过半步斗王,难道能突破。

    有一句话叫好的不灵,坏的灵。就在海波东一愣神的功夫,冰雕破碎,纷纷落下,眉毛上和下巴上沾着冰渣子的萧宁,像一个炮弹一样冲了上来。

    “缤纷天下”

    海波东故技重施,双掌一开一合,幻化出几十个寒气阵阵的掌影,凝结出了无数的细小冰丝。

    不过晚了一步,萧宁手中突然出现的九齿钉耙,往前猛地一送,撞到了海波东的喉咙位置,人的喉咙是非常脆弱的,那堪神兵利器这种程度的撞击,当即一声闷响,海波东撞到墙壁上,撞出一个大洞,人直接飞了出去。

    由于屋子还算坚固,露出一个大洞,墙壁仍然矗立着,热风不断的钻进来,因为刚才海波东施展寒冰系斗技,冷下来的房间,顿时变得燥热起来。

    “这天气贼热”

    抱怨了一句,萧宁脸色一变,横移到八步之外。接着一条寒冰手臂形状的虚影,从他之前所在的位置穿过。撞到另一面墙壁上,留下一个恐怖的大洞,森森寒气萦绕在洞口的位置。

    “躲得还挺快”

    一身银白色战衣的海波东出现。

    吸引萧宁注意力的是,银白色战衣领子的位置,明显有硬物撞击的痕迹,没猜错的话,刚才的九齿钉耙打在了上面。

    对方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早就有准备,刚才的偷袭失败了,萧宁暗自摇了摇头。对方有了防备,接下来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冰灵甲!”

    随着喝声落下,周围弥漫的冰寒雾气,顿时在海波东身体之上构建成了一副闪烁着冰冷光泽的厚实冰甲。这样一来,海波东等于是双层防护。

    “弄了一个乌龟壳!”

    萧宁顿时有一种狗咬刺猬无处下口的赶脚,要不是修养不错,他都要开口骂人了,对方实力高出他一筹,居然这么怕死,穿了战衣不说,还弄一层冰甲,溜得不要不要的。

    “厮杀只看结果,无所谓其他的,这个房间里,你和我,等会儿,只有一个人可以走出去,死的那个人,若干年后,只是一堆黄土。”

    显然,海波东根本就没把一代冰皇,昔日加玛帝国十大强者的身份放在心上,这样只在乎输赢的人,无疑是非常可怕的。

    厮杀再次进行,不同于之前,两人的打斗变成了肉搏,海波东仗着一身的强悍防护把萧宁打得节节败退。萧宁手上的仿制九齿钉耙由于过长,根本发挥不出来威力,好几次被贴身进攻的海波东抢攻得手,击中要害。

    幸亏萧宁不是吃素的,一路上猎杀很多魔兽,骨骼外皮,被贴心的老师,炼化为七层超薄战衣,穿在身体里。

    刚才萧宁说海波东弄了一身龟壳,实际上海波东跟他差远了。

    两个龟壳近身肉搏,破坏是非常大的,打来打去,把偌大的店铺毁了一大半。

    眼见自己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业快被毁完了,那张故意留在明处吸引人主意的残破地图也不知了去向,海波东无心再战,撤掉冰甲后退墙角的位置。

    “看在能把年纪轻轻的你培养成斗灵的老前辈的面上,我放了,走吧!”

    “放了我”

    飘零的冰渣子中,萧宁潇洒的落地,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他倒是好说话,就是老师未必答应,拜师以来,只要老师要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

    “你还像再打”

    海波东眉头一挑。

    这时,发生了可怕的事,屋顶出现一个紫色的雾气大手,直接压了下来,海波东自然要闪躲,可不知怎地,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49/2987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