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233.炼药狂人楚道长的日常

233.炼药狂人楚道长的日常

    药人?

    龙马和猴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无形的力量控制着悬浮起来,距离地面至少有四五丈。两人,哦,应该是两个动物,像被一个无形的大手提留起来一样。不上不下的,姿势难看,十分的好笑。

    这时一股强烈的光芒奔袭过去,龙马的识海被强行破开,那一身的秘密,在短短的时间内被楚峰看了一个遍。

    观察一个修士的识海,和大晚上把一个漂亮女人扒光了,点燃蜡烛照着看一遍没什么区别。

    无疑,这么做,后果是十分“严重的”,龙马当场暴走了,一双灯笼一样大的眼睛怒视着楚峰,这时候的他愤怒至极,别说圣王,大圣了,就是大帝他也敢骂!谁叫他是野生的呢!

    “老不死的,老**,老王八蛋,你想干什么?”

    一侧悬浮着的猴子都惊呆了,心道这位马兄还是一如既往的生猛,连道长这样的圣王,也说骂就骂,还骂的这么难听。(这时候,猴子还不知道楚峰已经晋升大圣了。)

    “老**”

    楚峰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这头马精,胆子越来越大了,什么大帝专属坐骑,惹毛了本道长把你这头不知天高地厚的马精,变成一团马屁。

    近来随着修为大涨,楚峰的化形能力虽然比不上七十二变,也差不远了,把固体变成气体,也不是不可以。

    或许是感受到楚峰眼中的寒意,龙马的气焰稍微收敛了一点。

    楚峰淡淡的扫了龙马一眼,引导着那股探查的力量在龙马的识海探查完,进入苦海,命泉,兜了一圈,进入了身子的各个位置,每一寸肌肉都不放过,甚至使得不少血滴从龙马的身体里浮出来,漂浮在空中,形成一片血色的蜘蛛网。

    “臭……臭道士,你在对我做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血珠!”

    龙马惊怒交加,血盆大嘴撕咬,拼命地挣扎起来,无疑他害怕楚峰玩死他,如果他知道楚峰之前是怎么对待一头生性善良的母猪的。一定拼老命也要逃走,楚道长搞起研究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作为一个工作认真的道士,楚峰神情认真,一副很投入的样子,一时半刻过去,额头竟亮起了幽蓝色的光芒,不断的吸收血滴,似乎在核对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说道:“的确有少量的龙血”

    “龙血”

    同样被控制着的猴子愕然的看着龙马,天地之间,宇宙之中,以龙为尊,眼前这头龙马居然有少量的龙血,这出乎他的意料。

    “本帝叫龙马,有点龙血有什么大不了的,喂,臭道士,立马放了本帝,恕你冒犯之罪。”

    自以为弄清楚了状况的龙马,大大咧咧的说道。

    其实,这是楚峰在证实自己的猜测,要知道在中国古代,龙和马的关系非常密切。龙首像马,龙身的一部分也取自马体。古人认为,龙和马是可以互变的。《周礼》上有这样的说法,马八尺以上即为龙。《山海经》里讲:“马实龙精”,就是说,龙成了精就是马。

    在遮天这个没有真龙血脉,却稀薄血脉遍地的仙侠世界,以这个天生地养、与龙相关的生灵为基础,结合提炼神兽进化液的方法,反推出真龙的纯正血脉和大道碎片,不是没有一点可能。

    更何况,还有其他类似的血脉,可以借鉴,想到这里,楚峰不由分说,从龙马的身上收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精血啊,骨髓啊,马筋啊,一部分内丹啊……拿来研究。

    整个过程,搞得龙马哭爹喊娘,满地打滚,破口大骂不止。就算楚峰告诉他,一旦试验成功,可以让他一跃成龙都没有用,他就是反反复复没完没了的骂。

    什么塞满了黑蛆的老**,什么千年老杂毛,万年老乌龟,显然龙马把楚峰当成了那种修行了很多年,却变成年轻人模样,心里不正常的变态老修士。

    见劝说没有效果,楚峰懒得再说,默默的弄了起来,等到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楚峰把龙马扔下,便拿着回去继续研究。给人的感觉,活脱脱的一个炼丹疯子,似乎一开始的楚峰又回来了。

    随着一声不大不小的落关门声,龙马再次咬牙切齿的咒骂了起来,骂了半天,见对楚峰一根毛的伤害,龙马放弃了浪费口水,转而变成人的模样,偷偷的向外爬。结果,比蜗牛还慢。

    花了半个时辰,才爬了十几步,仍在院子里面。

    没办法,刚才楚峰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就好像,神话传说里,哪吒在东海抽了龙王三太子的龙筋一样,要不是稍微用灵气弥补了一下,这会儿龙马已经挂了。

    由于伤害太重,太过虚弱,龙马现在站起来都做不到,只能变成人,在地上慢慢的爬。

    “龙马大哥,别爬了!”

    仍在半空中悬浮着的猴子,一脸同情的看着可怜巴巴的龙马,要知道不久前,龙马还是一副龙马精神,把化龙九重天当鸡仔一样玩耍的强者。

    “唉”

    龙马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到了此时此刻,他完全明白过来,从一开始在成仙地,楚峰带他走,就没安好心,这段时间不过是没腾出手来。

    为了保命,龙马头也不抬,两手扒着地面,笨拙的往前爬,幸好楚峰没有出来阻挡,龙马爬的很顺利,没用多久,就爬到了大门口的门槛上,便顺便歇了一会儿。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惨白的脸色,稍微好看一些,龙马再次动身,双手在门槛上一扒,身子慢慢的过去。

    就在这时,龙马发现自己的身子被无形的力量拖了回去,一点一点的,下半身,胸口,脖子,脑袋,两只紧抓着门槛的手,最后,一根指头,那种又要落入恶魔手中的感觉,让他十分的惶恐。

    “救命啊,我不回去,我不回去,谁来救救我!老杂毛疯了!”

    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随着最后一根手指消失,大门啪嗒一下合上,一切恢复寂静。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49/3062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