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663 李白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663 李白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主干挺拔,没有一点弯曲,枝叶茂密的大树下,楚峰站起身向外走去。

    “张伟,跟贫道出去一趟。”

    “是”

    张伟起身。

    长生观外,宽阔的平地上,楚峰静立。

    张伟垂手站在一旁。

    楚峰道:“昨天,你说,身上绑的几个系统,不想要了?”

    张伟脸上顿时浮现出苦逼之色,这些日子他可是被这几个系统坑惨了,又是老实人,又是接盘侠,又是喜当爹,简直能把正常人逼疯。

    “贫道明白了,你放开心神”

    楚峰伸手一抓,吸力从掌心中发出,几个形态各异的晶体浮现。随即,光芒一闪,全都消失不见。

    没了系统绑定的张伟,顿觉精神一阵轻松。

    楚峰闭上眼睛,在系统空间里查看被捕获的系统,暗色调的世界里,一个个固态的形态漂浮着,没有一点光泽发出。

    放在外界,个个都是通天之物的系统,在这里只是个寻常物。

    “宿主,经过我多日的研究,现在可以肯定,这里面的系统,不全是韩若制造的。”

    道祖传承系统机械的声音,出现在系统空间里。

    楚峰心神一动,之前从小世界归来,他询问过道祖传承系统,世面上层出不穷系统的来源,系统当时不确定,渐渐地他就忘了。没想到,系统一直记得。

    按照系统的说话,貌似大boss的韩若只是一个比较强的存在——和天网差不多。

    那隐藏在最后面的人是是谁,有多强呢?比如制造神话降临现实系统的人。

    要知道到目前为止,神话降临现实系统的宿主还没出现。已经搞出很大的动静了。

    “宿主,西方有异常发生。”

    道祖传承系统忽然提醒。

    楚峰霍然看向西面,那几百里外的一个坟墓里,有异常发生。

    哼,又有一个人复活了。

    沉默一阵,楚峰抬起头,吩咐张伟,让他把人都叫出来。

    不久,人员到齐,慧海,苏轼,黑猫,许嘉蓉。

    “去看看另外一位诗人。”

    楚峰手一挥,包括自己在内,所有人都不见了踪影。

    当涂县城东南的青山西麓,秀丽的山水,带着南方色彩的建筑,清幽素雅的牌坊甬道,嵌入十二幅浅刻石像的灯柱,把李白墓园点缀的宁静,大气。

    时间不知何时到了日暮,游人渐渐稀少,忽然一阵狂风冲进墓园,天上兼有雷霆闪烁。

    游人们误以为将要下雨,纷纷离开。

    小猫小鼠三两只的工作人员,也忙着收拾。

    忽然,一阵凉风掠进墓园,无视连绵的建筑,直奔大地之下,一个并不算大的空间里,一个外表看起来一般般的棺椁静静地躺着。

    凉风一震,停下,化为六个身影。五人,一猫。

    “这就是李白的墓,一代诗仙,太寒碜了!”

    站在最边上的张伟,倚着坟墓的墙壁,一脸感慨。

    黑猫跳到李白的棺椁上,扭头鄙视的看着张伟。

    “李白好歹有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墓园,你要不是机缘巧合拜入道长门下,死后估计连个墓都买不起。”

    落井下石从来不迟到的慧海,补刀道:“要背景没背景,要关系没关系,要钱没钱,要贡献没贡献,死后最好海葬,灵魂寄托大海,省的占地方。”

    张伟:“……”

    咚咚咚……一阵敲击棺材板的声音出现。

    众人都不说话,等待了一阵,声音又消停了。

    张伟走到楚峰身边,低声说:“道长,要不要出手,人好不容易复活了,可别闷死在里面。”

    楚峰脸上浮现一丝笑意,“你这么关心别人,少见啊”

    张伟脸色一正,一本正经的道:“李白可是我的偶像,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看他吹牛逼,呃,不是,看他的诗了。”

    一不小心了,说出了心里话。

    楚峰轻摇了摇头,“像他这种复活的人,一时半会是不会闷死的。”

    张伟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过了一阵,敲击棺材板的声音再次出现,就在众人以为李白要出来的时候,动静又没了。

    楚峰手一挥,棺椁的盖子脱落,里面棺材上的钉子也迸射了出去。

    李白如果想出来,只需轻轻用力,就可以把棺材盖子拿掉。

    过了有十息左右,棺材盖移动了一些,露出一个缝隙。

    张伟探头过去,忽然棺材传来一声叹息,盖子又和了上去。

    “道长,他这是几个意思啊?”

    张伟不解的看向楚峰。

    “李白自负文才,你们每一个人吟一首诗,试试看”

    楚峰笑着说道。

    张伟一听吟诗,来了兴致,他背着手走了几步,眼睛忽的一亮。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是明代名臣于谦的诗,表达了诗人不怕牺牲的意愿和坚守高洁情操的决心。

    此诗一出,棺材盖立刻拉开了一点缝隙,隐约有一个深邃的眼睛在转动。

    已经演练了一次的慧海,也是诗兴大发。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这是南宋朱熹的诗,后两句是传世名句。

    不料棺材盖又合上了一点。

    慧海脸色一黑,正要再吟一首诗,黑猫扑上去,把他撞开。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棺材盖忽的一下裂开一个很大缝隙,显然是对这首词评价很高。

    黑猫得意洋洋的扫了慧海一眼,一副还是我牛逼的样子。

    许嘉蓉在楚峰的示意下,走上前道:“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李白的棺材盖这下压不住了,直接掀开。

    楚峰手一挥,把棺材盖又压了回去。

    “何人所为?”

    棺材里传出沙哑的声音。

    “别着急,还有一位”

    楚峰扫了苏轼一眼。

    “我”

    苏轼震惊中清醒过来,刚才三个人一个猫吟诗真的把他震住了,人就算了,连猫吟的诗词都那么好,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不就吟诗嘛,别墨迹。”

    黑猫不知羞耻的在苏轼面前装逼。

    苏轼想了想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棺材里的李白沉默一阵后,叹息道:“不想李某一重生就遇到这么多文采斐然的诗人词人,幸甚至哉。”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49/3651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