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时空道观 > 665 老二套路深,大哥接着蹲。

665 老二套路深,大哥接着蹲。

    很简单?程友亮满头的问号,他头疼了好几天,不能解决的事,道长居然说很简单。

    “你老大出狱那天,你大张旗鼓的去接人,排场越大越好。”

    楚峰微笑着说道。

    这算什么办法?脑子有点不够使的程友亮,没反应过来。

    “你想想看,一个黑老大出狱,场面大的赶上电影中的场景,还不上头条,不闹得满城风雨才怪。”

    楚峰耐心的解释道。

    程友亮脑子一下子转过来,还样以来,老大绝壁要悲剧。

    虽然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地道,一想到天力士公司三四个亿的资产,程友亮立刻变得无比坚定。

    男人活一辈子,为了什么,钱,权力,女人而已,作为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吊丝出身,权力别想了,现在好不容易把价值三四亿资产的公司掌控在手,身边还有一堆嫁给了爱情的‘女友’,放弃了才是真的傻蛋。

    老大,对不起。为了钱,做弟弟的要插你两刀。

    嫂子和大侄女,兄弟一定替你照顾好。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了。

    “多谢道长”

    程友亮瞬间觉得,这次来找楚峰的决定,太对了。

    一个天大的难题,轻飘飘的就被解决了。

    “事情已了,贫道就不留你了”

    楚峰直接赶人。

    这种垃圾,在这里多呆一秒钟,楚峰都嫌脏。

    程友亮想到老大明天就出来了,必须快点回去布置,说了两句感谢的话,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楚峰来到侧殿外的广场上,远远看到苏轼一个人在雨中慢慢的走着。

    楚峰干脆,在侧殿前的台阶上等待。

    不一会儿,苏轼来到,看到楚峰第一句就是。

    “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

    这句话翻译成现代话就是,和我一起冒雨回来的人,都很狼狈,都很仓皇,在雨中跑的贼快,只有我一个人什么都没感觉到。

    如此装逼犯的行径,非要用一句装逼的话媲美的话,屈原那句‘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很合适。

    或许是听到殿外的动静,黑猫、张伟等人从侧殿里走了出来。

    “苏大诗人,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谁狼狈?”

    衣服整洁的张伟无语看着被雨淋的跟落汤鸡一样的苏轼。

    苏轼笑笑没说话,一副任尔东南西北风,我全都不在乎的样子。

    次日一早,楚峰变成一个寻常青年的模样,带着许嘉蓉去了马中诚所在的第五监狱外。

    时间尚早,两人简单的吃过一顿早饭,又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马路,随着一阵密集的发动机声,一辆辆车出现在第五监狱的门口附近,从东到西,一眼望不到尽头。

    如此大的排场,成功把路人吸引住了,不少人拿手机拍摄。

    一早就听楚峰说了这件事的许嘉蓉,笑嘻嘻的说:“等会儿那位马大哥出来,不知道会不会傻眼!”

    楚峰笑笑没说话。

    过了大概有十五分钟的样子,监狱的门开启,走出一个穿着风衣,派头很足的中年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因为五年前的案子,坐了五年苦窑的马中诚。

    看到数以百计的轿车,马中诚第一反应不是来接自己的,正要朝一边走,一阵密集的礼炮声响起。

    紧接着,数百名穿着西服,带着墨镜眼镜的青年从轿车出来。

    这场面放在香江那边,完全可以拍一个大场面的江湖片。

    马中诚愣在原地。什么情况,难道这些人真的是来接自己的,只是这场面搞得太大了。

    一个穿着蓝色西服,在众人中很醒目的年轻人,大步走来。

    “哥,欢迎回家”

    五个字把马中诚的魂拉了回来,等程友亮走到近前,马中诚责怪道:“怎么搞这么大的动静!你这是要把我放在和谐社会的对立面啊”

    早已想好了该怎么接的程友亮,浑不在意的说:“怕什么,我们又没违法”

    不违法,也不能这么高调啊,这小子是不是想坑老子!马中诚心中犯起了嘀咕。

    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恭顺的兄弟,马中诚心中满是怀疑。

    “大哥”

    几百个人好像排练好了一样,同时喊了一声。

    炸雷般的声音,把马中诚吓了一跳,正要呵斥,耳畔传来程友亮的声音。

    “这里面九成五,是我找的群众演员,排练的还不错吧”

    不错你妈个头,你是不是想玩死老子,要不是现场有这么多人,马中诚真想一巴掌抽死程友亮。

    这特娘的,太坑人了。

    “大哥,那辆加长林肯,是我专门租来的”

    程友亮指着不远处停着的加长林肯,一脸大哥出来,我很高兴的样子。

    忍着打死程友亮的冲动,马中诚脸上带着笑意,一边挥手,一边朝加长林肯走去。

    程友亮满脸笑容的跟在后面,任谁都想不到在这张阳光的笑容后面,是一颗坑死大哥的心。

    两人相继上车,坐在后面的马中诚下意识的看向第五监狱的门口,正好看到身材高大的监狱长,阴沉着脸站在那。

    麻蛋,要坑。

    程友亮假装没看到,吩咐司机开车。

    不一会儿,数百辆轿车消失。

    当天下午,一则黑老大高调出狱,几百辆轿车迎接的新闻,在各大媒体传播。

    一些营销号,趁机蹭热度,胡编乱造,把黑老大描述的跟只手遮天的大魔王似的。

    上面很生气,下面很受伤。

    刚刚出狱不到半天的马中诚被重新逮捕,之前的审判被推翻,又加了几个罪名。

    在某些人手里,法律就是这么任性。

    被马仔坑了的马中诚,这次要做十年左右的牢,对已经快五十的马中诚来说,这辈子等于完了。

    消息传到网上,洞察秋毫的网友立刻玩起了段子‘老二套路深,大哥接着蹲。’

    长生观,楚峰在一棵大树下,和苏轼下棋,两人都是围棋高手,急切间难分胜负。

    忽然,黑猫窜进来,落在楚峰的脚旁边。

    “道长,那个叫程友亮的二五仔来了,想要拜见你”

    楚峰头也没抬,继续下棋。

    “这种人,你料理了就是”

    好久没玩弄过人的黑猫,闻言眼睛一亮,嗖的一下跑了出去。

    在一旁看楚峰下棋,看的有点困的张伟,追了上去。

    “等我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849/3655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