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六十九章 人皇之威势

第六十九章 人皇之威势

    天谴?

    天劫强弱,虽然代表渡劫人的善恶罪孽,但,威力越大,越能考验修者的基础,能渡过越强的天劫,基础越是夯实。

    越是夯实,未来成就越高。

    可,再强的天劫,比得过天谴吗?

    天谴,虽然不如天仙的第二轮天劫,但,相差也有限了吧。

    以凡人之身,渡过了天谴?说明王雄基础之夯实,同时,也说明其未来成就,必定不凡。

    丹神子以前没在太过在意王雄,那是因为相差太远了,可如今看来,似一颗冉冉巨星要升腾而起。

    旁边几个生丹仙人,也被丹神子的话惊到了。

    “不,不可能吧?我先前来的时候,的确听到这里地动山摇,可不至于……!”丹芝子惊诧道。

    一旁毒老祖摇了摇头:“教主就是感应到了异常,才不远万里,丢下手头一切,带着我们瞬息而来,怎么可能出错?”

    “天谴?天谴?王雄!”赤冰子捂着伤口,面露狰狞之色。

    众仙人心里都知道,天谴有多可怕,最少典籍记载中,没人能渡过,可眼前王雄度过了。

    “师尊,此人不能留,这才短短几年,已经如此成就,再过几年,必为我生丹大患!”赤冰子马上说道。

    赤冰子并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所有生丹仙人都知道,生丹圣域和王雄有不可磨灭的仇恨。杀父之仇,早晚有一天会被王雄知道的。

    “当年也是一念之差,原以为他就是个傻子,没想到,留下居然留出了个祸患!”毒老祖也面露阴冷道。

    天谴一出,谁还不知道王雄威胁?此刻,所有生丹仙人看向王雄的眼里都是杀气。

    王雄踏在白子沙漠之中,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那群仙人的杀气。两方对峙,一旁玄虚、玄冰露出焦急之色。

    二人更是一阵心虚,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面对这个破事啊?

    丹神子来了?他居然来了?

    要是生丹仙人其它任何人来,二人就算打不过,也能逃。可二人知道,在丹神子面前,自己连逃都没机会。这下该如何是好?

    “玄虚、玄冰?本尊生丹圣域,可有得罪你们的地方?”远处丹神子忽然缓缓开口道。

    玄虚、玄冰脸色一紧,果然,被丹神子盯上了?二人顿时头皮发麻。

    “没,没有!”玄冰畏惧道。

    玄虚却是强撑着:“生丹教主,此次,就是赤冰子蛊惑我等,才让我等损失惨重的!”

    “哦?二位当真要与生丹圣域为敌了?”丹神子盯着二人,神色平静道。

    丹神子没问缘由,但,好似全知道一般。赤冰子、丹芝子等人的一番谋划,看似极为隐秘,可,什么也逃不出丹神子的法眼,这些日子,丹神子只是装作看不见罢了。

    丹神子虽然语气平静,但,两个天仙能感受到平静之下的杀气,两个天仙欲哭无泪。自己被拦截在两大势力之间,这是要坐蜡了?

    “没,没……!”玄虚苦涩道。

    王雄能保住自己吗?显然现在是不能,可如今,该如何是好?

    “既然没有,二位杀了生丹圣域如此多的仙人,是否需要给本尊一个说法?”丹神子看着二人,依旧神色平静道。

    说法?这要给什么说法?

    丹神子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不难想到,丹神子在逼迫二人,逼迫二人,用王雄的人头,来向自己告罪。

    两大天仙头皮瞬间发麻。

    王雄?二人畏惧。丹神子,二人更畏惧。如今该如何是好?

    两害取其轻,玄冰咽了咽口水,扭头看了眼一旁王雄。或许,或许自己动手,可以消减丹神子的怒气?

    玄冰内心动摇了,刚刚被王雄逼反,如今又要被丹神子逼反吗?玄冰看向师兄玄虚。

    玄虚眼中闪动了一会,终究咬了咬牙:“鄙人,已入大秦东方国。大王之令,是为天令,这群生丹仙人,密谋蛊惑多方势力,坏我国体,当诛!”

    玄虚一声冷喝,却是彻底站在了王雄的一方。

    玄冰看的是厉害关系,玄虚看的更远,玄虚明白,这个时候做墙头草,非但不能保命,甚至会激怒两方,两头不讨好。到时两方人都要杀自己。

    玄虚眼神坚定,守卫王雄身旁,王雄看了看两个仙人,露出一丝满意。

    远处群仙眼中一瞪,就连丹神子也是眼中一寒。

    抬头,王雄看向不远处的丹神子:“丹神子,人,是孤让他们杀的!诸位相继而来,是代表生丹圣域,正式与大秦开战吗?”

    丹神子盯着王雄看了一会,并没有说话。一旁蛛皇冷眼道:“教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这次几年,他已经能驾御天仙了!我去杀了他?”

    “生丹圣域,如今与大荒仙庭已经开始筹备大战了吧?两方真神催促,此刻,容不得你等丝毫懈怠?孤大秦东方王,大秦九君之一!虽不可一言而决大秦一切,但,孤代表大秦!蛛皇?你来,动孤一下试试!”王雄冷冷的说道。

    蛛皇眼中一冷,并不为王雄的威胁所动,面露冰冷,似随时出手一般。一旁丹神子并不说话。似乎默许一般。

    生丹圣域虽有大敌当前,但,王雄如此隐患,也不能留下。

    王雄深吸口气,却是为丹神子的决断惊诧,此人太果决了。对自己陈述的厉害关系,根本不为所动。此为枭雄之姿。

    蛛皇是战斗型天仙,剑道凶猛,王雄身旁就算有玄虚、玄冰二人,都不是其对手,王雄顿时凝神以待。

    远处,丹神子也如看死人一般的目光看向王雄,并没有阻拦蛛皇一丝。

    就在蛛皇确定丹神子意思,准备出手之际。

    “生丹?呵!朕说过的话,都忘了?还敢踏入大秦?”陡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悠然传来。

    声音并不大,可就这不大的声音,却让所有人心中一悸,好似敲击到了所有人心中一般。

    远处,丹神子瞳孔一缩。而一众生丹仙人,更是脸色大变。

    这声音……?

    却看到,一道黑色光柱瞬间从天而降,瞬间落在了王雄的面前。

    一个投影,仅仅只是一个投影罢了,投影之中,一个身穿黑底金丝龙袍的男子,头戴平天冠。面部被滚滚黑气笼罩,依旧模糊。

    一个投影罢了,可远处蛛皇、丹芝子、毒老祖纷纷竖起了长剑,个个眼神中闪过一股惊慌。

    也就丹神子,神色稍微平静一下,看着远处那投影。

    “人皇!”王雄看到投影,微微一礼。

    大秦人皇的投影。

    虽然只是一个投影前来,但,王雄明白,这是人皇来给自己撑腰了,自然要领这份人情,虽然投影的威力,未必多大。

    投影,不是真身,众人心里都明白,大秦人皇这投影,甚至还不如天仙的威力。

    可,不知为何,丹芝子、毒老祖看到这投影,心中不自觉的产生一股畏惧。

    “大秦人皇?”丹神子眯眼看向那黑衣投影。

    “丹芝子、赤冰子,串联多方势力,攻取大秦之东方封地,死了这点人,死了就死了吧,你可要什么交代?”人皇的投影淡淡道。

    丹神子眯眼看向人皇:“大秦人皇,以为就这么算了?”

    人皇投影瞬间一晃,出现在了丹神子面前。

    十里之距,瞬息而至。

    蛛皇、丹芝子、毒老祖尽皆如临大敌。

    就连丹神子也是瞳孔一缩,但终究没有出手。

    “还有,那些势力之主,既然都被东方王斩杀,他们的地盘,都是东方封地的了,丹神子,你可要入侵?”人皇面对面,盯着丹神子沉声道。

    二人距离不足一丈,人皇只是投影罢了,可就这投影,却给丹神子一股莫大的威胁一般。

    人皇不是和丹神子商量,而是在陈述一个不容置疑的决定。

    “大秦人皇,你要挑起战端,就不怕真神怪责?”丹神子冷冷的看向人皇。

    “那你要巫元尊来跟朕说!”人皇平淡道。

    丹神子冷冷的盯着人皇投影,人皇也就站在其面前,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丹芝子。

    两大绝世强者,静静而立,沉默了一会。

    “好,今次是我理亏!不过,大秦人皇,本教主今日放王雄一马,但,今日过后,王雄要是死于非命,可怪不得本尊了!”丹神子语露冰寒道。

    “那是你的事!”人皇沉声道。

    人皇并没有再威胁丹神子,好似对以后王雄面对的劫难,根本不在乎一般。哪怕丹神子派人来刺杀王雄,人皇也不管?

    可就这态度,却让丹神子瞳孔收缩如针,因为丹神子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大秦人皇野心之大。丹神子确定了,白狂地洲的东方,完全交由王雄处理了?

    “走!”丹神子一声冷哼。

    一甩袖子,带着剩下的众仙人踏步冲天而去。

    白云之上,赤冰子捂着伤口,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大秦人皇的投影。

    昔日还是巳无极的时候,巳无极就以为,自己不比他大秦人皇差多少,虽然吕先生一再强调,不要去招惹大秦人皇,可巳无极一直觉得,自己早晚会取代大秦人皇的。

    直到今天,赤冰子才明白大秦人皇的可怕。

    丹神子的态度,虽然不至于说怕大秦人皇,但,面对大秦人皇的一个投影,居然妥协了?赤冰子内心深深的震撼,也为自己的实力无比懊恼。

    原以为不久后就超越大秦人皇的,如今发现,自己连王雄都斗不过?巳无极满眼怨念。

    另一边,玄虚、玄冰也惊愕的看着远处一幕。

    二人虽然知道大秦人皇厉害,可,大秦人皇很少动手啊。二人还不知道大秦人皇厉害到什么程度,可今日,仅仅一个投影,就逼退了丹神子?

    两大天仙轻吁口气,确定自己赌对了,刚才,要是被丹神子逼的向王雄出手,二人不敢想象此刻会有多惨。

    人皇的投影一晃,到了王雄面前。

    “多谢人皇!”王雄苦笑道。

    人皇注视了一会王雄,沉默了一下道:“天谴?不错!之前朕还挺担心你,不过现在,不需要了。你终究有了成王的资格!为大秦九君,最后一个渡过天谴的人!”

    “呃?人皇的意思,人皇和另外七王,渡过的都是天谴?”王雄有些惊愕道。

    一旁玄虚、玄冰早就张大了嘴巴,开什么玩笑,这不是天谴吗?传说中,没人能渡过的天谴吗?怎么,怎么大秦人皇的意思,大秦八君,个个渡的都是天谴?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952/3605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