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章 大荒剑

第五十章 大荒剑

    白先生的剑,剑出如峰,迅猛如电!

    夏若天的剑,剑出如渊,斩情绝性!

    两人的剑太快,恐怖的冲击,造成滔天巨响,四周一海的冰川,在二人战斗余波中形成冰剑风暴,环绕二人。

    无数碎冰、剑气交杂,让两人战斗的若隐若现。

    或许,就算没有剑气、碎冰的遮挡,一般人也很难看清两大剑修的战斗。

    大海四方,一片狼藉,四周山川在余波下崩塌无数。

    两界山,因为有王雄镇守,还算完好,但,即便王雄镇守,两界山也地动山摇。

    一块碎冰激射而来之际。

    “嗡!”

    王雄一旁,贺剑之陡然双目一开,眼中喷出两道犀利的剑气。

    “嘭!”

    眼中喷射的剑气,将那碎冰瞬间崩碎。

    “贺叔?你参透鹤祖的剑道大纲了?”王雄看向贺剑之。

    “哪有那么容易!”贺剑之露出一丝苦笑。

    “嗯?”

    “鹤祖的剑道大纲,包罗万象,我只是初步掌握,里面还有无数需要我研究的地方,不是一时可以悟透的,但,我突破了瓶颈,这时候,再让我对付蛛皇,我只用自己的青铜长剑,应该也能对付他!”贺剑之眼中闪过一股自信。

    贺剑之时刻以蛛皇为对比,王雄明白,应该蛛皇上次给贺剑之留下的阴影太深了,若不能将蛛皇打败,对贺剑之来说,却是不小的心理障碍。

    “有鹤祖传承就好,以后,通过无数的战斗,再行突破!”王雄安慰道。

    “嗯!”贺剑之点了点头。

    抬头,贺剑之看向远方的战斗。

    看着白先生、夏若天的战斗,贺剑之却是眼中精光四射。

    强大剑修的战斗,对剑修来说,吸引力太大了,贺剑之瞬间沉浸在了远处战斗之中,也只有贺剑之,才更能体会白先生剑道之凶猛!

    “夏若天,剑道非凡啊!”王雄眯眼道。

    就算前世,王雄见过的剑修,也没多少能超越夏若天的。而到了此刻,王雄才明白,前世自己虽然和帝君称霸一方,但,并没有了解天下英雄。格局终究还是小了一点。

    远处战斗的极为凶猛,而躲在暗处的蛛皇,也只能躲着。白先生的剑势,对蛛皇来说,压力太大了。就算看到王雄站在那里,却也不敢上前。

    这一战,就是一个时辰。白先生、夏若天依旧不分胜负。

    “夏若天要败了!”贺剑之双眼微眯道。

    “夏若天要败了?”王雄露出一丝惊奇。

    因为,夏若天并没有露出一丝颓势啊,而且,他那如此凶猛的一个人,要败了?

    “夏若天的剑,出了一丝乱象,按照鹤祖传承,这是他心魔发作了!”贺剑之沉声道。

    “心魔发作?”王雄皱眉道。

    “是,当接近自身极限的时候,也是心魔最为猖狂的时候,而这心魔,或许就是让夏若天变强的原因,所以,这个时候,他才会乱!”贺剑之说道。

    “心魔?夏若天的心魔是什么?”王雄眯眼看向远处。

    “轰!”

    一声滔天巨响,却是两道巨大的剑锋在虚空相撞,巨大的力量顿时将两大强者撞击的一分而开。

    白先生退后百里,夏若天却是退回了对面的海岸之地。

    “嘭!”

    夏若天落地,踏碎一片大地,口吐一丝鲜血,眼冒血丝的摸着手中的血剑。

    血剑之上,出现了一丝裂纹,夏若天眼露一丝惊慌和悔恨。

    “小幽!”夏若天对着血剑忽然惊慌失措的叫道。

    “咔咔咔咔!”

    血剑上的裂纹顿时爆发而开,如蛛网一般,遍布了血剑。

    “夏若天的心魔,是他的妻子,那小幽谷埋葬的小幽?”王雄神色一动。

    “小幽?”贺剑之露出一丝疑惑。

    王雄将小幽谷的事情给贺剑之讲了一遍。

    “难怪了,这就错不了了!这一年,夏若天,肯定是在用那股妻子死去的悲伤磨剑,磨着心中的剑意,磨着那柄血剑,在夏若天心里,那柄血剑,或许已经是他妻子的替代品,血剑出现一丝裂纹,就好似他妻子再度要死,夏若天心魔发作,惊恐的露了败相!”贺剑之解释道。

    “可惜了,若不是这柄血剑,夏若天也不会败的如此快!”王雄叹息道。

    “不,雄儿,你不懂他这种剑修,因为这柄血剑,夏若天才会短短百年,剑道突飞猛进。血剑虽然是他心魔,但,同样他的成就也亏这柄血剑!他败了,不是败在血剑之下,而是败在白先生手中。白先生的剑道,太强大了!”贺剑之感叹道。

    远处,白先生站在一座冰山之巅,冷冷的看向对面的夏若天。

    “夏先生,你败了!”白先生沉声道。

    夏若天抚摸着已经蛛网四起的血剑,露出一丝狰狞之色。

    “你害死了我的小幽,你,害死了我的小幽!”夏若天面露狰狞道。

    白先生微微皱眉:“夏先生,你用小幽激励自己,这在修剑中无可厚非,但,你的小幽,我根本没见过!”

    “不,小幽因你而死,朕答应过她,百年后,为她报仇,白十九!今天,你必须死!”夏若天面露森寒道。

    白先生也目光冰冷:“你虽然已经足够强大,但,比我,你还不够!夏先生,我可以再等你百年!你回去好好再铸一柄神剑吧,这柄血剑,就不要用了,虽然能刺激你快速突破,但,剑破之日,却会成为你最大的破绽!”

    “铸剑?不用了,朕还有剑,今日,朕要用你祭奠小幽!”夏若天面露森寒道。

    说话间,小心的将那碎了的血剑,放入一个剑匣之中。

    远处,王雄、贺剑之眯眼看着。

    “夏若天,依旧不愿意放弃这股执念?”王雄眯眼道。

    “他放不下,小幽是他剑道强盛的关键,他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承认小幽不好?这不是否定自己的剑道吗?这一刻,他用为小幽报仇为借口,正是撑着那股悲伤的剑意,保自我剑道不破!”贺剑之说道。

    “可,一个剑修,最少有一柄趁手的剑,一柄自己日夜祭炼的剑在手,才能挑战更高的强者啊,夏若天的本命神剑已碎,他哪里还有剑?”王雄皱眉道。

    “这也是我好奇的!”贺剑之露出疑惑。

    却看到,远处夏若天翻手一挥。

    “嗡!”

    夏若天的掌心,微微颤动,好似产生一股诡异的频率,在召唤着什么。

    “夏若天在召唤某柄神剑?”王雄双眼微眯。

    因为,这样的召唤,王雄前世见过,强大的剑修,对于本命神剑,万里之外,都能强行召唤而来。夏若天在召唤什么剑?

    “这古战场,还有神剑吗?”贺剑之皱眉道。

    “应该没有了吧?”王雄露出疑惑之色。

    这几千年,被外来者搜刮不知多少遍了,然后白先生也收集了无数神剑,最后,又被巨阙的鼻子全部找到漏网之鱼了。

    这古战场不该有神剑了啊。

    “夏若天在召唤?古战场已经没有神剑了,难道是古战场外的?”贺剑之露出茫然之色。

    “古战场之外?大荒剑!”王雄陡然瞳孔一缩。

    “什么大荒剑?”贺剑之茫然的看向王雄。

    于此同时,白狂地洲,大荒仙庭,天剑城。

    天剑城,有着一柄通天巨剑,大荒仙庭的镇国之宝,大荒仙庭无数气运依附其上。镇守天剑城。定摄天下。

    就在此刻,陡然间,大荒剑颤鸣不已。

    “嗡!”

    大荒剑轻颤,继而,整个天剑城,所有人的剑,都跟着颤鸣而起,好似在臣服那剑之帝王一般。

    商恨府上,花千红的剑,也陡然轻颤而起。

    要知道,花千红的剑道,早已超凡脱俗,剑道强者,其本命神剑,自然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贵气,那股贵气,俾睨天下,所向无敌。

    花千红的剑,为剑之君王。从来只有别的神剑臣服花千红剑的份,什么时候,自己的剑也臣服别人了?

    花千红瞬间按住剑柄,眯眼看向让自己神剑颤鸣的方向。

    “大荒剑?”花千红惊讶道。

    “轰!”

    却看到,那通天彻地的大荒剑,瞬间冲天而上,继而,犹如一道流光,化为一道长虹,向着古战场方向激射而去。

    “咻!”

    大荒剑瞬息万里,转眼没了踪影。

    花千红瞪大眼睛看着大荒剑飞去,眼中闪过一股惊奇:“夏若天,依旧斗不过白先生?还需要动用大荒剑?”

    花千红震惊的同时,眼中更是闪过一股强烈的战意。一股热血沸腾的战意。花千红也好想前去一战。

    可,看到不远处夫君商恨回来,花千红那股强烈的战意顿时压了下去,眼中尽是柔光。

    大荒剑,从白狂地洲之上,所过之处,方圆千里的剑,尽皆颤鸣,似乎全部顶礼膜拜这帝王的路过一般。

    咻!

    大荒剑突破龙池结界,直冲古战场入口,瞬息而入,进入古战场。

    一入古战场,整个古战场星球的剑,都在颤鸣,为大荒剑的到来而惊恐。

    就连原本自信满满的白先生,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剑之气息,也是脸色一沉。

    “轰!”

    瞬息万里,大荒剑速度太快了,在飞来之际,万丈之大,慢慢缩小,化为一柄普通紫色长剑,瞬间落在了夏若天的手中。

    “嘭!”

    手执大荒剑,四周无数剑气似瞬间湮灭,不敢在大荒剑面前放肆一般。

    “这气息,这大荒剑的气息,好恐怖!有一股诛灭一切的气息在其中!”贺剑之都露出一丝惊慌之色。

    “大荒剑,下半截的剑体,是上古传说的‘诛仙剑’!诛仙剑断裂,剑柄处重新续补的剑身,化为此大荒剑!”王雄沉声道。

    “半截诛仙剑?”贺剑之眯眼看向王雄。

    贺剑之刚刚的鹤祖传承中,可是有过诛仙剑的描述,诛仙剑,当初鹤祖的剑道大敌,那天下第二剑修,通天教主的佩剑啊!

    昔日鹤祖对战通天教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952/3605256.html